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掌欢 > 第150章 条件
  平南王世子?

  骆笙保持着面上平静,眼底却结了冰:“他来求见我?”

  “是,平南王世子指明说求见姑娘。”

  骆笙垂眸想了想,站起身来:“带路吧。”

  卫丰正等在前头花厅里,频频望向门口。

  骆姑娘怎么还不来!

  他一遍一遍摩挲着茶杯,颤抖的指尖泄露了内心焦灼。

  珠帘轻动,侍立在门口的下人见礼:“姑娘。”

  卫丰猛地站起身来。

  骆笙走进来,视线往卫丰身上落了落。

  身姿颀长,眉目隽秀,卫氏皇族确实都有一副好相貌。

  “骆姑娘。”卫丰按捺着焦急打了声招呼。

  骆笙欠身回礼:“小王爷。”

  她走过去坐下,大大方方问:“小王爷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

  “我父王昨日在有间酒肆附近遇刺之事,骆姑娘听说了吧?”在卫丰心里,一直觉得骆大都督这位爱女活在京城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中,是贵女中一个荒唐另类。

  见她此刻神情镇定,谈吐有礼,卫丰一时竟有些不适。

  他莫不是认错了人?

  骆笙接过下人奉上的茶盏浅啜一口,面露遗憾之色:“那家酒肆便是我开的,怎么会不知道呢。父亲还说等贵府不忙乱了,带我去看望令尊。”

  平南王遇刺,天子震怒,各家各府都送了礼到平南王府。

  至于探望,自是不好在王府人仰马翻的时候过去添乱。

  骆笙连平南王府的一草一木都厌恶,更不谈眼前的王府继承人。

  但虚与委蛇,她还是会的。

  面对围剿她全家的骆大都督,她尚且能口称父亲,在平南王世子面前演个戏又算什么。

  卫丰拱手,神色郑重:“我今日来见骆姑娘,就是请骆姑娘帮忙的。”

  “帮忙?”骆笙把茶盏放下来,神色平静提起茶壶给卫丰续上茶水。

  卫丰目光不由落在那只纤纤素手上。

  在王府花园,这只手拎过蛇——

  “小王爷喝茶。”骆笙淡淡道。

  卫丰:“……”

  茶当然是喝不下去了,卫丰缓了缓道:“我父王危在旦夕,今日一早我就去请神医,可惜带去之物未能入神医的眼。想到骆姑娘曾经请动神医,特来请教。”

  “原来如此。”骆笙露出恍然神色。

  而实际上,在她听闻平南王世子求见之时,便猜到了缘由。

  那一刻,她曾犹豫过,最终还是决定来见一见。

  “我恐怕帮不了小王爷。”

  “骆姑娘!”这般干脆的拒绝,令卫丰大为意外。

  他以为对方看在平南王府的面子上怎么也会答应帮忙的。

  骆笙语气淡淡:“神医喜好不定,我只是误打误撞,怎敢托大帮小王爷请神医?”

  卫丰只当这是推托之词,挑眉道:“可骆姑娘帮过我王叔的忙。”

  “你王叔?”

  “对,我小王叔开阳王。不久前神医从贵府离开就去了开阳王府,之后我王叔再未去请过神医,这其中应该有骆姑娘相助吧?”卫丰定定看着骆笙,语气不自觉带了几分咄咄逼人。

  骆笙扬唇一笑:“小王爷的意思,我帮过开阳王的忙,就必须帮你的忙?那我今日帮了你的忙,改日又有人找上门来请我帮忙,我又该如何呢?”

  卫丰一怔。

  骆笙再道:“天子脚下,身份尊贵者不知凡几,倘若都以我帮过某人的忙为由请我帮忙,那我是不是不用过日子,就天天住在神医门外的茶棚里好了。小王爷觉得我担心得对不对?”

  卫丰张张嘴,无法反驳。

  他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有些道理。

  倘若换作是他,也不可能谁来求都会帮忙。

  见卫丰如此,骆笙心中冷笑。

  她知道对方听进去了一些。

  不过这是建立在双方身份勉强平等的基础上,倘若换了普通人,恐怕对方连一句废话都不会说,直接带走丢到李神医门外。

  无言片刻,卫丰一字字道:“骆姑娘,我父王不是某人,而是皇上的兄弟,太子的叔父。我想,如果我求到令尊头上,他会帮这个忙的。”

  骆笙弯唇。

  这算得上威胁了,以骆大都督的前途威胁他的女儿。

  可她偏偏不想让对方轻易如愿以偿。

  骆笙伸出手,把一直被卫丰冷落的茶盏往他面前推了推,盈盈浅笑:“小王爷怎么不喝茶?可是对大都督府的茶水不满意?”

  卫丰垂眼盯了茶水一瞬,端起来艰难喝了一口,完成任务般放下来。

  骆笙笑了笑,道:“家父当然愿意帮忙,可家父请不动神医。”

  卫丰窒了窒。

  说得可真有道理。

  他怎么不知道惯爱调戏男人的骆姑娘还这般伶牙俐齿?

  另眼相待?当然没有,只有恼羞成怒。

  卫丰冷冷道:“骆姑娘难道从不为大都督考虑?”

  骆笙容色转冷,眉眼镇定:“家父有今日是靠他的能力,靠皇上的认可,岂是靠我这个当女儿的?”

  骆大都督与普通臣子不同,能在这个位置靠的就是帝王信任。

  只要帝王的信任在,旁人就无法动摇他的地位。倘若帝王信任不再,风光无限的骆大都督就什么都不是。

  真要说起来,平南王世子这话可丝毫威胁不了她。

  见骆笙态度冷硬起来,卫丰显然也想明白此点,当即软了语气:“骆姑娘不妨直言,如何你才愿意帮这个忙?”

  骆笙定定望着他,忽然一笑:“我出什么条件小王爷都肯答应?”

  卫丰心头一跳,陡然升起一个念头:骆姑娘该不会要他娶她吧?

  这肯定不行!

  他堂堂平南王世子,未来的王府继承人,怎么会娶一个养面首的女子为妻!

  有了这个猜测,卫丰下意识打量相对而坐的少女几眼。

  漂亮还是漂亮的,但是真的不行。

  如果不是大都督之女的身份,勉强收下当个妾室还可以。

  “小王爷?”

  卫丰回神,肃容道:“只要能救我父王,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大不了再反悔就是。

  “我看中了小郡主常戴的那只金镶七宝镯,小王爷把它送我,我便帮忙去请神医。”

  金镯子?

  就这?

  卫丰一时有些懵。

  这是不是太简单了点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