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定道 > 第三十九章洗月剑
  宽敞的大厅,一颗硕大的月光石镶嵌在顶部中央,照亮整个大厅。

  大厅内有一人,看起来早就来到这里,闭目养神,好不自在。

  邵南吸取第一关的经验,在通道内适应光亮之后才走出。

  大厅内之人听到声响,随之抬头。

  两人同时看到对方,一起大声喊到。

  “怎么是你?”

  一个带有一丝惊讶,一个带有一丝愤怒。

  邵南看着眼前的宗皓龙,心想,真是冤家路窄,难道这个洞府主人连谁和谁有仇都知道?

  “小子,没有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宗皓龙嘴角带着一丝狞笑,用一种看猎物的目光看着邵南。

  “我也没有想到。”邵南悄然后退一步,寻找最佳的战斗位置。

  “上一次你让我颜面尽失,更是打伤我宗家之人,这一次,我一定要你生不如死。”宗皓龙右手出现一把亮晃晃宝剑,看着邵南眼中闪着怒火。

  邵南脸色一变,突然想起来岚隐说,那把宝剑被宗皓龙抢走,看来面前这把就应该是那把宝剑。

  邵南想到自己得到的破月裂风手的强横,不禁联想到这把宝剑的威力。

  “我有一个疑问,”邵南没管宗皓龙如何,自顾自的问到,“你们宗家是宗山县的最强家族,为什么你会被贺千柳所摆布?”

  “笑话!”宗皓龙冷哼一声,“我怎么可能被贺千柳摆布!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岚隐是我预定的女人,她竟然对你那么好,这让我很不爽,所以你必须死。贺千柳是来给我报信的,当然,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肯定对岚隐也有想法,想借刀杀人而已。”

  邵南恍然大悟。

  原来贺千柳是利用这一点来算计自己,这也说通了,为什么贺千柳一直和自己作对还暗算自己。

  竟然都是因为岚隐。

  邵南不禁苦笑,自己与岚隐认识一共才十几天,就莫名其妙多了两个仇敌。

  邵南郁闷不已,自己要是和岚隐真的有点什么那也行,这什么都没有,就被他们来回算计,这都叫什么事。

  邵南知道,说什么都没用,只有一战。

  就在这个时候,墙壁之上再次出现一排大字。

  两取其一,一生一死。

  原本就剑拔弩张的两人,这一次彻底激发。

  “小子,选个死法吧!”宗皓龙眼中透着一股凶残,死死盯着邵南。

  “没打过,谁知道谁更厉害?哼!”邵南浑身颤抖,一股兴奋的情绪蔓延。

  自己刚刚突破锻体六层,终于追上德南郡年轻一辈高手的步伐,如今即将面对其中一名成名高手,激动得都有些难以抑制。

  经过洞府内一系列的锤炼,邵南感觉自己实力提升很多,正是缺少一个像样的对手,虽然来的貌似实力有点太强。

  “哈哈!小子,你竟然吓得哆嗦了?”宗皓龙以为邵南害怕了,连忙大笑。

  “废话少说!动手吧!”邵南摆出一个战斗的姿势。

  “对付你,我只需要一只手就可以。至于我心爱的洗月剑,哼,你还不配我使用它!”宗皓龙将洗月剑收入储物袋,左手向后一背,一脸戏谑看向邵南,“来吧,让你三招!”

  邵南大怒,宗皓龙竟然如此轻视自己,实在太瞧不起人了。

  邵南直接冲向宗皓龙,右拳带风,轰向宗皓龙的前胸。

  当时,邵南就是依靠这强悍的右拳,一拳击退赵天川,占据主动,然后取得胜利。

  同样,邵南也是依靠这强悍的右拳,一拳打破宗长飞的金山霹雳拳,赢得胜利。

  就连贺千柳,都是倒在邵南这强悍的右拳之下。

  既然宗皓龙甘当靶子,邵南没有客气,直接,干脆,最强一拳,砸向宗皓龙。

  宗皓龙看着邵南的攻击,嘴角冷笑,没有任何花哨,同样是右拳挥出,和邵南来了一记硬碰硬的直接对抗。

  轰!

  一声巨响,恐怖的力量从两个拳头相遇之处向外扩散。

  邵南一连后退十三步才止住退势,看向宗皓龙的目光变得不同起来。

  自己提升到锻体六层后最强的一击,竟然就这么轻易被宗皓龙一只手挡下,宗皓龙实力竟然强悍如斯。

  这回,邵南终于明白岚隐特意强调这几个人的原因。

  他们的实力实在恐怖,贺千柳和宗长飞虽然同样是锻体六层,可是和这些人完全就不处在一个水平面,差了很多。

  蹬!瞪!蹬!瞪!蹬!

  宗皓龙连退五步,晃了晃有些发麻的右手,脸色难看至极,看向邵南的目光稍微重视一些。

  幸亏这里没有其他人,否则宗皓龙的面子彻底挂不住。

  自己以为邵南就是案板上的猪肉,想怎么切就怎么切,没有想到第一次交手,自己只是稍占上风,甚至还被邵南逼退五步,这简直就是耻辱。

  “哈哈!宗兄!刚才是第一招!”邵南大笑一声,再次冲向宗皓龙。

  “哼!刚才是大意了,多少招你都没戏!”宗皓龙被邵南一句话卡在那里,原本想要攻击,只能继续防御。

  宗皓龙清楚地记得,前两天邵南还是锻体五层,如今竟然是锻体六层,想必一定是刚刚晋级的锻体六层,没有想到力量竟然能和自己有一拼,这绝对是有些不寻常。

  宗皓龙没有来得及多想,反正是刚晋级的锻体六层,再厉害也不会是自己对手。

  刚才的一击,邵南已经知道宗皓龙的强悍,硬拼绝对不行,同时,邵南得知一个有利的讯息,自己在力量上并不吃亏。

  硬拼不行,只能智取。

  邵南想到宗皓龙这一连串的表现,心中顿生一计。

  这一次,邵南攻向宗皓龙下盘。

  双腿横扫,力量却是比刚才弱了一些,虽然不多,却将将能够让宗皓龙感觉出来。

  宗皓龙感觉邵南变弱的攻击力,顿时松了口气,暗道,原来他刚才是使用什么特殊方法才发挥那么强的实力,真实实力并非如此。

  邵南第三次攻击,力量再次减弱一分。

  就这样,邵南连出十三拳,踢了十一腿,力量越来越弱,到最后,只有第一击六层的力量。

  宗皓龙轻松的躲过邵南一连串的攻击,顺便给邵南留下不少“纪念”。

  邵南看了一眼身上滴血的几道伤口,抹了一把脸上的汗珠,再次冲向宗皓龙。

  “哈哈!刚才你不是叫的挺凶吗?怎么就这么点实力?”宗皓龙狂笑起来,再次轻松躲过邵南的攻击,顺便在邵南后背留下一条痕迹。

  宗皓龙实在太喜欢这种“游戏”。

  这种战斗实在轻松写意,早在十几招之前,宗皓龙就可以解决邵南。

  可是宗皓龙看着邵南那“傻乎乎”攻击的劲头,再加上邵南给自己带来的耻辱,就想好好折磨邵南一番。

  所以,每一次宗皓龙都是轻松躲开邵南的攻击,然后给邵南这里划一道伤口,那里划一道伤口。

  时间不长,邵南就变成一个血人,身上不知道被宗皓龙划了多少道伤口,地面都已经快被邵南染红。

  “来啊!再来攻击啊!刚才真可惜,哈哈,差点就打到我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宗皓龙心情终于舒畅起来,左手背在身后,脚步来回移动,右手不断划向邵南。

  邵南大口喘着气,看着狂妄的宗皓龙,自己浑身上下虽然没有一处重伤,可是无数的小伤口堆积起来,却万分难受。

  邵南明白,自己的身体在这么下去,绝对扛不住。

  就算不被对方打死,光是这些伤口出血,都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这还是自己化生青龙诀恢复能力超强,否则这么剧烈的运动,这么多伤口,换个人,早就倒下无法起来。

  不管如何,现在只能拼了。

  邵南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再次冲向宗皓龙,又是强悍的右拳,可是看起来却是软绵绵无力。

  “哇塞!你刚才不是挺生猛的吗?怎么现在跟个娘们似的?这拳头,一点力气都没有,要不我再让你十招?”宗皓龙心情越来越好,开始刺激邵南。

  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宗皓龙如果还像以前那样,躲开邵南的攻击,就顺便给邵南一下,邵南绝对十分被动。

  如今宗皓龙玩嗨了,竟然再次让邵南十招,想要狠狠打击邵南一番。

  没有了干扰,邵南心里暗喜,攻击继续绵软无力,却是悄悄准备破月裂风手。

  邵南自从得到破月裂风手之后,每一次战斗都会一直保留一次破月裂风手的内力,留作自己最后的底牌,如今正是最后的机会。

  一晃,九招过去,邵南就连宗皓龙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一丝,这让宗皓龙更加开心。

  “哈哈!我看你是连吃奶的劲都没有了,下一招,我就站着让你打,看你能奈我何?”宗皓龙越发兴奋。

  要说这人找死,谁都拦不住,邵南已经精疲力尽,发愁怎么打到宗皓龙,结果宗皓龙自己送上门来。

  邵南不再保留,速度陡然提升到最快,破月裂风手第一式瞬间发出,直冲宗皓龙前胸。

  “拼命一击了吗?看起来有那么几分架势,哈哈,看我一拳轰碎你,”宗皓龙右拳随意轰出,迎向邵南攻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