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逆都市之逆推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悍匪 下
  呼,今天去紫帽山植树了,搞了大半天也就那么一回事,很多步骤都给搞好了,比如说什么挖坑,泥土,地下水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只要种树的人把树苗放进去,填上土、倒点水就好了,忙了将近一小时后回想起来觉得太亏了,什么感觉也没有……

  求点击、求收藏、求票票、求鲜花、求微薄收听~!

  ……正文……

  梦晴羯转头望去,正好看见几个大汉躲在走廊后面的墙后,对着走廊不断的开枪,将追在他们后面的不知什么人bī了回去。haoruoshuba

  “你们给我听着,你们如果敢追出来的话,那我们就立刻将这里的这些人杀光。”那个身穿囚犯衣服的男人显然是这伙人的首领,只见他扬了扬手,开枪的几个大汉就停止了射击,接着他就对着走廊大喝道。

  听见囚服男人这样说,大厅内的人又是一阵骚动,不过在其中一个大汉又再次向天开了一枪后,顿时全都安静下来。而本来大哭起来的孩子都被身边的大人死死按住了嘴巴,不让他们发出声音。

  “我们不会过来,你们不要伤害无辜。”追到在走廊尽头的那些人果然不敢冲出来,一把沉稳的声音回答道。

  这时梦晴羯已经大概可以猜到在追在这伙人后面的人多数是警察,不然又怎么会顾忌到人质的安全而不继续追出来。不过想到这点后,他没有一点高兴的感觉,反而忍不住在心中大骂起这些警察来,痛骂着他们到那里追捕这几个匪徒不好,竟然追到医院来了,难道就不害怕会伤害到普通人吗?

  而在另一边,被梦晴羯大骂着的那些警察在心里也是骂声不断,不过他们的目标却是几个匪徒。

  “队长,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个警员向身边的一个穿着便服的男子问道。

  “你们马上通知局里增援,还有,小罗你们几个找别的出口兜到大门外,防止让他们逃了。”男子沉声道,听他的声音,正是刚才回答囚服男人的那个人。

  “是!”被点到名字的几个警察正要按照命令行事,一个身材显得臃肿的警察从另一边的走廊快步走到他们的面前。

  “战矢,你们在这里呆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捉住狼痕他们!”这人一开口就责骂道。

  “庞局长,狼痕他们捉了不少医院内的市民作为人质,如果我们冲出去的话,那一定会伤及无辜。”战矢,也就是那个便服男子淡淡答道,眼中不知为何流露出了一闪即逝的厌恶之色。

  “那难道你就在这里呆等他们逃走吗?你知不知道这将会对社会、对民众造成多严重的后果?你究竟是怎样办事的?我只是走开了一回,你就让狼痕逃了出来。我告诉你,如果这件事最后涉及到人命,那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被称为庞大局长的警察狠狠瞪着男子,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剥似的。

  “庞局长,我的责任我不会推卸,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吧?”战矢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目光,而其他的警察听见庞局长的话,都是不服气的盯着他。

  庞局长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还有已经犯了众怒,聪明的不再说话。而战矢也不再管他,重新开始任务的分派工作。

  “老大,车子不在外面。”一个匪徒跑出去医院大门后又跑了回来,向囚服男人说道。

  “不是要白狼随时在大门外接应我们吗?那混蛋到那里去了。”囚服男人还没有说话,另一个匪徒已经抢着狠声道。

  “特么的,不是说一切都已经为我们安排妥当的吗?怎么现在完全是两回事,战腾那个混蛋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的?”又一个匪徒说道。

  “现在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我们还是快想办法离开吧!”跑出去的那个匪徒瞪着眼睛道,他显然在这几个匪徒中有着一定的地位,听他这样一说,前面说话的两个匪徒都马上闭嘴不语,同时目光转到囚服男人身上。

  “老大,现在的情况和我们的计划完全不一样,你说那人会不会是想趁这机会将我们……”最后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匪徒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不无担心道。

  “哼,想过河拆桥吗?没有那样容易,等我们逃出去后,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不用再等白狼了,他肯定已经出卖了我们,你们现在过去捉几个人,我们到外面抢辆车离开。”囚服男人脸上露出凶狠的神色,沉声道。

  听见囚服男子这样说,四个匪徒都是点头应是,其中两人继续守在走廊处,以防对面的警察会发起突袭,而囚服男子就带着另外两人走进蹲满一地的人群中,目光不断在较容易控制的女性、还有老人和小孩身上来回扫视着,寻找着合适人质。

  大厅内的所有人虽然听不见五人的话,但都感觉到不妥,低下了头不敢和他们对视,一些父母更是紧紧的将孩子抱紧,好像只要自己一放手,孩子就会被抢走似的。

  “你、你、你,你们三个给我站起来。”不一会,囚服男人终于选定了目标,手指点向三个人,其中除了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外,竟然包括紫琪沫在内。

  “可恶!”梦晴羯可是一直听到五人的对话,现在见到囚服男人选中了紫琪沫、还有老人和小孩,不禁涌起满腔怒火。

  不过梦晴羯也清楚现在的情况下冷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只是安慰般瞧了紫琪沫一眼。而紫琪沫也好像明白他的意思,没有一点的惊慌,反而对他微微一笑,懂得说话的眼睛露出让他不要担心的神色,接着才从容不迫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但和紫琪沫相比,另外被选中的老人和小孩却显得十分害怕,老人抖震着慢慢站起,满脸的恐惧,让人心生怜悯。而小孩子母亲则用力的紧紧搂着他,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囚服男人,希望他能放过自己的孩子。

  “慢吞吞干什么,快给我过来这边!”囚服男人显然没有一点恻隐之心,老人和小孩母亲的可怜神态并没有让他有一点迟疑,厉声喝道。但也因为他的注意力被引开,对于冷静得异乎寻常的紫琪沫并没有生出任何的疑惑。

  “人质只要我一个就够,带上那位老人家和小孩,只会拖累你们而已。”紫琪沫皱了皱眉头,开口柔柔的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