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 第683章 太神奇了
  “殿下,请恕下官下去整理一下。”

  宋言连忙的站了起来,几乎都是连滚带爬的出去,结果也不知道是慌不择路还是怎么的,砰的一声,他竟是将自己的脑袋撞在了门上,而后他摸着自己的脑袋,再是焦急的跑了出去。

  四皇子扯了一下自己的唇角。

  怎么也都是不相信自己的一手培养起来手下,竟会如此的蠢?

  “殿下莫气。”

  长青忙是替宋言说话,“宋大夫刚才其实也只是情不自禁。”

  四皇子的抬眼看了一下他,两人其实都是心照不宣。

  当是宋言再是回来之时,就发现四皇了看他的眼神怎么的有些怪异,可是到底又是怪异在哪里,他又是说不出来,而长青那一幅我知道,我明白的神态,也是让宋言差一些有种挠桌子的冲动。

  就在这时,沈清辞走了过来,怀中还抱着妙妙,妙妙在白竹那里受了一点的小惊吓,所以现在十分的粘主人,主人去哪里,它就在哪里,哪怕它再是一块砖头,沈清辞也都是会抱它。

  而它也如同一个柔软的暖手炉一样,时刻也是提供着自己身体的热量,将这些热量也都是给了主人,也不至于让主人在严寒之日,仍是手脚冰凉。

  她坐了下来,修长好看的手指,也是染上了一丝丝的香意。

  四皇子便知道,她刚才是从香室出来,而香室里面的香味儿,也是染上了她的指尖,却也不知道何时便会挥发干净。

  而此时,她就跟着她的猫一起,就如此时的时间被停格了一般,细雨过后,是她已被晕染一层墨黑的双瞳。

  寻河现在如何了?

  四皇子正色了脸,也是问着自己专程赶来所想知道之事。

  他现在怕的就是寻河一下子再是决堤,而后让平阳的百姓再是遭灾,到是会尸横遍野,他想他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有脸回到京城。

  更是没脸见父皇了。

  “殿下请放心,”宋言轻咳了一声,也是将自己刚才的尴尬给忘却了一些。

  “寻河水位目前尚在正常,我们刚才是看过,一切都如我们预想中那般,朔王爷的治水方法,果真是了得,若是按着这样水位走势的话,那么寻河水便不会再是上涨。”

  “不行,我要去看下。”四皇子说着便要起身。

  “再等等。”

  沈清辞微微的抬了抬手,纤长好看的手指,一直都是放在妙妙的小脑袋上面。

  “若是这雨下了半月,寻河水才会上涨,一月之后,必是水患,若是不下了,那么你去看,其实也不过保是看了一场雨,观了一条河。”

  四皇子犹豫了一下,也是跟着坐了下来,虽然沈清辞的说的有些轻苗淡写,不过也不能否认的,她所说的就是事实。

  只是一日两日,根本就是不知道到底这样的治水方法,是否有效,水患也非是一日而成,这世间哪有这么多的水患,哪怕是以前的没有治理过的寻河,想要出现洪现,也都是要下到了一月左右的雨不可,

  可是他就是就感觉不太放心,毕竟现在这里是他的封地,而这里的百姓也是他的百姓,更是因为这一次若是再是失败,他的脸也就要跟着丢光了,还不知道朝中之人要如何的笑他。

  他不由的再是看了一眼沈清辞,他只是在赌,赌自己那一位惊才的朔堂兄,也是在赌这一些身具功德在身的朔王妃。

  只是希望,他们不会令他失望,也是希望,他们不会令整个平阳的百姓失望。

  这场雨下了整整一日,雨势也是越来越大,最后他们能听到的也便只有外面的那些雨声,如同上一年寻河水泛滥,百姓逃亡的那一年。

  不成,四皇子终是坐不住了,他没有那般好的定力,可以一直的都是在此地坐下去,若是不去看一次,他的心始终的都不会太放心。

  “来人!”他对着外面喊了一句。

  不久之后,几名护卫也是走了进来。

  “将本宫的蓑衣拿来。”

  而他说完,便有人拿来了一件蓑衣,只是当四皇子出门之时,才是发现外面的天已是黑透了,而外面敢是黑漆漆的,什么也是看不到,就算是现在的过去,怕也都是看不到什么。

  所以他就只能再是折回来,可是这一夜便如此闹心着,一夜也都是未合过眼。

  直到了第二日天刚是一亮,他才再是让人拿来了蓑衣,准备去寻河那里看看,耳听为虚,耳见为实,不是他不相信别人,只是他的心中没有底气,所以一直的也都是有些泛虚。

  沈清辞站在窗户,透过了雨帘,也是淡淡的望着外面那一方雾气朦胧。

  此时何其的相似,相同的地方,相同的雨,不同的便是人。

  如今也只有她一人了。

  “喵……”

  妙妙喊了一声,其实还是软软的幼猫的声音,就是长的挺大的。

  “喵……”它再是喊了一句,然后将自己的脑袋钻进了主人的袖子里面。

  雨仍是在下着,而街边的行人也是瞬间便是少了不少,仍是有不少的人几乎天天都是在观望着寻河水,若是有一有险情,可能便是新一次的背井离乡,或许到了下一次之时,便不会再回来了,或许也是没有下一次的,便在路途之是,横于于外乡。

  家永远是一个人的根之所在,浮萍之身,无根之人,又怎么可能活到好,不管他们身在哪里,最终也只有落叶生根。

  当是四皇子到了之后,寻河边上已是站了不少的百姓,而寻河两边则是有重兵把守,他们也只能远远的观望着寻河水,却是不能接近。

  四皇子的护卫将手中的令牌递了过去,那些重兵便已经让开了一条路,让四皇子过去。

  四皇子大步的过去,便见寻河水从远而来,也几乎都是翻滚的上前,可是与过去不同的便是,这一次的寻河水,似乎一直都是在寻边近河床之处,就连中间的水位都是没有过,而到了被生生的炸出来的支流那里,水位会再是下降。

  “这个……也太神奇了!”

  四皇子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心口位置,这里跳的很厉害,其实也是缘于一份的激动。

  没事,没事就好了。

  不过他本来刚是要扬起的嘴角,又是不由的僵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