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下第一道长 > 第八十四章,不醉不归
  第二天的时候。

  按照约定,李果来到了医院。

  这老头子自称挺有钱的,目前来看好像的确是这样的,毕竟没钱的话可住不起这独门独户的vip病房,这还是摔到了脚而已。

  透着大门,能够看见这老头子正百无聊赖的看着报纸,门前有一对男青年正目光犀利,严阵以待,盯着不让老头子离开。

  比起子女,更像是护卫。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头子视力好,一下子就看到了在外边的李果,立刻双眼发亮,做了个口型。

  “按照原计划行事!”

  李果则是微微一笑,直接来到病房前。

  这两个男青年的警惕心十足,在李果路过的时候就操着能杀人的犀利眼神盯着。

  眼神如电,一般人做贼心虚的话,还真容易下意识的低下头。

  李果坦然的面对两人的目光,笑吟吟道:“两位兄弟来,贫道给你们看个好东西...”

  “什么...Zzzzzz...”

  俩男青年刚想询问李果是什么人,双眼就开始不听话的打起架来,当场就陷入了昏睡,靠在墙上,开始打呼噜...

  这入眠的速度让失眠患者是羡慕的一愣愣的。

  在病房里的老头子看着是一脸愕然的:“计划不是这样的,你给他们下迷药?”

  和计算周密的计划不对啊!

  此时,在两个男青年的胸口处各贴了一张催眠符。

  李果可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会给别人下昏睡红茶的变态,笑道:“莫要担心,并非迷药,道家符箓而已,让他们暂时陷入昏睡,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老头子看着这两张符箓,微微张了张口,最后还是选择了住嘴,只是深深的看了李果一眼,便杵着拐杖走出了房门,雷厉风行的准备离开医院,去和老友把酒言欢。

  李果将两个昏睡的男青年放到了病床上后,就带着老头子离开。

  “老先生,你好像不惊讶?”

  “啧,有什么好惊讶的,让人昏睡的伎俩而已,老头子这把年纪也算身经百战见得多了,什么样的没见过。”

  老头子做出一副心照不宣的样子,同时大方的塞给了李果五百块现金。

  对于这五百块现金李果倒是兴趣不大,让李果感兴趣的是,这浑身上下散发着功德的老头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似乎是因为帮助这老头子赴酒局,他身上的金光朝着自己身上飞来了一点点,依附在灵气上,甚至还净化了一些空气中的烟火之毒。

  李果眯着双眼感受着金光功德和灵气进入身体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好像当时念诵《黄庭经》的时候一模一样,那种浑身上下都舒缓的感觉,是一种语言形容不出来的舒服。

  肌肉,身体,心灵,全方位的放松,就像工作疲惫后回到家里,有一位狐仙小姐要献上软软的膝枕一样。

  感受完功德之光的洗礼后,李果跟上了老头子。

  老头子穿着一身病号服,去路边的杂货小店,买了一瓶最便宜的白酒,还有一排一次性纸杯。

  “酒啊,好久没喝了,在家里大家都看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酒都不给我沾,特娘的,不就是喝点小酒而已吗,看得那么严严实实的干什么对吧...”老头子看着这酒水,眼都绿了,恨不得当场把酒打开来,喝个痛快。

  李果只是默默的替老头子收起了酒水。

  “老先生,你说过不喝酒的。”

  “额...啊...好吧。”

  老头子欲言又止,最后耷拉下手来,只能眼馋的望着酒水,只能看不能喝,自己去买了一瓶怡宝矿泉水。

  按照一开始说的,将老头子送到老友酒会的场所,毕竟这老头子的杵着拐杖,得需要人搀扶着,不然还是很容易磕磕碰碰。

  上了出租车后,老头子说了一个地方。

  地方还挺远的,在郊区公路边上,车子行驶大约需要四十分钟多一点。

  一路无话,李果只觉得,离开了市中心后,空气中的灵气立刻就让人舒服了起来,不再有那种浑身的毛孔酥麻的感觉。

  烟火气,对于修炼的影响还是挺大的,特别是沾了雾霾的烟火气,简直是威力无边。

  但体验人间烟火,也有助于磨练道心。

  体验红尘百丈,出而不染者,道心方为成。

  车子载着李果和老头子来到一个山腰下。

  “小伙子,搀扶下我呗。”

  “这五百块可不好挣。”

  “年轻人,钱要是那么好挣的话就不叫钱了。”老头子以一副长者的身份教育李果。

  李果没有作答。

  路不难走,甚至还修的漂漂亮亮的。

  大概没有什么小区会建在高速路边的山上。

  望着路牌,李果好像明白了什么,随口问道。

  “你朋友们在这里住了多久了。”

  “住了多久呢?我也不记得了。”老头子顿了顿:“可能三十年,可能四十年?我忘了,太久了...”

  “的确挺久的。”

  “嘿,我也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一个糟老头子了。”老头感慨道,同时还感念着时光流逝的无情。

  终于,一路前行,到了目的地。

  “谢了,小伙子。”老头子咧嘴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帮我的。”

  “为何?”

  “因为...直觉,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非常的眼熟。”老头子笑了笑。

  李果只觉得这是套近乎的话而已。

  半山腰,修缮的整整齐齐,一排排的小‘房子’花草繁茂,瓜果齐全摆放满地。

  老头子找到一块碑前坐下,大大咧咧的将白酒摆在面前,对着石碑调侃道。

  “你们想我了没?”

  “不管你们想不想我,我想你们了啊...”

  在老头子面前的,是一排墓碑。

  这些墓碑,埋葬着他老友的骨灰。

  今天,老头子,来喝酒了,一杯二锅头,不呛出眼泪不能走。

  不醉。

  不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