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寒门皇帝 > 第268章 登峰造极
  乐文满意的点点头,称赞道:“好,果然有些胆色,那么汝就快给朕的爱妃医治吧。≧≧”

  “是,陛下,小民遵旨。”

  李言闻听到皇帝的夸赞之言,不悲不喜,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接着便从檀木药箱中取出一根几乎透明的丝线,请皇帝绑在了贵妃娘娘的皓腕之上,然后他用两指搭在丝线的另一头,双眼微微一眯,然后猛的睁开两眼,对皇帝拱手道:“回禀陛下,贵妃娘娘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内息早已紊乱,可是很奇怪,贵妃娘娘莫非是有神灵庇护,受了如此重的内伤竟然能坚持到现在,实在匪夷所思。”

  乐文一摆手,不耐道:“你说的朕都知道,至于朕的爱妃为何受了极重的内伤能坚持到现在,也是因为服食了一枚丹药,朕现在要问你的是,你是否有方法可以医治朕的爱妃?”

  李言闻听到皇帝的话,心道原来如此,他又低头沉思片刻,眼中透出一丝微光,又把目光投向了躺在软塌之上的贵妃娘娘,躬身施礼道:“回禀陛下,贵妃娘娘的内伤虽然极重,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医救,小民曾听家师说过,此等内伤,需要服下一枚九花玉露丸,然后再由一名内功极为深厚的武林高手为之调和,才能让身受极重内伤之人得到救治。”

  乐文好像在哪听说过这个名字,可是一时也想不起来了,但是这种丹药,好像是很难的得样子,连皇宫中都没有这种丹药,这岂不等于是无药可救吗。

  “九花玉露丸?可是这种丹药又该去哪里寻得呢,即便能够寻得,时间也是不够了,唉……”

  “陛下,莫要担忧,小民祖上传有此药的秘方,而且小民身上就携带了一枚九花玉露丸。”

  李言闻说着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色的小玉瓶,递到了乐文的手中。

  原来李言闻的祖上就是名医世家,只是中道没落,祖上的医术大多都没能继承下来,只是留下了几种秘药的丹方,其实就有一种丹方,就是九花玉露丸的丹方。

  他七八岁时,便没了爹娘,在他爹临终时,便把李言闻托付给了自己的一位忘年之交,让李言闻拜他爹这位朋友为师,李言闻的这位师傅也是一位隐姓埋名的神医,曾经是成化年间太医院的院使,正五品,掌管太医院,后来由于一些原因,隐居山林,过上了无忧无虑的日子,倒也痛快,所以李时珍能够成为神医,渊源也是极深的。

  乐文接过李言闻手中的青涩瓷瓶,打开瓶盖,从里面倒出一枚晶莹剔透的丹药,丹药还隐隐散着九种奇特的花香,果然是非同寻常。

  李言闻见皇帝手中拿着九花玉露丸,略微观看了一下,便想要给贵妃娘娘喂服,便连忙阻止道:“陛下,且慢,这九花玉露丸,必须要在贵妃娘娘服下丹药后,有内力极高之人,立刻传导内力,让内力打通贵妃娘娘的全身各处经脉,才能让贵妃娘娘得到九花玉露丸的药效,否则就会全然无效。”

  “哦,是这样?既然如此,如今又去哪里找内力极高之人,不如就让朕,亲自试上一试吧。”

  乐文不敢说他有极高的内力,不过武林中一般的高手的内力根本就和他没得比,但是要说顶尖的武林高手,那么即便现在想去找,恐怕也是极不容易找到了,那么就不如,让他自己亲自来吧。

  想到这里,他便微微摇动了一下,刚才又昏迷过去的丁瑶,丁瑶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到乐文手中拿着的一枚丹药,问道:“陛……陛下,这是什么丹药?”

  乐文像哄小孩吃糖豆一般,微微摇动手中的一枚九花玉露丸,轻声道:“这是九花玉露丸,朕为你服下,然后施展内力,帮你打通经脉,才能让药效挥出来。”

  丁瑶看到乐文得到了能够医治她的丹药,好像比她还要开心,心中更是莫名的一阵感动,眼角的泪花也不觉的流了出来。

  “别哭了,傻丫头,相信朕,一定会把你的伤治好的。”

  乐文为丁瑶服下一枚九花玉露丸,然后扶起坐直身子,乐文坐在丁瑶身后,双掌持平,气沉丹田,运转武当内功心法,然后只觉一股热流从丹田处往双掌涌动,他便把双掌俯在丁瑶的背上,传送起了内力。

  只见丁瑶此刻是额头冒汗,一滴滴汗珠顺着她的额角往下流淌着,就像洗了桑拿一样,而乐文同样也是如此。

  李言闻觉得有些不妥,而且现在也他的事了,便走出了屋外。

  “怎么样?贵妃娘娘的病情好了吗?”

  李言闻刚走出屋门,门外守候着的扬州知府,便焦急的连声询问道。

  “回大人……这个,小民不知。”李言闻只是摇了摇头,便直接回道。

  “什么?你不知道?”

  扬州知府有些糊涂了,屋内没有任何声音,这李言闻就出来了,这倒底是治好了,还是没治好啊。

  不好,莫非是这李言闻……,想到这里,他便轻轻敲了几下屋内,屋内没有任何反应,他就更疑惑了,便想伸手去推开屋门,可是李言闻,连忙做嘘声状,拉住了扬州知府的衣袖,压低嗓门低语道:“大人,现在陛下正为贵妃娘娘疗伤,此刻万万不可进去啊。”

  扬州知府见这李言闻神色慌张,说什么正在疗伤,皇帝如果会疗伤,还让这个李言闻进去干什么,他不相信,便一把推开李言闻,想要推开房门,一查究竟。

  可是,他刚要推开,一道莫名的气浪便从门缝中冲了出来,扬州知府只感一道冷冽的寒风,扑啸而来,一下子就把他冲倒在了地上,想爬都爬不起来,这道内力简直神乎其神,竟然能从一条线似的门缝中冲出来,想来必是内力登峰造极才能施展的出来。

  “朕正在为爱妃疗伤,闲杂人等统统给朕滚出客栈。”

  接着屋内传出一声不可抗拒的冰冷之声,似要把人的心神都给冻起来一样,门外的侍卫连忙扶起趴在地上的扬州知府,便统统朝客栈大门外走去。(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