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最强仙帝 > 964.第963章 山河破碎,沧海横流
  这是勾陈神篇攻杀之术的精髓,叶晨以前苦求而不得,竟然在血战中参悟出来了。

  杀字诀的绝世杀威,

  蕴含这玄妙的道纹气机,就算是强大如一代天仙后期巅峰的强者遭遇了,都不见得可以独善其身,全身而退。

  叶晨的眼里,完全自由无匹的杀意,握紧了那杆黑金战戟,向山河图冲杀而去。

  “噹——”

  “噹——”

  叶晨挥动那杆黑金战戟,与山河图,完全是硬碰硬的血拼。

  血骨霸体在勾陈神篇杀字诀之下,爆出的纯力量,恐怖之极,与山河图剧烈大碰撞。

  叶晨以飙升了数十倍的战力,终于挡住了山河图的狂暴碾压。

  这才是半仙兵黑金战戟的绝世杀威的再现。

  黑金战戟爆出的无匹力量,直接将那座巨峰一戟洞穿,继而轰然而爆。

  大河断流,被打爆的惊涛骇浪,肆掠脚下的青色大地。

  “勾陈神篇,果然恐怖!”缺德道人心下骇然。

  “山河破碎,沧海横流!”

  缺德道人置身进入了被打爆的大河巨浪之中,将一道道残影留在叶晨的神识海里。

  骤然之间,古图玄光再起,那座被黑金战戟洞穿的巨峰,轰然破裂,天地之间一片模糊,狂暴的破碎之力,将叶晨拖了进去。

  而此刻,那条大河同样生了惊变,幻化成了汪洋大海,缺德道人伫立在沧海之上,宛若一尊神邸,神情默然的看着被卷进沧海之中的叶晨。

  青色大地,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目所能及的地方,都被沧海之力,化成了齑粉,消失于滚滚的横流之中。

  缺德道人果然是高深莫测,就是这道杀伐之术,在这一界都少有对手。

  这也是叶晨之前也没有想过的事情。

  古图是什么来历,没有人知道。

  山河图的山河之伟力,身为果然恐怖。

  不过,叶晨也没有想到的是,就是他以血骨霸体无匹肉身力量,催动黑金战戟洞穿了山河巨峰,才让缺德道人将古图里的山河图,推演到了一个极限的高度,继而极尽升华,出现了“山河破碎,沧海横流”的仙术道法神通。

  这个时候,一道红色的流光出现在天际,宛若流星,沉入沧海消失不见。

  这道红色的流光不是别人,正是绮梦。

  这位曾经的雪月圣女,身负雷龙血统,在危难之际,义无反顾的进入了沧海,去寻找,救赎叶晨。

  他们之间已经不需要任何的言语沟通,早已经心领神会。

  叶晨也是身负真龙一族的血统之人,自然不会被淹死在沧海横流之中。

  这一点,绮梦清楚的很。

  他现在最为担心的就是叶晨受伤过于严重,被缺德道人趁机难。

  叶晨是以卷进沧海之中,体内的白帝之血统,就骤然焕,虽然置身在沧海横流之中,却是如鱼得水。

  而那两件至宝,却是不离不弃的跟随在身边。

  那尊葛仙炉变得很小,只有手掌般大小,却是垂下了数道玄黄母气,将叶晨包裹了起来,而那杆黑金战戟宛若一条苍龙,则是负着叶晨在沧海横流之中,随波逐流。

  叶晨虽然遍体鳞伤,血肉模糊,却是神识海里一片清明,暗自咕哝着,“古图太可怕了,威力这么恐怖!”

  这个时候,叶晨整整的明白了他与真正的天仙之境的强者之间的差距,缺德道人真的是他出道以来,遇上的最为强横的对手。

  同样是天仙之境的强者,闻道宗的弘起遮,兽宗的仇无极,与缺德道人相比,真的是天差地别,不可同日而语。

  叶晨置身在玄黄母气之中,以血骨霸体独有的疗伤身法快的疗伤恢复。

  忽然,一道熟悉的气机闯入了他的神识海。

  “绮梦?!”叶晨忽然眼前一亮,心下大喜。

  那道流光循着叶晨散出来的气机,瞬息而至,来到了叶晨的身边。

  “叶晨,你怎么样?”绮梦心急如焚。

  叶晨做了个噤声的姿势,咧嘴一笑,以神识传音道,“我很好!还死不了!”

  在玄黄母气之中疗伤恢复,比叶晨想想之中的度还要快了无数倍,不过是短短的一会儿工夫,叶晨的一身修为已然尽数恢复了。

  “那就好!我们出去,以五雷仙法轰死他!”绮梦开心不已。

  叶晨心念所动从玄黄母气之中,一步踏出,伸手揽住了绮梦的小蛮细腰,驾驭黑金战戟,在寻找出去之法。

  这杆可以洞穿山河巨峰的黑金战戟,居然穿透不了沧海横流的伟力,也是出乎叶晨的意料之外。

  “轰隆隆——”

  耳边是沧海横流的滔天巨浪,震耳欲聋。

  不仅如此,咆哮怒吼的巨浪里,还有一种恐怖的吞噬之力。

  如果叶晨没有那尊葛仙炉的护佑,就算是身负真龙一族的血统,恐怕这个时候,也难以在沧海横流紫红独善其身。

  “猥琐道人,你这该死的缺德鬼,我若不死,必定将你碎尸万段!”叶晨诅咒。

  “你们这对狗那女,葬身于沧海横流之中,也不冤枉!哈哈哈.......断臂之仇,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了!你们就等着,化为灰烬吧!”

  缺德道人的声音穿透了惊涛骇然,清晰无比的传到了叶晨和绮梦的耳边。

  叶晨和绮梦面面相觑之后,随即展开强悍的神识,感知着缺德道人的气机。

  既然缺德道人可以感知到他们并没有死,按照常理来说,叶晨也可以感知到缺德道人的近况。

  很快,叶晨就感知到了缺德道人散出来的气机。

  是黑金战戟尾端之上,融合的仇无极的那件至宝紫蕴无极环先洞悉出了缺德道人的气机,继而确定了这厮的具体位置。

  沧海横流之上有一叶扁舟,飘荡在惊涛骇浪里。

  叶晨祭出了那杆虚空旗,卷着绮梦想那叶扁舟而去。

  叶晨星辰妙目尽展,忽然现,那并不是什么扁舟,也不是什么其他的法宝仙器,而是那张古图。

  古图之上的缺德道人,脸色苍白。

  很显然,缺德道人的神力消耗过巨,显得真元灵力不足,否则,沧海横流之威,远远不止现在的威力。

  从古图里推演而出的“山河破碎,沧海横流”的仙术道法,已经是缺德道人的极限了,他现在也不能能够随心所欲驾驭这种恐怖的伟力。

  叶晨洞悉出了缺德道人的状况,心下大喜。

  “你去死吧!”叶晨双目之中闪现出了血色寒光,看向了身边的绮梦。

  一道惊雷,之沧海横流之中,逆飞而出,激射苍穹。

  那是绮梦结印施展出的五雷仙法。

  叶晨将绮梦推上了那尊葛仙炉之上,自己则是手持那杆黑金战戟,爆出血骨霸体,刺向了缺德道人。

  可是,缺德道人推演而出的“山河破碎,沧海横流”实在是拥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巨大的吞噬之力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恐怖的攻杀之力。

  叶晨心下骇然,急忙催动那尊葛仙炉,垂下数十道玄黄母气,庇护他与绮梦的周全。

  “噹——”

  与此同时,缺德道人全力黑金战戟,扫在在了古图之上。

  雷鸣闪电交加的天空,开始巨震。

  “噗——”

  缺德道人面色惨白,喷出了一道血箭。

  那张古图的光芒,骤然黯淡了几分。

  他没受一次伤,这家至宝的威力便随之大减。

  “杀——”

  叶晨愁吃黑金战戟,狠狠的砸向了那张古图。

  这张古图才是一切的根源,才是缺德道人最大的倚仗。

  叶晨心知肚明,只要打破了这张古图,那么,缺德道人纵然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轰隆隆!”

  数道金色的雷霆,在那张古图之上轰然炸开。

  金色雷霆之力,直接将沧海巨浪,轰成了碎片齑粉,消失与无尽的虚空。

  “噗噗噗——”

  缺德道人长点栽落古图,跌进了沧海横流之中。

  这个时候,叶晨天光绝影步尽展,游走在金色雷霆之中,手持那杆黑金战戟,挥出了一片神辉,狠狠地杀向了缺德道人。

  “噹——”

  “噹——”

  “噹——”

  缺德道人被金色雷霆轰炸,有遭遇黑金战戟的横扫,百忙之中,祭出了数件法宝,护住了受伤之躯。

  但是,这些普通的仙器,又如何挡得住叶晨与绮梦两人的强强联手?

  怎么可能挡得住五雷仙法的金色雷霆和与准仙兵的黑金战戟?

  这杆黑金战戟现在融合了仇无极的那件至宝极道兵器紫蕴无极环之后,变得坚不可摧起来,散的出来绝世杀威与仙兵威压,已经无限的接近一件仙兵了。

  准仙兵!

  缺德道人纵然神力衰退,真元灵力不继,但依然伫立与古图之上,双手不断的结印,还在推演沧海横流,还拥有极为可怕的战力。

  这绝对是拼死反复的一击。

  “霹雳哗啦——”

  “咔嚓咔嚓——”

  法宝被碎裂的声响不断传出,异常密集,惊心动魄。

  缺德道人祭出的无数件法宝,被叶晨的黑金战戟所龟裂,然后被绮梦爆出的金色雷霆尽数打碎,化成了点点流光,宛若星辰划空陨落,跌向了无尽的沧海横流之中了。

  缺德道人心下大骇,叶晨与绮梦两人的联手对敌,并非是一个地仙之境的强者与一个骨血霸体的天仙强者所能比拟的存在,尤其是叶晨手中的那杆黑金战戟,在那尊葛仙炉垂下的玄黄母气的加持之下,天仙之境的强者更是难以铎其锋芒。

  不仅如此,绮梦虽然只是一代地仙之境的强者,但是她以金色雷霆现施展而出的五雷仙法,更是无数人的梦靥,杀伤力乎想象,异常恐怖。

  “嗷——”

  缺德道人虽有提防,但是为时已晚,其神识骤然遭创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暗叫一声不妙,随即爆出了一声惨叫。

  “杀——”

  叶晨是何等精明老道之人,知道自己的绝好战机来了,挥动黑金战戟,猛力砸了下去。

  “杀千刀的,真的把道爷当做了真仙吗.......噗——”

  缺德道人心底诅咒,叫苦连连,再也支撑不住叶晨与绮梦两人猛烈的攻杀与雷轰,喷出了一片血雾,跌出了那张古图。

  随着缺德道人的跌出那张古图,沧海横流,骤然消失不见了。

  叶晨天光绝影步尽展,一略而过,手持黑金战戟,想把遭遇重创的缺德道人,斩于沧海横流之上。

  黑金战戟并没有刺中缺德道人的身躯,而是刺中了脚下的青色大地,在大地之上留下盛大数十丈的巨洞,其威力可想而知了。

  然而缺德道人的声音,却是骤然消失不见了。

  叶晨一把将古图抄在了手中,心念所动,那尊葛仙炉飞来,垂下无数道玄黄母气,将之收进了葛仙炉里,而黄天印里的咆哮之声,归于寂静。

  叶晨闪手收了黄天印,星辰妙目尽展,企图感知缺德道人一缕的气机。

  这个时候如果不把缺德道人斩于次,等这个老不死的获得喘息之机或者逃出生天的话,那将是后患无穷。

  无论如何,这不是叶晨想看到的结果。

  可是,叶晨并没有感知到缺德道人的气机,哪怕是一丝一毫都没有。

  缺德道人逃命的本事,果然神出鬼没。

  遭遇了如此重创,都还能逃出生天,只是叶晨也没有想到,缺德道人这个劲敌,居然丢下古图这等至宝不管了。

  “还是被他逃走了!”叶晨骂道。

  “好险!”绮梦面色惨白的咕哝着,随即席地而坐,开始调息。

  五雷仙法的每一次施展,耗损的真元灵力出了绮梦的想象,这一次,她也仅能支撑到现在了,如果缺德道人还有再战之力,那么,她将遭遇恐怖的反噬,不死也得丢半条命。

  夜幕静静低垂,天际繁星点点,月色如水,青色的大地之上,满日疮痍,被这场大战毁的不成样子。

  叶晨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这场以弱胜强的血战,终于结束了,缺德道人的一身修为造诣,乎他的想象,而那张古图的威力也是他们始料不及的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此番血战,叶晨与绮梦的手收获,也是巨大的。

  叶晨又斩获了一件至宝,这次青色大地之行,受益匪浅,说是一场旷世机缘造化,一点也不夸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