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医世子妃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番外四十八
  沐非音色淡淡,空见大师再次睁开清澄的双眸。

  他看了看白芷,忽而点了点头。“可以。”

  他提笔书写,落笔空灵而清澈,笔锋出尘,了无杂念。

  跟她所要找寻的人俨然不是同一个人。

  沐非拿起白芷的姻缘签,她的是签文是“残日西山落,忧危反掌间,前滩容易过,更有后来滩。”

  “女施主,贫僧虽无法批示你的命格签,但可奉送你一张姻缘签文。贫僧实在是惭愧,看来尚需闭关修炼,两位女施主,贫僧告辞了。”空见大师离开了摊位。

  摊位上,还留有一张姻缘签文,随风纸笺飞卷着。

  沐非拿起一观,淡然的眸光,流光飞泻。

  而后她将姻缘签文揉在掌心中,轻轻一抛地面。

  什么姻缘签文,她要的根本不是姻缘签文。

  何况就这么小小的一张签文,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姻缘吗?

  她的姻缘何需他人来定夺,我命由我不由天!

  可笑,实在是可笑,她若非有事,她何需来落月寺求签文。

  既然这里没有她需要的东西,那么她也不必浪费时间在这里了。

  “白芷,拜香也拜过了,签文也解过了,我们可以回去了,明日换个地方烧香。”

  沐非踩过那团纸,淡漠地踏出落月寺的大门。

  白芷却将属于她的姻缘签文小心翼翼地珍藏到怀中,她嘴角不由地浮动一抹甜美的笑。

  她利落地收拾好东西,提着竹篮,随后出了落月寺的大门。

  秋风吹落签文摊位上的白纸签条,吹得哗啦啦地响。

  银白色的靴子,停驻在摊位前。一只手,完美无瑕的修长玉手,慢慢地捡起那团被沐非揉掉的纸团。

  指尖轻轻地划过,纸团慢慢地揉开。

  清晰的字迹,飘然的笔锋,印染进他一双撼人心魂的冰蓝色眼瞳里,他盯着签文,盯了很长的时间,很久很久。

  空见大师替她批示的姻缘签文是:“九龙吐水浴金身,莲花座上结姻亲,凤凰岂是凡间物,乘时一直上青天。”

  他微微失神之际,一道身影降落他的身侧。

  “启禀少主,阮姑娘跟白芷驾驭马车回晋王府了。”天涯低头抱拳,他神情肃然。

  “知道了。”

  掌心中的纸团揉成一团,扔在原来的位置上。

  而后夙北辰蓝瞳光色一紧,他倏然冷道:“糟糕,她们肯定不是回晋王府,天涯,我们赶紧走。”

  他踏风而去,背影远远看来,飘渺而苍凉。

  少主的神色有些怪怪的,天涯盯着地上那团纸,他好奇地蹲下身去,捡来摊开一看,霎时骇色惊瞳。

  难怪少主刚才失神了,原来阮姑娘的姻缘签文——

  正如夙北辰所料的没错,沐非中途改道,说想去红枫山欣赏欣赏那红艳艳的枫叶漫天飞舞的美丽情景。

  白芷当时也没多想,反正三小姐的想法一直都很怪异,她也在就没放在心上。

  她驾驭马车缰绳,在三岔口走了另外一条道,去了红枫山。

  马车在山路上一路颠簸着,沐非一直闭着双眸,她靠着软垫上,淡眉微锁。

  她放在膝盖处的左手,时不时地在轻磨着。

  她揭开马车的侧帘窗口,向外探去。

  视线面对那僻静幽深的密林,她淡眸中,一道寒光掠过。

  “停车!”

  哷——

  白芷突然听到沐非冷冷的命令,她心中一慌,手中的缰绳硬生生地拉住了。

  快马的前脚踢得老高老高,马屁长嘶,而后慢慢地安静下来。

  “三小姐,还没有到红枫山呢。”她不解地提醒道。

  沐非一揭车帘,她目光清冷地跳下马车。

  “我知道这里没有到红枫山,我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去红枫山。白芷,随我到那边走一走吧。”她先行一步,大步流星地朝着密林深处走去。

  白芷心中一惊,她的预感告诉她,哪里出问题了?

  一定哪里出问题了?

  她小心谨慎地跟着沐非,来到渺无人烟的僻静地方。

  沐非站在一块尖锐的岩石上,她面朝旭日,神情冷冷清清的,迎风站了好久,好久,久得白芷手心里慢慢地捏住了热汗来。

  “白芷,你说三小姐平日里待你如何?”

  沐非淡漠的眼眸,暗流涌动,泛起。

  一道慌色闪过白芷明亮的眼眸,她唇瓣微张了张。

  “三小姐对奴婢很好。”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一出口便被迎面的风吹散了。

  沐非回头,腰间的软剑倏然出击,划破天际,寒气逼人。

  她左手持剑,剑抵在白芷的咽喉处,只要她稍微一动,白芷便立即毙命在她的剑下。

  “说,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混到我的身边来。真正的白芷呢,她是不是已经被你杀害了?”

  “三小姐,奴婢不知道三小姐在说什么,奴婢真的不明白。”

  白芷暗暗吃惊,阮湘妃究竟是怎么看出破绽来的。

  犀利的剑刃,划进了白芷的脖颈处,血色印染了银白色的剑身。

  “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谁?来我的身边有何目的,真正的白芷在哪里?”

  “三小姐,奴婢就是白芷啊,三小姐,你不记得了,是你让将奴婢从二小姐那里要过来的啊。”白芷心中一沉。

  沐非冷冷地盯着她。

  “你扮演得确实挺像,差点就蒙过了我的眼睛。可是百密一疏,你功亏一篑,你绝不是白芷。你接替白芷的身份恐怕就是在大佛寺清雅居的那一晚,你可记得第二天清晨你是怎么对我说的吗?”

  白芷脑海中一道银光闪过。

  “白天也咳,晚上也咳,真是一刻都不得清静。”

  她脸色突然变了变。

  “你可知道白芷那天晚上被我下了迷魂散,这种药丸你该听说过,一旦服用下,人睡得跟死猪一样,一觉到天亮。”

  “可是一个睡得跟死人一样的人,怎么可能睡得不安稳,怎么会听得见夜晚的咳嗽声,又怎么会在第二天挂着黑眼圈,似一夜没安睡。”

  白芷这个时候也不在争辩了,她笑道:“那你为何当时没有揭穿我?”

  “当时我没有想到白芷被换了人,而是怀疑白芷她根本没有服用我的迷魂散,她大概是什么人派人监督我的。所以我一直以静制动,一心想要挖掘出她背后的人。可惜,从大佛寺到隐雨阁,再从隐雨阁到晋王府,我没发现你背后的人,我觉得是我敏感了。于是我曾一度丢弃你,一个人浪迹天涯去。”

  沐非语气到这里顿了顿,她盯着她的脸道:“可是你苦苦哀求我带上你,而后回到晋王府,我发现你越来越奇怪。虽然你的样子没变,个性也装得很像,可是你的傲气,时不时地便会流露出来,你的主见,也会不时地冒头。”

  “换成以前的白芷,她虽然憎恨柔侧妃,但绝对不会当面给她难堪,但是你会,你迁怒两盆菊花就是最好的例子。我明明在上大佛寺时,告诫过白芷,让她以后若是见到夙北辰跟天涯,一定要避着走。可是你却依然如故,二次了,当你一旦对上天涯,你的斗狠就完全不一样,凡事演得过火了,就会有破绽。怪只怪你的眼睛出卖了你自己。”

  “我若没猜错的话,你的心在那个天涯身上。你来我的身边,替换了白芷,也就是时刻监督着我的行踪,将我的一切全部告诉你的主子,也就是那个三皇子夙北辰。否则的话,他今日也绝对不会跟我来一场那么巧合的相遇,不是吗?”

  沐非冷冷的一番话刚刚落下。

  啪啪啪——

  单调而清晰的掌声,却在她的身后响起。

  “不愧是阮姑娘,聪慧过人,分析起来,头头是道,跟事实不差毫厘。”

  绝美的容颜,火焰般的印痕,烟月眉下那冰蓝色的眼瞳,魅惑的丝丝光色,慢慢地晕染开来。

  不是逍遥国三皇子夙北辰,还是何人。

  沐非淡然眸光微微荡开,他竟然以真容相见。

  看来,今日她就得命丧于此了吗?她嘴角自然地浮动一抹自嘲的流光。

  “玲珑,露出你的真容吧。”

  夙北辰冰蓝色的眼瞳,流光溢彩,薄唇泛笑,邪魅而妖娆。

  被沐非架在剑下的白芷,她听到夙北辰的命令,立即撕了脸上薄薄的一层面皮,她顺手一扔。“少主,这个东西戴着真的是太难受了,害得我几天就要换一次,好麻烦。没想到我那么小心,还是被揭穿了身份,让少主失望了,请少主治玲珑的罪。”

  沐非淡眸一震,眼前巧笑嫣然的女子,露出真容,分明就是那个火辣个性的玲珑。

  只是她跟玲珑照面的时候,白芷明明就在她身边啊。

  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她手中软剑一颤。

  夙北辰扬眉含笑,他两个手指伸出,捏向沐非的软剑。

  呯——

  软剑在他的两个手指中断裂成二截。

  “玲珑丫头输在阮姑娘的手中,并不丢脸,你跟天涯都退下吧,我跟阮姑娘有话要说。”

  “是,少主。”

  沐非愕然地盯着夙北辰绝代风华的魅惑面容,而后她冷冷地扔掉了残剑。

  “说吧,痛快点,三皇子究竟想要怎么样?”沐非神情冷冷道。

  “阮姑娘误会了,在下根本没有想过要对阮姑娘怎么样,而只是想要知道一些真相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