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五章,千万别放过他!
  “你?给我儿子算?”中年妇女一脸狐疑的看着李果,语气虽然不好,倒是没有像对玄理一样发难。

  就算李果长得不帅,那形象也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年轻青年,而不是像玄理一样,油腻的肥仔,女性看了第一眼内心评价就会下降50百分点,并且不愿意继续说话的那种。

  这是个悲伤的事实,肥宅是没有人权的——

  李果淡然一笑,重点说道:“免费。”

  免费?

  中年妇女的眼神一下子就亮堂了起来。

  看着中年妇女的眼神,李果内心暗笑,果然是这样的。

  一听到免费就好像钓到了大便宜一样,不管是好是坏,这种情况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说北方,哄抢融雪用的工业盐什么的,人家专家都去辟谣了也没用,人家照样还是说哄抢就哄抢。

  “那就...算上一算?”中年妇女也没有胡搅蛮缠了,而是看着李果这一边。

  另外那边,玄理虽然不知道李果想要做什么,可刚刚李果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临场反应能力,在外面处理的很好,玄理索性也闭上嘴,让李果来。

  “贫道看相需要看手相,可否让你家儿子先下来呢?”李果微微一笑道。

  “小田,下来。”中年妇女厉声命令道,一有便宜占立刻就变了画风,从刚刚的无限溺爱儿子的慈母变成了严母。

  小胖子只能一脸恼怒的从三清的道台上下来,别人的话他能不听,可母亲的话不能,毕竟他可不想挨打。

  “伸出手来。”李果一脸温和的看着小熊孩。

  “不伸!”小胖墩撅着嘴,一脸不服。

  “伸手!”中年妇女厉声道。

  小胖墩只能满脸不情愿的伸出手来。

  李果妆模作样的看着小胖墩的手相,同时打开了望气术。

  在这小胖墩的脑袋上,果然漂浮着灰色气运。

  李果依然在不动声色的看着小胖子的相,手时不时还捏捏小胖墩。

  “疼...你是不是故意捏我啊!”小胖子痛呼出声来。

  “这是必要的。”李果义正言辞道:“你难道不知道,看相看相,除了看相还要摸骨的吗?”

  “摸骨...也不用那么大力吧。”中年妇女皱了皱眉头,看着小胖子疼在身上自己是痛在心上。

  李果的表情毫无波动,说道。

  “谁叫你儿子那么肥,不用力一点怎么摸的到骨。”

  啊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中年妇女不说话了,只能任由李果用各种各样的姿势给小胖墩摸骨。

  这里时不时传来杀猪一样的叫声...

  终于,到了中年妇女都忍不住想叫停了的时候,李果停止了自己故意的蹂躏行为,眉头恰到好处的皱了起来。

  “我儿子怎么样?”见李果停下手来,中年妇女赶紧询问道。

  李果只能做出沉思的模样,在安静了半分钟后,才缓缓开口道。

  “你家儿子的命运...恐怕有坎坷啊。”

  “呵。”

  中年妇女听到李果的结论过后,仿佛意料之中冷笑一声道:“等一下你是不是要说替我儿子消灾解祸啊?你们这些江湖骗子就是这种套路,以为能骗得了老娘?老娘吃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吃盐多那是你口味重...

  李果在内心默默吐槽,嘴巴不动声色道。

  “你家儿子...成绩是不是很差劲?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加起来不超过100分?”

  “你...你怎么知道?”中年妇女惊呼出声来。

  废话,不用望气术都看出来啊。

  贪玩,溺爱,再加上中年妇女村妇的身份,李果猜测恐怕是周围村子的留守儿童——不要怀疑,罗浮山虽然是风景名胜区,可说到底·这里还是小县城,周围环绕着各种各样的村庄,乡下的孩子是一摞摞的。

  一班来说,留守儿童成绩只会有两种极端,语数英加起来超过290分以上,语数英加起来不超过100...哦不对,不超过50分,说100分还是李果保守估计的而已。

  “你家儿子非常活泼聪明。”李果继续高深莫测的笑道。

  “那当然。”中年妇女一下子像一只骄傲的老母鸡似的说道:“咱的小胖可是村子里的孩子老大,他肯定是最聪明的娃。”

  能当你们村的孩子王纯粹是因为他够皮...

  李果当然是顺着杆上,称赞道。

  “他呀,非常的聪明,就是调皮,不肯学。”

  “对对对。”

  李果把小学时候老师曾夸过自己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说出来,把中年妇女的脸皮都夸的一抖一抖的。

  谁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孩子冰雪聪明啊——

  “但是,他的成绩依然是差强人意啊。”李果继续忽悠道:“对于那么聪明的孩子来说,这个成绩可惜了他的聪明才智啊。”

  “对对对!这个我也很难做啊。”中年妇女对此深以为然啊,她对小胖的学习也很放在心上,可放在心上是一回事,力不从心是另外一回事。

  大字不认识一个,想辅导孩子也没办法,督促他去学习...自己都不认识字,也检验不了他的学习成果啊。

  一说到这里,中年妇女就一直叹气,只恨当年没有学多几个字。

  “所以说,贫道有办法。”

  中年妇女眼前一亮。

  “无上天尊,贫道既然说免费为你家儿子算命,那便是言出必行,算命,解惑,两门都在里面。”李果十分温和的看着小胖墩,表现的就好像一个没有任何恶意的温柔大哥哥。

  依然是免费两个字,重重的打在中年妇女的心房上,头可破,血可流,免费二字不可抛。

  “那...我要怎么办?”中年妇女一脸希翼的说道,如果能解决小胖子的学习问题,那她睡觉都能笑醒啊。

  “贫道深思熟虑之下,想出了破解的办法,能让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李果一脸微笑的看着小胖墩。

  小胖墩感受到李果这温和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菊花猛的一紧,一种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