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转人生 > 952. 两难
  省城是北方军区的驻地所在,在这个城市里有着很多的部队机关,甚至还有着形形sèǖ谋/p>

  所以军方的势力,在这座城市可以说是盘根错节,而这些年来,随着社会的发展,也经常会有军方和地方上的摩擦发生。

  不过平时大家都是互相给面子,如果能够说得过去,那就算了,如果要是说不过去,最后就只能是斗智斗勇的撕破脸皮了。

  在华国的很多地区,尤其是重点军区的所在地,经常都会有一些军方的单位,和地方上的治安部门发生冲突的状况,尤其是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军方和地方上的纠纷,也是曾显出逐年增多的势头。

  这些冲突,其中很多一部分,都是因为军方的某些人士,行为不当而引发的,就比如军车肇事,所引发的纠纷,每年都不在少数。

  而最后因为军方的护短习xìng,所以每次发生纠纷之后,最后的结果都是地方上的治安部门只能吃哑巴亏。

  当然也会有一些其他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引起一些纠纷,就比如某地的大兵,在外出的时候,和一些地方势力发生纠纷,而后来jǐng方在调节的过程中办事不利,导致军方的不满,最后引发冲突等等事件。

  先开始都会闹得不可开交,可是最后每次又都是以地方的服软而告终,没办法谁让军方是比地方治安部门要高出一个级别以上的暴力机构呢。

  今天李逸帆可是他们的贵客,而赵东亮几次和李逸帆接触都是这个后勤部的张干事一起陪同的,作为赵东亮所在部门的直属下级,他可是非常清楚,赵东亮对于这个李逸帆是何其的重视的。

  而且人家可是一门心思想要和李逸帆搞好关系的,从这次的交易赵东亮的态度,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赵东亮对于李逸帆的亲近态度。

  达成了交易之后,还要亲自请人家吃饭,本来大家感情交流的好好的,可是这时候你一个地方上的小jǐng察进来搅局这是什么意思?

  还治安伤害案件,请人回去调查?调查什么?你们的局子那是能随便进的吗?谁不知道你们那边有多黑?

  正所谓是进去容易,出去难,好好的一个人要是就这么跟你们进去了,保不齐就得躺在病床上出来。

  关于这帮jǐng察的手段有多龌龊,张干事可是在清楚不过了,而李逸帆又是他的顶头上级所想要极力结交的对象,所以他当然不希望李逸帆就这样的被这帮jǐng察给带走了。

  “协助调查什么?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乱搞什么飞机?瞎胡闹是不是?赶紧给我走人,告诉你你们局长我可认识,别等着我打电话给他,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张干事已经看出了另外那边的赵东亮的脸sè非常不好看,连忙起身用呵斥的语气对这帮闯进来的小jǐng察说道。

  而这边厢,付黑子也是满脸的委屈,真特么的,早就知道这凤凰酒业的少爷不好搞,谁特么知道,竟然有这么难搞啊?

  上次他是满嘴答应了赖茅,说回头就帮他出了这口气,把这李逸帆给抓起来,可是回去之后,他左思右想了一番,还是觉得这李逸帆并不好招惹,自己最好不要参与到这李逸帆和赖茅之间的争斗当中。

  于是回去之后,他就装聋作哑,把这件事给忘到脑后了。

  可是那赖茅,在家里被人砍断了手指,这毕竟不是一件小事,而且这件事很快就传到了那范琼芳的耳朵里。

  她已经四十多,快五十的年纪了,别看自己这个儿子不争气,可是这辈子她也就这么一个孩子,她这一辈子,劳心劳力的往上爬,为了什么?

  出了自己的权力yù望之外,还不就是为了自己的这个儿子?

  现在自己的儿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在家里睡觉的时候,能够被人砍断了一根手指,这也太令人发指了吧?

  到底是谁,居然敢在省城这样的无法无天,这还有天理了?

  范琼芳在去医院看望了自己的儿子的时候,并没有当场发作,但是却也把这件事给记在了心里,根据赖茅的描述,整件事情好像是非常离奇。

  在自己家里睡觉睡得好好的,一醒来的时候,居然被人砍断了一根手指,而枕头边上居然还被留了一封恐吓信,这还了得?

  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打脸,这是对自己,对XXX,的赤果果的挑战,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纵容。

  于是在回去之后,范琼芳就给省城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打了个电话,这件事毕竟涉及的受害人是她儿子,所以她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所以她也没想过,去找齐满天来管这件事。

  毕竟她自己也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大领导,而且还是一位即将升任省委重要实权部门的大领导,所以办这样的案子,不过就是她一个电话的事情。

  之前在医院,她儿子可是和他说了,最近也就招惹了一个叫李逸帆的人,那人据说是凤凰酒业的太子爷,嚣张的不得了。

  这一下范琼芳就把这凤凰酒业和李逸帆给记恨上了,作为一个省级单位的重要领导人,对省里的一系列的情况,范琼芳都是在清楚不过的了。

  凤凰酒业发家于滨城,靠的就是杨玉河,而这两年来齐满天和杨玉河之间可是没少有龌龊发生,两人之间掰过几次手腕,最后都是以杨玉河的胜出而告终,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可是作为齐满天的亲近人,她可知道,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齐满天因为要拉拢人心,为自己将来的升迁铺平道路,所以不愿意和杨玉河计较而已。

  要不然他们之间的摩擦,最终谁胜谁负还真就不好说呢。

  不过齐满天因为自己的升迁之路而选择了妥协,可并不意味着他心里真的会服气那杨玉河,而齐满天不去和杨玉河作对,可并不代表着,他不愿意其他人去和那杨玉河作对。

  年底杨玉河就要到省里担任副省长的位置了,而自己到时候也会出任省组织部的部长。

  按理说自己在省委常委的排位,还要比那杨玉河高出几位,可是毕竟人家有京城红sè权门的背景,所以只要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家伙的未来,就是奔着省城一把手的位置来的,而且走的就是和当年齐满天同样的路线。

  一般人是不愿意去得罪他的,只要他在仕途上不走错一步,那么将来五年之后,他就会是省城的一把手,而且在那个位置上在熬上五年之后,入驻中枢都不成问题。

  可是别人不敢得罪他,自己可不尿他,毕竟自己的背后站着的是齐满天,相信齐满天也不愿意看到,自己辛辛苦苦打造了多年的北省,会在自己走后,迅速的成为那杨玉河的天下吧?

  他一手把自己扶持上组织部部长为了啥,还不是为了在北省的省委里,留下他的印记?而且大家都知道,他是不会放弃北省,这么一个他发家之地的。

  所以范琼芳这时候倒是动了动和杨玉河掰掰手腕的念头,动一动凤凰酒业,也是给他一个jǐng告,虽然你的路已经铺好了,可是省城可不是一般地方,你想在这地方过的顺顺当当,那你就必须要遵守这里的游戏规则。

  市局的副局长当然不敢开罪范琼芳,于是付黑子就成了这次出来执行公务的执行者,说实话当他接到这个命令的时候,他也只能是在肚子里骂娘。

  特么的,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躲都躲不过啊!于是他只能是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任务,前来请李逸帆回去协助调查。

  只不过这家伙非常聪明,他并没有选择,平时jǐng察对付罪犯时候的那种强硬的手段,而是选择了走柔和路线,尽可能的做到,两面都不得罪。

  放生上面的任务,就是让自己把李逸帆带回去协助调查而已吗,只要自己把人给带回去,那剩下的事情,就可以丢给其他人来做了。

  这两天,其实有心人早就已经掌握了李逸帆的行踪,毕竟他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所以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李逸帆,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这次李逸帆居然是和军方的人在一起。

  而且看这意思,人家的关系,好像还非常不一般的样子,所以当那张干事站出来呵斥他几句之后,他马上就选择撤了。

  草,在这地方和部队的人硬抗,可真是太不明智了。

  不过他也不是傻蛋,这次让他过来抓人的是他们局里的以为名叫王军的副局长,这位王副局长,在局里可是一贯的不讨人喜欢,就因为这人平时喜欢出风头,而且手段非常的强硬,而他之所以能够爬升到今天这个位置,主要还是因为他站队的眼光很准确,一路走来都没有站错过队伍。

  付黑子既不想得罪军方,但是也不想得罪王局长,这下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