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小农民 > 993 第998章 无法说服吴晴晴
  见得吴晴晴又是那般气呼呼地说着,王木生真的很无语了,因为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没有办法说服她了似的?

  对于女人,一般来说,男人都是很无语的。因为女人要是难缠起来,那是真是要命的。

  王木生极为无奈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又是没辙地打量了吴晴晴一眼,轻叹了一口气:“唉……”

  吴晴晴见得王木生那般无奈至极的样子,她若有所思地瞄了瞄他,然后仍是冲他翻了个白眼,撇了撇嘴:“我就让你那么痛苦么?”

  王木生甚是没辙地摇了摇头,又是叹了口气:“唉……你不是我,你不会明白的。”

  此刻,王木生已经感觉到了,其实被很多个女人爱着,那其实是一种痛苦。

  更要命的是吴晴晴和他打小就是在一个村长大的,彼此感情颇为特殊,要是这种感情不处理好的话,对于王木生来说,无疑就是一种痛苦。

  如果可以变成陌生人,那么王木生也不至于如此痛苦。

  见得王木生像是着实很痛苦的样子,吴晴晴又是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言道:“你不用那样,我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听得了吴晴晴这么一句话之后,王木生的心里终于像是轻松了一些,于是他便是真切地看着吴晴晴,言道:“晴晴呀,我们还是……还是做好兄妹关系吧?尽管我……”

  “你不用往下说了。”吴晴晴立马打断了王木生的话,“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

  “你不用担心我啥的。”

  “那我还是……”

  “你啥都不用说了。”吴晴晴又是打断了王木生的话,“关于那晚的事情,你也不必内疚啥。至于修复不修复那个啥膜的,那是我的事情了。再说,那晚我是故意喝醉酒的,我也是故意要借酒壮胆,然后和你……和你那个的。”

  听了吴晴晴这么地说着,王木生一时也不知说啥是好了,所以也只好怔怔地看着她,没有言语啥。

  ……

  一会儿晚饭后,没等王木生说啥,吴晴晴就自己说要走了。

  王木生说开车送她回去,可是她却是说她自个打车回去。

  毕竟是大晚上的,王木生担心她一个女孩子家的不安全,所以还是坚持送她下楼了。

  到了楼下,吴晴晴扭头若有所思地看了看王木生,然后言道:“好了吧,你就送我到这儿吧。”

  “不。我还是开车送你回去吧。”王木生忙道。

  “不用啦。”

  “那怎么能成?”

  “有啥不成的。反正你也不爱我,那你还假心假意关心我做啥?”

  忽听吴晴晴又是说起了感情上的问题,王木生着实很无语……

  瞧着王木生无语的样子,吴晴晴莫名地流泪了,在灯光下,她两眼泪光闪烁……

  忽见吴晴晴哭了,王木生心里一沉,忙是问了句:“你……为啥哭?”

  “我不知道?”吴晴晴泪光闪烁地摇着头。

  “晴晴。”王木生真切地叫了她一声,“你别这样好不?”

  “那你还想要我咋样?”

  “这……”王木生又是一时语噎。

  吴晴晴含着泪光凝视着王木生,忽地气呼呼地说了句:“我一定不会被你看扁的!”

  “这?”王木生一时懵然地瞧着她,“晴晴,你说的啥呀?”

  “哼!我说啥难道你不明白么?你不就是嫌弃我地位低么?”

  “我没有!”

  “就有!”

  “真的没有!”王木生甚是无奈地皱紧眉头。

  吴晴晴含着泪光幽怨地瞪了王木生一眼,然后扭身就匆匆地朝小区的正门方向走去了……

  忽见吴晴晴如此,王木生忙是扭身朝她追了上去。

  吴晴晴感觉王木生追来了,她回头就是冲他凶了一句:“别理我!!!”

  吓得王木生一个激灵,慌是止步缩了缩脖子,他绝对没有想到吴晴晴这个小丫头凶起来也蛮吓人的。

  没辙,王木生也只好由着她去了。

  当他望着吴晴晴的身影渐渐消失于小区的正门口时,他心里一时是个啥滋味,他也说不清?

  原本他想好好地处理他和吴晴晴之间的关系,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吴晴晴的想法很极端,根本就难以说服她。

  或许男人和女人就那样吧,做普通朋友很难,但是做恋人却很容易。但是真正的爱是什么,谁也难以解释清楚。

  扪心自问,王木生也的确没有想过要跟吴晴晴发生咋样的关系,更是没有对她有啥非分之想。他的确一时都将她当做妹妹看待。

  可是不该发生的发生了,所以这就很难说清了。

  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吴晴晴竟然会认为是他嫌弃她。

  王木生伫立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之后,最后轻叹了口气,然后一个扭身,往回走去了,那意思像是在说,既然吴晴晴要那样,那就由着她好了。

  ******

  第二天,周六。

  王木生想着自个可能马上就要去卢川县上任了,于是他这天回永丰镇去看了看他姑妈。

  对于这位姑妈,王木生一直将她视为自己的母亲一般。毕竟他是姑妈给带大的。

  一直来,王木生是多么希望姑妈去城里住,可是谁料他姑妈不习惯城里的生活,这他也是没辙了。

  就目前来说,他完全可以好好地孝敬一下姑妈了,供养姑妈在城里生活,享清福。

  但是奈何他姑妈不愿在城里住。

  这次回家,他姑妈得知他要去别的县城担任县委书记了,心里那个高兴呀。

  当他姑妈将他要去卢川县任县委书记的事情给宣扬出去后,全村人都为此高兴不已。

  谁也未曾料到,原来旮旯村的王木生如今竟是混得这般风起水生的。

  其实对于王木生而言,既然人在官场混,那么一个县委书记对他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用他的话说,格老子的,县委书记算个啥呀?过去也就是一个七品小县令而已。

  ……

  周日的下午,王木生从永丰镇回来,回到黎明新区的时候,在楼下停稳车,从车上下来,无意中竟是碰见了舒言。

  舒言好像领着舒心在小区瞎逛荡着。

  当舒心那个小丫头一眼瞧见王木生时,她不由得欢心地朝王木生跑了过来:“王叔叔!”

  王木生见得舒心那小丫头跑了过来,他忙是一笑:“嘿!心心!”

  舒心跑到王木生的跟前,仰头笑嘻嘻地望着他,不由得问了句:“王叔叔,你怎么好久都不去我家了呀?”

  “那个啥……”王木生囧笑着,“王叔叔一直工作忙。”

  “可是你知道我妈妈有多么想你不?”

  这时候,舒言走了过来,忙是瞟了舒心一眼:“死丫头,你胡说啥呀?”

  舒心忽见妈妈过来了,吓得她慌是眯眼缩了缩脖子……

  好久不见了,舒言显得有些囧囧地瞧了王木生一眼,问候了一句:“还好吧?”

  “还好。”王木生点了点头。

  “上次……”舒言面色囧囧的,“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哦,是我误会了你。”

  舒言说的是上次关于王木生那‘老婆门事件’的事情,她误会了王木生。

  王木生听得舒言提起了那事,他则是淡笑道:“没事。反正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其实,突然与舒言见面,王木生心里也是囧囧的,不知道说啥是好?

  舒言又是那般地囧态地看了看王木生,然后言道:“看来官场斗争蛮凶残的哦?”

  “嘿。”王木生一声冷笑,“没啥的,习惯了就好。”

  舒言趁机打量了王木生一眼:“你好像……瘦了一些似的?”

  “也许吧。”

  见得王木生没啥话似的,舒言更为囧色了,于是她忙是说了句:“那你忙吧。”

  “好。”王木生点了点头。

  于是,舒言也就忙是拉着舒心扭身离去了。

  瞧着舒言拉着舒心离去时的背影,王木生心里感觉怪怪的,像是有些过意不去似的,毕竟彼此也曾睡过觉觉,不至于变得如此陌生吧?

  想着,王木生忽地叫了一声:“舒言。”

  忽听王木生这一声叫唤,舒言慌是欣喜地止步,回头看了看他:“怎么啦?”

  “嘿……”王木生愣是倍感囧态地一笑,“也……也没啥,我就是想告诉你,过阵子……我可能要离开青川县了。”

  忽听这句话,舒言心里一沉,忙是问了句:“你要去哪里?”

  “去卢川县任职。”

  “什么部门呀?”

  “卢川县县委书记。”

  舒言不由得一怔,怔怔地打量了王木生一眼,不由得言道:“恭喜你!”

  王木生只是淡笑道:“没啥好恭喜的。只不过是一个小穷县城的县委书记罢了。”

  见得王木生如此,舒言不由得一笑,若有所思地想了想,然后说了句:“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去我家吃饭吧。”

  “好呀。”王木生近似敷衍地回了句。

  显然,王木生是不会再去舒言家吃啥饭了。毕竟他好不容易才摆脱舒言,所以现在他是不会再跟她又扯上啥关系了的。

  那些过去的就此过去好了,免得再给自己增添烦恼,只是王木生不希望彼此变成陌路人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