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师救我 > 第十二,她被吓死了
  圆月。

  无风。

  溪水潺潺。

  秦仲文掌中的月亮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他们虽然没见识,但也看得出这绝不是刺青印记。

  “书剑塔的名气为什么这么大,书剑塔的军师为什么这么吃香,我现在就告诉你们,因为书剑塔传承着前朝一个超级文明的一丁点知识和能力,就这么一丁点也足够横行天下,屹立不倒了,我手中的这个月亮就是成为军师必备的条件之一,心灵传序(阴),能够激活前朝的仙道遗物和仙道传人血脉。”秦仲文笑着道。

  他说着正色道:“大叔,圆圆,我现在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们,你们父女就拥有和我这个心灵传序(阴)相对应的仙道传人血脉,只要你们同意,我随时可以激活你们的仙道传人血脉,让你们获得无与伦比的力量,成为和普通人截然不同的仙道传人。”

  “爹,你听懂了吗?”贾圆圆满脸迷糊的道。

  “让我再想想。”贾传一脸懵逼的道。

  这父女的神经是有多大条啊,这么简单直白的话都听不懂,秦仲文满脸无语的一拍额头,旋即大吼道:“意思就是这是钥匙,可以开你们身上的锁,现在懂了吗?”

  “懂了懂了,你看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真是的,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你非要搞得那么复杂,这儿又没有外人,你说你显摆个什么劲儿啊。”贾圆圆点头道。

  “仲文,不是大叔说你,该装的时候装,不该装的时候就不要装,该装的时候你不装,你就是傻,可不该装的时候你还装,你就是找不自在了,你以为你读过几本书就了不起了,你知道这叫什么么,这就叫做中庸你懂不懂,不能过也不能少,不能左也不能右,你小子还有的学呢。”贾传语重心长的道。

  “噗!”秦仲文险些一口血喷了,他不行了,胸口好痛,他感觉他中箭了,这支箭叫做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之箭,此箭乃武林三大毒箭之一,一甲子定力以下之人中者必死。

  还好他乃五百年不出之绝代天骄,年仅二十三就已有两甲字的定力,不过此箭极为歹毒,他还是内伤了。

  秦仲文深吸了一口气,大吼道:“我草你全家祖母十八代,现在立刻马上把手伸出来,老子要给你们开锁。”

  “早说嘛。”贾圆圆嘟囔道,笑吟吟的伸出手。

  “下次注意,别跟我学,骂人不好。”贾传笑着道,说着撸起袖子伸出手。

  人,怎么可这么贱,秦仲文心中无语道。

  他看了看贾圆圆莲藕般白嫩的手臂,抬手就要握住贾圆圆的手掌,可就在这时,他忽然眉头大皱。

  “咕噜噜!”秦仲文的身上传出一阵鸣叫声。

  “年轻人,一聚会就只知道喝酒不知道吃饭,真是的,一点定力都没有,这才多长时间你就饿了。”贾传撇嘴冷笑道。

  我没有定力,我可是中了你们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之箭还好端端的站在这里,换了其他人早就死翘翘了,秦仲文心中愤愤道。

  他恨啊,要不是那个馒头脸,他至于么。

  “家里还剩下一碗麻食你要不要吃。”贾圆圆说道。

  秦仲文用力点头,他已经一天都没吃了。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三人当即摸黑向着贾家而去。

  别看乔思雨只是男爵府一个可有可无的十三小姐,可终归是威仪男爵的女儿,面儿不能跌,所以思雨轩里亭台阁楼,假山流水等等应有尽有,占地过百亩,三人一路穿林绕园,穿过一道拱门,忽然听到一道惨叫声,声音之凄厉简直如同鬼嚎。

  秦仲文心中一跳,头也不回的昂首而行,好像什么也没听到。

  他当然听见了,可这深更半夜的,还是不要管闲事为好,他不怕死,他就是单纯的胆儿小,他心中暗自祈祷,但愿贾圆圆和贾传跟他一样,不喜欢管闲事。

  “停下。”贾圆圆说道。

  “怎么了?”秦仲文蹙眉道。

  “仲文,刚刚不是才跟你说了,不该装的时候不要装,这么大的叫声你没听见。”贾传叹气道。

  我错了,我就知道这俩二货不会装没听见,秦仲文一拍额头,心中无语道,他笑着道:“哦,我以为有人浪叫呢,这深更半夜的,肯定是浪叫,咱们就不要管闲事了,走吧,我快饿死了。”

  “秦仲文,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惨的叫声你说是浪叫。”贾圆圆怒道。

  她说着转身就走。

  贾传摇头叹道:“以后别说我认识你。”

  他说着也追了上去。

  “草,都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可我为什么总是碰到猪队友,本来就混得比狗还背了,还管闲事,纯粹找不自在。”秦仲文黑着脸怒道。

  他无语摇头,追了上去。

  很快,前方就出现一片梨沟,正是贾家父女才开垦出来的菜地,秦仲文走上前,就见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倒在地上,正是之前见过的赵五六的女人月菊。

  “深更半夜的,她跑到这儿来干什么?”秦仲文蹙眉道。

  “鬼知道。”贾圆圆说道。

  她说着将月菊翻过来。

  “鬼啊!”贾圆圆瞬间两眼大睁,尖叫道。

  只见月菊两眼大睁,眼圈发黑,脸色好像是烧纸后的灰烬般一片灰败,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看这样子,应该是吓死的。”贾传蹙眉道。

  “她到底看到了什么,竟被活活吓死。”秦仲文眉头微蹙,说道,他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种被吓死的人,样子太可怕了。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不语,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秦仲文拿着灯笼沿着月菊的足迹走了过去。

  很快,他就瞪大了眼,说道:“圆圆,大叔,你们快过来看。”

  灯笼照耀下的土地上有一个脚印,脚印像是被什么灼烧了,土壤边缘竟发出月白色的灼烧痕迹,尤其诡异的是,中间的一株幼苗竟变成了枯黄色。

  “咦,这是我才种下的豆角,怎么会枯掉。”贾传瞪大了眼,喃喃道。

  秦仲文心头沉重,打着灯笼继续往前走,只见脚印所过之处,周围所有的幼苗都枯掉了,像是被什么东西抽掉了生机。

  他忍不住好奇,蹲下伸出手想要捏起一点看看,可手伸到上面,却猛地感到一股阴冷的刺痛,手上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就打了个寒颤,脑袋更是剧痛,眼前发黑。

  “好痛好痛好痛。”秦仲文不由惨叫道。

  这感觉极其奇怪,明明阴冷的要死,可阴冷中又有种灼烧的痛感,不是身体上的痛感,而是意识大脑的灼烧痛感,像是要燃烧他的灵魂。

  “大叔,你们有没有想过脱离这男爵府。”秦仲文站了起来,忽然说道,商会成立后他就想过了,都加入商会,脱离这男爵府,总给人做下人有什么意思,可惜贾传的脾气又臭又硬。

  此时见到这等诡异的事情,再联想到失踪已久的赵五六,以及夏天要来了的现实,他愈发觉得这男爵府不安全,越快撇清关系越好。

  “仲文,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贾传说道。

  “那倒没有,只是有种不好的感觉。”秦仲文摇头说道。

  贾传蹙眉想了想,叹道:“好吧,圆圆也长大了,也该有个身份了。”

  发生了这种事,三人的心中都沉甸甸的,上报乔雨思后才返回贾家,下人这种人无论在哪种封建社会都属于法律空白,是权贵的私有财产,官府管不着也懒得管,所以乔雨思就直接让人用一张草席卷了,等她家人来收尸,当然赔偿是少不了的。

  进了院子,秦仲文放下灯笼,就迫不及待的道:“大叔,圆圆,咱们这就开始吧。”

  他不想再耽误了,早一点激活这两人的仙道传人血脉,他才能安心。

  “不吃饭了。”贾圆圆奇怪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吃什么饭,现在立刻马上开始。”秦仲文说道。

  他说着就走上前,一把抓起贾圆圆的手腕,按照心灵传序(阴)应用上所说,咬破贾圆圆的手指,说道:“端着别动。”

  话音落下,他立即凝神于脑中的心灵传序(阴)应用,开启。

  一瞬间,只见他的掌心泛起一个光灿灿白茫茫的小月亮,见到贾圆圆手上的鲜血,小月亮瞬间光芒大盛,竟从他的掌心脱手而出。

  小月亮缓缓升起,越飘越高,最后到了贾圆圆的头顶。

  “依据古老的契约,今日我秦仲文在此唤醒你,赐汝名,贾圆圆。”秦仲文按照应用上的提示,大声道。

  他说着拿出身上的农民一号,随手丢出。

  “噗!”农民一号张嘴就朝着贾圆圆喷出一口金色的原力液。

  原力液为激活唤醒仙道血脉的必须能量,还好他有农民一号,不然还真不知道到哪儿去搞原力液。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