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抗日之烽火战神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陷阱
  敢在衡阳城这个大炼狱如此的放肆,真当中国军人是吃干饭的了。李天喜从望远镜中看到那些棵大樟树下敞胸露怀、昏昏欲睡的鬼子兵们,不由得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可转念一想,这样也好,不用去一板一斧地打进攻战,一团也会少点伤亡。

  “一连长,带着你的人上,我不要俘虏。”李天喜也深受孙玉民的影响,他虽然被亲近的弟兄们称作闷油瓶,但是下手一点都不客气。

  天气着实炎热,战士们草绿色的衬衣上都结了一层白色的盐渍,比起树荫下躲避的鬼子兵,这些可敬的中国军人当然应该成为赢家。

  一连的将士们虽然已经很小声小心,可百余号人的脚步声还是被几个稍稍警醒的鬼子兵发现,一个军曹模样的鬼子大声喊问了句:“谁?”

  回应他的是一串清脆的枪响,这不是中正式的声音,也不是捷克式轻机枪的声音,作为新三十四师一团的尖刀,一连全部装备的是美制M1半自动步枪。

  喊话的鬼子军曹被打了个透心凉,枪声一响自然就惊醒了所有的鬼子,可是已然来不及,有着强大火力优势的一连百余人手中的枪都开火了,除去小部分稍机灵的鬼子躲在了大树背后外,大部分被当场击毙在当场。

  李天喜笑了,一连的突击完成的太完美,虽然这其中有着很大因素是鬼子兵太麻痹大意,可能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击溃鬼子,这个结果还是很让人满意的。

  李天喜的笑容才刚刚浮现,马上又阴沉了下去,因为鬼子的重机枪突然间开始鸣响。进攻之前,他有仔细观察过,整个鬼子警戒阵地上空无一人,地面温度太高了,谁都无法在能煎熟鸡蛋的地面上趴伏。

  冲在最前的几个一连战士,被这突然间开火的鬼子九二式重机枪全数打倒。好在开火的只有一机枪,而且好似是也只有一个鬼子,因为机枪只短暂响了一下,便又偃旗息鼓了。

  老兵都知道,鬼子的野鸡脖子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弹板式供弹,不像马克沁的弹链式供弹,如果副射手和射手配合不好的话,野鸡脖子的威力远远不如马克沁。就像现在,很明显操控机枪的只有一人,这个不知道什么原因,不知道什么时候去到警戒阵地的鬼子,给本来会零损失攻取这里的一连造成伤亡。也好在漏网的只有这一个鬼子,要是多一个人,那么恐怕一连还得付出些代价。

  一连是尖刀连,虽然被这挺鬼子机枪打了个措手不及,死伤了几个战士,但是他们很快就反应过来,几个老兵迅速地奔向了鬼子警戒阵地那边,在第二次枪响的时候,全数翻进了战壕内。进到了战壕里,那独自一人的鬼子机枪手怎么还会有生存的可能,几个老兵存心要折磨他,替被他打死打伤的弟兄报仇,一刀一刀地切割着这个既幸运又倒霉的家伙,声声惨叫即使是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也是那么地清晰可闻。

  在几个老兵翻下鬼子阵地的同时,一连长率先投出了手榴弹,既然躲在树后顽抗,那就吃上一顿手榴弹大餐再说。一连的士兵们跟在连长之后,都投掷出了手榴弹,可怜这些原本以为是个舒服差事的鬼子兵们,几乎未作抵抗,就全部丧生在这樟树的荫凉下。

  检查完战场“确认”没有了未死透的鬼子后,一连长朝后方打了安全的手势,示意可以过来后,才开始处理刚刚阵亡的弟兄。

  李天喜当先站起身来,正欲往前时,忽然间听到了天空中传来了熟悉的尖叫破空声。

  鬼子的掷弹筒!糟糕,这个警戒阵地后面还有鬼子。

  李天喜脑子里顿时冒出了这个念头当即大声呐喊:“隐蔽!隐蔽!”

  让一团打前锋,戴存祥始终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他本想自己亲自带七团去,可是李天喜的话很实在:“副师长,如果咱们师的仗都要你亲自去打的话,那么还要我们这几个团长副团长做什么?如果咱们师的仗都让七团打前锋的话,那还要一团做什么?”

  也着实,自上高会战开始,这几年一团确实被“冷落”了一些,李天喜说这些虽然是有些赌气,可也并不是全无道理,至少对于部队建设来让,让一团太过于“落后”七团,也是他不愿意见到的。

  可是,他就是有着一种莫名的担心,一团出发后,这种担心愈发的强烈,到后来发展到坐立不安。

  戴存祥是个优秀的军人,是个优秀的指挥者,若不然怎么会在二十师诸多的营连级干部中脱颖而出,深得孙玉民的赏识,一跃而成为十二军最会打仗,也最受器重的师长。

  或许是因为黄伟和王有才的牺牲,才让他对于李天喜的一团多了这份担忧,可不管是什么原因,既然有了担心,就必须要做点什么,恰恰好董文彬带着坦克车来了,他是协助62军攻下了二塘阵地后,又火速赶来的。

  “文彬,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天喜的一团已经往东攻击了,辛苦你一下,马上追上去支援他,为兄战后再请你喝酒。”

  “骚鸡公,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自家兄弟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等打跑了衡阳城的鬼子,咱兄弟几个喝他个三天三夜!”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董文彬复述完戴存祥“一言为定”这句话后,又玩笑似地朝他打了个敬礼,才转身登上坦克车。

  对于已经跟着自己征战多次的坦克车,董文彬已经是熟得不能再熟,他虽然是旅长,可非常喜欢亲自驾驶坦克车在战场上驰骋的感觉,虽然发动机会很响;虽然车载机枪的弹壳会四处飞散,有时甚至会弹到身上产生痛感;虽然车载火炮发射时,会产生巨大的后座力,有时甚至会让人磕到碰到,可这些都阻止不了董文彬对于坦克车的热爱。

  这几年坦克车里的每个岗位他都去尝试过,不管是车长、驾驶员,机枪射手还是炮手和装填手,他都能够非常的胜任,而且对于坦克车他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可是今日,他跨步登上坦克车的时候,脚下居然打滑了,整个人都重重地磕了一下。

  “见了鬼了!”董文彬一边揉着撞痛的地方,一边骂骂咧咧地揭开了舱盖。

  董文彬磕到的当下,戴存祥还取笑了一下,可是当坦克车发动的时候,他的右眼皮猛地跳动了几下。

  这可不是个好的征兆,加上先前对李天喜一团的担忧,戴存祥立刻焦急起来,小跑着去阻止董文彬的坦克车,边跑还边叫喊着:“文彬,回来!文彬,回来!”

  可是坦克车发动机的巨大轰鸣,掩盖了他的声音,除去排烟管冒出的巨大黑烟,和履带扬起的黄尘将他掩没外,戴存祥什么都没能够做到。

  有了这个小插曲,戴存祥更加的忐忑不安起来,他立刻命令二团和七团集合,随时准备出发前去支援。

  其实用不着李天喜的喊声,那么远的距离,他的叫喊就算是传过了,也是模糊不清的。一连是尖刀连,对于鬼子掷弹筒抛射榴弹的破空声,岂能不清楚,在李天喜喊的同时,他们大都作出了反应。

  樟树底下的战士们纷纷躲到了大树后面,战壕附近的战士们都滚进了战壕,而在空旷地上的战士们,也顾不得滚烫的地面,全都趴伏到了地上。

  虽然李天喜能够分辨出弹着点不会到自己这边来,他还是指挥着后续部队,退回了刚刚藏身的地方。

  爆炸,爆炸,还是爆炸!

  鬼子的这波掷弹筒抛射的榴弹,数量真是不少,不仅覆盖住了鬼子原本的警戒阵地,还将那几颗大树也笼盖进去了。

  这里不只一个鬼子中队,如此多的掷弹筒,显然不是一个鬼子中队所能拥有的,就算是一个鬼子大队,也未必能拥有如此多的掷弹筒。难道这附近是鬼子主力的集结地?不可能呀,这段时间可是有着持续不断的侦察,如果说是鬼子的集结地,又或者说是鬼子指挥部所在的位置,应当早就发现了,若说没被侦察到,鬼子也不可能在这里只放这么一点警戒部队呀!

  难道说,鬼子一早就在这设下了陷阱,只等着自己来跳,又或者说军座的攻击命令和计划被泄露了,鬼子在这道警戒阵地后面又重新布置了重兵。

  不管是哪个假设,李天喜知道,眼前的仗难打了,恐怕自己的一团要出师不利。

  “通讯兵,马上回去向副师长报告,说我部攻击鬼子警戒阵地的时候,遭受到鬼子主力的攻击,具体兵力暂时不祥。”李天喜只稍作思考,便对一直跟在身边的通讯兵下达了命令。

  “团长,一连完全被炮火覆盖住了,怎么办?”一营长焦急地询问。

  李天喜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虽然发射榴弹的方向,看不到半个鬼子兵的影子,他还是想从中找出,那边倒底有着多少的日军部队。

  一连没有被这波突如而至的榴弹给打懵,虽然不时有战士被榴弹碎片击中,但是那道原本是鬼子兵警戒阵地的战壕,给予了他们生存和坚持的希望。先是空地上的战士们匍匐着往战壕爬,紧跟着樟树底下的战士们也跟着往战壕方向爬,在生命和炎热滚烫中间,没有谁不会选择生命。

  榴弹轰击持续了好几分钟,短暂的停歇后,不远处的几道山坡下,忽然间挑出了几面膏药旗,紧跟着众多戴着钢盔的鬼子兵,端着三八大盖冲了出来,明晃晃的刺刀,反射着烈日的光芒,有着一种让人胆寒的震撼。

  至少有两个中队,李天喜只是目测,就能大致判断出这些鬼子兵的数量。

  刚刚的那通轰击,一连虽没有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可是损失也是不少,除去伤兵外,估计现在连先前一半的兵力都没有,此刻他们正在把原本留在战壕上的鬼子重火力调转方向,而若想依靠他们抵挡住两个中队鬼子的攻击,恐怕是很难很难。

  “一营上!”李天喜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一连以半数残兵,去单独对抗鬼子,对着身边的一营长厉声喝道:“不管前面有多少鬼子,给我吃掉他们!”

  “我们……一营?”一营长有些吃惊,一连已然损失近半,就算把二连三连全带上去,和这么多的鬼子交战,还要吃光他们,这真的有些离谱了,自己绝对不会有这和不切实际的想法,可是团长居然会下一道这样的命令,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所以回话都是那么地不自信。

  “没错,就是你的一营!”李天喜斩钉截铁地道:“咱们的坦克来了,你还觉得不可能吗?”

  听到了李天喜的话,一营长才发现,身后不远处扬起了大片黄尘,坦克车的引擎声也隐隐可以听见。

  董文彬的装甲部队在没有组建步兵团的时候,是一直和着新三十四的各个团演练步兵坦克携同作战。一营也曾经和坦克一起作战过,相当清楚坦克对于鬼子来说是什么。

  现在看到自家坦克来了,那么眼前的这两个中队的鬼子又算得了什么呢?

  “是,团长,吃光这些鬼子,保证完成任务!”一营长兴奋地回答,然后挥手喊道:“一营的,杀鬼子了!”

  旗兵当先冲了出去,原本卷起旗面放倒旗杆的青天白日一片红旗,随着旗兵的奔跑开始飘展,一营的将士们在紧紧跟随着这面战旗,向着一连而去,向着即将冲上来的鬼子兵而去。

  一连已然在开火,他们攻取警戒阵地的时候,没有携带重机枪,鬼子架在阵地上的野鸡脖子就成了他们的重武器。新三十四师的前身霍山独立支队,再往前的杨树铺义勇团时,基本上所有的武器都缴自鬼子那里,不说一连所有的将士都会操作鬼子的武器,但至少是每一个骨干都能熟练使用。

  一营两个连才一冲出,原本蜂拥而上攻击一连的鬼子,没有任何征兆就忽然后退。

  这个变化,让紧盯战局的李天喜心猛然下沉,一连的火力还不足以如此之快就击溃敌人,鬼子看似是在败溃,可实际上是有组织的后退。

  有陷阱!鬼子是在诱惑更多自己的部队上去,这是涌上李天喜心头的第一感觉。可很快,这个感觉就被他抛之脑后,因为自家的坦克来了,就算鬼子设下了陷阱,但是又能对董文彬的坦克部队产生多大的威胁呢?只要一营紧紧跟随坦克车,就算前头再有一个大队的鬼子,也抵挡不住钢铁洪流的冲击。

  他哪里知道,鬼子设下的陷阱,并不是针对他的一团,目标对准的正是董文彬的坦克部队。

  那几个小土坡后的反坦克壕里,近百名头缠月巾带的鬼子死士,人手一根刺雷,正在等待着中国军队坦克车的到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