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际供应商 > 第1077章千钧一发
  在亿万年恒久远的枯寂宇宙里,一艘庞大的战舰正在时空对流层里高速移动着。这艘通体呈黑色的战舰、在冰冷的宇宙里闪烁着夺目的光彩,所有拦截在它正前方的行星带都被撞击成了齑粉。

  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突然之间这艘庞大的舰体就停止了下来,没有任何的征兆。这种以朝光速行驶的速度,可以说停就停,可以想象他们的科技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透过舰体可以看到,里面很多人形生物在舰体停止的一瞬间开始骚动了起来。宇宙里面是没有时间概念的,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这艘庞大的战舰突然关闭了能源开关,就这么静静的再次悬浮在了虚空中。

  此时在地球这颗蓝色的星球上,某个人整沉寂在无边黑暗的大洋底部,抱着脑袋来回的翻滚着。

  鲁莽收取了那个“飞碟”、使得他一瞬间头痛欲裂了起来,一股庞大的炙热感从内到外的逼迫着他、好像要把他烧成灰烬一般。

  他不知道的是,这是空间维度和守恒能量之间的一种深层次对撞,而方远山脑海就是那个载体。

  打个比方说、我们现在生活的空间是三维空间,方远山的脑海就相当于一个异度空间与三维空间的连接点,这个出入口随着他身体移动而出现他身体的四周围,所以储存于异度空间的东西可以被随时取出。

  而守恒能量讲究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只能从一个物体传递给另一个物体,而且能量的形式也可以互相转换。

  现在方远山空间内的“飞碟”状物体显然不想进入他脑海里的异度空间,这是双方能量规则的交战。输了“飞碟”被扔进异度空间永世不得翻身,赢了的下场自然是方远山爆体而亡,所以说非常的凶险。

  不过这一切他自己是不知道的,在冰冷刺骨的大洋底部不停的翻滚着。空间防御随着交战的白热化渐渐的收缩进了脑海本体。但问题是这里是千米深的大洋底部,没了空间防御的支撑,他在一瞬间就可能被压成肉饼。

  上方的黑色雾霭在没了飞碟提供的能量后,很快就被压了下去,虚空八卦慢慢的沉到了冰湖的小岛上。那无形物质、看起来好像没有一点重量的八卦图,在靠近小岛的一瞬间就把它给抹平了。

  “吱吱~~”

  如磨盘转动一般,当虚空八卦接触到海水时、下方渐渐平息的海水再次沸腾了起来,并且很快被蒸发干,而且更加恐怖的是、这个虚空八卦根本就不停歇,一直朝着下方碾压而去。

  此时的景象非常的骇人,如果天上卫星能拍摄到的话,他们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一个数百万平方米的内陆湖、在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着,连一丝水雾都没有蒸腾上来,这是何其恐怖的一个事情?

  大样底部的方远山此时在不停得翻滚着,同时一股越来越庞大的压力让他渐渐失守的心神回复了过来,让他感到骇然的是、本来足有两米有余的空间防御圈、此时已经不足五十公分了,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

  “啊。。。”

  一声呐喊从嘴里爆发开来,他在第一时间就展开了空间移动,想快速逃离大洋底部,然而让他骇然的是、空间移动此时已经不足30米,每移动一下、这个距离同样都在缩小着。

  但是问题就出在这里,他下潜的太深了,根本就不敢放开空间防御自然的浮上水面,要不然压力能在一瞬间让他爆体而亡。

  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总是会发挥出无与伦比的潜力,现在的方远山就是如此,哪怕空间移动只有区区的30米、29米、25米、19米,他也在尽力的朝着海面上升腾而去。

  脑部传来的强烈痛楚让他随时能昏厥过去,外部无处不在的压力也让他的心脏仿佛被巨人的大手给攥紧了一般,使得他连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

  两百米,三百五十米,四百米,五百五十米。。。就这么一寸寸的往上挪移着,空间防御圈越来越小,此时已经不足二十公分了,那种侵入心扉的压力让他骇得魂飞魄散,甚至连脑海里的痛楚都好像淡了很多,一门心思的朝着海面上挪移过去。

  “啵~~”

  方远山好像听到了脑海里传来的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也就在这同一时间,他的身体防护圈消失不见了,就在这同时、一股庞大的压力透体而入,方远山瞬间被这股压力逼迫的口吐鲜血。

  人类徒手下潜最深可以达到150米,这是有记录的,算上没有记录的最多200米。方远山天赋异禀,身体被空间改造成了非人类,算他400米好了。

  但其实每多下沉一米,所受到的压力远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很可能是以次方来计算。所以此时在洋底500多米的方远山,他所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就算是钢浇铁铸的身体都能被压扁了。

  他没有被压扁,但是浑身的骨头仿佛在“咯吱、咯吱”响一样,嘴里大口的往外吐着鲜血,身体却还得往上挣扎着上浮,形式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地,他随时能被这股压力给活活压死。

  也许是老天爷不想看到他这么早就死掉,就在他意识已经开始迷糊的时候,上方的虚空八卦图在蒸发掉水分的同时,也为方远山减轻了身体所受到的压力。每下潜一公分、他的压力都在成倍的减少。

  “轰隆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他就快昏迷过去的时候,脑海里好像响起了战舰被推入无底深渊的异响,脑海里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一下子消失无形。

  整个身体还泡在冰水里的方远山、在第一时间就朝着上方挣扎而去,可惜他身体受伤很重,连滑动水流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尽量放平身体,想靠着浮力把自己送到湖面上去。

  “呼呼呼。。”

  徐徐的吐出一口气,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他的脸此时憋得通红。

  “难道我今天真得要死在这里吗?我好不甘心哦~”

  现在的方远山、心里的感觉非常奇妙,有一种濒临死亡的明了,脑海里有很多想法。他还没和慕容婉结婚,他还没有宝宝,他的公司现在算得上才刚刚起步。。。

  就这样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很多景物在他的脑海里快速的闪现着,他的身体此时竟然不升反降,竟然有向海底沉去的迹象。

  “如果我走了,你会想我吗?”

  “请不要为我哭泣,也许来生我们还会在一起。。。”

  漆黑冰冷的大洋底,一滴眼泪从方远山的眼角流了下来,混合进了海水里面,而他的身体也开始加快的朝着海底深处沉去。

  “没有你在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过得犹如行尸走肉。我没日没夜的想你,想着我们在一起的时光。所以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因为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

  “方远山,你醒醒。。。”

  “远山,你答应我的,说一定会娶我的。。。”

  “前世我们千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所以请你要答应我,面对任何环境都要振作起来。。。”

  “方远山。。。”

  就在他加速朝着海底沉去的时候,他的双眼突然睁了开来,对着头顶数以十亿吨的海水咆哮了开来。

  “去尼玛的,劳资不要死。。。”

  “轰~~”

  整个大洋底部随着他的那一声呐喊震动了起来,随后在他的身体四周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防御圈,在他的头顶上方、一个虚幻的龙首出现了,帮着他一块承受海水的压迫。

  不仅仅如此,随着他的那一声呐喊,上方的海水也开始沸腾了起来,还在慢慢朝着下方压迫的虚空八卦图、能量也随之告罄,“噗”的一声碎裂了开来。

  八卦图碎裂了不要紧,但是黑夜中的柯元河却一下脸色苍白。耗费了无数精力打制而成的大周天八卦阵、加上原始八卦图,还有求过来的一张道教镇派符,没想到最后还是失败了。

  是的,在柯元河看来现在就是失败了。以他的设想,那个虚空八卦图应该一直镇压到海底、把那个黑色圆锥体的本体给彻底磨灭才对,但现在连三分之一都没达到就破灭了,显然是失败了。

  “轰~”

  心若死灰的柯元河还没来的及谓然叹息,下方的冰湖面一声巨响传来,升腾起来的海水溅起滔天的浪花,击打像四周围的冰川山壁。连站在上方岩道上的柯元河衣襟都给打湿了。

  “劫数已定,人力终究不可违,哎~~”

  天上厚重的云层已经慢慢散去,千丝万缕的霞光铺洒上了格陵兰岛,已经等着黑洞反扑的柯元河此时已经闭上了眼睛。按照他的设想、一旦不能把它给镇压下去,迎来的绝对是最猛烈的反扑。他连逃跑的欲望都没有,因为他知道,没用。

  可惜等了好久也没有等来那灭世的场景,惊疑不定的柯元河、睁开眼朝山谷下面的湖面看去,本来被磨灭的湖水已经重新涨上来了,冷热交替之下、湖面上冒着丝丝白烟,随后他就发现湖面上出现了一个黑影,再找寻了一圈他才发现方远山人没了,柯元河猛然一惊,那该不会是自己徒弟吧?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