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因为爱情有多美 > 第153章 不许你离开我
  第153章不许你离开我

  “这是我的事情,让开!”她冷然喝道。

  一下子安静下来,反而让人有些无所适从。彼此的呼吸,都能清晰地听见,一声又一声,此长彼短,他看着温语,就是不让开门,他就站在门边。

  这时,卧室的门开了。

  温霜就冷冷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不说话。只是目光盯着谭一鸣,一句话不说,可是那目光却带着控诉。

  谭一鸣面对她的那种目光,突然一皱眉,有点烦躁。“什么时候有的孩子?”

  温霜不说话,只是目光奇异地看着谭一鸣。思绪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谭一鸣何尝受过温霜的这种蔑视,一时有点不适应,怔忪在那里。

  “霜儿,跟我走吧!”温语开口。

  “姐,我跟你走!”温霜突然说道。“我跟他有话说!说完就走。”

  一听她要走,没想到她对他的问题不理不睬,谭一鸣顿时怒道:“你想去哪里?!”

  温霜用一种面如死灰的表情冷冷的盯着谭一鸣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他:“离开你,永远的离开,再也不爱你了!”

  谭一鸣愣了愣,张了张嘴,却没有做声。

  从未见过如此,有些陌生的温霜,不再像以前那么温暖,只有深不可测的……恨。

  温语也吓一大跳,没想到温霜会这么说,同时她也感到高兴。“霜儿,咱们走,姐带你回去!”

  “不许走!”谭一鸣突然喊道。

  “够了!”温霜定定的停下步子,头也不回,面无表情道,“你这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残忍至极的男人。我爱你,你却践踏我的爱!你是不是以为我会一直爱着你?你是不是觉得我逃不出你的手掌心?我的确是想一辈子爱着你,可是你不值得,我觉得我真的爱错了你!所以我受到惩罚,一切都活该!”

  “该死!你胡说什么?”谭一鸣吼道。“你——”

  温霜不屑的打断他的话语,“谭一鸣,你口口声声说爱我姐!爱不是你用来伤害别人的借口,不要以爱的名义来做任何卑劣的事。当初你狠心的把我姐送给别的男人。你注定失去了她!你跟我行苟且之事时你弃她何故?你已经亏欠她太多太多了,不要再去伤害她了。谭一鸣,温语是我姐,我就算再爱你我也不会让你再伤害我姐了。你口口声声说爱她,那就请你高抬贵手放过她吧,不要再去打扰她了,不要再去伤害你爱的人了。如果你有一点人性的话,我不恨你,我也不爱你了。姐,我们走吧!”

  谭一鸣骤然发了狂,扑上去抓住她,凶狠至极道:“不许你离开我!”

  一边说一边抱住温霜。

  她的唇在发抖,半点反应也没有,他终于渐渐松开她,低首凝望她的眼睛,而她,淡漠无比的注视着他。

  他忽然有些疑惑,她何时变得这么心狠?

  “霜儿?”

  温霜轻易的从他的手里抽出手来,面色淡漠的转身离开。走到门口,跟温语说:“姐,带着我的药!”

  “嗯!”温语也有点反应不过来,立刻收拾药,扶着她,一起离开了谭一鸣的家。

  门打开。

  一阵冷风吹来,温语帮温霜裹好衣服。

  谭一鸣站在门口,寒风袭来,他就站在风里矗立许久,风是冰凉而冷冽的,能冷却掉许许多多的热情,也能让许多躁动的心变得沉静。

  回到了温语的住处。

  温霜很安静。

  温语给她煮汤,姐妹两个都没说话。

  裴少北的电话没再打来,温语也没顾上他。

  闻着厨房里的香味,温霜缓缓地将手凑到嘴边,化成拳,堵着自己的唇,容许自己稍微放纵一下的哭泣,只是这一声声的哽咽,只能被堵在喉咙里,不能出声……

  路是自己选择的,姐姐和妈妈都说了无数次了,是自己贱,非要认定那个人的!

  很快,温语端着汤进来。

  温霜见到姐姐进门拼命地眨眼,将眼泪逼回,她抽了抽鼻子,被温语察觉。

  “霜儿,别乱想了!”

  温语一开口,温霜的眼泪,宛如掉线的珍珠一样从她的眼角滑落了下来。她觉得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丢脸,于是伸出白嫩的手掌,立刻遮住了自己的眼。

  翻涌的心绪,滔天的委屈,阻挡不住她的泪水和哽咽。

  灯光打在她那一张瘦小的脸蛋上,白生生的,坠着泪,哀伤地让人动容!

  这是她的妹妹,温语无声的叹息,满眼的心疼。“傻瓜,别哭了!以后的路还长着呢,要振作起来!”

  “姐!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温语低低地叹息,“喝汤,把身体养好,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的!只要人坚强,只要人拿得起放得下!”

  这样的话,让温霜稍微好受一些。“我喝汤!”

  “这才乖!”温语把汤递过来。

  深夜,姐妹两个躺在床上,就像小时候。

  “姐,对不起!”温霜小声道。

  温语帮她盖上被子,摇头。“没事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她自然明白妹妹的意思,是为了她爱上谭一鸣而道歉吧,可是爱情有时哪里有什么理由啊,只是爱错了,需要纠正而已!“他真的不值得,霜儿,他若是值得,姐也不会放手,是不是?睡吧,睡吧!养好了身体,回家过年!”

  宛如母亲的哄慰,又宛如睡前的催眠曲,一声又一声,一下子间,心软软的,所有的委屈,似乎都可以就此消散……

  “姐!”温霜抱着温语,眼泪滑出来,湿了温语的领口。

  终于,她睡着了!

  温语才爬起来,给裴少北发了一个信息。“阿裴,今天对不起了,我没有去,明天后天都不能去了!我妹妹出了点事!”

  信息发过去,手机立刻震动起来。

  是电话,好似电话一直在裴少北身边一般,他看到电话,立刻打了过来,速度快的让温语错愕。

  “喂?”她跑到卫生间,接着电话。“阿裴?”

  “到底怎么回事?”裴少北的态度有点不好,似乎很是生气。

  “我妹妹出了点事,现在好了,不过我明天后天都要照顾她,只怕到下周都不能去见你了!”温语对裴少北感到有些愧疚,却又放不下妹妹。

  “她怎么了?”

  “你别问了,女人的事情,告诉你也没用!”

  “温语!”那边已经十分不耐。

  “好吧!告诉你,她小产了!”

  “......”裴少北一下无语。今天派了人去接她,可是她却没来,他真的很失望,他很忙,忙起来还好,可是深夜回去,一个人,就格外寂寞。

  “人没事吧?”终于,他问了句。

  “没事了!”

  “哪个男人的?”他难得八卦。“为什么是你照顾,那个男人呢?”

  温语顿了下,小声道:“谭一鸣的!”

  “该死!这个烂人!”裴少北在那端低咒道。

  温语苦涩一笑,“你自己照顾自己吧!”

  “睡不着!”他突然声音低沉的说。

  温语心里一阵颤抖,“数羊,一只一只的数!”

  “好吧!”他没有过多纠缠,“你也早睡!”

  “嗯!”依依不舍地挂了电话。

  不多时,收到他的信息:别光照顾别人自己忘记了补身体,记得吃好点!

  温语看到信息,可以想象裴少北发信息时候的张狂和霸气。

  看着短信,温语低低地窃笑了起来,样子有点傻。被人关心,尤其是被裴少北关心的感觉真好。

  温霜在温语这里一直住着,温语特意把裴少北的东西收了起来。

  周一的时候温语去上班,嘱咐她:“霜儿,中午我会回来,你别出去,要是闷就看电视!”

  “知道了姐!”温霜点头。

  温语在单位忙了一上午,中午准备看看温霜,刚出信访局大门,就在大门右侧,转头遇上谭一鸣。他风尘仆仆跑来,一见她,就问:“温语,霜儿呢?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

  温语看到他有点意外,冷笑一声,却不做回答。

  “她为什么关机?温语,我有话跟她说!”谭一鸣说道。

  “她没话跟你说!”温语说道。“谭一鸣,别再纠缠她了!”

  “告诉我她在哪里?我要见她!”谭一鸣沉声说道。说着,也不顾温语的反应,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带我去见她!”

  “放手!”温语猛地甩开他的手。“你松开我!”

  “小语,我要见她!”谭一鸣声音很轻,仿若只在唇边的呢喃,可偏偏又能让温语听见。

  温语没来得及回味谭一鸣语气里的脆弱,这时,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放开她!”

  她猛地回头,看到路辰就站在门口,离他们很近。

  “是你?”谭一鸣皱皱眉,突然想起来这是温语以前的邻居,实验中学的老师。

  “放开她!”路辰再度冷声道。

  温语一下看到路辰的面容有点冷,浑身一颤,张了张嘴,没吐出半个字来。

  而谭一鸣对上了路辰那冰凉刻骨的眸子,竟松开了温语。

  路辰就站在那里,身后是信访局的大门,萧条的冬日里,他一身黑衣,有一种悲壮的美--可是这种美此刻在他身上却如此冷魅邪气,让人不寒而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