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 5.类魔与恶魔:屠杀
  在莫乌比斯已经失落的母星上,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都是无聊的一天。

  这里什么都没有,这里没有朋友,这里没有敌人,这里没有存在意义上的生命,只有一群苟延残喘的遗民以及一个缓慢死去的世界,这里什么都没有!

  如果不是荒原狼领主麾下的一位将军,某一次意外的得到了一把来自前莫乌比斯文明的晶石武器,这个缓慢死去的世界根本不会被注意到。

  但伴随着那种具有特殊的力量,以及独特的象征意义的水晶被发现,直接来自黑暗之神达克赛德的命令就让这个世界脆弱的秩序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从音爆通道中涌出来的类魔大军只用了2天的时间,就将这个世界卑微的抵抗完全摧毁,然后整个天启星最好战,最强大的战争领主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上,他只为了达克赛德的意志而来,他只为了那些特殊的晶石碎片而来!

  不过这些暴虐的征服者的到来,确实挽救了这颗垂死的星球,他们用天启星的科技稳定了当时正在解体的莫乌比斯,但也仅此而已。

  最少在这颗星球上最后一枚晶石碎片被找到之前,达克赛德不会允许它死去,但那位黑暗之神,也没心情让它变得更好。

  而现在,在莫乌比斯的废土之上,新的征服者出现了...

  “呱呱呱,呱呱!”

  古怪刺耳的吼叫声在类魔的基地中响起,似乎是某种类似于鸣叫一样的外星语言,而伴随着这些难听的吼叫声,从那地堡一样的基地里,冲出了数目惊人的类魔大军。

  这些家伙虽然有同样的名字,但它们并非同一个种族,实际上,这些普遍形态扭曲而诡异的家伙,是天启星对于奴隶的代称。

  在很早很早之前,在黑暗之神达克赛德继承了天启星之后,他就开始了自己无限征服,而在他征服的过程中,他对于杀戮那些脆弱的生物感觉到厌倦,而且每一个星球都要他亲自出手,这毫无疑问降低了黑暗之神的格调,于是他换了种方式来进行自己的征服。

  他将那些失去了母星的遗民进行了某种特殊的改造,他用天启星的科技,抹除了那些遗民的意志和思维,让他们盲目的服从于他的强权,用生物科技扭曲他们羸弱的身体,把他们改造成类似于生化武器一样的古怪战士,他们普遍肌肉不正常的发达,长有古怪的双翼,身体上覆盖着简陋的盔甲,以及一些射线枪之类的武器。

  这种改造在达克赛德看来毫无疑问是失败的,因为这些个体虽然经过改造,但依然太过羸弱,不过好处就在于,这些炮灰们廉价,残暴,而且伴随着达克赛德的无尽征服,让他们的数目几乎无穷无尽。

  于是在下一个时代,这些如虫群一样的家伙,就代替了达克赛德的意志,以实体的恐怖淹没它们面前的一切,它们被称之为“类魔”,它们的出现,就代表着天启星的残暴征服将至。

  在多个多元宇宙和平行位面中,类魔都是星际文明最恐怖的末日灾难之一。

  不过当莫乌比斯的类魔大军从它们糟糕的巢穴里冲出来的时候,从天空砸下来的毁灭也在同时到来。

  已经被高温灼烧的无比高温的黑色登陆仓带着呼啸的狂风尖啸,狠狠的精准的砸在地面上连成一片的类魔基地之中,从莫乌比斯废土的同步轨道砸下来,积蓄的可怕动能在落地的瞬间,就被转化成了无与伦比的破坏力,砸碎地面,轰出凹陷,在碎石横飞之间,那些梭型的登陆仓就将地面上的基地在顷刻间抹平。

  不过类魔们都是居住在地面之下的地穴里的,莫乌比斯的生态环境糟糕,所以这些类魔大军干脆在地面之下构建了一个四通八达的通道,这就导致地面的基地被轰碎之后,登陆的战士们,还要面对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残暴类魔大军。

  如果以单纯的数量来看,这2W5千个第一波突袭地面的登陆仓里的战士,毫无疑问将死无葬身之地。

  但问题就在于...

  “砰”

  就在残暴而扭曲的类魔们在指挥官的喝令下,组成了散乱的战斗阵型,冲向那些登陆仓的同时,那些躺在轰出的环形坑里的黑色登陆仓也被从内部粗暴的一脚踹开。

  “轰”

  全身上下都燃烧着灼热火焰的邪能领主从登陆仓里站了起来,这种恶魔卫士的终极形态在打扮上和普通的恶魔卫士没有区别,但它们普遍身高都在4米以上,而且全身上下的血管里,都奔腾着永不停息的邪能之火。

  “咔咔”

  这庞然大物歪着脑袋,打量着眼前那些身高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在它看来就和小矮子一样的古怪类魔们,它很快就对这些羸弱的生物失去了兴趣,它转过身,弯腰在黑色登陆仓里翻找着,很快,一把和它等身高的,缠绕着狰狞锁链和跳动火焰的圆刃战斧被它拿了起来。

  这个动作让那些停在原地的类魔大军们齐刷刷的后退了一步,它们没有自己的思维和意志,但它们依然有自己的情绪,依然会愤怒,依然会畏惧...很显然,眼前这大家伙,让这些欺软怕硬的混蛋们害怕了。

  而在第一个踏上莫乌比斯地表的邪能领主身后,登陆到同一基地的其他恶魔领主们也纷纷从自己的登陆仓里跳了出来。

  赛伯的军团行事简单粗暴,像是这种登陆仓,根本没有加装什么反震设备,纯粹就是依靠恶魔自己蛮横的身体素质在硬抗登陆的撞击力度,而这种力度能轻易的摧毁低阶恶魔的身躯,所以第一波登陆的...都是些高阶恶魔。

  而作为高阶恶魔所拥有的必的能力,就是同类召唤。

  “你们在等什么!上!杀了它们!”

  “我们还有数量优势!”

  类魔的指挥官当然不是类魔,这是基地驻守的,来自天启星的士兵,他们自诩为高贵的血脉,每一个都具有对类魔的控制权,而在这天启战士的命令下,心存畏惧的类魔们不得不扑向眼前明显是个狠角色的邪能领主。

  后者眼看着这些小杂碎不知死活的冲上来,它燃烧着火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来吧!杀与被杀!”

  “这就是军团之路!”

  “轰”

  单手挥起的圆刃战斧在空中切开空气,发出了刺耳疯狂的鸣叫声,墨绿色的魔火在利刃之后组成旋转的刀刃,朝着四面八方挥洒而出,只是一击之下,扑上来的数十名类魔就被燃烧的烈焰焚烧殆尽,他们的骨灰撒在大地之上,让那天启星的指挥官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毫无意义的杂碎!”

  邪能领主扔下了冰冷的评价,它举起带着绿色钢铁拳套的右手,在它身后,莫乌比斯并不稳定的空间被撕开,在天空中,已经出现在大气层之上的运兵船里的低阶恶魔们感觉到了领主的征召,它们的身体在狂叫中消失于原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踏出临时的传送门,站在了破碎的莫乌比斯大地上。

  每一名领主可以无视空间阻隔,征召最少10名低级恶魔,于是在最先登陆的2W5千名恶魔领主的召唤之下,近30W恶魔大军顷刻间出现在了莫乌比斯的大地上。

  而在天空之上,大型运兵船的甲板上,那些能在大气层里飞速航行的飞艇也快速升空,就像是从暗红色的天际里飞出的恶魔蝙蝠一样,密密麻麻的扑向已经彻底混乱的地表。

  这就是恶魔们的进攻方式,一旦开始,就像是奔涌不停的大海潮,直到彻底将最后一名对手淹没之前,它们不会停下前进!

  “我们是地狱来客,毁灭之手!”

  “用杀戮和鲜血涂满这片大地,把它献给至高无上的霸王!”

  最先登陆的邪能领主接管了这个已经被夷平的类魔基地的指挥权,在它的怒吼声中,已经彻底成型的恶魔大军挥舞着武器和爪子,就像是涌动的,燃烧着绿色火焰的潮水,朝着被逼到了死角的类魔大军发动了最后的突袭。

  “来啊!你死我活的战斗啊!”

  “来啊!杀与被杀!”

  “来啊!用你的惨叫愉悦我的灵魂!”

  擅长用数量征服群星的类魔大军遇到了更残暴,更好战,更擅长用数量淹没一切的恶魔军团...它们的武器难以突破恶魔们坚韧的皮肤,它们的身体却能会被掀起的烈焰轻易的焚烧殆尽,说到底,它们只是一群被改造过的平民,而它们的对手,是在地狱里厮杀了千万年的屠夫们。

  很显然,天启星的恶棍们,终于遇到了自己的天敌!

  这已经不能用战争来形容了,这完全就是一场屠杀,同等数量之下,恶魔们能轻易的虐杀类魔,想要抵抗恶魔之潮的入侵,天启星就需要投入更多的类魔,无穷无尽的类魔。

  但问题就在于...他们的对手的数量,同样是无穷无尽!

  “荒原狼领主!我们需要支援!”

  留在天启星的最高指挥官看着已经彻底在恶魔冲击中溃败的局势,在迫不得已之下,他接通了战争领主的通讯:

  “低贱的类魔们在被屠杀!我们高贵的同胞也难逃被杀的惨剧,敌人的数量太多了!我们需要援军!”

  “我们需要更多的类魔炮灰!我们需要主力战舰!我们需要母盒武器!”

  “见鬼的恶魔们正堵在基地门口痛宰我们!我需要...”

  “砰”

  指挥官的求援还没说完,一道从背后突袭而来的呼啸之音就让他下意识的跳向另一边,那通讯器被如毒蛇一样的幻影击碎,天启星指挥官从地面上爬起来,抽出了腰间电光肆意的长剑,这才看到了偷袭者。

  那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性,穿着绿色的,造型很清凉的盔甲,左手握着一把黑色的骨鞭,上面满是狰狞的倒刺,绿色的雾气缠绕在她的身体上,在她所到之处,一切都被轻而易举的腐蚀,不管是本地的木质地板,还是来自天启星做工精良的钢铁座椅。

  “入侵者!你们在践踏天启星的伟大!”

  指挥官咬着牙,用痛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瘟疫女士,他大声喊到:“等到战争领主回援的时候,你们卑鄙的突袭就会被粉碎...至于你,你会被卖到最低贱的...”

  “砰”

  幻影般的长鞭灵活如真正的毒蛇,在瘟疫女士挥起的手腕的摇晃中,在那天启星指挥官的脸颊上,留下了一道极具腐蚀性的伤口,但很快,那伤口就在这家伙急速的自愈下复原。

  “你可悲的幻想说完了没有?”

  瘟疫女士打断了天启星指挥官的宣言,她伸出一根手指,拂了拂自己精心收拾过的头发,她伸出鲜红色的舌头,舔了舔嘴唇,看着对面的指挥官,她眼中露出了蜘蛛猎食一样的目光,她低声说:

  “所以现在,我们到底要办正事...还是要,找乐子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