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自带X药体质[快穿] > 第51章 我想要你,的阳气
  气氛一时陷入凝滞,男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让大家一度怀疑起郑珰的真实身份来,但转而他们又打消了这个念头,万一男人是故意这么说使他们内讧怎么办?

  相比起庞行文一方的各种猜疑,男人却并不在意他们到底是什么看法,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郑珰身上,专注的似乎其余的东西不能引起他一分一毫的注意。他的半张脸依旧隐藏在兜帽下,泛白的嘴唇却说出了让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话。

  “我可以放你们走。”众人面面相觑,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异人这次这么大的动静居然会放他们走?男人继续说,“我只要一个人。”

  毫无疑问,这个人是郑珰。

  大家还没来得及开心,心情就沉重起来。用一个人换其他几十个人的性命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他们的良心告诉他们,如果真的这样做,那和毫无人性的异人还有什么区别?为了自己存活,眼睁睁的把人送去送死。

  “如果我们拒绝呢?”

  庞行文没有说的是,就算他们同意,有一个人也不会允许他们这么做。他把视线投向沉默着的秦千流,这个他从一开始就看不透的男人,明明平时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但他始终有一种这个男人不好惹的感觉。

  就好像面对一座休眠的火山,一旦将他惹怒,后果不堪设想。

  “呵。”男人似乎轻笑了一声,他唇角挑起危险的弧度,“我只给你们两种选择。第一,你们走,他留下。第二,你们死,他留下。”无论哪一种,他都对郑珰势在必得。

  “今天到底谁留下,还是个未知数。”秦千流眼神冷漠的说。他将郑珰护在身后,拔出短刀看着对面的男人。不管郑珰是不是真的认错了人,既然他在墓里主动招惹了自己,那就别想逃。

  郑珰拉住他,“你......”可是一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你会跟我在一起的,对不对。”秦千流伸手抚摸着他的脸,掌心温热,虽然依旧是一副平静的表情,但眼神却充满着不安。他在害怕,怕这个让他上心的人最后的选择不是他。

  郑珰没有犹豫的点头,“嗯。”

  “小可爱,你又在调皮了。”这一声轻语低不可闻的出现在男人嘴边,语气却是无奈而宠溺。但下一刻,他就疾步冲到秦千流身前,直取秦千流面门。两人动作很快,一招一式间几乎带出残影,等众人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过了好几招。

  庞行文看了半晌,后知后觉的想到,两人过招用的居然是古武!传说中的轻功、飞檐走壁他竟然真的在现实中看到了!

  而作为□□的郑珰此时还在听着系统的哇哇大叫,系统:【宿主,你快去阻止他们啊!再这样打下去会两败俱伤的!】

  郑珰:“这种情况,他不会希望我插手的。”

  【啊啊啊啊啊!】系统都快疯了,【但是这和自相残杀有什么区别!】

  正关注着战斗场面的郑珰敏锐的注意到系统话里的内容,“你什么意思?自相残杀?”只是任他再如何追问,系统就跟哑了似的,就是不肯再开口。

  郑珰没有办法,只能先解决其他事情,他让庞行文带着其他人先走,他们等会会追上来,但是庞行文似乎有些犹豫,最终想到他们留下来的确是帮不上什么忙,还有可能拖后腿,庞行文果断的决定带大家先走。

  毕竟按秦千流的身手,在这么多异人的包围下他能成功脱身,他们却不能。就连迟疑的刘洋洋和坚定的想要留下来的秦玖都被蝎子一手一个拖走了。他们这一系列动静不小,男人注意到了,但看见郑珰还站在原地就没有理会。

  异人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退下了,很快,原本拥挤的岸边重新空旷起来。秦千流与男人的身手几乎在伯仲之间,你来我往,谁也制服不了谁。越交手,秦千流心里越沉重,如果不是他末世之后觉醒了精神系异能,他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就在秦千流分神的时候,男人一个假动作虚晃一招,趁机与秦千流拉开距离,然后提起轻功落到郑珰身边。他伸手揽住郑珰的腰,动作熟练,就像曾经做过千百次一样,郑珰竟然挣脱不开。

  早知道他现在是鬼,这具身体只是他用修为凝成的,理论上他可以同之前的那只女鬼一样,化成青烟之类然后在别的地方显出身形。但是这次他却像被禁锢在了男人怀里,连动一动都十分困难。

  秦千流目眦欲裂,哑声道,“放开他!”

  “别过来。”男人轻轻一声止住秦千流的动作,他低下头用下巴蹭了蹭郑珰的眉心发顶,一只手掐在郑珰的脖子上,似乎下一秒就能用力结束掉手里的生命。但是只有郑珰清楚,那只手根本没有使力,反而是在一下一下摩娑着他脖子上的软肉。然而郑珰却没办法开口。

  “小可爱,你真是太不乖了,”男人苍白的手指卷起郑珰的一缕头发,“才离开我的眼底下多久,又开始调皮了,嗯?”

  你是谁?郑珰张了张嘴想这么问他,男人给他的感觉太奇怪了,他觉得他们应该认识,因为这种感觉实在太熟悉了,但就是因为太熟悉,他反而想不起来。

  “嘘。”男人用手指竖在郑珰的嘴唇上,然后顺手揉了揉,“今天就到这吧,改天我再来看你。”几乎就在他松开郑珰的瞬间,一把短刀呼啸着朝他心口飞来。

  系统惊恐的大吼,【夭寿啦!不能这么干啊!】

  男人反应不慢,一个侧身避开了迎面而来的危险,但是兜帽却被掀了开来。那满头长及腰部的银丝让郑珰愣住了,男人的脸俊美得近乎妖异,无论是高挺的鼻梁还是微挑的唇角,都有一种说不出的蛊惑人心的味道。

  但是他却像很怕被人看见自己的真面目,看见郑珰目光放在他的头发上,他有些慌张的用兜帽把头发重新掩盖起来,然后提起轻功很快消失在了两人眼前。

  直到被拥进一个略带颤抖的怀抱郑珰才回过神来,他知道是他刚刚的反应让千流这么紧张,于是用手不断上下抚摸着秦千流的背脊安抚他。心口涩涩的。

  桥面被异能者们重新加固了一遍,秦千流牵着郑珰的手一步一步走到桥的对面,那里还停着一辆庞行文特意给他们留下的车。他们上车之后,郑珰坐在副驾驶没有说话,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男人。

  秦千流抱着他时他终于想起了那种熟悉的感觉是什么,再加上系统口中的自相残杀,答案几乎呼之欲出。想起那耀眼的白,不知为何,他心里钝钝的痛。

  “当当。”秦千流的声音沙哑,他手握在方向盘上,用力的手背暴起青筋。“能不能告诉我,他是谁。”为什么看见他后你的反应会这么大。“墨浔?”

  郑珰沉默,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

  秦千流却快要绝望了。原来真的是认错人了。

  “我爱你。”郑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这么说,“你是墨浔,我没有认错。”

  “你爱我?”秦千流看着他,眼神执拗。看见他点头之后,握紧的手终于放松下来,搭在郑珰身后的靠背上,另一只手揽过他的后脑勺,贴着郑珰的嘴唇说,“我也爱你。”

  郑珰伸出舌头回应,两人呼吸交缠,单面玻璃升起来,座椅被放下,郑珰躺在柔软的坐垫上,看着身上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额头上的汗珠,身上用力时鼓起的肌肉,甚至他埋在自己体内的东西,都让他沉迷。

  他修长的腿缠上男人的腰,听着男人在他耳边粗重的喘、息。

  郑珰想,他们本该就是天生一对。

  □□过后,郑珰浑身软绵绵的躺在秦千流腿上休息,秦千流则开车去追庞行文他们的队伍,庞行文人不错,是真的替队伍里的每一个人考虑,所以现在他们没有危险了也不想让他白白担心。

  他们车速很快,几个小时之后就看见了一队十来辆车的队伍,正是先走一步的庞行文,看的出来他们刻意放慢了速度,否则他们不会这么快遇上。毕竟秦千流跟男人打完之后,他还和千流有一场妖精打架呢~

  看见他们,刘洋洋显得异常兴奋,大半个身体几乎要从车窗里伸出来,他挥着手道,“你们终于赶上来了,估计再等一会你们还不来,庞队就要组织人手回去找你们了!”

  秦玖也激动的叫了一声,“少主!”

  秦千流朝众人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什么待会再说。”

  “对对对,”刘洋洋把身体缩回车里,催促着蝎子道,“快走快走,这路两边还是密密麻麻的树,指不定待会就钻出来一棵成精的。”

  这段路不算长,众人有惊无险的开过了这里,此时天已经黑尽了,天上挂着晴朗的月亮,半点看不出之前快要下雨的样子。庞行文找到一个安全的空地后就让众人停下,在这里休整过夜。

  他们没有追上先走的队伍。

  坐在火堆旁喝着热汤,庞行文问,“介不介意告诉我们,你是怎么逃脱的。”

  秦千流没有避讳,“异人退走了。”

  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异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