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 第两百三七章 有人失踪
  自从拟定了玄门十年规划,提高玄术水平,推广全民教育后。云皎最近久违的闲了下来,除了一周两三次去天师堂上个课外,再没有其它的事情。

  再加上随着南天帝君的落马,仙界好想也收敛了不少,估计忙刮分南天庭的残留势力,压根没心思算计玄门。人界也迎来了难得的太平。

  就连天师堂接到的委托都越来越少了,前阵子徐堂主还跟她抱怨说,弟子历练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让她想想办法,看看怎么提升一下弟子的实战能力。甚至在了接受了老头代理阎罗的身份后,十分上道的,硬拉着老头,时不时派个阴差或是鬼王什么的出来现场教学。

  老头还一度成为了天师堂最受学生欢迎的教师。而且老头这一番举动,还引得修灵王也来了兴致,时不时也会派几个妖魂来凑凑热闹。结果无论是玄门弟子,还是阴差鬼王,交流之后修为还真的都有增长。慢慢的,连其它阎罗也加入了进来。

  天师堂还为此,硬是搞出了一个什么两界友好交流斗法擂台。在天师堂设了一方擂台,无论是人是鬼,都可以设擂挑战。一时间两界来往密切,现在的玄门学院的弟子,不认识几个阴差都不叫修行了!

  云皎知道的时候,天师堂内也随处可见,各鬼域趁着轮休,办证出来遛达交流的阴差了。她到是也没阻止,只是提醒了老头,是时候将仓库那堆可以屏蔽阴气的法符作业卖出去了。学院的弟子,一定大量需要。

  她趁夜计算一下最近半年来的收入,顿时觉得无比欣慰,感觉如果物价不上涨的话,未来几十年都可以睡个好觉了呢。如果……没有人每天赖在她房里不走的话。

  云皎转头瞅了瞅旁边一边咬着饼干,一边暗挫挫的来蹭过来拉她手的某人,叹了一声,“祖师爷,很晚了!”

  “嗯。”某人回得一本正经,手心却毫不含糊的转了过来,从她手底挤了进去,一根根的钻入她的指间,直到十指相扣。

  “该睡觉了!”云皎再次提醒。

  他仍旧一副淡然的道,“我无需入睡。”

  “……”云皎嘴角一抽,你不需要,我要啊!你这么晚了不回塔,合适吗?!

  再次看了一眼每晚都企图死赖在她房里,努力要将谈恋爱的谈字省略掉,甚至想一步到位的某人。深吸了一口气,真打算跟他聊聊人生道理。

  一股浓郁的阴气却突然从外面涌了进来,熟悉声音顿时响起,“云师妹,你能不能帮师兄一个……”席腾一脸着急的飞了进来,一抬头却看到了坐在桌前,那个一脸冷漠的人。

  他冲口而出的话,顿时卡了一下,愣了愣才条件反射的抱拳行了个礼,“见过师祖。”

  夜渊没有回话,只是身上的冷气更重了,甚至席腾还感觉了些若有若无的……杀气?

  不不不!一定是他的错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房了,师祖还会在云师妹房里,还跟师妹挤在同一张椅子上。但做为一名从小被师父洗脑师祖有多牛逼的人,他觉得师祖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

  嗯!绝对是的!

  “席腾师兄!”云皎一愣,由于冥界和人界的作息不同,所以下界的人要上来她,一般先会在白天传个信打声招呼。像席腾这样突然来的,除非是有事发生,“是出什么事了吗?”

  云皎下意识抽出了自己的手,起身给他道了杯茶。

  席腾瞬间就觉得屋内更冷了一些,但他向来神经粗,也没有多想,接过茶就坐在了两人旁边,“是有件急事。”他喝了一口,神情更加着急的道,“我冥汾境一位兄弟不见了。与他相熟的朋友说,三天前他是听鬼域的阴差说,人界设了什么斗法擂台,阴魂和玄门弟子都可前往切磋,一时好奇才来了人间。只是直到现在也一直没回去。”

  “的确有这么一个擂台。”云皎点了点头道,“那老头他们搞出来的,只是这擂台七天才开一次,如果他是三天前才上界的话,很有可能还没开始比呢。”没准还留在天师堂。

  “我也听说过这个规矩。”席腾神色却更加紧张了,一眼着急的道,“但是昨日看守魂灯的弟子说,这位兄弟的魂灯突然产生了异动,气息十分微弱似是要熄灭!”

  “什么!”云皎一惊,阴魂的魂灯与活人的魂灯不同。活人魂灯灭了,便是陨落了;而阴魂的魂灯是以一丝魂气为引,熄灭就意味着……魂飞魄散。

  “他定是遇到了危险,所以师父才命我赶紧上来找人。”席腾越说越着急,“我们一直又联系不上他,云师妹,你在玄门之中熟人多,可否帮忙找一下这位兄弟身在何处?”

  “好,你兄弟叫什么?”云皎点了点头,连忙问道。

  “骆开元!”

  云皎直接掏出传讯符,先是问了问天师堂主管擂台的长老,又直接在学院传讯群里问了一圈,有没有见过一名叫骆开元的长老。

  但奇怪的是,根本没人听过这个人,甚至看守界门的长老,亲自去查看了一遍出入境名册,也都完全没有找着这个名字。

  “不可能啊?”席腾也是一脸不敢置信,“当日有好几个兄弟,亲眼看到他穿过界门来到人间的,怎么会没去过天师堂?”

  “天师堂的名册应该没有问题。”云皎沉思了一会才继续道,“如今没有他的名字,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他特意隐姓埋名,要么他根本就不来过天师堂。”其实她更倾向于第二种,毕竟前往天师堂的界门,都是各域阎罗亲自开的,冥界那头更是由鬼判亲自把守,鬼判有生死判在手,隐姓埋名这种事很难发生。

  席腾也想到了这点,越加着急了,“这可怎么办?”

  “要不我问问其它门派弟子,有没有见过吧。”说完她直接传讯了一下各派的掌门,将冥界有阴魂失踪的事说了一下。

  本来人冥两界的关系,才刚刚建交不久,此事自然引起了整个玄门的重视。连着被传讯吵醒的掌门,也立马爬起来,表示马上传讯弟子找人……哦不对,是找魂。

  两人只好耐心的等待结果,云皎正想了解一下这个骆开元的情况。突然传讯符里却传来一声小心翼翼,又带了些犹豫和紧张的声音。

  “云上师……您在吗?”

  云皎:“……”

  这QQ聊天的专用开场白是什么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