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强掌门 > 第487章百家遗族
  南宫望有些诧异,因为在江湖传言之中,王克此人很大度,些许冒犯都不挂在心上。

  可是这次却丝毫不留情面,用一个包袱刁难了四个先天,更是放言让都天府掌门前来,还不是赔礼,而是把包袱归为原样。

  不过身为宗师,他也没觉得王克此举有何不妥,毕竟宗师威严不得冒犯,而且他认为王克只不过是要个面子,都天府掌门彭硕真来的话,不可能真的让他去打包袱。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南宫望也不关心彭硕如何处理此事,说道:“王宗师,到琅琊山必看日出,不若我们现在去登琅琊台可好?”

  “南宫宗师,听说欲上琅琊台,须得战胜镇守之人,我本来还想闯一闯呢。”王克笑道。

  “王宗师说笑了,你来到了,哪里还用闯琅琊台,老夫迎都迎不急呢。”南宫望笑道。

  大家一起向琅琊台而去,路上王克详细问了一下琅琊台的情况,最底层也要半步先天方能上得,再向上依次为先天下、中、上、巅峰,半步宗师,最上一层便是宗师,镇守之人为南宫望的胞弟南宫瞭。

  当然,对于第七层来说,闯关与否并不重要,只要是宗师都可登得。

  另一方面,南宫世家文武双修,对文人也颇多优待,不似其他武林中人,对文人不屑一顾。

  对于文人来说,每一层都要即兴赋诗一首,由镇守之人现场出题,只要评为佳作,便可入内。

  王克听完笑道:“幸亏我表明了身份,否则再冒充书生的话,估计连门都进不去。”

  “王宗师过谦了,那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便是佳句,有此文采,登顶易如反掌。”南宫世笑道。

  “那哪是我作的,是以前家乡一位先生所作,他诗作不计其数,首首皆为上品佳作,可惜我没记住几句。”王克说道。

  “哦,世间有此等诗才,不知姓甚名谁?”南宫望好奇地问道。

  “杜甫。”王克说道。

  “这位杜先生现在何处,老夫想重金延请他为家中子弟讲学,不知可否?”南宫望问道。

  “老杜很忙的,估计你是找不到他了。”王克笑道。

  南宫望连道可惜,让王克感觉更加好奇,问道:“南宫宗师,世人皆重武轻文,为何南宫世家却对文人格外重视?”

  “王宗师有所不知,南宫家是诸子百家中的儒家遗族,讲究的是文武双修,殊途同归。”南宫望说道。

  王克这才了然,原来南宫家和晋西古家一样,都是源于诸子百家,只不过一个是儒家一个是医家。

  “像贵家族这样的世家,应该不在少数吧?”王克问道。

  “也不多了,”南宫望叹了口气,“当初诸子西征,突遇天灾,群雄反夏,天下大乱,百家就此没落,只有少数人得以幸免,也都隐于世俗,直到诸候伐周后方敢现世,保留传承的百家遗族,不过四五家耳。”

  他望着王克说道:“听说王宗师有墨家传承,说起来咱们倒算是一家人。”

  “嗯,机缘巧合得到墨家传承,和贵家族这种拥有真正传承的遗族比不得。”王克说道。

  “其实是我们和你比不得,我们只是当初百家的分支,得到的传承极少,不像王宗师你,可是正统墨家传承,有钜子令在身,我们儒家的君子剑在何处都不知道。”南宫望感慨道。

  儒家的君子剑,与钜子令一样,都是家主的身份象征,也未被带往大西洲,不过却早已不知所踪了。

  王克陪着他叹了两声,问道:“南宫宗师,我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王宗师请讲。”

  “以南宫世家,还有晋西古家的实力,完全可以开宗立派,为何不开宗立派,将百家流传下去呢?”

  这个问题纠结王克很久了,他在先天时便能开宗立派,而古方身为半步宗师,医术无双,想要开宗立派绝非难事。

  如今的南宫世家也是如此,南宫望兄弟二人皆是宗师,便是都天府也比不过,却也甘于武林世家身份,不能说不奇怪。

  “王宗师有所不知,诸子百家实际上就是世家,诸子为主家嫡系,其余人则为旁枝末系,纵然收有弟子,也要通过联姻,我等只是恪守祖训而已。像我们这般令子弟拜在他人门下,已经是有违祖训了。”南宫望说道。

  王克这才知晓前因,也明白了为何当初百家会覆灭,以血缘亲情为纽带的世家,固然牢固,但是毕竟是极少数,随着时代的发展,注定要被淘汰。

  看着面色有些黯然的南宫望,王克心中默道:“也许,他们和墨家最后一人孟荆一样,都做着百家回归的梦吧,可是千里重洋,哪里能说回便回……”

  王克不想在这个事情上再纠缠下去,便将话题转开,谈些武林轶事,很快便到了琅琊台。

  琅琊台位于琅琊山顶峰,此时虽是深夜,但也有不少人聚集在此,文武皆有,等待闯关。

  王克在一片羡慕的目光中,登上琅琊台,直奔七层而去。

  七层镇守的宗师正是南宫望的胞弟南宫瞭,比其兄长小三岁,但却是同时进入宗师。

  在南宫瞭身旁,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机灵劲儿,修为也到了半步先天,可见天赋颇佳。

  经过介绍才知道,这是南宫瞭的独子南宫济,他看向王克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让王克心中的小骄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众人见礼完毕,各自落座,一番寒喧后,南宫瞭说道:“王宗师,在下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你能答应。”

  “南宫宗师请讲。”

  “犬子南宫济,今年十五,半步先天,对王宗师十分景仰,希望拜入炎黄宗门下,不知可否?”南宫瞭说道。

  南宫济激动地看着王克,眼中充满了期盼,只要他一答应,马上就跪地行拜师礼。

  王克略一沉吟,说道:“南宫宗师,令郎欲拜炎黄宗,在下当然欢迎之至。可是在下已有七名弟子,若再收徒恐无暇顾及,不若拜入我师弟张野门下可好?”(未完待续。)u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