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上剑尊 > 第142章 屠杀
  “我赌黄金!”

  “我赌灵晶!”

  “好的!”

  赌场的侍女走开,而看到新来的两个陌生人要赌灵晶和黄金,许多赌徒悄悄投放在两人身上的目光也更加炙热,毕竟这种肥羊这不好遇到。

  很多人都热情的邀请吴环和齐宽来赌一把,两个人假装迟疑一会儿,便拿着灵晶和黄金过去赌桌面前,一个时辰后,赚的盆满钵满,然后作势欲走,让赌场侍女过来结账,齐宽赢得满脸红光,掏钱的时候,一不小心把自己身上的钱袋掉到地上,从钱袋里滚出金灿灿的黄金,然后齐宽连忙把钱袋收了起来和吴环就出了赌场。

  在齐宽和吴环刚刚走出赌场后,一直坐在躲在人群之中的一个家伙也跟着站了起来,摸了摸赌场侍女的臀部,然后邪魅一笑,在赌场侍女嗔怪的眼神下也跟着出了赌场。

  赌场里所有的赌徒们对此都见怪不怪。

  “这狗日的卫贤,整天就做些下三滥的事情,嘿嘿……”赌场里有个人不良的笑了起来,然后继续开始赌博,世界上千奇百怪的人多得是,每个人有自己的活法,这些赌徒才不去理会他人死活。

  卫贤装作大醉的摸样,其实体内气息在攀登,看着前方的齐宽和吴环,他口中脏话不断,脚步踉跄的往两人后面走去,内心对这两个肥羊觊觎已久,感觉离着两人越来越近,骤然眼神清明,刹那间往两人颈部拍去,赫然想一击必杀!

  “就凭你还想杀我们?”

  卫贤根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身体已然无法动弹分毫,他正想拿出老套的把戏装醉叫喊,一股无形的力量透过他的肉身,切到他的心脏部位,这是灵者的神魂力量,卫贤立刻一头冷汗,他知道踢到铁板了。

  “你若不想心脏成为肉泥,就带着我们去找你家的公子爷去。”中年汉子齐宽已然多少耐心,凑到卫贤耳边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唔……”卫贤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自己胸膛被破开,殷红的心脏还在自己眼前跳动,痛入骨髓的触感险些让他昏厥过去。

  “你的心脏已经破膛而出,你是筑基境四层的武者,只要服用一些灵丹妙药,修养个半年左右就差不多恢复,如果你不带我们去见你的公子爷,那你现在只能坚持半个时辰,你会亲眼看到你的心脏停止跳动。”齐宽将卫贤的心脏温柔的送回去,然后拍了拍卫贤的肩膀笑着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谁,这里是洛阳城,得罪了公子爷,你们会后悔的……”事已至此,卫贤虚弱的说道,齐宽听到这话时脸上的那一丝不屑。

  “你是准备在这里等死,还是要带我们去见你的公子爷,你自己选择……”齐宽满不在意的说道。

  ……

  洛阳城里面的许多街道,而位于街道上面的店铺专门接待外来的武者和灵者,收取的灵石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朝廷官员不适合出面,只好找一群镇得住场子的凶狠人物。

  鲨鱼帮,便是如此成立的,只要踏入他们管辖的街道店铺里面,你不住也要住,否则有的是办法治你。

  他们只为灵晶,为朝廷官员服务!

  “不是他,怎么办?”吴环问齐宽。

  “我们两位,该问的都问完了,我们鲨鱼帮没有捡到你们所说的令牌,而你们要找的那个名唤庄宣的青阳学生也没有回到洛阳城,现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们伤了我桥公子的人,是不是该给我们这个做帮主的一个交代了?”桥公子打开折扇,潇洒的摇晃几下,一干鲨鱼帮人员也一个个脸色狞恶的慢慢靠近齐宽和吴环。

  “我们神魂附身这两个乡村夫妇身上,肉身随时可以舍弃,反正是来洛阳做乱,令牌已然丢失,做出一些实事让上面知道,我们并没有怠慢上面交代,全部杀掉。”齐宽说道。

  听到这话,桥公子大怒,“灵者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们神魂想要逃脱?问过我们这群兄弟先!”

  卫贤见到自己兄弟们接近,瞅准齐宽和吴环说话的机会,忍着心脏部位传来的疼痛,向着吴环头颅轰去,此时卫贤浑身汗毛倒竖,冷汗横流,动作有一丝迟缓。

  因为心脏疼痛,他的动作太慢了,体内鲜血快速流逝,拳头刚接近吴环的头颅,顿时感觉有恐怖气息觉醒,轰隆隆不断,像是一条灵活的蟒蛇,直接将他吞没。

  “噗…”卫贤吐出一大口血,凌空倒飞出去,整个躯体骤然炸开,鲜血横流,只留下一颗没有生机的头颅,此时卫贤的面庞却露出安详的笑容,很卫贤被的吞食神魂,所以才造成如此惨状。

  “筑基境七层灵者……安详的笑容,你们是大楚的人!”桥公子惊恐的大叫一声,顾不得其他兄弟,连忙向着外面逃去,大楚皇室自封佛陀转世,奉劝世人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而卫贤的安详微笑,让桥公子毛骨悚然,他不想来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这大楚的灵者以吞食神魂为乐,借助秘法,让他人神魂力量为自己所用,美名其曰度化,让他人神魂为自己贡献力量。

  只是一露手,鲨鱼帮之主就掉头跑掉,鲨鱼帮的帮众还来不及反应,就被齐宽和吴环屠杀一空,后面反应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转身开始逃跑。

  吴环和齐宽也不追,两个人的肉身轰然倒地,神魂出壳,向着远处逃离的人追去,不消片刻,远处便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从动手到结束,总共用的时间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桥公子的府邸里面,就只有两个人站着,赫然便是齐宽和吴环,浓郁的血腥味蔓延每一寸空气。

  “接下来该怎做?我们已经杀人,如果去青阳学院守着那小子,估计会被有心人发现。”吴环没有在意死去的鲨鱼帮等人,一脸平静的问着齐宽。

  齐宽深吸一口气,有些享受血腥味包裹的感觉,面露微笑的说道,“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青阳学院那边,这是那个桥公子的府邸,平时没有什么人来,只要我们收拾一下,掩盖一些血腥味,代替桥公子发号施令便是。”

  “我们这种情况持续不了多久,毕竟在赌场我们被人见过,还有人想出手杀掉我们抢夺我们手中钱财,如果那个男的三天之后还不去赌场,估计会有人起疑,询问打探消息。”

  “我们就在桥公子府邸待两天,如果那庄宣还没有进城,我们便一把火烧掉府邸,然后走出洛阳城,能遇到那小子最好,遇不到就回到大楚,从新索要一枚令牌,跟青阳的人联系。只希望上面的人再给我们一次机会,你知道,我们逃不了的。”齐宽幽幽的说道。

  “好!就听你的!”吴环点点头。

  ……

  山洞中。

  庄宣已经苏醒过来,手中握着上品灵晶,神色有些恍惚:“竟然已经修炼到深夜,修为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他只是祭练

  (本章未完,请翻页)

  飞剑成功而已,没想到晋级的机会就在眼前。

  “晋升到了筑基境四层,配合飞剑,可以跟筑基境五层有一战之力,眼下自己缺乏高级剑术,一举突破后,该去青阳学院的任务区域看一看究竟了,必须要攒够贡献点。”

  庄宣沉思着,盘腿坐好,继续索取着手中上品灵晶之中的精纯力量。

  天地灵气入体,顿时化作一片温热暖流。

  “呼呼!”

  庄宣的呼吸变得愈发的绵长,在庞大的天地灵气灌入之下,他的修为也是开始了一步步的攀升。

  丹田气海真元翻滚……

  开辟更大的空间!

  真元的增长终于是达到一个临界点,若是能够冲击过去便能突破到筑基境四层,若冲击失败,那就是筑基境三层巅峰。别看小小一步之差,前后的战斗力差距却是巨大的。

  “给我破!”

  庄宣内心突然低吼一声。

  随着这一声低吼,酝酿在身体之中的天地灵气发动最后的冲击,庄宣体内如蛋壳破碎一般,终于是踏出了最后一步,达到了筑基境四层。

  真元翻滚仍未耗竭,庄宣的修为仍在提升着,只不过速度非常缓慢。足足过去了一个时辰,当庄宣再度睁开双眸,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筑基境四层巅峰。

  “收获颇丰!”

  庄宣心中颇为感慨,又调整了半个小时,这才是离开了这座接连带给自己好运山洞。

  将青玉剑别再腰间,庄宣从储物戒拿出一根黑色羽毛,然后灌入真元,又等了半个时辰,远处拍打翅膀的声音骤然出现。

  “庄宣大爷,不知道召唤小的有何事?”这是当初化龙山脉之中遇到的坑货小黑,它时时刻刻都惦记庄宣许诺给它的好处,生怕庄宣反悔,给了庄宣一根羽毛,有事随时可以召唤它。

  “上次化龙山脉你帮我,价格是十枚中品灵晶,这一次我要你给蛟龙前辈送一封信。”庄宣从怀中掏出一封信低到小黑面前。

  “庄宣大爷,你可不能欺负我小黑,最少要把上次许诺的十枚中品灵晶结清吧?”小黑悲呼一声,眸子哀怨的看着庄宣。

  “呃……”庄宣一脸尴尬之色,刚才他晋升筑基境四层,已然用完身上灵晶,哪里还有多余的灵晶?

  “嗯?”小黑歪着乌鸦脑袋,两只漆黑的眸子看着庄宣,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庄宣大爷,小黑现在没有动力,可是飞不动的啊!”

  “呐,这是我的宝物,我平时都放在身边,对修炼有很大裨益,先交付给你抵债,这令牌很珍贵,有着明心的效果,对你化形有很大好处,上次和这次的债,此物可以抵消。”说着,庄宣拿出明王令牌,有些肉疼的递给小黑。

  “嘿嘿,庄宣大爷,我三个时辰后,必将你的信送到蛟龙大人面前。”小黑张开乌鸦嘴,含住明王令牌,顿时感觉到一股玄奥的力量充斥体内,欢天喜地的叼着信件,拍打着翅膀向着远方飞去。

  此刻的庄宣只觉得自己的浑身上下只有青玉剑可以卖点钱,全天下就自己最穷了……一脸无奈的走向洛阳城门,脑海想着怎么再把明王令牌从小黑那边拿回来,毕竟明王令牌对他修炼有很大裨益,如此做也是无奈之举。

  “以蛟龙幼崽未来为条件,要蛟龙一些血液是没有问题。”庄宣想着杂七杂八的事情,对于即将到来的危机丝毫不知情。

  (本章完)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