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老公宠妻如命 > 93.郁蓝溪受伤了
  冷若冰感激地对南宫夜笑了笑,她知道他最讨厌恶心的女人缠着,没想到他会这么痛快应允了她。

  洛初嫣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乐颠颠地跟在冷若冰的身后,脸上笑着,但眸子里却阴冷地闪过一抹恶毒,心想着一会就取代冷若冰的位置,将她踩在脚下蹂躏。她讨厌和江暖心有着相似面孔的人,更讨厌得到了南宫夜宠幸的女人。自见南宫夜的第一眼,她就被他迷住了,誓要做他的女人,做南宫家的少夫人。

  南宫夜最终在游泳池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冷冽地沉默不语。

  洛初嫣见状忙跑去拿了一杯鸡尾酒,恭敬地递到南宫夜面前,谄媚献笑,“夜少。”

  南宫夜似乎特别给面子,淡淡地瞥了一眼洛初嫣,然后接过她手里的怀子,“坐吧。”

  南宫夜指了指身边的位子,这个位子就在游泳池边,稍不慎就会掉下去。

  洛初嫣受宠若惊,哪管位子好不好,慌忙提了裙角就坐了过去。坐在南宫夜的身边,她觉得神气了许多,高抬着下巴扭头看了冷若冰一眼,挑衅味很浓。

  冷若冰嘲讽地撇了撇嘴,然后在南宫夜的对面坐了下来。她心里也纳闷,以南宫夜的性子怎么会容忍洛初嫣在身边,居然还接了还递上来的酒杯。

  幻想到南宫夜若是把洛初嫣抱在怀里,吻她那张带着两道疤痕的脸,冷若冰不寒而栗,那太恶心了。

  似乎能够感应到她想什么似的,南宫夜冷冷地向她瞥过来,吓得冷若冰像被抓了包的小偷一样,赶紧低下了头。

  南宫夜不悦地皱了皱眉,知道他有多恶心吗,拿着洛初嫣递上来的杯子,他恨不得现在就摔了杯子跑去洗手间洗手,这一切隐忍还不是为了她。可她那是什么表情?

  冷若冰调整好心情,笑意深长地看着洛初嫣说,“南宫先生最喜欢吃梅花糕,我去拿一点。”

  洛初嫣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讨好南宫夜的机会,马上笑着说,“不不不,我去。”生怕冷若冰抢了她的功劳一样。

  南宫夜低眉垂首,眼帘下的眸子闪过一抹笑意,这个死女人,现在居然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利用他了,他什么时候喜欢吃梅花糕了?

  就在洛初嫣起身的时候,冷若冰掩在桌子底下的手动了动,手里的头饰小珠花飞了出去,珠花一端是尖尖的银针,正中洛初嫣的脚踝。

  “哎哟!”洛初嫣一声惨叫,脚下吃痛身子一歪,扑通一声掉进了游泳池。

  于是,游泳池里热闹开了,洛初嫣不会游泳,像缺了氧的鱼一样胡乱翻腾,拼命喊救命。

  南宫夜岿如泰山,动也没动,还嫌恶地把杯子扔到了一边,拿了一张餐巾纸认真地擦他的手。

  冷若冰假意地站在池边,“哎呀,洛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坚持住啊,一会救援的人就来了。”

  南宫夜的嘴角微不可察地弯了一个弧度,这个女人啊,真是会演,他以前还真是小看了她。

  众人纷纷向泳池围拢过来,看着洛初嫣在水里扑腾,谁也没有下去救的意思,上流社会就这样,有钱有势的谁都巴结,但落难的谁都会看热闹,不踩上一脚就算好人了。

  而且,洛初嫣一直缠着南宫夜,她在南宫夜的身边掉下去,他一点反应都没有,谁知道救了她会不会得罪南宫夜呢,谁也不想管闲事而惹南宫夜不快。

  简秋慌慌忙忙地挤入人群,跪在地上大呼,“快来人啊,快救命啊!”

  片刻之后,洛衡也挤入人群,看到了洛初嫣。嫌恶地看了一眼,吩咐身边的助理,“去把小姐捞上来。”

  洛初嫣被捞上来时,奄奄一息,整个人像一只落汤鸡。脸上的粉底早被冲刷干净,露出了那两道丑陋的疤痕。

  “哎呀,鬼呀!”

  “丑死了!”

  “就这副恶心样子还敢缠夜少,真是不自量力!”

  “就是,丢人!”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没一句好听的。洛衡觉得相当没面子,低头喝斥哭喊的简秋,“别在这丢人了,赶紧弄她回去!”

  简秋哭着指责洛衡,“你这个没良心的,女儿都快死了,你也不管管?”

  洛衡皱了一下眉,吩咐助理,“带小姐去看医生。”

  助理帮着简秋将洛初嫣抬起,刚要离开,洛衡的手机响了。

  洛衡烦躁地拿出手机一看,顿时火冒三丈。他的手机收到了几张照片,正是简秋和三流小明星偷qing的画面。

  “你这个贱人!”洛衡一把推倒简秋,一顿暴打。男人总是这样,他可以在外面花天酒地,但绝不允许自己的女人给他戴绿帽。虽然当年他亲手把她送到了江城的床上,至今都嫌她不洁,一直没再碰过她,但也要她为他守贞。

  简秋被打得满地打滚,鬼哭狼嚎。没一会就花容尽毁,鼻青脸肿。

  简秋不明所以。虽然洛衡从来不关心她,但也给她钱花,也从来不打她,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暴打她。一定跟刚才的短信有关系,难道她和小白脸的事被暴露了?

  缓过气来的洛初嫣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片刻后她转头看向冷若冰,冷若冰对她嫣然一笑,还比了一个手势。

  洛初嫣顿时吓得昏死过去。那个手势她很熟悉,小的时候江暖心经常做的。她之所以昏死过去,是因为她觉得自己见到鬼了,江暖心的鬼魂回来索命了。

  洛衡一直在打,打死简秋都觉得不解气。助理忙上前劝阻,“洛总,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而且小姐昏死过去了,还是先救人吧?”

  洛衡最后又踹了简秋一脚,冷声吩咐,“把她们全部带回去,不准叫医生。”

  说完,洛衡独自大步离开了,任谁也看得出,他要把战场转移到家里去,看来简秋有得受了。人人都好奇,虽然都知道洛衡整天拈花惹草,可也是个从不打老婆的男人,因为他的公司是他老婆从前夫那里带来的,今天这副要打死老婆的劲,到底是为什么,难不成他老婆给她戴了绿帽子?

  洛衡一家走后,一片议论纷纷。

  似乎是为了给众人答案,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快看快看,洛衡老婆偷qing三流小明星!”

  众人循声望去,人群中有一位八卦的贵妇举着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着打开的网页,网页上正是简秋偷qing的画面。

  “啧啧啧,怪不得这么打老婆呢,原来是被戴了绿帽了,都传到网上去了。”

  “想不到啊,洛衡的老婆人老心未老啊,哈哈哈……”

  “看来洛衡满足不了他老婆呀,哈哈哈……”

  人群中一片幸灾乐祸,洛衡一辈子的颜面一朝扫地。

  此时的洛衡正坐在车上,也收到了照片上网的汇报,气得狠狠地摔了手机,抓过身边的简秋又是一顿暴打。

  冷若冰满意地勾了勾唇,将手机放进了包里。打狗之前,先让狗咬狗一嘴毛,很过瘾。

  南宫夜一直静静地看着冷若冰,当她脸上现出那抹愉悦的笑意时,他也笑了,轻轻走到她身边,“玩够了吗?”

  “嗯哼。”她以为他说的是宴会。

  南宫夜也不道破,笑着说,“玩够了我们就回去。”

  “好。”冷若冰心情愉悦地任由南宫夜帮她穿上外套,然后由他拉着出了宴会大厅。

  一直躲在角落里暗中观察冷若冰的陆华浓,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

  南宫夜拉着冷若冰刚出宴会大厅,管宇急切地上前,欲言又止,显然是觉得冷若冰在不好说话。

  冷若冰了然一笑,对南宫夜说,“我去车上等你。”

  南宫夜点点头,冷若冰便独自离开了。

  “夜少,郁小姐受伤了。”管宇面露哀色,对于郁蓝溪,他除了心疼,无能为力。一个女人若丢了心,神仙也爱莫能助。

  南宫夜皱眉,“怎么回事?”

  管宇凝眉思考了一下,低声说,“自凤凰台一事后,郁小姐回到老宅便终日要求保镖教她武术,并学习使用手枪,废寝忘食,今晚不小心摔伤了腿,好在没伤着骨头。”

  南宫夜凝眉叹了口气,他最怕为女人操琐碎的心,以前觉得郁蓝溪非常懂事,非常省心,可现在她让他费神。她这样执着,他要怎么办才好?

  南宫夜略思索了一下,便大步离开了佐家别墅。在车上,对冷若冰说,“我先送你回雅阁,一会我要回一趟老宅。”

  冷若冰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聪明如她,自然知道是郁蓝溪有事。南宫夜很少回老宅,深夜突然要回去,定是为了郁蓝溪。

  到了雅阁别墅门口,冷若冰主动说,“我自己回去就好。”

  但当她刚要下车时,南宫夜却一把将她抱起,下了车,然后径直将她抱上了二楼。

  “你不是说要回老宅?”

  “嗯,我先帮你洗澡,你睡着之后我再回。”帮她洗澡似乎成了他每天必做的工作。

  冷若冰知道拒绝不了他,所以不再多言,任由他脱掉她的衣服,帮她洗了澡,换上干净的睡衣,然后把她塞进了被窝里。

  南宫夜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晚安。”

  冷若冰温柔地笑了笑,便闭上了眼睛,很快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见她睡着了,南宫夜关了房间大灯,转身离开了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房门,然后和管宇一起回了老宅。

  南宫夜走后,冷若冰在黑暗中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