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护花保镖 > 第384章 诽谤
  这三人袁珂认识。`

  带头的是高二的一个女生,名叫龚丽颖,两边的两个女生虽然也是学生,不过真实身份却是龚丽颖的陪读。

  龚丽颖家非常有钱,她老爸是南通市副市长,也非常有权力。

  同样的,生在这样的家庭中,龚丽颖从小就有优越感,在她眼中,只要是当爹的没她爹厉害的同龄人,她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而且从小学开始,她被人赞叹的不仅仅只有她老爸的身份,同样被赞美的还有她的样貌和学习。

  在学校里,她一直都是名列前茅的“好学生”,从小学开始,样貌就很突出,是个从小就能看出的美人胚子。

  一直到初中,她就开始被冠以xx中学校花之名。

  可是到了高中之后,她身上的光环却似乎一下子若了许多。

  她来南通中学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有三位校花了,或者说是四位校花,只是其中一个已经“陨落”了。

  她总盼望着自己能够被提为新一任校花,补足南通中学四校花的位置,可事与愿违,她自认为的美貌,在四名校花面前简直就是普通女生,根本就不能比。

  因为出身原因,所以她高傲,所以她嫉妒,总希望能从这些校花身上扳回面子。

  陆雅琪首先不用想了,这是她老子专门嘱咐过她的,在学校里谁都可以惹,就这位不行,见了之后也要离得远远的,最好是不要有什么交集。

  莫熙雪家虽然不是走政道的,可奈何商人也能通天,莫熙雪她老子有钱啊,反正比她们家有钱,虽然可以惹,但意义不大。

  至于薛凝,在四校花中算是家境倒数第二的存在了,她想找这位麻烦的,不过却因为陆雅琪和廖兵兵的原因,让她暂时先放下了,有道是阎王好惹,小鬼难缠,廖兵兵怎么都算一个小鬼了。

  那么就剩下唯一的一个了,而且这个也是龚丽颖最恨的一个。

  虽说袁珂已经不是校花了,可校花的名头却还在,别人提起的时候,也都会想到这个名头。

  而之所以招龚丽颖恨,是因为袁珂和洛天华曾经有交往过,他老爹是南通市副市长,和市长洛长风关系很好,而她自然也和洛天华关系好了。

  可以说,两人小时候就是一个院子里长大了,洛天华比龚丽颖大几岁,在龚丽颖眼里,她将来可是要嫁给她这位大哥哥的,所以她不容许任何人夺走她的大哥哥。

  如果不是知道刘萱的身份,她都敢对这位美女老师下手了。

  袁珂看了眼三人,就不再理会了,她以前没少被龚丽颖欺负过,不过只要不过分,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龚丽颖的手段也不是多么突出,大多时候,也就只是语言嘲讽,虽然听了极其恶毒,可这样的话,袁珂又不是第一次听了。

  “啧啧,果然是木乃伊啊!”龚丽颖嘲讽道:“不过也对,现在这模样还不错,要是等一会儿把脸上的纱布拿下了估计更可怕,我不怕木乃伊,就怕丑八怪!”

  说完,龚丽颖就呵呵的笑了起来,旁边俩陪读女生也跟着一起笑。

  袁珂听了这话,回过头来说:“请你不要再为难我了。”

  她看对方的意思,是想将她头上的纱布取下来,而她现在最怕的恰恰是真面目出来惹得众人嘲笑,继而传到陈暮耳朵里,让陈暮也不好受。

  她同样还害怕陈暮看到自己毁容后的样子,也会和其他人一样……她现在非常在乎陈暮,以至于也极其在意陈暮对她的看法。

  龚丽颖却双手环抱,讥笑着说:“原来木乃伊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不但毁了容,还变哑巴了!哼,别为难你?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这可不是为难,我这是在惩罚你,惩罚你之前犯下的罪呢!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袁珂见许多人都围了上来,知道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于是问:“我犯了什么罪?”

  龚丽颖说:“当然是犯了惹众怒的罪,一个被人玩儿成破烂的女人,整天还没事勾引别人的男朋友,这是下贱知道不?而且还用卖身体来赚钱,这叫卖‘淫’,要搁火车站,那都得被‘警’察抓的!学校可是学习的地方,不是你用身体来赚钱的地方,别整天一门心思的勾搭别人家的男人了,小心自己身上不干净的东西传染给了别人,害人害己!”

  柿子就要挑软了的捏,龚丽颖从一开始就找准了目标。

  “你这是诽谤。”

  以前的袁珂可以不在意,随便别人怎么乱说都行,反正她身边只有一个妹妹,就算名声再坏,只要她妹妹不误会她就行,至于别人怎么看,她一概不会理会的。

  可现在不一样了,袁珂有了男朋友,她可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但不能不在意陈暮怎么看。

  三人成虎,话从龚丽颖嘴里说出都是这么个样子,那要传进陈暮耳朵里,还指不定是个什么样子呢!

  龚丽颖乐了:“没发现啊,你还学会顶嘴了,哼!你说我诽谤,拿证据出来啊!而且我哪句话说得不对了?出卖身体赚钱,勾引别人家男朋友,有哪天不对?”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而龚丽颖却越来越高兴了,踩着原校花的脸,别提多爽快了!

  有人已经开始对袁珂指指点点了。

  “都变成丑八怪了还死鸭子嘴硬!”

  “就是啊,我听说她都去过火车站了,生意还非常好呢!”

  “真的!?多钱一小时?等哪天我也去爽爽,校花哎,一直听说,都还没做过呢!”

  “你就算了吧,人家现在的预约客人都能从火车站东头排到西头了,要轮到你,估计都得几年后了!”

  “现在都被毁容了,生意应该不好了吧?”

  外人越说越玄乎,袁珂头一次听得脸色发白,只是脸上被纱布缠裹着,别人看不到罢了。

  袁珂的坏名声就是这么来的,从那个“双飞门”的视频开始后,谣言就已经四起了,而袁珂自己又懒得去辟谣,懒得理会,才会导致如今的状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