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两世生活 > 第二十三章大买卖
  路越走越宽,买卖越做越顺。

  卖了两批牛,林河认识了不少牛贩子,通过这些人,他能找到更多的牛贩子,卖牛的渠道有了,只要价格有优势,在供不应求的市场大背景下,卖牛就更容易了。

  用了一个星期,林河把三百头全部处理掉了。

  这天,李应龙打来了电话,叫林河去青杨宾馆吃饭。

  林河有点纳闷,李老板怎么想起叫他吃饭了,不解归不解,但还是去了青杨,没有李老板给的机会,就没有他的今天,人不能忘本,不然路只会越走越窄。

  到了青杨宾馆,才发现李应龙手下的一帮人基本来全了。

  打听了下,才知道今天是李老板生日,请手下一帮人吃饭聚餐。

  这时,刘进下来了,说:“林河,老板让你去下他房间。”

  林河没多问,顺着楼梯上了楼,来到李应龙常年包的308号房。

  李应龙刚刚洗了澡,正在穿袜子呢,让林河在一边坐下,问他:“听说你在贩牛,搞的还挺大,一收就几百头,本事到是不小,资金不少啊!”

  林河笑道:“小打小闹罢了,全靠李哥关照。”

  李应龙说:“我关照个屁了,你送的那点猪肉能挣几个钱,我心里也有数,贩牛能挣上钱是你的本事,看你小子也是个干大事的,有没有兴趣和我干大买卖?”

  “能跟李哥干是我的福气!”

  林河恭维了句,又问:“不知道李哥要干什么大买卖?”

  李应龙说:“去年河钢在龙川那边探了个大铁矿,听说储量至少有两亿吨,河钢在那边搞了个选矿厂,矿业公司老总是我朋友,我打算包个矿山挖矿,想不想跟我合伙干?”

  河钢在龙川的铁矿?

  林河怎么能不知道,十几年后他跟李应龙混时,就听李应龙说过当年跑去龙川挖矿的悲惨史,河钢的那座大铁矿分成二十多个采矿点,分包给采矿队开采。

  李应龙包的是六号矿点,结果投入巨资挖下去之后,矿脉只有很浅的一层。

  毫无疑问,李应龙在龙川栽了,而且栽的很惨。

  反而不被看好的四号矿,不但矿层厚,而且矿带非常大,把上层的石层揭掉后,整个四号场基本全是铁矿石,承包四号场的老板据说发了大财。

  “李哥打算干几号矿?”

  林河明知故问,他要确认一下,看历史是否会出现偏差。

  李应龙惊讶了:“你也知道龙川那个铁矿?”

  林河点点头道:“听人说过!”

  李应龙也不疑有他,说:“我打算干六号矿点。”

  林河笑道:“以李哥的实力,干一个矿应该绰绰有余吧!”

  李应龙道:“多了不说,银行贷点款,两千万我还是能拿出来的,不过干矿山利润大风险也大,跟人合伙,挣了一起发财,赔了也能分担点风险,能拿出一百万不?”

  林河点了点头,说:“我爹就在龙川,听那边懂矿的人说六号矿可能有断层,李哥要不换个其他的采矿点,我拿出一百万投上跟你干。”

  李应龙不屑道:“屁个懂矿的,我找专家掌过眼的,你干不干,不干算了。”

  林河苦笑,专家是个屁,专家就一定能看准?

  就现在的勘探技术,和十年后比起来,差距不是一点半点,特别是勘探设备,更是远不能和十几年后相提并论,专家的结果可不是金科玉律。

  劝过你了,你不听栽了可不怪我。

  林河笑道:“我爹在矿山上干了十几年,我还是比较相信我爹的眼力,李哥真想提携我的话,能不给我帮我也搞个点,我自己干一个矿点。”

  李应龙愣了下,说:“你想单干?”

  林河点头,手里有资本,能单干自然要一个人发财。

  李应龙上下打量他一阵,说:“干矿山先期启动就要五百万,你有五百万?”

  林河笑道:“五百万我想想办法还能凑出来,李哥能帮我搞个矿点不?”

  李应龙吃了一惊:“倒牛那么挣钱?”

  林河笑笑,没有说话。

  李应龙到没有再追问,又盯着林河看了半天,才感慨道:“你小子能耐不小啊,我记得你当初去青杨找我,骑的自行车去的,这才多久,就能拿出五百万了!”

  林河尽量让语气真诚些:“人这辈子遇到一个贵人就够了,而李哥就是我的贵人,在我身无分文,最需要机会的时候,是李哥给了我机会。没有李哥,就没有现在的我。”

  李应龙心情大好,笑骂道:“别这么煽情,要说机会,我给过好多人机会,可那些人只知道整天算计一毛两毛的小利,没一个有眼光的。你能混起来,是你自己的本事。不过你能说出这些话,可见不是个忘本的人。行了,你拿五十万,我给你搞个矿点。”

  林河大喜,连忙点头,这运气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

  李应龙又问他:“你打算干几号矿?”

  林河说:“四号矿。”

  李应龙一皱眉:“四号矿专家都不看好,你也敢干?”

  林河信心十足地说:“我相信我爹的眼光没错,就要四号矿。”

  李应龙忍不住劝道:“小子,钱来的不易,可不能随便往沟里扔。”

  林河笑道:“李哥放心,就算真赔了也没什么,我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李应龙无语了半天,才道:“行,只要你不怕赔就好。”

  第二天,林河就到信用社给李应龙转了五十万。

  打电话说了一声,李应龙让他等消息。

  结果还没到家呢,李应龙的电话就来了,事情搞定。

  速度够快,效率也超出了林河的预料,还以为要等十天半个月呢。

  好在矿山路还没修通,要到七月初才能开工,还有两个多月时间,林河打算利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尽可能的多倒点牛赚钱,至少得存够五百万起动资金。

  回到家,发现家里来了客人,叔爷爷林守乾。

  林河打了声招呼,心里就琢磨开了,林守乾在城里,怎么来农村了?

  要知道这位爷可是无事不登天宝殿,亲自登门必然是有事。

  果然,林守乾说了几句后,就直奔主题:“林河啊,今天我去张桥,听说你在张桥社存了两百万,你有本事啊,还不到一年就挣下了几百万。”

  林河忙谦虚,心里却骂娘了,谁这么嘴贱,太不是东西了。

  黄春花脸色也不好了,天天小心防着,还是没防住,终究露财了。

  林守乾又说:“钱存哪不是存,我在总社呢,你就去城里把钱存到总社,顺便也给我完点任务,都是自家人,钱存到总社,你以后想办贷款也方便。”

  这是小事,并不麻烦。

  林河松了口气,问道:“乾爷,我贷款能贷多少?”

  林守乾说:“你钱多的都花不完了,还贷款干啥?”

  林河说道:“过阵子要命钱,就想贷点款。”

  林守乾说:“我最多能给你贷十万。”

  林河一听就没兴趣了,才十万有个卵用,他也不差十万块钱。

  贷不上一百万,还不如不贷,费那个劲不划算。

  约定的日子快到了,林河带着人跑了趟,拉回来三百多头牛,回来的时候,五一长假已经结束了,林江回家没见到老大,走的时候还闷闷不乐。

  没拿到零花钱,不郁闷才怪了。

  林河忙的不行,林江却彻底解放了。

  会考结束,三年苦逼的初中和活总算划上了句号。

  林江本以为苦尽甘来了,结果刚到家就被老妈赶到牛场喂牛去了。不但要喂牛,还要和老信爷打扫牛圈卫生,每天都要清一遍牛粪,郁闷的快哭了。

  最的这一个多月,林河赶趟似的跑了三趟北边,拉回来足足上千头牛。

  每次回来还不到三天,牛都没卖完就急急的走了。

  最近嘴有点馋,林江想起前阵子老大回来的时候买了一包葡萄干,回家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立马就以为老妈又把葡萄干藏到粮食柜子里了。

  拉开装粮食的柜子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挺沉的包。

  林江得意地笑了,老妈也不换个地方,每次都往这里塞,哪能瞒得过自己。

  还以为是葡萄干,结果打开包看了眼,立马呆住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