笔趣阁 > 怨偶天成 > 第五百九十章 威胁停工
  顾景辰接通了电话,有些阴沉地开口:“你是哪位。”

  然而等了半天对面都没有一点儿声音,这让顾景辰不免有点儿疑惑,拿起了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明明正在通话。

  “如果是恶作剧我就挂了。”说着顾景辰就打算挂断电话,就在这时,原本打算捉弄一下顾景辰的白子易连忙出了声。

  “哎呦,怎么顾大总裁这么不经逗啊,不就一会儿没说话而已。”顾景辰闻声拿着手机的手一顿,心中不知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到底是谁?给我打电话做什么?”顾景辰的走着低沉着嗓音开口,足够让人听的出来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然而白子易像是没听到一样,笑着说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你不觉得你的身边少了点儿什么东西吗?”

  “有话就说,别跟我卖关子。”

  顾景辰似乎能够猜到了些什么,心脏也不由得开始剧烈的跳动着。

  “在下白子易,我想,你应该接到了姜静姝失踪的消息了吧?”说着白子易突然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个消息就像是一记重锤,直接锤在了他的心口上。

  “白子易,你竟然敢动她!你是不想活了吗?”顾景辰阴沉的开口,心中的暴怒越的压抑不住了,几乎要将手机捏碎。

  白子易反而很是淡定,似乎对于顾景辰这个反应早就已经预料到了一样:“别这么着急嘛,更何况,现在是姜静姝在我的手中,你根本就没有立场来威胁我。”

  顾景辰一顿,目前的确实是这样,只好深呼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一下心情。

  “你想要什么。”冷静下来之后顾景辰淡淡的开口,而白子易一直在等的就是这句话,但是却又突然想要逗逗他。

  “其实,我觉得姜静姝这个女人,也确实不错,终于能够理解你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一个女人了,所以,我想要她,不知道你给不给呢?”

  “白子易!你不要太过分!”顾景辰几乎是怒吼出来的,瞬间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白子易没有被吓到反而笑了起来。

  “算了,我只不过只有一个目的而已,就是你现在的工程,必须停下来,而且还有之前我损失的木材,你也要一并赔付,你的人,全部都退出这个别墅。”

  白子易的声音也渐渐严肃了起来,顾景辰知道这一次他说的是真的,瞬间顾景辰沉默了下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等了许久,突然顾景辰缓缓开口道:“我想要知道,姜静姝她是否安全,不然的话,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骗我。”

  “这你倒是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看到她一眼的,所以,就不要打这个主意了,乖乖地接受我的条件,不然,我连她的尸体都不给你看一眼。”白子易虽然说的极为轻松,但是却又极其毒辣。

  顾景辰闻言陷入了沉思,因为如果要是他暂停了这个工程的话,那么媒体那一边一定会大肆报道,顾景辰的公司声誉肯定会大幅度降低。

  可是,这些在姜静姝的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沉默了许久,突然顾景辰疑惑的问道,白子易微怔,转而思考了半晌。

  “你认为,我会是因为什么呢?”白子易得声音像是不在意,却又让人觉得他很认真,顾景辰对于这个很难猜透的人反而有些手足无措。

  “这句话是我在问你,不过很肯定的是,不是为了姜静姝。”即使他对姜静姝有些好感,但是不难听的出来,白子易不过是把姜静姝当做一个利用工具而已。

  顾景辰的这番话让白子易有些感兴趣地挑了挑眉:“或许,我真的是为了姜静姝呢?”

  “你不会。”

  顾景辰极其肯定,白子易反而意味深长的一笑。

  “原因很简单,你自己其实也能够猜得出来吧?不过就是因为一个公司最重要的就是信誉,如果在出现之前那件事情之后,再出现你们公司拖工程……”

  余下的话,不用白子易多说,顾景辰都能够猜得出来。

  整体来说,就是要把顾景辰弄垮。

  可是顾景辰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没想到白先生对我的公司这么感兴趣。”

  白子易却是淡然的笑了笑,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转而说道:“我允许你好好考虑一下,不过时间不多,只有两天,这可就要你自己好好把握了。”

  顾景辰有些不满地挑了挑眉,这种被人掌握在手心中的感觉,着实不怎么样。

  “可是我怎么确认姜静姝的安全?你这种人,我怎么确定你没有对她做什么?”尤其是这种特殊时期,姜静姝还怀着孕。

  白子易似乎明白顾景辰心中想的是什么,转而轻笑着安抚道:“你放心,在事情没有谈妥之前,我是不会动她一分一毫的,你心中担心的,也不会有事,不过……”

  他后面拉长的尾音让他不免有些阴沉,心也随之沉了下来。

  “不过如果后天晚上十二点之前,我希望你能够打电话给我,如果过了两天,我可就无法保证你妻子的安全了。”说着还不等顾景辰说话,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顿时只听到手机嘟嘟的忙音,顾景辰缓缓的将手机拿了下来,看着上面已经黑掉的屏幕,顿时有一种烦闷的感觉。

  一旁的工作人员也不敢凑过去,因为此时顾景辰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简直要比他那个黑掉屏幕的手机还要黑。

  “该死!”

  顾景辰不由得暗骂了一声,差点儿就把手机扔了出去,就在此时,对面一阵骚动,大家纷纷看了过去,只见对面的那批人似乎得到了通知一般。

  领头人缓缓地走了过来,看着顾景辰态度十分的强硬,对着他大喊:“行了你们,还是快点儿离开吧,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顾景辰皱着眉头,很是讨厌他的这副嘴脸,但是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机上,心中也是清楚,他现在不得不离开。

  许岸凑过来,想要问顾景辰的意思,是不是真的离开。

  顾景辰却一直冷着脸,直接转身:“走。”

  声音丝毫不带一丝感情,周围的人也有些诧异,但是还是只能听从命令,大家一起准备离开了。

  就在他们刚刚走了两步的时候,突然背后的领头人叫住了顾景辰,顾景辰身影一顿,转而回头看过去,只见那个人正一副得意的模样。

  “我希望,两天之后我不会再见到你们。”听着领头人的这句话,一旁的许岸有些按耐不住了,自从刚刚顾景辰接了一个电话之后整个人就不对劲了。

  “怎么了?刚刚谁打来的电话?”许岸根本就不明所以,看着顾景辰阴沉着脸色,仿佛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我们先回去,有事回去再说。”说着顾景辰就不再说话,许岸也只好作罢回头看了一眼那个领头人,转而一起回了公司。

  办公室中,几个人围在一起,黎泽海和许岸互相递了个眼神,对于回来就一直坐在椅子上阴沉着一张脸什么也不说的顾景辰,两个人很是无语。

  “刚刚到底生了什么事情啊?你倒是先和我们说一声啊。”最终还是黎泽海忍不住,直接开口,一旁的许岸也投过去了关切的目光。

  顾景辰这才缓缓抬头,看着他们两个更加的烦躁,捏了捏自己的眉心,低沉着声音缓缓道:“其实,刚刚打电话过来的人,是白子易。”

  “什么?”

  顿时两个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许岸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转而猜测地说道:“所以,刚刚他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谈条件的?”

  顾景辰默认地点了点头,现在的他,心情真的很差,很烦躁,一想到姜静姝怀着孕还被别人囚禁了起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黎泽海和许岸也能够理解顾景辰的心情,所以也渐渐沉默了下来,不敢说话刺激他。

  “所以刚刚那个领头人说的,让你两天后不要出现,这就是威胁的条件吧?”许岸很是理智的分析,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顾景辰点了点头,转而补充道:“他还说了,让我赔偿之前损失的木材。”

  “这也太过分了吧?”说着黎泽海一个恼怒直接锤在了桌子上。

  一旁的许岸也很是恼火:“他的这个条件,有点儿欺人太甚了。”黎泽海不免有些诧异的看过去,没想到一直冷静的许岸生气竟然也这么理智。

  顾景辰抬头看了他们两眼,转而低头什么也没说。

  “那你打算怎么做?”

  “还能怎么做?救出姜静姝是一定的,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要两头入手,但是……我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顾景辰说着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也讲了出来。

  黎泽海和许岸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顾景辰缓缓的站起了身子,严肃地看着他们两个人:“黎泽海,你去调查一下白子易最近的行踪,和什么人见过面。”黎泽海点头。

  虽然做好了两手准备,但是时间只有两天,还是比较困难的。

  晚上顾景辰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整个房间空荡荡的,黑乎乎的没有人开灯,看着没有了姜静姝的房间,心里很不是滋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