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女的超级保镖(问鼎) > 第513章信之一字
  陈凌这下是对玉华真的要刮目相看了。他同时也感到一阵汗颜。“对不起!”陈凌犹疑半晌后,说道。

  玉华嘻嘻一笑,道:“如果不是姐姐对你情有独钟,我不会喜欢你的。我自然要都顺着她,她是我最爱的姐姐呀!”

  “好啦,夫君,我要走了,你不用送我了。我估计你马上就可以带你的陆红霜和宁小妹离开了。你不要忘记你答应我姐姐什么知道吗?否则姐姐伤心,我也会恨死你的。”玉华说完便大大捏捏的开门离开。

  陈凌忽然有种感觉,人不可貌相。

  人永远也无法从表面去认识另一个人。看似温和无害的人,内心也许有看不到的峥嵘孤傲。看似懦弱的人,爆发起来,会凶残到你不敢相信。

  看似很笨的人,也许心里跟明镜一样。不过是他在看你聪明如傻子的笑话。

  神皇宫!

  养心殿!

  这养心殿的设置很奇妙,机关重重,人员自由穿梭的埋伏。这也是神皇为什么要在养心殿见陈凌的原因。如果在养心殿提早埋伏,陈凌肯定不会进来。这种高手,这么点敏感都没有还叫什么高手。,

  而在陈凌与长华离开后。

  神皇很不满意凌飞扬的表现,冷淡的道:“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凌飞扬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道:“皇兄,臣弟已经知道了彼岸阁的下落。这彼岸阁就在…………”说到这儿欲言又止。神皇理解,也是一阵兴奋。毕竟彼岸阁是传说中的道家神器啊!

  当下,神皇挥退了身后的两名高手,贴耳到了凌飞扬的嘴边。便也在这时,不动声色的凌飞扬忽然动了。

  一刹那,神皇感应到了冲天危机。他的眼中精光绽放,疾退!

  凌飞扬人还未动,神皇皮肤突然察觉到,身体周围本来平静的空气,似乎细微的震荡了一下,这种震荡敏感程度,就算天生再敏感的人也察觉不到。但是神皇就立刻知道,他的弟弟居然对他出手了。

  果然,几乎是皮肤感觉到空气轻微震荡的同时,凌飞扬两只乌黑铁青颜色的手,已经擒拿到了神皇的手腕处。

  凌飞扬的手,本来洁白细腻,没有一点疤痕,但是发劲瞬间,却变得好像鬼爪一样,恐怖到了极点。

  凌飞扬出手就是擒拿大杀招,青龙起水!

  就在凌飞扬突然擒拿的一下,神皇的身体已经来不及闪躲,但是他的手却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一下缩进了袖子里面。

  手一缩进袖子,凌飞扬擒拿落空,但并不放松,而是如影随形,乘势而上,电光火石一般,两手捏着神皇的袖子上飙。0。2秒的时间就抓到了神皇的肩膀处,踏步硬按。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是凌飞扬脚下的地板花岗岩已经龟裂出了无数的缝隙,就好像被压路机推过一样。

  由此可见凌飞扬这一手连环擒拿加按的力量有多么大。

  就在凌飞扬按肩上身的刹那,神皇背膀肌肉剧烈的翻动。

  大蟒翻身!

  神皇这么多年同样是苦修武道,对于打法也没有丝毫放松。所以他这一瞬的反应疾速,快如电光,并且妙到毫巅。这也是神皇为什么敢对付陈凌的原因。因为神皇也是绝对的强者。

  凌飞扬发动攻击,始终占了上风。神皇做梦也想不到他的弟弟居然会对他出手。

  凌飞扬一按之下,神皇背膀肌肉瞬间扭转绞缠,身体翻涌,如大蟒翻身,化解了大部分劲,但并不能完全的卸开。凌飞扬便借着神皇没有卸开的劲,顺势朝上,向外就势一绷。

  凌飞扬随意就着势向外一绷,有绷山倒海的意。砰的一下,神皇瞬间被绷飞出去,眼看就要摔倒。神皇欲再度变化,凌飞扬那里肯给他机会,箭步抢将上来,照着神皇胸腹一按。神皇立刻摔倒在地,同时感觉到胸腹有如针扎,疼痛入骨,动弹不得。

  凌飞扬这下暗劲渗入,神皇短时间内绝对不能再动手。凌飞扬一把将神皇提了起来,一手掐住神皇的脖子。

  说到底,神皇虽然自认实力强。但久不与人动手,现实和理论终究有差距。凌飞扬这一下偷袭,占据上风,并化解神皇一连串的躲避,最后方能出其不意,一举将其拿下。

  “你好胆!”神皇羞怒至极,眼中寒意逼人。

  凌飞扬面色淡淡,道:“放了陆红霜与宁小妹,让陈凌离开。”

  神皇厉声道:“为了一个外人,你居然敢如此对朕?”

  凌飞扬寒声道:“没有什么不敢。不敢是因为你是我大哥,而不是因为你是‘朕’。既然现在你只想当这个朕,我还何惜你这个大哥?”

  这时候的凌飞扬气吞日月,气势凌天。这时候才能在他身上感受到属于战魔王爷的风采。

  没有什么我不敢,只有我不想。

  本质上,凌飞扬与陈凌有颇大相似之处。

  “朕若不放呢?你敢杀朕?”神皇一字字道。

  凌飞扬冷冷一笑,道:“皇兄,你太不了解我了。这世上还没有我凌飞扬不敢的事情。你立刻放人,若是不放。我便教你什么丰功伟绩,什么千秋大梦都成一场空。你莫要逼我,你最好莫要逼我。”

  “就为了一个外人?”神皇的声音中带着不甘与怒气。

  “对,就为了一个外人。”凌飞扬语音里包含着一股子怒气,道:“陈凌是我带进来的,我应承他帮他找彼岸阁。我答应他了你明白吗?可是凌天宇,你有为我想过没有?你有想过,要我言而无信,我心中可痛快?你从来都没有。你永远都是一个最自私的自私鬼。你眼里只有你自己的利益,你那里会管我是否背信弃义,那里会管我的任何承诺?既然如此,你凭什么又要求我要一直对你敬忠?就因为你是什么狗屁神皇陛下?告诉你,当初我若是想做这皇帝,轮不到你。我帮你,不是因为你是皇帝,是因为你是我兄弟,。兄弟你明白吗?你当然不会明白。因为你只知道你是皇帝,就算是你亲生女儿,必要时你都可以杀。”

  神皇沉默下去。

  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忘了自己的名字叫凌天宇。这个名字,他听着好陌生。

  “好,我答应你,放他们离开。”神皇最后终于说道。他没有再称呼自己为朕。

  “我要亲眼看见他们离开,让他们安排马车。我给你面子,只在你左右,不挟持你。你最好不要妄动。”凌飞扬随后说道。

  一辆皇家马车驾出了神皇宫。马车里是凌飞扬与神皇凌天宇。

  两队仪仗跟在马车左右。

  而陆红霜与宁小妹已经被送回了侯府。

  陆红霜和宁小妹确实没有吃什么苦,进宫之后只是被禁锢住,并没有任何虐待。

  陈凌见到她们时,并没有多大的意外。直觉里觉得凌飞扬能够搞定。

  这边陈凌也已经收拾好了行装和马车。陆红霜与宁小妹一回来,两人便扑进了陈凌的怀里。

  随后,陆红霜看见门外的马车,便明白过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是要离开了吗?”

  陈凌点点头。道:“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凌兄在其中斡旋。”

  “你们先上车吧。”陈凌随后说道。他并不急着走,他要等一个人。这个人正是凌飞扬。

  陆红霜与宁小妹便也不再多说,当下上了马车。

  陈凌一直站在马车外面默默等待。

  路灯明亮,血月当空。两旁的树木枝叶繁茂,这条道一直延伸向前方的林荫小道。

  便也在这时,皇家仪仗队前来。

  随后,宫人的声音响起。

  “皇帝陛下驾到!”

  皇帝的马车停下,随后宫人说道:“有请楚侯爷上车说话。”

  陈凌当下便登上了马车。一上马车,陈凌便看见凌飞扬和神皇坐在一起。神皇的脸色难看,陈凌也立刻看出神皇受了伤。能够让神皇受伤,不用多说,陈凌也猜出来是凌飞扬所为。能让神皇改变主意,不用多说,那也一定是凌飞扬胁迫了神皇。

  陈凌想到凌飞扬对神皇如此敬重,今天为了自己,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韪,他心中顿时感动莫名。

  神皇见了陈凌,只是冷哼一声,并不多言。

  凌飞扬与陈凌微微一笑,道:“陈兄,既然你都已经准备好了,那便启程离开吧。我会送你一直到城外。”

  陈凌看了一眼神皇,又看向凌飞扬,道:“事已至此,凌兄,你不如和我一道去比克首都。等找到彼岸阁后,你我一起再去大千世界。在那里有我的根基,我可以保证你在那里所享的尊荣不会比这里差。”

  凌飞扬微微一笑,道:“多谢陈兄美意。只不过你我兄弟一场,就不谈这些利益纠纷了。俗气,我若是为了荣华富贵,便也不会冒犯我皇兄了。”

  陈凌顿时语塞。随即脸色微微一急,道:“但你如何还能在这里待下去?”

  凌飞扬一笑,道:“一切我都自有计较。时候不早了,陈兄还是尽早离开吧。若有彼岸阁消息,我会想办法通知你。”

  陈凌看了凌飞扬一眼,便也知道自己是无法动摇他的意志。

  当下微微叹了口气,朝凌飞扬抱拳,然后下了马车。至始至终,都没有理会神皇。

  陈凌一众的马车在前行驶,一路畅通无阻的出了滇城。而神皇的马车也一直紧跟在后面。

  马车里,陈凌一言不发。他很是为凌飞扬的处境担心。

  出了滇城之后。再走出十余里地,前方已经进入官道。神皇的马车停下,陈凌在前面察觉,便也让马夫停车。

  他下了马车。这时候凌飞扬也下了车。神皇则未下车。

  凌飞扬走向陈凌,抱拳道:“陈兄,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就只送到这里了。你只要出了滇城,神皇宫便再也没本事对付你。皇兄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不会再派人来对付你。”

  “你真不跟我一起走?”陈凌深吸一口气,问道。

  凌飞扬一笑,道:“神皇陛下始终是我的兄弟,你不必担心我。我若不想死,没人能杀我。”

  陈凌微微叹了口气,忽然大声冲神皇所在的地方道:“神皇陛下,凌飞扬是我陈某的至交兄弟。谁若敢害他性命,天涯海角,陈凌必定取其首级!”

  这是陈凌唯一能为凌飞扬所做的。陈凌隐隐知道凌飞扬会怎么做。玉华也做出了这个担忧。如今玉华的担忧,前面的已经全部印证。

  神皇陛下在马车里听了陈凌的这般威胁,眼中更是寒意绽放。羞辱,这凌飞扬和陈凌合伙起来给他的羞辱实在是前所未有。这么多年,高高在上的他那里受过这等羞辱。

  凌飞扬很是洒脱的冲陈凌挥手告别,然后转身向神皇的马车走去。

  陈凌便也不再继续做小儿女姿态,转身便欲上马车。便也在这时,那边一匹骏马扬尘疾奔而来。

  陈凌看了过去,夜色中,却是长华公主星夜赶来。

  长华公主一身白色甲胄,英姿飒爽到了极点。她骑到近前,勒缰停马。然后利落的下了马,脸蛋红扑扑的来到陈凌身前。

  “陈凌大哥,你要走了?”她并没有喊夫君。也只有玉华才喊的出来。

  陈凌点点头,心中也有些许的伤感,道:“我不得不走。”

  长华公主温婉一笑,随后突然拿出一个香囊。道:“这个是我连夜做出来的,第一次做,做的不好你别笑话。”

  那香囊是白色的,上面还有一朵莲花。陈凌将香囊接过,然后轻轻拥抱住她的娇躯。道:“长华,我一定会回来找你。”

  长华闻听他正式的诺言,不禁喜极而泣。“嗯,我相信你。”

  随后,陈凌忽然又在她唇上轻轻吻了一下。长华脸蛋羞红,接着与陈凌分开,退后两步,道:“你保重,我永远等你。”说完后,转身便快步上了骏马。接着扬了马鞭,驾的一声疾驰而去。当真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只留下一阵香风。

  马车在路上疾驰,陈凌坐在马车里。身边是宁小妹,对面是陆红霜。至于黑王则跟在马车后面奔跑。

  陈凌心中有说不出的惆怅情绪,这世间,情之一字最是磨人。不管是兄弟情,还是儿女情。陈凌不知道凌飞扬会怎样,同时也会想念长华。

  每一个用心待他陈凌的,他其实都是想用满腔的真诚回报的。

  陆红霜忽然一把抢过陈凌手中的白色香囊,一笑,道:“你发什么呆啊,还在想你的小公主啊?”

  陈凌脸上显出一丝微微的不悦,但他没多说什么。“这香囊也没什么好看,我改天帮你织个十个八个的。”说完,她忽然一扬手,伸出了窗外。手再伸回来时,香囊已经不见。

  陈凌顿时色变,二话不说,打开马车的后门。一下窜了出去。

  夜色中,白色香囊应该是很耀眼的。但陈凌居然没有找到。这时候马车停下,陆红霜探出头来,扬起手中的香囊,冲陈凌一笑,道:“我跟你开玩笑呢,还在这儿。”

  陈凌松了口气,复又进入马车。

  至始至终,宁小妹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多是的看窗外发呆,她本来一直盼望回比克首都。但现在真的回去,她反而又没那么期待了。

  陆红霜将香囊还给陈凌,便也不再继续说话。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陈凌也不好再说什么。似乎去安慰陆红霜都显得有些无耻了。

  一切都……既来之,则安之吧!

  要他真的丢掉长华的真心,他死也做不到。

  那么,等待凌飞扬的到底是什么下场呢?比克首都又有什么在等待着陈凌去闯?且听下回分解!。

  353嚣张跋扈斯瑞格,陈凌拳轰

  353嚣张跋扈斯瑞格,陈凌拳轰

  神皇陛下的皇家马车在朝神皇宫驶去。百姓见了这马车,无不敬畏让步,驻足观望。

  在滇城,神皇宫神皇陛下的名声并不坏。因为如今的神皇宫上下,都算是安居乐业。神皇陛下也绝对是一位励精图治的明君。

  他不宠信奸臣,不色,不奢靡。

  对于国家来说,神皇陛下是好皇帝。若是凌飞扬来做这皇帝,肯定没有神皇陛下出色。

  马车里,凌飞扬看了眼脸色铁青的神皇陛下。忽然开口道:“皇兄……”

  神皇陛下冷哼一声,道:“我没有你这种兄弟。”

  凌飞扬苦涩一笑,道:“我也没想到,我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神皇陛下道:“也许你认为这个皇帝的位置本来应该是你的。是你让给我的,是不是?”

  凌飞扬眼中的眸光显得有些虚无缥缈,他说道:“什么帝位,我从来没有在乎过。皇兄你看重的,未必是我追求的。事已至此,不必多说了。我今天冒犯了皇兄,要杀要剐,我绝不说一个不字。也算是成全你我兄弟之情。”

  神皇冷哼道:“我如何敢杀你,那陈凌一天不死,我就一天不敢动你。”

  “我会留书一封给他,他也是个重情之人,不会不听我的。”凌飞扬说道。

  神皇陛下道:“好,好,好。你们都是有情有义的人,唯独是我是那无情之人,你们自是一伙。凌飞扬,你既然要死,我成全你!”

  凌飞扬微微一笑,随后闭上了眼睛。安然闭眼,坦然赴死!

  神皇眼中呈现出复杂神情。

  马车驶入神皇宫之中。神皇陛下与凌飞扬均下了马车。也是在这时,神皇陛下对前来听令的侍卫统领冷声道:“将凌飞扬羁押进天牢。”

  那侍卫统领顿时呆住,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半晌后才回过神,于是眼中闪过一丝寒意,一挥手,命令手下将凌飞扬抓起来。

  凌飞扬没有反抗。

  神皇头一直不回的去了长春殿。

  公主府里。

  玉华公主见了回来的长华公主,立刻迎上前去笑嘻嘻道:“姐姐,见着了我们的夫君大人了吧?”

  长华不由点了下她的额头,道:“你这不知羞的丫头,还没开始就一口一个夫君。”

  “那姐姐你心情好点了没有?”玉华挽住长华的手臂,问道。

  长华点头,道:“好多了。”顿了顿,握住玉华的手,道:“小妹,有你真好。”

  玉华嘻嘻一笑,随后又蹙眉道:“姐姐,你可是好了。但是我看飞扬王叔这次麻烦不小。”

  长华也是悚然一惊,道:“父皇的性格孤傲如此,这次飞扬王叔如此冒犯,父皇一定不会放过飞扬王叔。这下可怎么办?要不我们去求太子哥哥,让他帮忙说情。”

  玉华道:“那怎么行。姐,你找太子哥哥,那不是害太子哥哥吗?父皇反而会恨上太子哥哥。绝对不行。”

  长华道:“那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飞扬王叔出事吧?”

  玉华微微一叹,道:“本来以飞扬王叔的本事,他要离开,谁拦得住。但是飞扬王叔的性格,指望他自己去找生路是不可能了。”

  长华深吸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去找父皇。”

  玉华拦住长华道:“姐姐,你更不能去。你才惹父皇生气了。而且还都是因为夫君,若你现在去找父皇,那绝对是火上浇油。”

  长华的性子也上来了,道:“火上浇油又怎样,他若一意孤行,那便连我也一起杀了好了。反正我看他也不需要任何亲情。”

  玉华道:“姐,你不要这样想。父皇有他的执着,但是除了权力之外。他也很疼爱我们,这是有目共睹的。你不要钻牛角尖,这样吧,我去找父皇。”

  “你去,行吗?”长华带着不相信的口吻道。玉华嘻嘻一笑,道:“姐,看不起人是吧。这样,我跟你保证,一定把飞扬王叔完好无损的救下来。”

  “你怎么救?”长华依然不相信。玉华道:“天机不可泄露,你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神皇宫,上书房内!

  神皇陛下正在写碑,他的神情专注,一手扶腰,一手握笔。

  神皇宫老祖宗留下的这门功夫便是以书法来易经煅骨,修炼内在气质。书法是陶冶情操不错,但和拳法结合起来,便是文武之道,尽在其中。笔就是一杆大枪杆子。

  便也在这时,宫人进来,小声在神皇陛下耳边道:“陛下,玉华公主求见!”

  神皇陛下没有多余的字眼,道:“宣!”

  很快,玉华便进了上书房。玉华见父皇正在写碑,便也不打扰,耐心的待在一旁。

  一直到小半个时辰过去,神皇陛下方才写起。仅仅是写八个字,便已耗尽了如此之多的时间。由此可见这碑要真正的写好,有多么的难。

  “玉华,你来看看朕写的这碑。”神皇陛下丢下笔刀,说道。

  玉华便甜甜一笑,走到神皇身前。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还是这个八个字。

  “父皇,您这碑写的真好,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玉华称赞道。

  神皇微微一笑,道:“哦,怎么个好法?你说说看。”

  玉华便也一笑,道:“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皇土,皇者,王者,王者给人的感觉就是霸气冲天。所以这个皇字在五行中当属一个火字。而您适才写碑时,握笔姿势是五行拳中的炮拳,炮拳在五行拳中也属火。儿臣看父皇您最后落笔地时候,握笔地姿势,有炮形大杆子的劲在里面。正是符合了其神韵。至于皇土的土字,土字在五行中自然就是属于土,烈火一生,万里皆成焦土。所以父皇你用笔的劲,带有延绵不绝的大气,和炮劲的爆炸又有区别。这便是父皇您的决心与大气。普天之下,这四个字包含所有事物,大气,浩瀚,延绵永远,如洛水大河奔流不息。也就是说,您把普天之下四个字嵌在易经卦象中,成了一个水字。治国治家,都必须是恩威并施,水火相济,如此才能永昌。所以父皇您刚刚写字,一手扶着后腰,手上发热,红通通的。而腰子是肾,肾属水,写字的时候,用发热的手,去**腰肾,便是水火相济。”

  玉华一口气滔滔不绝的说到这里,又顿了一顿,道:“简单八个字,天下大势,水火相融,拳理至理,大气,决心全在里面。父皇这八字,天下无人能出其右。”

  神皇陛下讶异的看向这个小女儿。一直以来,他疼爱小女儿,都是因为他觉得这小女儿天真烂漫,没有任何心计。

  如今他才知道自己又看走了眼。原来这玉华比之长华,要聪慧了不知道多少倍。不止是比长华聪慧,只怕自己的众多儿女中,也没有任何人能跟她相比。

  自己这八字,用尽心力。看似简单,却有无穷玄奥在里面。就算是当日的陈凌也没看出来。可现在却被玉华说的一清二楚。

  “你今天来找父皇,是为了你飞扬王叔吗?”神皇随后让玉华入座,他自己也坐在了上首的椅子上。旁边的宫人小心的侍候。

  玉华坐下后,又马上站起,正色道:“对!”

  神皇道:“这件事没有什么好说的。”

  玉华道:“不,父皇。有些话儿臣不吐不快。”

  神皇脸色微微一皱,道:“好,你说吧。”

  玉华道:“儿臣说之前,还请父皇先恕儿臣无罪。否则儿臣也不敢冒犯!”

  “好,朕恕你无罪!”神皇脸色阴晴不定。

  玉华便道:“皇者大气,父皇的字中尽显大气之本色。荒潮马上要来临,我们抵挡荒潮越来越困难。神皇宫迟早要抵挡不住。那么我们的下一步就只能是天府联盟。在这个关键节骨眼上,我们已经失去了陈凌这样的猛将。如何还能失去飞扬王叔这样的猛将。您既然有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的大气。难道就不能容忍下飞扬王叔这次的冒犯?不为兄弟亲情,只为大局!”

  神皇陷入沉默。

  玉华又继续道:“其实父皇您应该明白,飞扬王叔待您没有二心。他若要走,您留不住他。他将命都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比得上这份忠心?您现在饶恕他,他将更加感恩戴德。而飞扬王叔与陈凌之间千丝万缕,必要时,他还是可以影响陈凌的行动。”

  神皇的眼睛一亮。玉华这番话可谓是醍醐灌顶了。

  随后,神皇道:“好了,玉华,你下去吧。朕心中自有计较。”

  “是,儿臣告退!”玉华见状,便知目的已经达成。行礼,轻盈转身告退。

  天牢中!

  一片漆黑幽暗,老鼠横行。

  神皇陛下前来时,凌飞扬被关在天牢中的囚笼里,囚笼外面绑了无数的铁链子。这是怕凌飞扬身手太高,逃出去。

  神皇陛下亲自下天牢,一众守卫诚惶诚恐。

  “准备一桌酒菜,放他出来。”神皇说道。

  “是,陛下!”守卫犹疑一瞬,立刻照办。

  大约二十分钟后,神皇与凌飞扬便在这天牢里喝起酒来。

  所有的守卫都已经退下。

  天牢中,只有幽幽的烛光。

  凌飞扬举杯道:“皇兄,我敬你。”神皇便与他干了一杯。随后,神皇看了凌飞扬一眼,虽然他被关进大牢里,一身囚服,发丝凌乱。但他的眼睛还是那样的亮,那样的有神!

  神皇道:“你还记得,上一次像这样就我们哥两一起喝酒是什么时候码?”

  凌飞扬微微一笑,道:“二十年前,皇兄初登基之时。那天晚上,你很高兴,拉着臣弟的手要不醉无归。”

  神皇微微一叹,道:“是啊,我还说我们是一辈子的兄弟。今生绝不负你。”

  凌飞扬道:“皇兄待臣弟一向很优厚!”

  神皇苍凉一笑,道:“你如果心里怨我,何不就此说出来。”

  凌飞扬道:“我没什么好怨的。帝王心术,在其位,谋其职。皇兄你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我有这个心理准备。”顿了顿,道:“不管皇兄当不当臣弟是兄弟,但臣弟一向敬你如兄如父。臣弟一生在乎三样东西,皇兄可知道是什么?”

  神皇道:“我知道你在乎你的修为。其余的,我想不出。”

  凌飞扬道:“没错,修为是我毕生所求的大道。是我的执着。还有两样,一样是与皇兄的兄弟情义。当初我们一起被逐宁峰塔,我们两兄弟受尽欺凌。但是我们从未低头。我永远记得,你曾经把半个馒头藏在袖中,半夜时候递给我充饥。而你却饿了三天三夜。从那时候起,我就发誓,这辈子誓死追随皇兄。谁若敢对你不敬,我就要他的命。”

  神皇眼中的光芒越发复杂。他甚至说不出话来,他觉得面对凌飞扬的赤诚,他感到惭愧。

  “那最后一样呢?”神皇问道:“是你与陈凌的兄弟情义?”

  凌飞扬道:“错!不是与陈凌的兄弟情义。而是一个信字,我既然承诺过他,就一定要办到。所以今天,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不要去违背一个信字。”

  神皇默默的给凌飞扬倒上一杯酒,道:“好,为了你这个信字,这杯我敬你。”

  凌飞扬举杯,一饮而尽!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神皇说完后站了起来,道:“飞扬,我今天放过你,不是因为你的话打动了我。而是因为神皇宫危机逼近。你是神皇宫的人,就有义务为神皇宫而战。但是你我兄弟之情,从今日起,一刀两断!”

  神皇说完转身便走。

  而凌飞扬却呆立在原地,他觉得心口如绞痛一般。他知道,他的大哥已经回来了。正因为回来了,。所以神皇没有假惺惺的说以后还是好兄弟。所以才会说,兄弟情分,缘尽至此!

  神皇宫风云变幻,但不管如何变,凌飞扬还是继续做了他的王爷。这也是一个信号放出来,神皇陛下是下定决心要西侵了。

  陈凌与陆红霜,宁小妹一路西行。这一路去,倒是很顺利。遇到的小波尸灵根本造不成威胁。现在尸灵根本不攻击陈凌,于是陈凌杀他们更像是屠杀了。

  这天晚上,已经离比克首都只有三天的路程了。

  马已跑累,便让其在一旁吃饱喝足休息。至于黑王便保护两匹马儿,别让尸灵给吃了才好。

  陈凌三人将马车停放平稳后,便在马车里休息。这里是一个小乡镇。按照地图前进,并不会迷失。

  这一路走来,陆红霜与陈凌基本没有什么话交流。宁小妹倒是想活跃气氛,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暗夜中,陆红霜忽然轻声喊醒了陈凌。陈凌睁开眼看向她。陆红霜示意下马车说话。陈凌点头。

  两人悄然下了马车,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

  陆红霜看向陈凌,道:“你曾经答应过我,尊重我的任何决定。现在我要走了,你和小妹保重。我就不和小妹告别了。”

  陈凌心中一紧,看着陆红霜的冷傲中的柔美,她又是那样的倔强,坚强。不禁心疼起来,道:“不要走,好不好?”

  说话间,情不自禁伸手去握她的柔夷。陆红霜不着痕迹的避开了,她看向陈凌,眼神显得平静而忧伤,道:“陈凌,我从没有向你索取过什么,也没求过你什么。但我也不会后悔跟你的认识。我要走,是深思熟虑的决定,请你给我最后的尊重。”

  陈凌便也知道,无论再说什么,都无法挽留住她了。

  “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错。”陈凌心中涌出难以言说的惆怅,低低的说道。

  陆红霜淡淡一笑,道:“你没有什么错。只是你,我爱不起。也不是因为长华和玉华,只是我突然明白,我心里没我想的那么强。你在大千世界里,以你的魅力还不知道有多少红颜知己。我试过说服自己去接受,但一旦我想留下来,我就会想到很多东西。所以我想通了,和你在一起只会有短暂的欢愉,但更多的是痛苦。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我就此离去,给你放生,也是给我自己放生。”

  啪!陈凌忽然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个耳光又重又响,他狠狠的道:“我就是一个混蛋,一个畜牲。”

  陆红霜连忙抓住他的手,她看着他红肿的脸颊,便也知道陈凌这一下多么的重,多么的恨他自己。

  “陈凌,你不要怪自己,真的。”陆红霜道:“我知道你从未对我有过欺骗,你是真心待我。怨只怨这命,我和你终究是有缘无分。”

  说到这儿,陆红霜微微叹了口气,道:“你保重!”说完转身便要走。

  “你等等!”陈凌忽然道。随后,陈凌快速跑过去,将物资,食物取出。然后绑在了一匹马上。最后将马牵给了陆红霜,道:“你也要保重。”

  陆红霜点点头。她就这般,牵着马,毅然转身。转身时,一滴泪水飞落,却也倔强的绝不回头。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