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流青云路 > 第一卷猛虎岭_第两百零四章不能好心办坏事

第一卷猛虎岭_第两百零四章不能好心办坏事

  从许海民办公室出来,苏星晖便回家了,他也有一个来月没回家了,也确实应该回家看看父母了。

  回到家里,母亲在家正做饭呢,她看到苏星晖回了,高兴的说:“星晖回了啊,你回家怎么不打个电话回来?幸好你姐姐一家晚上回来吃饭,要不然还没什么好菜呢。”

  苏星晖笑道:“没事的,妈,我在单位每天吃得挺好的。姐姐他们什么时候来?”

  郭素华道:“应该快了吧,她说下了班就回的。”

  苏星晖在心中庆幸,幸好自己在县城还有这么一个姐姐,能够时常回来陪伴一下父母,要不然自己去那么远的地方上班,真的是太愧疚了。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虽然后面还有一句“游必有方”,不过如果父母每天都是两个人孤零零的呆在家里,那苏星晖心里还是不会舒服的。

  果然,不大一会儿,苏星云、谭明诚带着儿子谭伟胜回家了,夫妻俩看到苏星晖回了,都很高兴,苏星云进了厨房,给母亲帮起忙来了,而谭伟胜就坐在了客厅里,跟苏星晖聊起天来。

  谭伟胜说:“星晖,最近看报纸,你们猛虎岭又上了啊,看来你在那里干得是真不错。”

  苏星晖道:“还行吧,姐夫,谢谢你们能够经常回家陪陪爸妈啊。”

  谭伟胜道:“星晖,你看你,一家人说两家话干什么?你在猛虎岭干得好,我们也高兴,我跟你姐也没什么大本事,你不在家我们就经常回来一下就行了,再说了,回家我们还可以蹭饭嘛。”

  苏星晖看了看厨房,小声问道:“姐夫,我妈这段时间一直没上班?”

  谭伟胜点头道:“反正这段时间上班时间一直不是很规律,一个星期能去厂里一天就不错了,星云怕妈心情不好,所以这段时间我们也回得多一些,多陪一下她。”

  苏星晖点了点头,也确实,郭素华现在正是进入更年期的年纪了,又遇到事业不顺,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现在他是不经常回家,如果他天天住在家里,郭素华只怕也不会天天都这么好的脸色了。

  说起来,这倒是多亏了姐姐一家人了,他们多回来几次,起码能让谭伟胜多在郭素华面前转一转,可以开解一下郭素华,让她的情绪好一些。

  说话间,苏文军也下班回家了,他看到儿子回了,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不过苏星晖也看得出来,他的情绪明显也很不错。

  吃饭时间还早,谭明诚便陪着岳父下起棋来,苏星晖就在旁边观战,看到苏文军形势不太好了,他就指点一下,谭明诚陪岳父下棋本来就是帮岳父消遣的,他当然也不会说什么。

  苏星晖也是知道姐夫脾气好,这才会指点父亲的,他们这一回来,家里的气氛就热闹了很多。

  下了两盘棋,郭素华和苏星云把饭做好了,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饭,郭素华感慨道:“现在星晖可真是大忙人了啊,回家一趟可真不容易。”

  苏文军道:“你不是把那几张报纸都给留着吗?星晖的工作干得不错,咱们不能拖他的后腿。”

  郭素华道:“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嘛。”

  原来,郭素华把那几篇有着儿子名字的报纸都给留着呢,她还把报纸给好多熟人都看了,大家都对苏星晖是赞不绝口,这让郭素华也是觉得脸上有光。

  苏星晖道:“爸,妈,上俊县城这么热,家里要不要买台空调?”

  郭素华一听连忙摇头道:“空调死贵死贵的,买那玩意儿干嘛?买了空调,那电费咱们也交不起啊!”

  这年头的空调最少都是两三千一台,差不多顶一个人的一年工资了,确实是死贵死贵的,而且这年头可没有什么节能空调,空调开一晚上就是十多度电,好几块钱的电费,一个月的电费也顶一个人的工资了,确实用不起。

  苏文军也道:“是啊,咱们几十年不都过来了吗?以前连个电风扇都没有,夏天就去平台上睡,也挺凉快的,现在用什么空调?别到时候变压器带不动,给烧了就更麻烦了。”

  苏星晖是因为自己不能在身边陪着父母,心中愧疚,又看到上俊县的夏天热,所以就想起了空调,不过听父母这么一说,现在还真不是买空调的好时机,不说费用,就现在的变压器,带一台空调都费劲。

  看来,这一两年之内,是别想买什么空调了,上俊县的基础设施,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啊。

  苏星晖笑道:“那就先不买吧,我就是在猛虎岭呆惯了,回到上俊县,觉得太热,所以想起这个来了。”

  苏文军道:“说起你们猛虎岭,那确实是凉快,我原来在猛虎岭住过队,夏天晚上睡觉都得盖个薄被子。”

  郭素华也听儿子说过猛虎岭夏天凉快,她点头道:“那真是个好地方,星晖夏天最怕热的,小时候每年夏天都起一身痱子,热毒排不掉,还长疖子,太受罪了,现在在猛虎岭呆着也好。”

  苏星晖笑道:“妈,要是您在县里呆得热得受不了了,什么时候可以去我们那里玩玩啊。”

  郭素华摇头道:“算了,在这里也习惯了,再说了,我还得给你爸做饭呢,我不在家呀,他就天天下面条吃。”

  苏文军道:“我那不是工作忙吗?再说了,面条营养也不错啊。”

  郭素华、苏文军夫妻俩的话,让一家人都笑了起来。

  吃完饭,苏星晖说:“姐姐、姐夫,你们在家多呆会儿,我去一下张县长家。”

  苏星晖一个月没回来了,回到县里要向张开山汇报工作,家里人倒是都挺理解的。

  苏星晖去了张开山家,张成开了门,苏星晖便看到张开山有些疲惫的靠坐在沙发上。

  张开山看到苏星晖,振作了一下精神道:“星晖回了啊,什么时候回的?”

  苏星晖道:“下午回的,张叔叔你还没吃饭吗?”

  苏星晖是看到张开山面前的饭桌上还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才这样问的。

  张开山点头道:“我刚从堤上回来,所以还没吃饭,你吃了吗?要不让你阿姨给你再下一碗面条?”

  苏星晖连忙道:“我吃了,您快吃吧。”

  张开山点了点头,便大口大口的吃起面条来。

  苏星晖小声问张成道:“你们都吃了饭了?”

  张成道:“对啊,我们都吃完了,这段时间我爸回家的时候挺没有规律的,所以也不好等他,只能等他回来之后我妈再给他做饭了。”

  现在是汛期,虽然今年的洪峰不算太大,可是张开山作为一县之长,他肩膀上的压力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他需要经常上堤视察,还得要下乡对防汛工作进行视察,绝对是不能有一刻松懈的。

  张开山很快就把一大碗面条给吃得干干净净,他把筷子一扔,对苏星晖说:“走,星晖,到我书房里去谈。”

  进了张开山的书房,张开山道:“来,给我讲讲这段时间猛虎岭的情况。”

  苏星晖道:“这些天永丰饮料厂的矿泉水已经开始生产了,每天的产量有几千件,已经开始投放江城市场,由于在湖东电视台做了广告,这矿泉水的销售情况还是不错的。”

  张开山听了十分兴奋,永丰饮料厂是猛虎岭乡外来投资的第一家企业,它能不能办好,往小了说,关系到胡家坳村的脱贫致富,往大了说,关系到猛虎岭乡这个全省农业产业化改革试点单位是不是能成功,进而关系到上俊县的前途甚至陆正弘、顾山民等人的成败。

  张开山点头道:“嗯,这是一个好的开头啊。”

  苏星晖道:“我一个京城的朋友还跟永丰饮料厂签了华北区的代理权合同,负责在华北区的销售,我这个朋友是很有实力的,应该能够很快帮永丰饮料厂在华北地区打开销路。”

  张开山连连点头,他又问道:“你们乡里新投资的两家企业现在征地工作进行得怎么样?”

  苏星晖道:“征地工作进行得还是比较顺利的,这个月应该就可以把征地补偿工作都做好,然后就可以开始建厂房了。”

  张开山道:“征地补偿一定不能掉以轻心,要做好群众工作,一定要细致,不能让群众有意见,群众的利益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做这些事情本来是为了群众利益,如果反而损害了群众利益,那就不太好了,那就是好心办了坏事了。”

  苏星晖点头道:“您就放心吧,现在乡里和村里的干部在这方面都很有经验,我也严肃的对他们说过了,不许损害老百姓的利益,我也走访了不少当地的老百姓,询问干部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意见,到现在为止,绝大多数老百姓对干部们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

  张开山笑道:“为什么是绝大多数老百姓呢?为什么不是全部的老百姓都满意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