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六百七十二章 预言的那个人
  “其实我更倾向于使用魔法部水池的门钥匙,”邓布利多扶了扶他的月牙形眼镜,“水池中那个金色男巫的雕像,你只要用魔杖指着他念‘门托斯’,就会出现一个门钥匙,只是现在魔法部正处于权力交迭的时候,倒是不方便我使用,毕竟他们今晚有很多事要忙。”

  “你是说欧文?哈里斯先生?”哈利舔了舔嘴唇问道,隐隐约约地,他觉得邓布利多和哈里斯家族的关系可能并不亲密。

  “显然我们的福吉部长在这场斗争中,在他否定汤姆归来的时候就完全处于了下风。”邓布利多带着哈利快速地向校长室前进。

  想到了在麻瓜时期就成了朋友的艾伦,哈利更加难过了,得到了权力又如何?什么也比不上活生生的亲人在身边更为重要。就像是他们都叫自己大难不死的男孩、救世主之类的,可是他宁愿用这所有的一切换取自己的父母双亲陪在自己的身边。

  邓布利多那仿若能看透人心的目光让哈利有些不自在地挪开了视线,“每个人的追求都不同,在一些人的心目中,为了更伟大的利益,牺牲一些是值得的,事实上我也会犯这样的错。”

  “哈利!”在校长室中等待的金妮一看到哈利的身影,顾不得自己身上不合身的魔法袍,任由它的下摆在地上拖曳,直奔哈利,一把将哈利搂住,金妮这突如其来的热情,让哈利瞬间想到了韦斯莱太太,他有些尴尬,拍了怕金妮的背,轻轻地挣脱金妮的怀抱。

  罗恩瞪了妹妹一眼,不过也随即大笑着用肩膀撞了下哈利胸膛,却发现自己的死党显得有些恍惚,没有对此进行什么回应。

  纳威和福莱格围了上来惊喜的问道,“邓布利多校长,你这是能回来了吗?”

  “是的,隆巴顿先生和布朗先生。”邓布利多对他们眨眨眼,和蔼地说道,“我想你们可以稍后再和哈利交谈,你们现在应该回到自己的宿舍,换上更得体一些的服饰,我还不算正式复职,所以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你们违反宵禁而扣你们的学院分。”

  “可是哈利,他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心急于知道情况的罗恩直接问道,“还有我们的衣服他们还没还换回来呢,我只有这一件外……”

  敏锐的金妮拽了拽她哥哥的袍子,她知道邓布利多显然有相比他们衣服更重要的事要谈。

  “我想魔法部很快就会处理这件事情的,但是我需要借用你们的哈利一点时间,和他再谈几句……”邓布利多走向了宽大的办公桌后的椅子。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识趣地和校长礼貌道别,便穿着不合体的长袍走出了校长室,走在最后的福莱格还体贴地将门带上了。

  “先坐下吧。”进入校长室后,哈利正环顾四周,这时一杯热茶飞到了哈利的面前。

  哈利摆弄着面前的茶杯,礼貌地抿了一口,但是他此时并没有心思品茶,尽管这滚烫的热茶落入腹中确实让他的全身都暖洋洋的,但随着镇定下来,艾伦所发生的不幸的那种不真实感消退后开始接受这一事实,他的心神都被之前邓布利多所说的艾伦的事情所占据了。

  邓布利多只是平静又温和的在旁边注视这哈利?波特。

  注意到校长的目光,哈利声音苦涩。“教授,艾伦他真的回不来了吗?掉入那个帷幔,就真的没有生还可能了吗?我是说如果神秘人都能回来,那艾伦是不是也可能?”

  “哈利,掉入那个帷幔,没有人能从中活着出来。我们要接受艾伦已经永远地离开我们的事实,死亡不过是另一场伟大的冒险,以他的勇敢,他会走下去。”邓布利多的目光直视哈利,他的表情很慈祥,“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哈利。”

  哈利没有吭声,艾伦是那样的优秀和强大,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会这样早地离开他们,赫敏现在又怎么样了,她该得有多难过,哈利感觉自己有些没脸见自己的好友了,如果不是他为了自己的教父求艾伦去魔法部,也许哈里斯家的机会就会改变,起码如果不在帷幔前战斗的话也许艾伦就不会死了。

  “这事实上是艾伦和他背后的哈里斯家族自己的选择,即便不是你,即便不是今天,艾伦?哈里斯和伏地魔的对决也势在必行。我曾经试图劝解过他不要这么着急,他只要能再放缓一些步伐,他的成就可能会超过你所认识的每一名巫师。”邓布利多继续对哈利进行着开导,他不禁自己也有些惋惜,“哈利,你有这样的感受是正常的,这是人性的一部分。”

  “嘿!邓布利多?显然一个拥有这样天赋和实力的巫师都是听不进你的话的,事实上,我认为,就算是绝大部分普通巫师除非事到临头,都听不进你的话。”校长办公室里的画像菲尼亚斯?奈杰勒斯?布莱克终于忍不住不再装睡,他狡黠地说,“不过那个浅金发的男孩那就是第二个坏小子!死了也好!不然依我看,你又得培养出一位黑魔……”

  “够了,菲尼亚斯。”邓布利多抬手制止了画像,而显然之前因为一言不发就被艾伦用昏迷咒击晕的菲尼亚斯还是有些不服气,不过他只是憋着嘴却没有再继续开口。

  “哈利,你是一个真正的格兰芬多,当你相信别人身处险境的时候,你不会安心躲藏在家里。但这不是你的错,如果我以前跟你开诚布公地谈谈,那么你早就会知道伏地魔会试图把你引到神秘事务司去,你昨晚也就绝不会被骗到那里。当然哈里斯家族或许早就谋划这件事情,过错不在你一个人身上,而是大家一起造成的。”邓布利多的手指按向了自己的头,神情有些疲惫,“哈利,我也欠你一个解释,我身为校长,对艾伦的事情上也有责任,因为我现在意识到,就像他之前也提醒过我的那样,我曾经做过的和没有去做的关于你们的那些事,都带有上了年纪的人的缺憾。年轻人不知道上了年纪的人是怎么想的,也不知道他们的感受,但是如果上了年纪的人忘记了年轻时是怎样的情形,那就大错特错了……看来我最近已经想不起来……”

  哈利手中的茶已经冷掉了,但他浑然不觉,他盯着邓布利多几乎屏住了呼吸,他听着却几乎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邓布利多放下双手,从他那半月形的眼镜里审视着哈利,“是时候了,是我应该告诉你早在五年前就应该跟你说的事情了。请坐下,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情。我只要求你有一点点耐心。然后你可以对我发火……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在我说完之后,我不会阻止你。”

  太阳正冉冉升起,山峦上呈现出一道耀眼的橘黄色的光边,天空一片亮白,亮光照在邓布利多身上,照在他银色的眉毛和胡须上,照在他脸部深深的皱纹上。

  霍格沃茨的校长凝望着窗外洒满阳光的地面,过了一会儿目光又回到哈利身上。他说:“哈利,五年前,正如我计划和希望的那样,你安然无恙地来到霍格沃茨。哦……并不是完全安然无恙,你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