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负如来不负卿(新版) > 第288章 去长安(1)
  “罗什,累么?”我在几案上再添一盏三支烛,剪去炭化的蜡烛芯子。光线亮堂多了,却依旧不能与现代的灯具相比。看到自己与他在纱窗上映出两个亲昵的身影,想起李商隐的“何当共剪西窗烛”,心里暖暖。

  “不累。”他搓搓眼角,用毛笔在砚台里蘸一蘸,继续奋笔疾书。只是,时不时搓搓眼角。人离开几案稍远,眼睛却是越来越眯起。

  “来,不要动。”我柔声说,将老花眼镜取出,帮他戴上。

  他诧异地看向眼前的本子,又拿起来上上下下地看。嘴角弯出好看的弧度,转头问我:“这是何物?为何一戴上便能看得如此清楚?”

  我看着戴眼镜的他,心中不禁好笑。他戴上眼镜,儒雅得如同大学里的教授。步入老年的他,与当年的鸠摩罗炎像一个模子里刻出。不禁感喟,遗传的力量真大。

  “这叫老花眼镜。人上了年纪,便会看不清楚。这个眼镜,利用光学原理,可以帮你恢复正常聚焦。我们那里的老人,都在看书写字时戴上它。”

  我带来的是200度的老花眼镜,这是五十岁左右的人最常见的度数。不一定准确,可惜他去不了现代医院去验光配镜,唉!

  他温润地笑了,眼角,额头,嘴角都皱起丝丝纹路,颈项上还有圈圈皱纹。这么多大小不一的沟壑却无损他的清雅。他的气质已经升华如窖藏多年的醇酒,岁月磨砺增加了绵厚的浓香,滴滴沁人。这样历尽风霜的脸,比少年时更耐看,凝视多久也不会腻。

  他大大方方地任我看,不像少年时动不动就脸红了。见我一直看不够,他有丝好笑,伸手想拉我。

  “对了,还有东西呢。”我故意跳开,“把你的脚抬起来。”

  帮他穿上厚厚的上到膝盖的羊毛袜,我一口气带了好几双。“暖和么?冬天穿着这袜子,可以防冻疮再犯。”

  “嗯。”他抬脚看看,忍不住又笑,“罗什居然能用天上的东西,真是奇妙。”

  我还带了几十盒刮胡刀片,几把剃须刀。这些东西交给章怡时,她被吓了一大跳。每次试验前,包里放些什么都有专人纪录,这些东西都是章怡待检查完毕帮我偷偷塞进去的。基地怎可能允许给古人带现代物品,就算只是些很普通的生活用品,也是严重违反管理条例的。

  我只能告诉罗什,这些东西他自己用就好,千万别让旁人看见。用完后记得砸碎烧掉,毁尸灭迹。

  絮絮叨叨地一边叮嘱着一边给罗什献宝,他却微笑着从柜子中取出一件东西,用手帕层层包裹。打开后露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剃须刀,是我当年带来的。

  鼻子酸酸:“都锈得不成样子,砸碎埋了吧。有这么多新的,够你用好些年。”

  他不答,仍然微笑着,又重新包裹好,放回柜子。他穿着羊毛袜,戴着眼镜,拉我入怀。圈住我的腰,埋首在我发际。热热的呼吸喷在颈上,有丝悸动。嗯哼一声,看着几案上他写的东西:“在写什么呢?”

  “这是为陛下所著的《实相论》,共两卷。罗什已写了近一个月,很快便能写好。”他贴着我,柔声说,“北凉、南凉皆遣使来降,陛下要在长安召见两国的使节,他让我去长安商议设立译场之事。待写完《实相论》,我们便去长安。”

  我一愣:“我也去么?”

  “当然!你在这里的半年,每一日罗什都不会跟你分开。”

  他将眼镜摘下放到几案上,一把抱起我:“儿子交代的,每日要监督你吃药早睡。”

  将我放上床,有些气喘:“真的老了,都快抱不动你了。”

  赶紧宽慰他:“是我比以前胖了。”

  他璀然一笑:“是啊,是重了些……”

  阳历三月中旬,园子里的桃花开了。望不到头的红云铺天盖地。清风扬起,扫过枝头,粉色的花瓣飞絮般扬在天空,轻旋着落在他高瘦的身上。他在落英缤纷中对着我笑,过尽千帆的超然风采如化外仙山之人。

  他将手伸向我:“我们去长安……”

  逍遥园离长安四十多里地。我们一早出发,下午时分进入了长安城。掀开帘子往外看去,这座举世闻名的十八朝古都真切地展现在我面前。

  我去过现代的西安,宽大的马路,四四方方的布局,保存完整的明代城墙,钟鼓楼大小雁塔,碑林回民巷书院门,与现代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交融在一起,生出另一番独特的风味。

  现代西安是唐时所建,明代的格局。而我眼前的长安,在现代西安城区西北,是沿袭自汉代的都城。这座历经沧桑的古城,在十六国时期也不安宁。西晋末年的八王之乱破坏极大,经过前秦苻坚的苦心经营,本已恢复。却在慕容冲围攻长安后烧杀抢掠,关中尽成阿鼻地狱。这个时候的长安,经过姚苌姚兴两代人的休养生息,虽然跟日后大唐盛世的规模不能比,也已是一派繁荣之像。

  马车在城内缓缓前行,经过鼓楼,钟楼。街上人来人往,充满生活气息。他任我将下巴搁在马车窗框上向外打量,眼里不时飘过好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