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指染成婚 > 第645章 我们在一起
  “景熙,你不要这样子,你还有楠楠,还有我,你不要这样啊。”周嘉敏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炎景熙坐着,仿佛听不到外面的说话声。

  周嘉敏想到陆沐擎的死,也很难过,哭着哭着,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甑建仁担心周嘉敏的身体,好说歹说的,劝不走周嘉敏,把周嘉敏扛走了。

  车上,周嘉敏醒了醒鼻涕,抱怨的说道:“你说,景熙怎么那么倒霉啊,从小到大,都被冯如烟欺负着,好不容找到心爱的男人,可以保护她得男人,可以给她幸福的男人,眼看着就要结婚了,陆沐擎却出事了,再坚强的人也顶不止这样折腾啊,呜呜呜,甑建仁,以后小熙要怎么办啊?”

  周嘉敏越想越伤心,靠在甑建仁的箭头,不断地醒着已经发红的鼻子。

  甑建仁伸手,搭在周嘉敏的肩膀,把周嘉敏搂在了怀里,拍着周嘉敏的肩膀,再冷清的他,也拧紧了眉头,眼中闪过忧伤。

  他听说了,陆沐擎的尸体因为长时间泡在水中,已经面无全非,很惨,也渐渐地发臭了。

  陆曜淼听到噩耗,心脏病发错,进了医院,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温文尔雅,重情重义,对他人那么好的陆沐擎,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的。

  *

  “炎姐,今天陆总下葬,你要去看他吗?”蒲恩慧担忧的问道。

  炎景熙空洞地眼中闪过一道光,看向蒲恩慧,“你说什么?”

  “陆总今天下葬。”蒲恩慧面有难色的说道。

  “他没死!”炎景熙几乎是吼的。

  “我也希望陆总没死,炎姐,你不要这样,你再难过,他也不会活过来了。”蒲恩慧眼睛红彤彤的说道。

  “他没死。”炎景熙依旧坚定着。

  “你不想见陆总最后一面吗?今天后,他就入土了。”蒲恩慧低着头哭着说道。

  炎景熙脑子里闪过一个灵光,像是意识到什么,清醒过来,立马站起来。

  头有些眩晕,又坐到了沙发上。。

  炎景熙不吃不喝不睡不动,怎么可能会有力气走路。

  脸色苍白的吓人,急剧的消瘦下去。

  蒲恩慧立马倒了一些糖水递给炎景熙,柔声说道:“炎姐,你先喝点糖水,不然会晕倒的。”

  炎景熙没有挣扎,端起碗,咕噜咕噜的喝下去,声音干哑而虚弱的说道:“我要见陆沐擎,我要见陆沐擎。。”

  “好,炎姐,我带你去。”蒲恩慧说道。

  车上,炎景熙的眼神又变得空洞地没有一点神采,仿佛刚才,都不是她在说话。

  蒲恩慧担忧的看着炎景熙,真怕炎景熙会出事。

  “炎姐,陆总和他们同归于尽,都是为了你能活下来,他肯定不希望你有事,你一定要好好的。”蒲恩慧不太会安慰人,说的全是肺腑之言。

  炎景熙眼珠子依旧一动都不动。

  她对陆沐擎说过的。

  他死,她也不想活。

  他为了救她而活,有必要吗?

  炎景熙闭上了眼睛,眼泪从里面流出来。

  记得,她和陆沐擎第一次见面,她在镜头前面,他在屏幕后面。

  他和她还不认识,他的钱,却帮她救了张姨的生病。

  多年后,他们在酒吧遇见,他是她所谓未婚妻的小叔。

  那个时候的陆沐擎风姿卓越,温婉柔情,一颦一笑,都能牵动人的心,温柔的时候能融入人的骨血,柔情的事情,能刻在骨头上。

  生气的时候,也能改变周围的气场。

  当他付出的时候,会把人完完全全的折服。

  她爱上了这样重情重义,温文尔雅的男子,并且决定用一生去追逐,去陪伴。

  他生,她易生。

  他死,她易死。

  陆沐擎的葬礼上来了很多很多的人。

  被邀请的,没有被邀请的,受过他帮助的,钦佩他的,仰慕他的,敬重他的。

  亲朋好友,合作伙伴,认识的,不认识的。

  炎景熙还是那条白色的裙子,慢慢的朝着陆沐擎走去。

  风吹动了她的裙子,盈盈柔落得她仿佛带着仙气,飘然而至。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牧师在说着祷告文。

  炎景熙走到墓穴的前面,跪在地上,静静地流着泪,垂下眼眸,听着无数人的节哀。

  可是,她压根就听不下去。

  就连周嘉敏跟她说话,她也好像听不到一样,呆呆的。

  “景熙不会有事的,对吧?”周嘉敏心疼炎景熙,流着眼泪问旁边的甑建仁。

  “吉人自有天相。过了今天就好了。”甑建仁宽慰周嘉敏道。

  周嘉敏在炎景熙的面前跪下,“景熙,你要是难过就告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得。”

  炎景熙突然抬起眼眸,目光柔柔的看着周嘉敏,手掌擦了擦周嘉敏脸上的眼泪,柔声说道:“回去吧,你怀孕了,现在肚子大了,不宜操劳,这种场合也不宜在,好好休息,嗯?”

  每次,每次,每当周嘉敏为炎景熙难过的时候,都是炎景熙回过来安慰她。

  这次也是。

  可,为什么周嘉敏的心里这么难过啊。

  她搂住炎景熙,哭着说道:“景熙,我们都要好好的,好不好?”

  炎景熙眼中弥蒙,拍着周嘉敏的肩膀,扬起笑容,“好。回去吧。”

  周嘉敏看向炎景熙,还是不舍。

  炎景熙抬头看向甑建仁,嘱咐道:“好好照顾她,嘉敏是个单纯善良没心没肺的人,可是,她也是最重情谊的人。我,”

  炎景熙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会看着你们幸福的。”

  甑建仁拉周嘉敏起来,沉声道:“嘉敏,景熙还有很多事做,你在,会妨碍她得。”

  周嘉敏看着炎景熙,觉得她好像真的平静了很多,点了点头,说道:“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炎景熙点了点头。

  从天亮到黄昏,所有人陆续的走开。

  炎景熙耷拉着眼眸,静静地望着墓碑。

  她记得,曾经对陆沐擎承诺过。

  “如果爱,必深爱。”

  她其实,一项是薄情的。

  没有多少人能真正走进她得心理。

  但是,一旦走进了,她愿意付出生命。

  天黑了,天气变得很冷。

  蒲恩慧给炎景熙铺上毯子,担忧的说道:“炎姐,已经晚了,陆总也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

  炎景熙淡淡的抬起眼眸,举起手,对着蒲恩慧吩咐道:“我得戒指掉在房间里的抽屉中了,你帮我拿过来,我想跟陆沐擎最后告别。”

  “可是……”虽然那些人死的死,抓得抓,但是,蒲恩慧还是担心炎景熙有危险。

  “我手上已经没有项链了,没有人有再对付我得理由,我不会有危险的。”炎景熙依旧聪慧,看出蒲恩慧的担心说道。

  蒲恩慧知道炎景熙很倔,她要是不愿意走,逼她也没有用的。

  “我现在就回去拿戒指。”蒲恩慧说道,转身。

  炎景熙静静地从包里拿出一把刀,眼眸柔和的看着墓碑上陆沐擎的照片,扬了扬嘴角,说道:“陆沐擎,你不会孤单的,我现在就来陪你。”

  她毫不犹豫的划了自己的手腕,鲜血流出来。

  望着红红的血,脑子里闪现的是,陆沐擎掉到海里之前的那个画面。

  他担忧,心疼,紧迫的眼神,永远的留在了她得心中。

  炎景熙靠着墓碑,平静的说道:“你真傻,救我干什么呢?你应该知道的,没有你,我也不想活着的。不能选择,提早认识你,也不能选择,好好的活着,至少,我能选择,和你一起死去。“

  炎景熙闭上了眼睛,垂下了手臂,昏厥过去。

  一个人影冲过来,怒道:“炎景熙。”

  回应她得是一片寂静。

  他上前抱住昏迷中的炎景熙,手死死按住了她的手腕,冲到自己的车上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

  炎景熙悠悠的醒过来,看到白白的天花板,手上挂着葡萄糖水。

  她好像还没有死。

  她皱了皱眉头,坐起来。

  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秦逸火,以及站在秦逸火身后站在左弩和右弩。

  秦逸火的脸色很不好,冷凝着,就像是古代的王者,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决定别人的生死。一策,便能牵动风云变化。

  萧杀,冷酷。

  “谁给你这个资格死的?”逸火质问道,紧绷着脸孔,周围的气场都变得压抑着。

  炎景熙连死都不怕,怎么会惧怕秦逸火的愤怒呢。

  “我的命是自己的,不用别人给资格。”炎景熙冷声说道,利落的拔掉手上的葡萄糖药水,从床上起来。

  秦逸火的眼中迸射出一道寒锋,站起来,直直的锁着她,就像是两把钉子,要把她给顶在眼中,狠狠地说道:“你的命是我兄弟给的,我兄弟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你能阻止我死一次,我就不信你能阻止我死十次。”炎景熙火道,脸色苍白,瞪大了眼睛。

  秦逸火压迫性十足,冷声道:“沐擎真不该救你!”

  “我不需要他救。”炎景熙抬起下巴,倔强的说道。

  秦逸火一步一步朝着炎景熙走去,脚底下像是踏着清风,所到之处,确实一片狼藉。

  “你死了,有没有想过,他的儿子怎么办?

  你死了,有没有想过你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炎景熙捂住了自己的肚子,不可置信的,眼眸颤抖着,拧起了眉头。

  她这里,已经有一个小宝宝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