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洪荒世界道 > 第48章 龙族密谋
  祖龙夫妇提前离开后,这场守擂赛就失去了意义,虽在祖麒与天凤的维持下得以继续进行,但无论场上还是场下,众人的心神无不开始关注可能出现的龙凤大战,其中尤以祖麒最为关心。

  自从杂血龙裔大量出现,麒麟族与龙族的差距就越来越小,不久将有被龙族反超的可能,对此祖麒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对于祖龙的行事,他在佩服其魄力的同时,不得不采取一些应对措施。

  首先就是对于“龙性本淫”的传播,祖麒与麒麟族可谓不遗余力,这一流言之所以能够成为洪荒的公理,祖麒绝对功不可没。

  然而流言虽让龙族的声誉大损,但却无碍于对方实力的增强,杂血龙裔的数量每天都在增加,长此以往,超越麒麟族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为了不让自己辛苦而来的有利局面丧失,祖麒也曾学祖龙那样颁布“推恩令”,只是一方面麒麟族与走兽一族对立严重,除去一些死忠种族外,并无多少走兽一族族人愿意嫁入麒麟族为妾,另一方面,麒麟族的嫁妆比较小气,也让“推恩令”的效果大打折扣。

  至于最为重要的原因,则是麒麟族并不具有类似于化龙池的灵宝,无法让那些杂血后裔转化为麒麟,因此并无多少吸引力。

  最后,麒麟族人的高傲,同样让那些已嫁女子不满,作为妾侍,她们的地位竟与奴仆无疑。这一情况更加让走兽一族心怀疑虑,以致将嫁入麒麟族与送死等同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麒麟族版“推恩令”的实行难度可想而知,经历过几次抢婚导致的叛乱后,祖麒就明智的暂停了“推恩令”的实施。

  “推恩令”实施不下去,麒麟族战力的增长速度立时被打回原形,为了消耗龙族过度增长的实力,祖麒无时不刻不在想办法,眼前的局面终于让他看到了希望,龙凤两族相争。龙族即使获胜。实力也将大损,短时间内无法挑战麒麟族的地位。

  在众人无心关注下,守擂赛最终结束,三大强族之中以麒麟族获益最多。其次是凤族。最后才是龙族。只因大佬们的心思全不在此,因此在一片沉默中落下帷幕。

  会盟刚一结束,梅自寒就与分身一起。前往洪荒世界各地封印先天灵宝,可谓忙的不亦乐乎,至于徒弟们,则全部甩手交给祖凤,他这一不负责任的行为,让祖凤恨得咬牙切齿,但却无可奈何。

  梅自寒自然清楚她想询问龙凤两族的事情,只是如今远未到揭开谜底的时候,只能选择先行逃避。

  暂且不谈梅自寒如何,先说一下返回东海龙宫的祖龙夫妇。

  返回后,祖龙先是用秘法将敖熙的真灵封印在祭坛上面,使之不致于因时间流逝而消散,然后才将敖广、敖钦、敖顺、敖闰四兄弟唤到身前交代道:“熙儿突遭不测,为父心中甚是悲痛,然则有些话必须交代一下,此次熙儿肆意妄为,以致遭此厄运,尔等以后行事莫要张扬,凡事以隐忍为主,切不可妄自强出头。”

  “我等谨遵父亲大人教诲!”未来的四海龙王急忙应道。

  作为老大的敖广,平时虽与敖熙不太亲近,但毕竟是亲兄弟,于是怨恨道:“父亲大人明鉴,五弟死于凤族凰灷之手,凤族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父亲要为五弟报仇啊!”

  “胡闹!熙儿于擂台上身陨,此前已经言明生死各凭手段,此时为熙儿复仇,洪荒众生将如何看待为父?”祖龙虽想报复凤族,但却不能以这样的名义,既然讲明生死无怨,就不能事后反悔,否则只能枉做小人。

  “难道就这么算了?”四海龙王异口同声道。

  “此事尔等休要参与,尔等的任务就是尽力获取功德,只要筹齐半份功德,熙儿就有复生的希望,至于龙凤两族的恩怨,强行参与只会徒惹因果罢了。”敖熙已经身死,祖龙自然不愿再让四位嫡子参与其中,眼前的量劫凶险无比,就连他自己是否能够保全尚且未为可知,何况是敖广他们呢?

  “尔等先行告退吧,去将烛龙长老请来,为父有事与其相商。”见四子欲要再言,祖龙先一步吩咐道。

  “遵命!”

  见四子出了龙宫,赤螭才余恨未消道:“夫君打算就此罢手?难道熙儿的仇不报了?”

  “就此不理肯定不可能,只是想要报复凤族却不太容易,一个不好就会授人把柄。”祖龙无奈道,他何尝不想攻打凤族然后获得一些补偿?只是不能打着为敖熙复仇的名义罢了。

  “为熙儿复仇难道有错吗?”赤螭反问道,被仇恨蒙蔽的她,一时间并未考虑其中的利弊得失。

  “进攻凤族无错,但为熙儿复仇则大错特错,熙儿上擂台后就曾言明‘是生是死,全凭各自手段。’也就意味着事了因果散,以这个名义与凤族对战,洪荒众生如何看待本座,如何看待龙族?修士一言既出,岂能反悔?”见赤螭执迷不悟,祖龙不得不仔细解说一番。

  “如之奈何?”

  “待烛龙长老前来再行商议。”

  早在敖熙身陨的时候烛龙就清楚,龙凤两族必然要做过一场,因此返回大本营后,他一步不曾远离,一直在等待祖龙召唤,这般重大的决定,烛龙是不可或缺的。

  果不其然,烛龙刚刚回返不久,就见敖广等人上门,得知祖龙传唤后,他就一刻不停的向东海龙宫飞去。

  “老祖传唤所谓何事?”一入东海龙宫,烛龙便首先询问道。

  “本座欲进攻南荒,一来为熙儿复仇,二来占领南荒之地进一步壮大龙族声势,烛龙长老有何教吾?”见烛龙前来,祖龙一点也不废话,单刀直入正题。

  “本来攻占南荒自无不可,但为敖熙皇子复仇却难免授人口实,洪荒世界虽强者为尊,但却不好公然违背行事准则,生死擂台之上,生死各安天命,之后恩怨全消,这是洪荒众生奉行的原则,公然违背即使最终占领南荒,也会得不偿失。”烛龙有些为难道。

  洪荒世界与华夏古代存在许多相似,发动战争需要师出有名,名不正、言不顺的情况下,即使获胜,也会被众生唾弃,即使以美帝的霸道都要想方设法为自己正名,何况是原本十分淳朴的洪荒众生呢?

  此次敖熙身死,原本可以名正言顺的攻略凤族,但偏偏他上擂台后言明生死各凭手段,这句话就让原本的切磋,带上了生死擂台的性质,既然是生死擂台,那就应该全无怨言,事后反悔报复算是那般?

  祖龙何尝不清楚其中的关节,只是爱子身死,虽有复活的可能,但却不愿就此罢手,同时,消弱凤族也有利于龙族实现霸业,于公于私,他都没有不作为的理由,于是不死心道:“安得两全之法?”

  “欲要两全,必须赤螭长老做出牺牲。”烛龙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微笑。

  “需要本座如何行事,只要能泄心头之恨,赤螭全凭长老之言行事。”见事情竟然牵连到己身,赤螭当即开口承诺道。

  要说对敖熙的感情,身为人母的赤螭显然比祖龙强多了,敖熙之所以会养成纨绔的习性,与她的一贯娇宠分不开,所谓“慈母多败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只是当赤螭明白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为消心头之恨,又或者是为了弥补自己先前的过错,赤螭这才大包大揽的承诺。

  见赤螭同意,烛龙这才解释道:“身为人母,丧子之痛下,做出一些非理性的行为,虽有失面皮,但却情有可原,如若赤螭长老一怒之下放手屠杀南荒中的凤族族人,天凤将如何行事?”

  “自然是前去驱除本座。”赤螭想也不想直接答道。

  “如若长老不从呢?天凤会否痛下杀手?”烛龙接连问出两个问题。

  直到这个时候,祖龙与赤螭才明白烛龙的计谋,显然是想让赤螭作为诱饵,引天凤上钩,在赤螭不愿退走的情况下,天凤只能将她重伤,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一旦赤螭被天凤重伤,龙族就有了攻打南荒的借口,这一借口无疑更加光明正大,至于赤螭悍然屠杀凤族族人的行为,洪荒众生只会认为那是出于一时激愤,身受伤子之痛的赤螭才会行此一举,虽不会被谅解,但却无可厚非。

  烛龙此计完全解决了名正言顺的问题,扫清了出兵南荒的最大障碍,至于更加富饶的南瞻部洲,祖龙却从未想过占领,先不说惹急了凤族梅自寒会否出手,单凭不死火山屏障,凤族就能守住大半个南瞻部洲。

  作为枭雄,祖龙虽偶尔受情感影响,但每逢重大决断,却都能将自身感情抛在一边,单从龙族与霸业这个方面考虑。

  “此计甚妙,只是赤螭却要为此做出一些牺牲。”祖龙望着赤螭有些为难。

  “既能为熙儿报仇,又能为龙族霸业出力,赤螭受一点委屈又何妨?”得知此计后,赤螭渐渐放开心头怨恨,开始重新考虑龙族大计,毕竟龙族已无退路,是生是死,只能凭借量劫终战之前的努力。

  “让螭儿受累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