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净灵师 > 第二十九章谢谢你,带我回家(二)

第二十九章谢谢你,带我回家(二)

  一个印子出现了,继而消失,另一个印子出现在这床上,循着这印迹,有东西在慢慢地靠近刘静,深夜中,刘静睁着比谁都大的眼睛看着,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正在朝着她慢慢地爬了过来……

  听人说,吃安眠药自杀的人最后是死于口渴,换句话来说就是被活活地渴死。

  所以才会是这副死模样,刘静心想。

  女人的葬礼,刘静是去过的,并不是她愿意去,而是因为男人,就算他跟自己的原配没了感情,不过该尊敬的地方,他一样也没让刘静落下。

  躺在棺木里面的女人有些臃肿,生完孩子以后,身材早就走样了,她死之前肯定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所以,脸才会如此的悲伤。

  不像现在,扭曲得可怕,眼睛凸得都快要掉落下来,干瘪的一张脸,都起皮了,皱巴巴的,跟树皮一样,女人削瘦的手举了起来,如同一根枯木,刘静皱眉:真是不让人消停!

  刘静厌恶地盯着女鬼伸出的手,她没有露出怯色,而是狠狠地看着,也许是贪婪大于本身的害怕,她的眼睛里没有丝毫的害怕,她拼命地想要挣脱开,如果就这样死了,那自己岂不是很冤枉?

  “汪!”

  又是狗吠声,不过这次,刘静无法像往常一样清醒过来……

  一阵诡异的风吹过,灵修抬头,面无表情地念道:“两个。”

  “两个?什么两个?”阳光自然是不明白灵修话里的意思,而最为坑爹的是红叶没有跟自己一起来,来的是已经变成笨狗的梼杌。

  “你先进去。”没等阳光反应,灵修就丢下这么一句。

  这下只剩下阳光跟梼杌,梼杌一直不肯好好地站在阳光面前,又是死命地咬住阳光的手,四周诡异的气氛让阳光心中一颤,阳光苦拉着一张脸:为什么要把他留下来?灵修虽讨厌,但也是个安全保障啊!

  吱——呦——

  二楼的窗户莫名地被打开,缓慢地发出叫声,窗帘被吹得不住地拍打着窗户,梼杌一个纵身跳跃,阳光无辜受累也被带了上去。

  “走开!”

  因为阳光的突然出现,女鬼恶狠狠地发出警告声,她的双手依旧不愿松开刘静的脖子,阳光被吓到了,眼前的女鬼一样怨气地掐着睡梦中的刘静,刘静痛苦的表情表明她此时的窘境,梼杌没有预兆地松开了阳光的手,还好阳光捉住了窗台的边缘,不然一定掉下去。

  梼杌冲进来的瞬间,女鬼撒开了手,看梼杌一脸的饥饿状,力量的悬殊使女鬼冲破了玻璃,逃了出去,炸裂的玻璃四处溅了起来,阳光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脑袋。

  “汪!”

  是狗叫声,却不是梼杌发出来的,阳光没有空想这些,当务之急是要想想怎么脱身。

  “你是谁?”

  刘静削瘦的脸庞出现在阳光的眼前,惨白得没有血色,在月光下,显现出一种诡异的美,她警惕的目光在自己与阳光之间画上了一道隔阂,阳光害怕被当成小偷,连忙解释道:“我是来帮你的,恶鬼缠身。”

  刘静的脸色因为那几个字显得更加地惨白,没有理会阳光,更没想过要出手帮阳光脱离困境,她转身看到屋内的梼杌,出于对狗的厌恶,刘静一脚踢了过去,没踢中。

  梼杌眼露凶光,冲着刘静发出低迷的吠叫声,阳光及时地出现,拦住了梼杌,跟刘静解释道:“我的狗。”

  “那看好了。”刘静并没有为自己失礼的举动感到抱歉,而是觉得理所当然,转身去了厨房,想喝点酒压压惊,她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瓶葡萄酒跟两个酒杯,她晃了晃:“要喝点吗?”

  阳光摇摇头拒绝,刘静便自己一个人喝了起来,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刘静放下了自己的戒心,没有一开始的抵触情绪,阳光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看着刘静一杯又一杯地不要命地灌下,她开始有些泪目,却没有哭出来,阳光是不知道她遭遇了什么,她静静地喝着酒,脸上的表情却多了一丝隐忍,她是倔强的,阳光老早就感觉到了,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的倔强……

  “你的狗?”刘静开口询问了阳光有关梼杌的事,阳光面露难色应道:“勉强算是吧。”

  静静地,刘静晃着手中的酒杯,看着红色的液体顺着自己晃动的方向旋转,她又扯远了,她没有继续梼杌的事情,而是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是什么人?”

  这个问题问得莫名其妙,阳光自然是不知道答案的,所以,他没有说话,刘静一个仰头,喝光了杯里的酒,可是她还是觉得不满足,直接捉起酒瓶,仰着脖子,一顿“咕咚,咕咚”的喝下,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也许是刘静太久没跟人说过真心话,这一刻的刘静对阳光并没有什么防备。

  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就连刘静都快忘了,原来自己还会哭?之前无论发生什么,刘静都没有哭,但是在聊起自己讨厌的人时,她却哭了,哭得是那么的惹人怜,她说道:“我的继母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也是我最恨的人,她把我妈妈的一生都变得那么的不幸,原本那个女人是我最看不起的人,可是现在,我却跟她一样。”

  说完,刘静又喝了几口闷酒,满脸的泪水,她捂住自己的脑袋继续说道,受酒精的影响,她开始发笑,有些胡言乱语的味道:“呵呵,原来我跟那个女人是一路货色,呵呵,我见证了我妈妈的不幸,也造就了别人的不幸,哈哈,你觉不觉得这很讽刺?”

  “你醉了。”这种情况让阳光嘴里只能蹦出这三个字,刘静冷笑并没有应答,这买醉的人永远都知道自己究竟醉没醉,她继续喝着,好长时间了,自己都怪自己活得太清醒了,偶尔那么一两次,她希望自己是醉着的,这样便什么也不用去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