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前夫请自重 > 第五百零六章 为什么要给他生孩子
  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尤茂成功啃下了毛总这根难啃的骨头,拿下了五年的续约,第一年的订单不多,但也有小一千万左右。https://wWw..la

  对于刚刚成立的尤茂来说,实则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情。

  除了毛总,邵允琛其实更看重的是他背后可能带来的客户链条,只要将这尊大佛伺候稳当了,后面几年的业务都不用再担心。

  而另一边接到这个消息的尚睿,明显就没了这么好的心情。

  刚刚通完电话的男人将手机重重摔到一边,冷眸瞪着站在门边小心翼翼的助理,问:“宋小姐呢?”

  宋苒今天去医院之前,特意将自己的行程透露给了尚睿的助理。

  所以这时候坐在床前漫不经心削着苹果,看似一脸岁月静好的闲散安逸,实则心里早就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了预判。

  她将削好的苹果又切成小片,装在干净漂亮的墨绿色瓷碗里,再将瓷碗推出去,一脸明媚柔和地笑着嘱咐:“休息一会儿吧,吃点水果。”

  宋苒给别人削水果,这情况,在她有生的记忆中也找不出几回,所以等她将那碗推出去的时候,自己也笑了。

  那挺着大肚子的小姑娘却不明所以,从那一堆厚厚的考研资料里抬起头来,眨巴着明亮的眸子,一脸好奇地问她:“苒姐,你笑什么呢?”

  “苒姐”这个称呼,也是小姑娘自作主张自己取的。

  在她的认知里,对所谓地位和金钱的概念还没有那么深刻,还自信地以为努力和坚定就足以成就一个人的一生。

  所以在她的眼里,宋苒不过是一个比一般人有钱有气质的女人而已,对她,从来谈不上敬畏和胆怯。

  而宋苒,却莫名地有些喜欢这种相处,也欣赏这个小姑娘一身耿直的书生气息。

  近一个月来,她往医院跑得比以往更勤快,但通常也不多待,只送了一堆又一堆的东西过来,嘱咐两句了就走。

  看小姑娘问完之后又继续埋头漫不经心吃着苹果,宋苒便又笑了,将水果刀用湿纸巾擦干净了,放回刀鞘里,才回答:“没什么。”

  小姑娘包了一嘴的苹果,撑得脸都变了形,一边嚼着一边又将注意力转移回了书本上,宋苒便不由得也跟着将目光移了过去,“你也是要延期毕业的,想考研也得明年,何必这么认真?”

  因为嘴巴里塞满了,宋苒眼见她自顾嚼了许久,皱眉“咕咚”一声吞下去之后才回应:“已经延期了,就想利用这段时间好好准备,考一个好点的学校。”

  她突然转过头来,冲陆然嘻嘻一笑,露出两颗醉人的梨涡,转而又往嘴里塞着苹果,一边塞着一边说:“我以后也想像苒姐你这样,吃喝不愁,不用因为钱而去做自己不想去做的事情。”

  她说的不想去做的事情,也包括了,或者说最主要的就是这次代孕吧。

  宋苒盯着她,很明白一个被原生家庭所拖累的人,相比于生来就含着金汤匙的名门望族,期间的差距不仅仅只有金钱那么简单。

  还有格局,以及有人生来都能触及,而有些人到了二三十岁的年纪见到,明明震惊又疑惑,还要装出一副熟稔模样的好笑与辛酸。

  她有那么一瞬间,想去戳穿她的美梦,但转念一想,虽然难,也不是没有可能。

  便及时止住了话锋,问她:“那你打算考什么学校?”

  嘴里还在砸吧着,眼睛却是很认真地在眨巴,思考了之后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坦诚:“剑桥。”

  含含糊糊地挤出两个字,下一秒又很不好意思地耸肩笑笑,“很难。”

  宋苒再要说什么,就听见了门边急匆匆靠近的脚步声,刚斜眸睥睨过去,就见门已经被推开,尚睿一副风尘仆仆的姿态,周身都浸润着疲倦。

  他站在门边,看着床那边一副岁月静好的氛围,眉头便不自觉拧得更紧。

  “宋苒。”远远的,他郑重唤着她的名字,等她听见之后会跟着自己出来。

  但这位宋小姐听是听见了,却连头也没回,只假装不自知地问他:“怎么了?”

  小姑娘拢了拢身上的被子,下意识一手托住了高高隆起的肚子,又用另一只手戳了戳宋苒的手臂,小心翼翼喊了一句:“苒姐。”

  她对尚睿还是害怕的,两次相见,见到的都是一张足以震慑人心的冰冷面庞,气场隔着几米远的距离就能将人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宋苒看了一眼小姑娘,最终漫不经心转动着身子,眉眼微微勾起来,“如果是为了毛总的事情,那你找错人了,我跟他老人家并不熟。”

  尚睿站在门边,见宋苒已经主动将话题挑开,也就不再隐忍什么,抬脚阔步走进来,垂眸打量着她:“邵允琛没有我手里的资料,不可能就这么轻易拿下这件案子。”

  话没有挑明,意思却已经很清楚。

  宋苒还是坐着,一脸高傲清冷的姿态提醒,“你不要忘了,我父亲和毛老爷子是至交,要不是他的关系,你当初也搞不定他。”

  这一提醒,俨然就是将尚睿心头压抑的怒火又烧得旺了几分,他脚步再一靠近,就几乎贴在了宋苒脚边,“有人看到你一个人进了我的办公室。”

  话音落,宋苒终于起身,些微转过身子,便和眼前的男人正脸相对,她抬手给他整理着些微褶皱的衣领,拂去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丰瑞有我们宋家一半的投资,我是你尚总裁的妻子,有哪一个身份不足以支撑我进你尚睿的办公室?”她顿了顿,将一切整理服帖之后垂下手臂,“你特地跑一趟,是想要求证什么?”

  “不用求证了。”他的眸光瞬间变得锐利,像是已经求证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又道:“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今天回爸妈那里用晚餐。”

  “好啊。”宋苒挑挑眉,应承下来。

  在人捏着拳头,抬脚要离开之前,她又像是不经意地将双手交叉在胸前,淡淡提醒一句:“据我所知,尤茂霍副总裁的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八号,到时候他们,包括邵允琛和陆瑶都会飞到马尔代夫去参加婚礼,这是你最好的机会。”

  男人离开的脚步一顿,静等着她说完,之后也没回头,径直又离开了。

  等人走远了,眼前那道门又“砰”的被关上,宋苒冷冽的眸光才渐渐松缓下来。

  倚在床头的小姑娘也不自知地松开了护住肚子的双手,像是松了一口气地拍了拍胸口。待宋苒重新坐下来,她便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问:“苒姐,他就是你老公?”

  宋苒没有回答,神色阴郁着,气场也变得凌厉起来。

  小姑娘犹犹豫豫,还是砸吧着嘴巴,抚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皮,嗫嚅着:“他好像很忙,也不关心你,为什么要给他生孩子呢?就算生下来也不像是有时间关心照顾的样子。”

  这话一下子就击穿了宋苒的心扉。

  她应声起来,态度冷清高傲地嘱咐一句:“你好好养胎,我先回去了。”

  之后迈步走开,在沉稳的步伐中勾起唇角,邪魅笑着,脑海中不断冲击着刚刚小姑娘的话:“为什么要给他生孩子呢?”

  她暗忖,他配吗?

  配浪费她宋苒的一颗卵子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