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场之高手过招 > 三百三十五章违法的事情(一)
  “狗日的,咱们老大吩咐的事情什么时候错过?是你小子太没用,没把对方的真话给骗出来,明天继续给陈大龙打电话,我就不信这陈大龙比咱们还狼心狗肺,自己玩的女人就一点感情都没有?”被称呼为老大的人没好气的瞥了手一眼说。

  “老大,那现在怎么办?这女人现在成了无主的花,要不咱们先拖过来尝尝味道,你瞧这娘们长的,可真是够水嫩的,不试试真是可惜了放在那边也是浪费。”

  被捆绑在角落里的吕志娟吓的直往角落里钻。

  “我可是听说,那陈县长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物,连咱们老大都对他客气三分,你有多大的胆子,他的女人你也敢碰?如果闹出什么事情来你能承担?”

  老大到底比手多见过些世面,冲着手说:“我们得到的指示就是打电话要钱,至于这女人,你也知道咱们老大的脾气,他的原则是,一般情况不希望出现人命案子,要是这女人出了什么意外,我可不帮你兜着,到时候老大的手段你是知道的。”

  手听了这话,瘪嘴说:“行了,一会我随便摸几过过瘾,不动真格的总行了吧。”

  老大没出声,不一会,老大身后传来吕志娟的尖叫声......

  陈大龙接到绑匪电话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九点十五分的时候,他已经乘坐小蒋的车回到县政府大楼三楼的县长办公室。

  今夜注定将是个不眠之夜。

  小蒋紧随陈大龙脚步进了办公室,一路上见陈县长一言不发有些着急在一旁建议:“陈县长,这时候咱们回办公室有什么用?还是赶紧联系侯柳海,让他好好查查这件事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干的?吕志娟现在到底在哪?”

  “你先别急,让我好好想想。”

  小蒋见陈大龙脸色阴沉,知道吕志娟出事他心里必定也不好受,只能先三缄其口坐在一旁。

  过了一会,陈大龙突然转身奔向办公桌,从中间抽屉里找出几张电话卡来装在自己的手机上,装好后把手机递到小蒋手里。

  “你拿着这手机打电话,分别打给吕志娟的家里和工作的乡里相关人,问清楚吕志娟最后出现时间,确定她可能被绑架时间地点。”

  “好。”

  小蒋依言行事,不一会拨打了几个电话后神情愈加黯淡来,几乎是带着颓丧口气向陈大龙汇报说:“吕志娟家里乱成一团,家人说是午突然接到吕志娟一个电话,电话里说有人正在追她,后来电话就怎么也打不通了,现在家人已经报警,公安局正在调查吕志娟突然失踪案。”

  “公安局已经介入此事?”

  “是,单位同事证明吕志娟午没准时上班,原本定于午召开的会议也不得不取消了,他们正因为联系不上吕乡长感到奇怪,如果明天吕志娟再不上班,乡里会向上级领导汇报此事。”

  听了小蒋汇报的情况后,陈大龙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这次真的是有人想要跟他玩大的,绑架人质?勒索钱财?却又为什么还要把整件事闹的惊天动地?人质刚被绑架,家里,单位和公安局就已经全都知情了,这人用心实在是太险恶了!

  如果自己今天稍有说话不注意的地方,说不定明天报纸新闻的头条就有可能荣登自己的大名。

  陈大龙感觉自己有些头痛欲裂,蒋老大这边正在买凶杀人,而在这个节骨眼上,吕志娟又突然被绑架,这到底是怎样的一场戏?背后导演的人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又或者是更多?

  现在的自己,最需要做的是冷静,冷静,再冷静,对手想要的就是让自己慌乱,所以自己更加不能心慌意乱。

  但是,吕志娟被绑架的事情总不能一拖再拖,女人,尤其是年轻漂亮的女人落到那帮人手里,时间越长危险越大。

  陈大龙坐在办公桌后一只手托腮,另一只手有节奏的敲击桌面,心里默默发狠,“不管这次是谁在利用吕志娟,敢绑架自己的女人自己一定会让他生不如死!”可他也知道发狠是没用的,重要的还是赶紧想办法解决危机。

  从接到绑匪电话那一刻开始,陈大龙一直处于一种特别紧张,疲惫,担心,焦虑等等诸多复合状态中。

  他在心里仔细分析考虑,到底会是谁利用绑架吕志娟来对付自己?最近因为得知蒋老大要对付自己的消息,蒋老大的行踪是二十四小时在林家安的监控中的,最近一两天并没有发现蒋老大跟除了毒蛇之外的任何特殊人物接触。

  “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自己?”

  一分钟,两分钟,一个小时,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陈大龙想的脑袋快要想破的时候,总算是大概确定一个重点怀疑目标:老领导。

  自从跟老领导上次谈话后对方一直没有动静,陈大龙起初想着,可能是老领导想要利用蒋老大的手来对付自己,所以一直不动声色等着采用借刀杀人这一招。

  现在看来,自己是小看了老领导,他必定是知道了蒋老大正准备对自己动手,所以浑水摸鱼来了。

  不管他是真心求财利用人质敲诈自己,还是为了给蒋老大的手制造更好的机会,如果查明这件事是老领导干的,自己一定不会饶了他!

  “告诉侯柳海,让他有吕志娟的消息立刻打电话。”陈大龙总算又从口中吐出一句话来,言简意赅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是”小蒋赶紧应声。

  陈大龙心里有数,吕志娟是侯柳海的小姨子,小姨子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侯柳海不可能不知道,他之所以没把这件事向自己汇报恐怕也是不想让自己跟这件事扯上关系,但他却万万没想到,对方绑架吕志娟原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针对的目标正是自己。

  晚上十一点整,侯柳海的电话来了。

  “陈县长,我已经联系了普安市道上的朋友,拜托他们帮忙查查小娟的案子究竟是谁干的,结果蹊跷的很,几个老大的回答全都一致,他们底的兄弟最近都没干这类的勾当,所以我猜,小娟出事会不会是外地的道上人干的?”

  “现在立刻派人二十四小时跟踪老领导。”陈大龙几乎是迫切口气指示。

  “你怀疑.....”

  “不是怀疑,是确定!”陈大龙斩钉截铁,“蒋老大的行踪一直处于监控中,余丹丹刚从看守所出来没几天,我陈大龙在本地的仇人只有三个,另外一个就是蒋老大的这位老领导,除了他没有别人!”

  “老领导为什么要绑架小娟?”

  “因为我!”

  “因为你?”侯柳海愣了。

  “一个多小时前有绑匪给我打来电话,索要一百万赎金!”

  “那就快给他们钱,只要小娟能回来多少钱都行!”侯柳海在电话里着急喊起来。

  “幼稚!”

  陈大龙呵斥了侯柳海一声,解释:“如果绑匪真心想要钱,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你这个做大老板的有钱姐夫却要打电话给我?还有,既然绑匪的目的是要钱,为什么对小娟手的时候还让她有机会打电话给家里报警?一个巴不得警察参与案件的绑匪,你不觉的可疑吗?”

  “你的意思,老领导安排人绑架小娟,目标直指你?”

  “你总算明白了!”陈大龙松了一口气。

  “狗日的!不管是谁敢对小娟手,老子绝不会放过他!”侯柳海见陈大龙非常自信的锁定了藏在暗处耍阴招的家伙,气的当场就要找上门去要人。

  “我现在就带上一帮人杀到他家里去,他要是敢不把小娟交出来,我跟他没完!”

  “冷静!没有证据你凭什么去要人?”陈大龙及时阻止。

  “可你刚才不是说....”

  “我说的话只是推测,推测当不了证据!”

  “那咱们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瞧着小娟落到那老王八蛋手里?”

  “我想好了,既然老领导跟咱们玩阴的,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陈大龙话里透着一股阴森。

  “你的意思.....”

  “打听老领导的独子什么情况?他挖咱们的肉,咱们就掏他的心!”

  “对!对对对!我这就去办!”

  侯柳海得了秘诀似的慌忙挂断电话急急忙忙张罗去了,坐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的陈大龙一只手却微微颤抖。

  他的两只眼睛空洞无神看向灯光照耀县长办公室中间那片浅色木地板空地上,像是无意识从嘴里喃喃说了一句:

  “小蒋,你看到了,我也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我知道,我明白,我理解,我.....你放心陈县长,我什么都明白,我.......”

  小蒋瞧着陈大龙满脸写满说不尽的无奈,整个人像是木偶似的缓慢移动上身慢慢往身后的椅背上倒去,心疼一阵痉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