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邪王难宠,医妃难撩 > 第五百六十三章 陡生变故
  母亲?什么情况?

  官七画听得这话,脑如同炸开了一道闪电。

  不是这么巧吧!这女子,竟然是萧辰云的母亲?

  怪不得她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帮助萧辰云,原来是因为人家那是在帮儿子。

  震惊的目光落在浅云的身,官七画再次仔细地打量了一下浅云的眉眼,再对一下萧辰云的模样。

  嗯!怎么越看越觉得他们二人真的有点像呢?

  不等官七画继续对,这边的萧齐钰显然已经被萧辰云那不作为的模样弄得心烦意乱了。

  从身侧抽出自己还沾着血的配剑,萧齐钰将锋刃抵在了浅云的脖子。

  “萧辰云,本宫可没空给你这么多时间考虑。你若是心还顾忌着这两个女人,速速退兵。”

  “若是本王不顾念,那你又当如何?”

  此时的萧辰云仍旧面若寒霜,却无人知晓他那垂在身侧的手已然紧紧握成了拳。

  他故意不去看那城楼押着的官七画与浅云二人,只死死地盯着立在她们身后的萧齐钰。

  眼泛出冰冷的杀意!

  “睿王殿下,现在已然兵临城下!若是现在退兵,恐怕是要功亏一篑呀!”

  萧辰云的身边,同样一身银甲立着的正是这平西军曾经的主帅,楚江。

  与他一样,旁边的另外几名将领看出萧辰云眼的动摇之意,脸纷纷浮现不赞同的神色。

  因为谁都知道,他们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后退了。

  俗话也说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这回打的是清君侧的名号,若是胜了自然也算是名正言顺。可若是这么退兵了,容那萧齐钰缓过神来,给他们安一个谋逆的罪名,那眼下这些参与了此次事件的人,不都成了乱臣贼子吗!

  那可是要抄家掉脑袋的。

  于是,想到这一层,其余几名将领也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殿下,成王败寇,若是陛下放过他这一回以后翻不了身的是我们了!”

  “是啊!殿下,届时等殿下荣登大典,要什么女人会没有!是那位娘娘,她既是殿下的母亲,肯定也是会理解殿下这样做的原因的。”

  而在这么多持反对意见的人当,只有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未发一言的狄青忽然撩了衣摆,扑通一声跪在了萧辰云的面前。

  “王爷,那可是王妃和娘娘啊!若是王爷不好出面,请王爷准许属下带人,势必要冲进那皇城将王妃和娘娘都救出来。”

  然他这话才刚说完,四周便又响起了反对的声音。

  “狄青大人这话说的可有些狂,这么高的城墙,你当如何混去?”

  “还望殿下三思,这可是几万兵士的性命啊!”

  “殿下……”

  一言不合,一群人又叽叽喳喳地吵开了。

  “够了!”

  最后还是萧辰云一声怒吼,才止住了这场争吵。

  深深地望了头的官七画与浅云一眼,萧辰云狠狠地低下了头,眼满是歉意。

  他开口,声线喑哑。

  “来人,拿弓来!”

  此话一出,有人松了口气,亦有人瞬间提起了心。

  “是!”

  一直候在萧辰云身后的士兵听到他的吩咐,转身便从一旁那过来一柄足足有成年男子三分之一高的一柄长弓。

  “王爷!弓拿来了!”

  “嗯!”萧辰云轻哼一声,抬手拿过了那柄沉甸甸的弓。

  狄青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赶忙又往前一些,一双眼恳求地望着萧辰云。

  “王爷!”

  “退下!”

  “可是王爷……”

  他想说那是王妃啊!王爷难道真的能下得了这个手吗!

  然而他的话都还未来得及说出来,便被萧辰云给打断了。

  “本王让你退下!”

  “是!”

  直到被萧辰云训斥,狄青才默默地站了起来,被人拉到了一边。

  这边的萧辰云待他站定,已然缓缓地举起了手的弓箭。

  而这一幕,不止下面的将士们看的分明,立在城墙一直在观察这边情况的萧齐钰自然也是第一时间看见了。

  遥遥地接收到萧辰云眼的寒意,他心的信念也突然有些动摇。

  难不成萧辰云真的这么无情,连自己的王妃和母亲都不要了吗?

  他以前,不是也十分看重官七画的吗!

  “你,快叫,快跟他说说你不想死,说要他来救你!”

  萧齐钰一时间拿捏不准萧辰云的心思,为了继续逼萧辰云范,他只能放了手利刃一抬手又将旁边的官七画抓来抵在了他的跟前。

  他这般说着,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还狠狠地在官七画的手臂掐了一把。掐的官七画疼的要命。

  “说,快说!”

  碍于萧齐钰这个疯子,官七画只得抬眸望向了下面的萧辰云。

  “萧辰云,你个混蛋!你连你老婆你娘都不要了吗?这箭你要是敢射,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脸尽是激动之色,一面如是说着,官七画还默默地伸出手肘,轻轻地撞了撞旁边的浅云。

  浅云了然,也撞了撞她,算是回应。

  然下面的萧辰云却对官七画的呼唤充耳不闻,拿过手下递来的长箭,弯弓搭箭,那还泛着寒光的箭头这样直直地对准了萧齐钰。

  终于,在这紧张的气氛,萧辰云蓦然松开五指,那箭羽在风划出一道尖利的长啸,直直朝着萧齐钰的门面而来。

  而萧齐钰见着这一幕,第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自然是躲避。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萧齐钰想要往旁边闪的时候,官七画与浅云却猛地抬起了双眸。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官七画手一松,竟然这样挣脱开了绑着她的绳索,不知从哪掏出来一把银针正朝着萧齐钰的门前而去。

  用银针偷袭人,这还是在场几人第一次瞧见这么新颖的作案手法,一时间竟都看得呆了。

  当然,对于官七画来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匕首她只藏了一把,留给身子较弱的浅云用了,她只能用银针抵一抵了。

  说时迟那时快,那边是即将射过来的箭,这边却是不知死活胆敢偷袭他的官七画。

  萧齐钰想都未想,第一时间便是躲开官七画的攻击。一掌重重拍在官七画的肩,他将身子往浅云所在的地方倒去想要顺势避过那可能会落在他身的箭羽。

  然他这才刚往后一退,脖子却是一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