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菜鸟团 > 第七百四十二章 调查失踪
  邹渲三人打了足足有三十多局牌,这才终于等待艾玛二人回来。而最后一名自然落在了韩冰筱的身上,第一名毫无争议的则是邹渲。邹渲让韩冰筱去烧水沏茶,这就算是游戏结束之后的‘惩罚’。

  “你们都买什么了?”邹渲让韩冰筱去烧水之后,就向艾玛问道。“这么长时间才回来,应该是收获不少吧?”

  谁知邹渲刚说完话,他就看到艾玛身旁的雷凯露出了异样的眼神,邹渲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事有蹊跷。再看艾玛的表情,也不像是买完东西的样子。

  “哪买东西了。”艾玛叹了口气。

  邹渲立即又再一次看向雷凯,“我说天才,你不会有惹出什么事情让艾玛不高兴了吧?”

  雷凯一脸的委屈,“我说团长,你就这么看我啊!”

  艾玛这次也帮着雷凯解释起来,“跟他没有关系。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本来是打算逛逛自由市场,看看有什么好的装备好买下来。谁知刚到那里,就听到两个人在聊天,从这两个人那里,我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据说最近玩家之间又开始不太平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邹渲好奇的问道。

  艾玛无奈的摆了摆手,“别提了,听说又出现一伙人开始莫名其妙的袭击其他玩家。”

  “又来?”邹渲忍不住皱起眉来。这事儿已经不止一次出现过了。每一次到最后都闹得很大,这次一听到又有这种事发生,邹渲自然也就忍不住开始感到担心。

  “与上一次又有些不同。”这次换做雷凯来解释:“据说这次他们专挑厉害的团队进行战斗,而且也并不是搞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就是正常的切磋!而无一例外的,只要跟他们对上的团队,就都败掉了!”

  “那他们的手段呢?”邹渲自然而然要把这件事与血煞那件事相互对比,而血煞的作案风格,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残忍无比的手段去折磨他们的对手!这会儿邹渲还没听到答案,却已经开始担心是否是血煞又重新出来兴风作浪了!

  艾玛冲着邹渲摆摆手,“团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次肯定不是血煞。血煞已经被系统处理掉了,很显然不可能在出现新的血煞。这次的人手段很普通,就是正常的战斗。但是他们都很强,而且不是一般的强!”

  “很强?”邹渲对这个词还是没有太多的概念。

  艾玛继续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他们对付的人全部都是拥有面具的团队,这是否能够说明他们很强?”

  “那他们也都带着面具吗?”邹渲问道。

  “正是如此,所以从这一点上也印证了他们的实力,同时也因为面具的关系,那些被袭击的,或者换句话说,那些在比试中输掉的一方一直都无法从中得知这群人的身份。”

  现在邹渲脑子里已经有了一些概念!的确如果按照艾玛所说的那样,这些人还真的是有些手段的。虽然现在的游戏界里,面具开始大范围的普及,可是能够得到面具的人到目前为止也还必须要有一定的实力才有资格。

  双方都有面具也就说明了他们的实力都是可以的,而在这个规定范围内,胜者无疑就要迈向更高的水平。

  艾玛补充了一句,“到目前为止,据说这帮人已经袭击了十多支团队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现在这支神秘的团队开始弄得各大公会人心惶惶。每个都十分紧张,甚至开始猜疑究竟是哪支公会干的!还有,虽然这支神秘的团队都带着面具,让人无法看清楚他们的容貌。可是面具的样式都是特定的,所以由此也能判断出都是同一个队伍所为。”

  邹渲陷入到沉思中,他明白这突然出现的家伙究竟意味着什么。

  在游戏界风云际会的这个时间段里,各个公会最怕但也最期待的就是突然有一个导火索将整个世界点燃起来。现在无疑这支突然出现的神秘团队是有成为导火索这个可能的。另外,在得到假面之力之后,因为人数依然稀少的缘故,所以到目前为止,假面之间的对决确实是很少的。这会儿突然出现个‘常胜将军’难免不会让人感到紧张。

  邹渲在沉默着,而艾玛却主动向邹渲问道:“团长,你看这件事咱们调查不调查?”

  “我觉得暂时还是查一下比较好。不过咱们菜鸟团毕竟实力有限,也就量力而行吧!”邹渲回答道。

  此时此刻,虽然这突然出现的神秘团队让邹渲很好奇,但他更多的注意力却又再一次放在了肖毅的身上。

  “按说这个消息应该已经是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可为什么每天都负责在监视天下酒馆的肖毅,却对此只字不提呢?”

  一想到肖毅这件事,邹渲就又一次陷入到混乱之中,可以说围绕在肖毅身上的谜团实在是太多了,犹如一团乱麻,怎样努力捋顺,都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最终逼得邹渲干脆一撂摊子,“他奶奶的,不想了!”

  菜鸟团围在一起喝着韩冰筱烧的茶,简单的确定了最近几日的行程,之后游戏世界也到了,大家各种下线。回到了游戏之外,而在游戏下线之前,邹渲特意要了韩冰筱的地址。邹渲他已经开始准备着手调查‘肖毅失踪’的事情了。

  ……

  下了线邹渲找来张璐茜,顺便让张璐茜将上一次的失踪名单以及详细的情报都带来。

  张璐茜开车来到叶家门口,却没有进来。而是趴在车窗上开始拨电话打给邹渲。

  “喂?我到了,不过你出来一趟好了!”

  “嗯?”邹渲本想追问张璐茜为什么不进来,可话到嘴巴却听到了电话中的忙音。想不到张璐茜刚说完后就干净利落的把电话挂断了,这如此强硬的态度分明就是不打算个邹渲询问的机会,就是要邹渲你出来见我!

  邹渲没办法,心中默念古怪,就动身下了楼。

  出了大门,就看张璐茜一招手,喊道:“上车!”

  “呃……”邹渲苦着脸来到张璐茜面前,却并没有上车,而是开始讨说法,“怎么不进去?要去哪啊?还有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张璐茜抿抿嘴,拍了拍车门示意邹渲上来再说!邹渲无奈只能上了车,就看张璐茜一等邹渲上车就立即发动车子,瞬间就开了出去。

  宝马车内,张璐茜指着后座说道:“我只想让你陪我兜兜风!!”

  “咦?”邹渲好奇的看着张璐茜,不知道她这又是在搞什么名堂。他顺着张璐茜所指的方向在后视镜里看向后排座位,发现那里装着个袋子。这袋子邹渲很眼熟,记得上一次张璐茜就是用它装那些失踪者名单的。

  所以邹渲知道,张璐茜是把资料带来的!可是她为什么要说刚刚那句话?本来正常回说带了就可以了!邹渲忍不住看了一眼张璐茜,却发现张璐茜在向自己递着眼神!

  那一刻邹渲立即知道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他不动声色着,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汽车就这样在进城的公路上行驶着,两个人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开始闲聊起无关痛痒的事情来了。

  而在闲聊这些事情上的时候,张璐茜就显得十分自然。双方交流起来没有明显的不适。

  车子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就进了城。只见汽车停在了一家服装店的前边,而张璐茜却对邹渲说道:“走,咱们先去吃饭!”

  张璐茜下了车就拉着邹渲进了服装店!这根本就不是要吃饭的意思!很快张璐茜为自己挑选了一套衣服,她付过钱就直接将其穿在身上,然后直接把自己原来的衣服装在袋子里,直接丢进了车里!

  邹渲至始至终就看着张璐茜在表演……

  而张璐茜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拉着邹渲就钻了进去。

  “唉?”邹渲一愣,可车已经开了!

  “司机,去城西!”张璐茜对司机吩咐道。

  “具体哪啊?”司机当然不能因为张璐茜说个模糊的地方就要拉她。张璐茜挥了挥手,“城西哪家饭馆不错就去哪,具体位置你看着办好了!”说着话,张璐茜塞给司机一张百元大钞。这会,这出租车司机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位精神肯定不好,否则也不会放着自己有宝马跑车不开,却要拦出租车!司机凑着鼻子闻了闻,没有酒气!也就是说这两个人肯定是精神不正常!

  有了钱做保障,司机也不在废话。只要有钱,就算去天涯海角也没有问题啊!于是出租车很快就开了!

  “唉!那车……”邹渲显得很急,毕竟之前下了车他可并没有去拿那个装有情报的袋子!

  这时张璐茜终于开口解释道:“放心好了,你想要的都在这里了!”张璐茜用手指了指脑袋,要告诉邹渲资料她已经记得滚瓜烂熟。不过张璐茜这话初听上去十分暧昧,这不仅引得出租车司机透着后视镜不断打量张璐茜,大概他以为邹渲与张璐茜是准备找个地方开搞的小情侣之类的关系呢!

  张璐茜也不去理会,她突然像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了一张小纸条,然后对司机喊道:“师傅麻烦你先听一下!”

  当车子停下之后,张璐茜把纸条交给出租车司机,对其说道:“师傅麻烦你改地方,我们要去那里!”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下这张纸条,发现是一个地址!而这里压根就不是城西,而是相反的城东方向,也就是说刚刚的那段路根本就是白跑了!”

  “这?”

  见司机好像要斤斤计较起来,大概是想告诉张璐茜这段白跑的路程也要算钱!张璐茜赶快说道:“放心吧,刚刚给你那钱就不用找了!我想路费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

  坐上出租车,情况依然没有得到什么大的改观。张璐茜侧着头看着车窗外,显然是不想跟邹渲多说什么。让邹渲觉得要说话,现在时机依然没有成熟!

  而这样冷漠的关系,又让出租车司机忍不住去遐想。

  过了好一会儿,出租车终于停了下来。“姐们,你说的地方已经到了!”

  张璐茜没多说话,直接打开车门钻了出去。邹渲赶快随之追赶也离开了出租车。当二人纷纷把出租车的门关上之后,张璐茜终于开口对邹渲说道:“一会儿这一切我都会向你解释清楚。之所以没有在车里说,是因为不想连累这位司机大哥。”

  邹渲一听,老实说,当时邹渲就有点吓坏了!

  邹渲忍不住去想:难道我们的谈话就会变得这么危险?就连一名出租车司机也有可能会遇到危险?这究竟要成为多大的事情啊?

  出租车开始远去,邹渲这个时候才开始注意身边的一草一木。刚刚因为心思都放在张璐茜的身上,邹渲甚至没去注意自己究竟身处在哪。现在才注意,邹渲发现此刻被张璐茜带到了古城区。这里不像其他城区,各个都充满了现代化的气息。这古城区保留了整个城市的历史味道。整个古城区都是那种小桥溪水,古色古香的砖瓦式建筑风格。

  “跟我来!”张璐茜带着邹渲进入到古城区,开始朝着她心中的目的地走去。

  路上,张璐茜已经开始对邹渲解释这一切,“现在我已经被人盯上了,虽然与你想要的这份情报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是我还是得小心一点,万一把你牵扯进去就不好了。”

  一听邹渲这么说,邹渲立即明白了张璐茜之前那一系列举动!

  换衣服,换车,应该都是为了改变自己离开家时候的样子,让人很难差距下去。其实邹渲还漏猜了一点,那就是窃听器!

  所以张璐茜才会在车里没有多说什么!她这是不想谈话被别人听到!

  “你究竟在防谁啊?”邹渲忍不住问道。可张璐茜对这个问题却并没有回答,而是对邹渲说道:“你想要肖毅的住址?做什么?对了,身上带纸笔了吗?”

  邹渲从兜里拿出手机,递给了张璐茜,这张璐茜谨慎到不光换了衣服,连手机也一并丢在车里!

  “这年头谁出去还用纸笔啊,拿去!”

  张璐茜接过邹渲的手机,就开始打开记事本,随后就是一系列的输入。

  邹渲这时解释道:“我问过肖毅,要了他的居住地址,我想看看他给我的是不是真的。”

  “就这?”张璐茜停下了按手机的动作,显得很是不理解。

  而邹渲赶快解释道:“当然了!如果他给我假的地址,那么自然就说明他心虚了。老实说,最近围绕在肖毅四周的怪事很多,有些事情甚至出现了许多矛盾,所以我才如此大费周章。这几天光是想办法,我都不知道已经死掉了多少的脑细胞了。”

  张璐茜听了邹渲的解释,点点头,表示理解,随后她又在手机上按了几下,就丢还给邹渲。邹渲打开记事本一看,对比了一下邹渲发现两个地址竟然是完全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肖毅真的给了邹渲他家的地址。

  “想不到这是真的?”邹渲虽然得到了真实的答案,可脑子里却更加的混乱了!这肖毅现在给邹渲可是出了一个大难题,他留给邹渲一半的矛盾,一半的真实。直接让邹渲无法判断下去。

  “对了,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邹渲暂时把注意力放在张璐茜的身上。

  只见张璐茜停下脚步,网道:“既然你要了这份文件,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顺道调查一下!咱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正是其中一个失踪人士的家。”

  一听这话,邹渲心中咯噔一下!但却又说不上来究竟为何会有这种不安的感觉。

  可到了这里,张璐茜似乎已经不在担心什么,而她也没去理会邹渲现在的心理变化,只听她继续说道:“目前在游戏里接触的工作已经展开了一段时间,可以说接触工作进行的非常顺利。根据我们的调查,对方的确在游戏世界里并么有失踪!依然很正常的游戏着。”

  “那上下线呢!?”邹渲特别紧张的追问起来,他有点害怕对方是与肖毅同一种类型的人,也就是自始自终都没有下过线的人!这游戏界之大,就与现实世界一样广阔。正所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也许二人就有这样的相同点呢!?也许这就是最大的线索呢!邹渲忍不住这样去想。

  然而张璐茜摇了摇头,“不,他与肖毅的情况不同。”显然张璐茜早已暗中调查过肖毅,至少她是知道肖毅一直游戏不下线这个特点。“与肖毅不同,这个人在我们接触过几次之后,发现他的游戏规律很正常,到了游戏时间就会立即下线。所以这不是他们的相同点。”

  听到张璐茜这样说,邹渲刚刚那颗不安的心也终于落下了许多。不过张璐茜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邹渲再一次紧张起来。

  “可是问题就出现了。如果这个人正常的上下线,那为什么还会显示他已经失踪了呢?”

  张璐茜歪着头看向邹渲,眼神犹如会勾魂的魔女一样,从那双眼睛中就在释放着一种诱惑。“难道你不想弄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吗?”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