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六十章先给点甜头
  华尔派来的信使叫殷扬,是吴大赛奉命安排给华尔的勤务兵,按吴超越一贯的歹毒规矩,华尔派他送信时并没有告诉他真相,只是拿金钱收买殷扬行事。谁知道这个殷扬还算有点良心,一转身就跑到吴大赛面前来把华尔卖了,揭发华尔企图叛变吴小买办的罪行,吴超越闻讯之余既哭笑不得,又多少有些感动,便亲自接见了这个小兵,一边把真相告诉他,一边对他多加赞誉,许诺完事之后赏赐提拔,这才把殷扬给打发了过来献诈降书。

  碰上这么一个严重洗脑的送信人,韦俊当然很难在盘问中发现什么破绽漏洞,不过韦俊更关心的还是华尔用英文写成的请降信,特地请来了两个操纵蒸汽炮船的美国人和翻译,让他们翻译书信内容,结果发现书信的完整内容如下:

  “亲爱的太平天国指挥官先生,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华尔,出生于美利坚合众国的马萨诸塞州,就学于美国的文理军事学院,是一个旅行家兼雇佣兵,曾经参加过墨西哥和克里米亚战争,有着非常丰富的战争经验,目前在清国湖北巡抚吴超越的直属水师中担任教官,领副将衔,负责协助指挥吴超越直属水师的蒸汽炮船勇敢号。

  亲爱的指挥官先生,我已经彻底无法忍受吴超越的吝啬和愚蠢了,做为他的重要将领,我竟然无法自由行动于他所治理的湖北州府,这对一个崇尚自由的美国人来说,无疑就是一种残酷的折磨,尤其这位美国人还是爱好游览观光的旅行家。

  我爱武昌城里的胡芽小姐,可吴超越却不允许我向美丽的胡芽小姐求婚,理由是他担心承担责任,害怕被和他一样愚蠢的清国朝廷惩罚他。亲爱的指挥官先生,我相信你一定能够理解一个美国人对爱情的追求,你们太平天国里也一定没有禁止与外国人通婚的愚蠢规定。

  至于薪水方面,吴给我的薪水确实不少,但绝对比不过我为他做出的牺牲和付出,我不贪心,薪水能加一倍我就心满意足了。

  亲爱的太平天国指挥官先生,允许我自由活动,允许我迎娶美丽的胡芽小姐,给我的薪水增加一倍,如果你能满足我这三个条件,那么到了你和吴超越交战的时候,我就在勇敢号的蒸汽锅炉里做手脚,让他的勇敢号失去动力,也让你得到勇敢号,同时让你得到我的效忠。

  请相信我的诚意,也请相信我的能力,我可以说服一些能够操纵蒸汽炮船的水手一起向你投降,也可以帮助你训练军队,联络我们美利坚合众国的军火商,帮助你向美国军火商购买武器。或许你还不知道,吴超越军队所装备那种不怕水的史密斯手枪,就是我和我的朋友布朗一起送到前线卖给吴超越的。

  亲爱的指挥官先生,如果你能接受我的投降,可以让我的信使把回信带回来,害怕书信泄密的话,也可以用口信,我相信你是一位遵守承诺的绅士。再见,我的朋友。”

  华尔美国牛仔式的行文风格当然让韦俊大感新奇,也极不适应,然而与之相反,两个洪仁酉愀酃屠吹拿拦词谴蟾星浊校妓得幌氲降腥四潜呔谷灰灿凶约汗业耐T俚蔽た∠蛩俏势鹗樾诺恼婕偈保礁雒拦比欢蓟卮鸬溃骸暗比皇钦娴模馐樾乓豢淳褪俏颐敲拦诵吹模骞司孕床怀隼础!?n#  “那这个叫华尔的美国人,是不是真心想向我投降?”韦俊又通过翻译问道。

  韦俊绝对不该问这句话,本来就是说话不用负责任的雇佣兵,又都是美国人应该牛仔帮牛仔,所以两个美国雇佣兵想都不想就回答道:“OK!肯定没问题,这个叫华尔的混蛋是受够了吴超越,为了女人和为了钱选择投降,当然是真的。”

  无法掩饰的喜色出现在了韦俊的脸上,因为韦俊知道,此前想都不敢想的好事要降临到自己头上了——只要突破了田家镇的铁索防线,自己就有很大可能在交战之际获得俘虏一条吴军蒸汽炮船的机会,而吴军水师本来就是船少人少,再突然少了一条蒸汽炮船,就更加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此前就已经犹豫着想要不惜代价的强行突破田家镇防线,这会又突然看到了俘虏一条吴军蒸汽炮船的希望,还有也想象李秀成那么组建一支洋枪队风光一把,韦俊便终于下定了决心……

  …………

  还别说,韦俊的爽快答应还真吓住了吴超越一把,看完了韦俊给华尔的英文回信,见韦俊爽快答应了华尔的请降还许下了无数承诺,人品卑劣的吴超越第一反应就是觉得太顺利了,顺利得简直就不象是真的,还忍不住向赵烈文问道:“惠甫,这会不会是长毛的将计就计?按理来说,长毛那边吃了我那么多亏,不可能再轻信我的部下请降啊?”

  “我也觉得太过顺利,顺利得有些反常。”人品比吴超越好不到那里的赵烈文同样是心惊肉跳,皱眉说道:“不过说到将计就计,我又实在看不出长毛有什么企图,骗我们掉以轻心,乘机偷袭?这天都全亮了,长毛想偷袭不可能啊?”

  “得小心今天晚上。”胆小如鼠吴超越也是怕这点,说道:“今天晚上的防务一定得加强,岗哨加双倍,在下游的几个水陆隘口,都得加派暗哨,多备烟花信号,不能给长毛乘机偷袭的机会。”

  赵烈文点头赞同的时候,门外却突然有斥候来报,说是太平军水师出动众多大小战船向田家镇开拔,还把三条蒸汽炮船都开了出来押阵,结果吴超越和赵烈文面面相觑间,还忍不住异口同声的惊叫了一句,“长毛真上当了?!”

  韦俊的确上了当,相信了华尔的投降诚意,但也不是完全上当,这次从武穴开来田家镇作战的太平军水师中,光是可以装备两门船首炮的三桅拖罟船就有二十条之多,军用舢板更是多达三百余条,另外还有三条蒸汽炮船助阵和一些运兵船准备用于营救落水士兵,正面交战的话,直接干掉吴军水师主力绝不是一句玩笑话!同时吴军方面如果准备不足,或者过于依仗地利水流而出现疏忽,太平军水师一举突破吴军的铁索防线也绝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还好,吴超越和吴军将士没在这个方面犯下错误,才刚听到中军营地发出的警戒鼓声,吴军将士和助战的湖北鄂勇马上就出帐集结,然后在基层将领的率领下直奔各自岗位迅速备战,没有出现任何的疏忽和松懈。同时吴军水师也全体就位出港,驾驶着大小船只开赴战场助战,时刻准备以炮火轰击大举来袭的太平军水师。

  紧张的等待中,规模庞大的太平军船队终于出现在了吴军将士的视野之中,见来船众多,亲手主持仿造改进型康格里夫火箭并取得成功的邵彦烺兴奋万分,迫不及待的就跑到了吴超越的面前提出要求,“抚台大人,长毛的水师马上就要进入我们大火箭的射程范围了,学生请令,亲自去火箭阵地主持火箭燃放,争取提前干掉长毛的蒸汽船。”

  邵彦烺这个要求没能获得吴超越的批准,相反还提醒了吴超越这件大事,让吴超越马上就说道:“快,传令各处火箭阵地,以及水师各船,没有命令,不得燃放我们的新式火箭,只许用炮火迎敌。再有,让各处火箭阵地隐藏火箭,避免被长毛发现。”

  “抚台大人,你这是干什么?”邵彦烺惊讶问道:“学生主持仿造那种火箭,是水上作战的利器啊,你怎么弃而不用?”

  “不是我要弃而不用,是长毛这次只出动了部分主力。”吴超越狞笑说道:“得让长毛看到一点希望,等长毛水师倾巢出动的时候,再把你的火箭拿出来突然袭击,才可以给长毛更大的惊喜。”

  说罢,吴超越还给直系抚标的炮营营官钱威传令,让钱威不得使用后膛炮和苦味酸开花炮弹,保留实力准备用来招待太平军的水师主力。

  虽然有些失望,但邵彦烺还是没有坚持,同时让邵彦烺释然的是,太平军很狡猾的把蒸汽炮船停在下游远处押阵,没有开到近处冒险,吴军就算大量使出新型火箭,也很难伤到太平军蒸汽船的分毫,所以邵彦烺也只能是遗憾的嘀咕,“狗长毛,真够奸猾。”

  太平军的蒸汽炮船停在了下游远处,十条拖罟大船则在百余条军用舢板的保护下逆流而进,向吴军铁索阵地发起了正面冲击,再紧接着,惊天动地的炮火对轰大战,便也就此展开。

  言语无法描述此时此刻的壮观场面,当太平军的船队进入吴军炮台的射程范围,吴超越亲口发布开火命令之后,长江两岸的山腰处就好象是天崩地裂一般,突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大声响,火光四现,硝烟弥漫,一枚枚炮弹夺膛而出,呼啸着飞向太平军船队。再接着,七八丈高的浪花此起彼伏,不断在太平军船队中升起落下,也不断有太平军的战船中炮中弹。其中拖罟大船还好些,只要不是打在船舷吃水处,中上几发炮弹还影响不大,但太平军的舢板小船却倒了大霉,那怕只被命中一炮,最轻也是船只重伤,重了的话就是直接船毁人亡。

  即便岸炮打移动靶命中率不高,但首轮炮击下来,还是不下十条太平军的舢板被击伤击沉,船只残骸和落水士兵随波逐浪,飘得到处都是。同时太平军的十条拖罟大船也全部带伤,伤得最重的一条,甲板和船舷上直接被吴军炮弹开出了五个大口子。

  吴超越满意首轮炮击效果的同时,两岸炮台的炮火仍然还在持续,斗志昂扬的太平军船队也仍然还在前进,同时也迫不及待瞄准漂浮前方的吴军大型木簰开了火,还奇迹般的接连两炮都命中了木簰,打得躲在木簰操纵水雷的吴军将士大呼小叫,慌成一团。同时太平军的拖罟船炮火还不断轰击衬托铁索的吴军水上船只,目的则是准备先干掉这些以重锚固定的船只,让吴军铁索失去衬托,自行坠入江中。

  对吴军铁索阵威胁最大的还是太平军的舢板小船,虽然舢板船的炮火微弱,可数量众多又轻便灵活,吴军的炮火很难命中,所以这些舢板小船即便是顶着枪林弹雨,仍然还能够迅速上前,迅速逼近吴军铁索防线,纵火焚烧吴军的木簰和衬托铁索的固定船只,木簰里的吴军将士和船上的守军虽然也不断开枪还击,也不断拉响水雷攻击附近的太平军船只士兵,却还是挡不住太平军不断射来带火箭矢,木簰和托索船只上接连燃起火头。

  与此同时,吴军水师也已经开炮助战,四条主力一字排开,不断以密集舷炮轰击对面来船,配合两岸炮台猛轰太平军船队,太平军方面采取的应对策略则是只留下了几十条舢板小船保护蒸汽炮船近舷,将余下的拖罟船和军用舢板全部投入战场,加大火力密度,一边猛轰吴军木簰等水上工事,一边让小船上前助战。

  炮声隆隆,硝烟如雾笼罩江面,硝烟中,无数的实心炮弹和开花炮弹呼啸来往,不断落入江中溅起炸起巨大波浪,也不断互相命中对方船只和水上工事,木材断裂的可怕声音和落水士兵此起彼伏,与炮声口号声汇为一股,奏响残酷又残忍的战场进行曲。

  倾听着这雄壮乐曲,又欣赏着这一幕千炮齐鸣的壮观景象,本意就是要凭借水上防线消耗敌人实力的吴超越当然是万分满意,也说什么都没想到让华尔出面诈降,能够取得这么理想的成功。然而让吴超越十分意外的是,太平军在冲击铁索防线的期间,竟然还使出了连吴军将士都轻易舍不得使用的苦味酸武器,用来焚烧吴军的水上工事——苦味酸那种能够飘在水上燃烧的坑爹特性,在望远镜里一望便知。

  “连苦味酸都用出来了,看来长毛这次是铁了心要正面猛攻了。”满意微笑的同时,吴超越还算有点良心的赶紧安排小船,准备用来接应那座被苦味酸引燃的木簰驻军,不让他们被活活烧死在木簰里。

  被苦味酸武器引燃的那座大型木簰果然没能保住,好在吴军小船及时接应走了绝大多数的簰中驻军。然而失去了这座水上大型工事后,吴军的第一道铁索防御能力也顿时为之大减,迅速被太平军士兵接连斩断落水,露出了一个巨大口子,同时这道衬托这道铁索的船只也被太平军士兵大量引燃,逼得吴超越被迫下令弃守第一道防线。

  成功突破了第一道防线的太平军欢声雷震,吴超越则在岸上不屑撇嘴,冷笑道:“先让你们高兴高兴,等你们的主力来了,我再给你们一个惊喜。”

  吴超越的故意示弱收到了令人满意的效果,看到只用了一个上午时间就成功突破了吴军的第一道防线,韦俊在大喜之余也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念头,“好,只要再这么打下去,三五天之内,一定有希望突破吴妖的铁索防线!”

  欣喜之余,坐镇在蒸汽炮船上的韦俊当然也给统率前军的古隆贤传令,要古隆贤不惜代价的继续猛攻,争取在今天之内,突破吴军的三道铁索防线!

  事有凑巧,就在韦俊下令古隆贤全力争取一天之内突破吴军三道防线时,吴超越也在和赵烈文商量今天该给太平军吃多少甜头,结果赵烈文建议道:“三道铁索防线吧,今天让三道,明天再让三道,后天长毛估计就该倾巢出动了。到时候我们仍然有四道防线可守,可保安全无虞,又突然发力加大反击力度,重创长毛肯定问题不大。”

  吴超越稍做盘算就采纳了赵烈文的建议,又激战了大约两个时辰后,当太平军付出了惨重代价又引燃了吴军的第二座水上木簰后,吴超越便果断下令放弃第二道防线,故意让太平军迅速又突破第二层。结果也不出吴超越和赵烈文所料,接连得手的太平军将士士气大振之下,顾不得损失巨大和天色不早,果然还是亡命的向吴军第三道防线发起了冲击……

  是日,众志成城的太平军水师将士果然成功捣毁了吴军的三道铁索防线,但也被吴军炮火击沉了六条拖罟大船,重伤三条接近报废,余下的拖罟船也全部带伤,舢板损失更是超过百条,士卒伤亡带失踪超过九百人。在这样惨重代价面前,韦俊虽然多少有些肉疼心疼,却还是觉得十分值得,所以率领残破船队才刚回到武穴营地,韦俊马上就安排好了第二天的出击船队,要求第二天无论如何都得再突破吴军的三道铁索防线!

  “今天突破三道,明天再突破三道,后天主力全部出动,彻底突破超越小妖的全部防线,和他的妖兵水师决一死战!”这是韦俊自信满满的扬言。(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