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道独尊 > 第20章天命
  那三把不同颜色的剑影,均是这把剑兵幻化出来的,而整个八卦卦爻的核心,也正是这中心之处。所有的一切,都在围绕着这把剑运行。

  一切皆有规则,这也正是三把剑影只各自针对他们一人的原因。

  幸于自己施展太虚诀之时,习惯性地会将自己的真元运出注入。之前反击那道蓝色剑影之时,也如往常一般无意地将自己的真元混杂在了其中,纵是与人对敌都是难以发觉,更何况此时只是一把虚幻的剑影。

  虽然因为没有经过练习,运出的真元量极少,无法造成伤害,但是在此紧要的关头,却无疑是雪中送炭。

  可想而知,若是等自己熟练掌握了窍门,可比任何高层的道法厉害得多了。

  想着,秦川也不敢迟疑,毕竟自己的那一道混元诀,几乎只能持续一眨眼的时间,若是自己慢了些许,必然是命丧当场。

  “铛!”

  单手用力,猛地将那剑拔地而出。

  顿时,即将穿入秦川胸膛的蓝色剑影、距离叶秋奇只有咫尺的白色剑影、受了叶秋奇一击却仍旧奋力向着上官瑶攻击而去的青色剑影,连带着原本封锁这处洞穴的八面真元壁障,随着秦川的动作,竟是转瞬之间消失全无。

  只留下八个卦爻,仍旧闪着青光,透着极其玄妙的气息。

  洞穴之中,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静得出奇。却又仿佛耳畔还回荡着刚刚逝去的种种回音,不绝于耳。

  “嘿,这阵法的奥妙,竟是在那中心之处。”

  叶秋奇一声轻笑,终于松下了一口气。

  上官瑶此时方才站稳身躯,原本正欲施法的举动,也慢慢停了下来。她看着安然无恙的秦川,有些欣喜,又有些敬佩,但是更多的,还是不解。秦川所表现出的种种天份与实力,几乎不可能是一个刚入门的伏羲弟子所能具备的。

  秀眉轻轻蹙动了一下,但很快又舒展而开。

  就在方才,在她的心中,似乎经历了一场别离,又似乎,是一场邂逅。

  她道不清。

  ……

  此时秦川站在洞穴中央,颇为畅快地笑着。全然不顾早已失去了知觉的左臂,将那右手的长剑高高举起,似乎在庆祝着一次胜利。

  自己反抗命运成功的一次胜利。

  因为这一次,他没有被抛弃;而他,也没有抛弃他们。

  “这一次是真的好玩,好玩。”

  叶秋奇大笑着,从未有过的畅快。自己一个人从生死边缘走回来,他不少经历过;可是与别人一起回来,却是未曾。

  上官瑶轻哼一声,又浅浅一笑。

  从未有过的美丽。

  ……

  “铛!”

  突然,那把古剑竟是再度从秦川手中脱离而出,腾空三尺,一阵白光闪耀而出,却是极其刺眼,几乎令得三人睁不开眼睛。而且其中蕴含的真元气息,居然比之前强上了百倍不止。

  “!”

  三人同时大骇,前番破阵已是侥幸,如此这般,是要他们的命吗?

  秦川疾退了数步,一手唤回自己的法剑,持于手中。灵核之内的真元重新运转而出,却是已经微弱了很多。

  从进入观星洞开始,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真元的运转,之前泥沼之中一番激斗,更是施展了两次真元消耗极大的凭虚御风,此刻丹田之内真元早已所剩无几,哪里还能对付得了这一瞬间增强了无数倍的剑灵。

  这也是方才为何不直接凭虚御风到中央取剑的原因了。

  “完蛋了。”

  叶秋奇沉声道了一句。

  反观他们二人,也是好不到哪里去。叶秋奇肩上的血痕已是染到了胸襟,而一向洁净爱美的上官瑶,也是衣袍沾上了泥污,有些不堪入目。

  真元之气,更与秦川别无他异。

  师父设下这般试炼,却是为何?

  难道,又要逼自己重拾魔道修为、背离仙道了吗?

  “……”

  秦川不由咽了一口唾沫,心中一阵无奈,还有说不出的委屈。

  不过,那道白光闪耀片刻后,便缓缓淡去,不多时,竟是谷长风手持那把古朴的仙剑,凭空出现在了众弟子的跟前。

  元神化身?

  秦川微微一怔。

  元神化身,乃是无极道法元婴后期方才能掌握的神通,除了隐世的老妖怪,整个中原修成元神之人无一不是声名显赫之辈。

  谷长风正是其一。

  想着,秦川忽而有些释然了。

  原来,那把剑并非被赋了灵,而是谷长风的元神化身附在了其中,一切,均只是为了考验他们而已。只是,自己今生这个师父,还真是严苛得很,方才那番惊险,虽然肯定不会伤了他们,可是也吓得不轻啊。

  “此番历练,可有感想?”

  谷长风现出身来,噙着笑意,看着几个年轻的弟子,却是极为满意。

  “师父。”

  三人对着谷长风行了礼,脸上的骇然之色,方才渐渐淡去。包括秦川在内,一开始都是小瞧了这次入门试练了。

  “你三人历了心劫,证了道心,也展示了各自的天赋资质,更是一起渡过了生死之劫。现在,我便正式将你们收入我静虚一脉。”

  谷长风说着,眸中闪过一抹异色。

  秦川三人怔了半分,随即屈膝跪立,急忙拜了三拜。

  原来在这之前,师父的心中,只是将他们当做伏羲门弟子,却没有真正的将他们当做静虚一脉的传人么。

  不过……

  此时的他们,已经证明自己了!

  谷长风点了点头,一股散着清新之气的真元,从他身上缓缓蔓延至秦川与叶秋奇受伤之处。那元神之力奇妙的能力,竟是缓缓治疗着他们的伤口。

  秦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臂,面露喜色。

  身体躯壳对于修成元神之人来说,已是如同皮囊一般,像此时自己这等“重伤”,也只是念想之间就能修复。回去再服些丹药,三五日内,便能恢复如初。秦川曾经修出过元神,自然知晓其中的神通。

  一时间,竟是有些迫切地想要修炼了。

  “此观星洞本为观心洞,只因千年前我门中一位前辈在此观星悟出北斗奥义,方才更名为观星。是为从前我门内弟子筑基期满,入世修行之前接受考验之地,其中的凶险不说自明,我本不该让你们来此。”

  为二人处理完伤势后,谷长风忽而长叹一声,这般说道。

  “……”

  闻言,秦川三人默然,不知是何感想。

  这么一说,那他们岂不是以入门弟子的身份,进行了一次入世弟子必经的磨炼?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我静虚一脉,历来收徒传道极为严谨甚至是严苛,故而宗门开山至今不过寥寥数百人,传至为师手中,更是只余下我一人。我本欲将瑶儿收入门下,作为衣钵传承的弟子,却没想到,竟遇上你们三个惊才绝艳之子。”

  谷长风继续说着,秦川和叶秋奇心中却是有些赧然。

  叶秋奇且不说,秦川前世经历过一遭,却也是才知道,静虚一脉人丁稀少的缘由,竟是这般。

  静虚一脉的要求,到底是有多高?

  上官瑶此时也是微微有些沮丧,没想到以前师父传道于自己的理由,竟是如此的勉强。不过,此时,似乎自己达到要求了呢。

  见得众弟子各异的神色,谷长风淡淡一笑,双眉舒展而开。

  “你们三人以尚还浅薄的道行,便成功渡过了心志、情谊、以及生死三劫,从今以后,便是当之无愧的静虚弟子!”

  说着,谷长风忽而单臂微扬,手中那把古剑飞驰而出,悬于身前,竟是突然一分为三,化成了与之前三道幻化出的剑影一模一样的剑兵,而且这一次,是真真实实的剑,并非虚影。

  居然有这般神奇!

  “此剑名为天命,乃是我伏羲门在此开山立派之时,被我静虚祖师寻得,一直传承下来。百年之前又被一位师祖一分为三,赠予了三位传人,后其逐一仙逝之后,又终归我静虚一脉珍藏。”

  谷长风说着,便对着三个弟子环视了一周,“如今我便效仿那位师祖,将其赠于你等。虽比不得天下诸多神兵,但对于此时的你们,却最适合不过了。”

  “此白剑名为吞日月,赠予叶秋奇。“

  “蓝剑谓之镇山河,赠予秦川。”

  “而其青剑,乃为破苍穹,赠予上官瑶。”

  “取我伏羲祖师‘心吞日月,气镇山河;苍穹立破,独领乾坤’之训,只盼你等无极而太极,大道合一!”

  说罢,那三把剑兵忽地腾飞而起,直直插落在众人身前。

  秦川、叶秋奇、上官瑶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各自将剑握入手里,神色之中,一股坚定,毅然决然,似是沉浸在了伏羲门第一代祖师的师训之中。

  淡淡一笑,秦川也是将手中剑兵紧握了起来。

  ……

  道者如是说:

  天道轮回,造化乾坤;

  鸿蒙之始,天地生我于混沌。

  其上为阳,其下为阴;

  而上亦为阴,下亦为阳。

  我参阳之道,闻其阴;

  而参阴之道,又闻其阳。

  阴阳之生灭,阴阳之轮回;

  便生阴阳如我。

  我不与人争阴阳,亦不与人斗乾坤;

  因我便是阴阳,我便是乾坤。

  我之命,天之命;

  天命如我。

  我心吞日月,气镇山河;

  则苍穹立破,独领乾坤。

  大道一如我;

  天道如一。

  ……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