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书生万户侯 > 十一章:设计(下)
  天蒙蒙白白的一片,依稀可见悬在天河上空的星点,侯霖估摸着还未到卯时,正了正几个月也不曾换洗的白衫走了出去,一脸的大义凛然,像是要慷慨赴死一般。

  学士府这个时间段还没有开府,再加上岁试刚刚结束,这些青年才俊早已收拾行李驾着马车回家,更显得学士府冷清。

  侯霖从学士府的侧门走出来,还未行至街边的拐角处,几个黑影就冒了出来。

  “吗的!日后一定要报这个仇!”侯霖咬着牙根,百般的不愿意,但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朝着这几个人走去。

  “给小爷打!”

  一阵怪叫惊得学士府里的报晓鸡还未等翻起鱼肚白就开始鸣叫,在配上听的心都在颤的哀嚎声,说不上的怪诞。

  半个时辰后,一个儒师路过,手中的竹简散落了一地,他前头地上一个分不清是白衫黑衫的青年鼻青脸肿,摆了个大字仰天而倒,歪着头吐着血丝。

  不出三个时辰,本是寻常的街头斗殴却连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了,酒楼里三教九流毫不吝啬酒钱,随手丢给店家换壶杏花,只为了阔谈这件不大不小的谈资。

  天子看中的学子就在学士府门口被人毒打,皇城脚下,还有王法?连学士府那些出了名的好脾气儒师都板着脸看着侯霖被抬进医馆,几个脾气稍躁点的早就甩着衣袖去了法廷尉。

  天下所有读书人的圣地,今后不知出多少良禽的高枝梧桐树,再加上被打的还是刚不久大出风头的寒门子弟,这在沉寂已久的长安城里瞬间又掀起了一场风浪。

  连聂府主都蹙着眉头来到被儒袍团团围住的医馆里,和颜悦色的询问着侯霖伤势。

  “不打紧,都是些皮外伤。”

  侯霖支撑着坐在不知比他那床泛黄草席舒服多少倍的紫阳床上,咧着嘴好让这府主仔仔细细的看到他破了相的脸。

  “这学士府几年也出不了一次这种事情,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冒出来,着实歹毒啊!看来咱这挂满着竹简书籍的学士府里是得配些金戈了。”

  旁边一个老儒师眯着眼睛,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恰好只有侯霖和聂府主能听到。

  “先不要小题大做,侯霖不过一介布衣,又不是那些仇家如云的王侯子弟,且脾性又温和,莫非真有人妒恨今年走进御书房的竟是庶族么?”

  在场所有人瞬间都想到那个满身胭脂味,平日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趾高气昂的王林。

  聂府主又看了看侯霖,却没瞧他的伤势,而是直盯着侯霖两瞳,侯霖虽然心里虚的要命,却死硬不移,顶着如刀的沧桑眸子。

  王家府邸内,王林坐在庭院里看着桑竹发呆,旁边白玉石桌上放着还冒着热气的参汤。

  这几日他连庭院都不曾出过,一想起那日自己气昏在满朝文武前,脸就红的发烫,一半是羞愧、一半是恼怒。

  前日他的几个好友过来看望过他,也都是些寻常人家看了就躲的主儿,王林抽出镶着宝石的千金名剑砍倒几棵他爹最喜欢的桑竹,咬着牙发狠要侯霖好看。几个狐朋狗友也皆是十处敲锣,九处见首的害虫,听到后又唯恐不乱的拍手叫好,一下午寻思了十几种整侯霖的办法,王林让他们先不要放出风声,怕侯霖胆吓破了来求他饶恕,到时堂堂大司空之子,还真能和一个连像样衣服都买不得的寒门竖子较真?

  王林至今不知,那些心腹好友出了他家府邸后不到半日,这消息就传到了马瑾的耳朵里。

  交友不慎啊!

  王焕然刚下了早朝,连朝服都不换气冲冲的进了庭院,看到王林背对着他发愣,指着王林的背影就吼道:“逆子!”

  王林吓的不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