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武道 > 第七十七章秘传血丹
  薛青林宣布撤销卓涵的追杀令之后,便带领着弟子及附属门派悻悻的离开了。

  临走之前,二护法面带阴笑的对卓涵大声喊道:“卓涵,本护法相信总有一天你会领教一下我的上品灵诀!”

  卓涵微微一笑回答道:“我也很期盼那一天的到来!”

  话语间没有丝毫的畏惧,相反,漆黑的眸子中尽是战意。

  随后,卓涵快步走向芷晴。他早就想紧紧的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了。

  好似是知道卓涵今日会来参加盛会,芷晴刻意的打扮了一下,比往日的美更多了一份韵味。她身着洁白无瑕的长裙,双肩披着一条浅紫色的纱带,一阵柔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犹如仙女下凡一样。纱裙丝带紧紧的贴在身上,精巧细致的身形体现的淋漓尽致。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雪白的皮肤没有任何的杂质,如美玉雕刻而成,让人不得不喜爱。

  “芷晴,你还好吗?”卓涵走到略带羞涩的芷晴面前,也顾不上与姜环施礼了,心中那份激情和爱意早已“冲昏”了头脑,一把拉住了芷晴柔弱无骨的玉手。

  “涵,刚才你吓死我了!”芷晴也不挣扎,故作嗔怒的说道。

  两人就这样互相投去温柔的目光,如胶似漆一般。

  “咳咳,我说卓涵,好歹你也是我朱雀堂的客卿长老,怎么也不打个招呼?”姜环轻咳一声,假装恼怒的说道。

  卓涵这才缓过神来,连忙向姜环拱手施礼。

  “好了,你们两个私下去卿卿我我吧,晚些时候我会招待魏大长老他们,卓涵你可要参加啊!”姜环关爱的微笑道。

  说完,她便站起身来去拜见魏颜去了。

  芷晴脸色绯红,她拉着卓涵向自己的闺房快速奔跑而去。刚一进房间,卓涵便急不可耐的从芷晴的背后将她紧紧的抱住,长发间淡淡的幽香一缕缕的钻入他的鼻孔中,芷晴柔软的身躯如同带电一般不断的撩动着卓涵的心。

  “芷晴...”

  卓涵的嘴唇紧紧的贴向了转过头的芷晴,双手轻轻的爱抚着她的身体,一种原始的野性犹如火山喷发一般再也按耐不住,两人一边热吻着,一边缓缓的向闺床移动......。

  ......

  朱雀堂正殿。

  姜环作为东道主坐于正位,高台下依次坐着魏颜、蒋通、唐休、吴平以及诸多绝风宗附属门派的掌门人。

  寒暄片刻,蒋通开口说道:“姜堂主,朱雀堂现在算是彻底得罪了青云宗,为了贵堂的安全,不如我们精诚合作,混为一体,荣辱与共,那才是最好的抉择!”

  姜环稍稍一怔,旋即笑道:“我朱雀堂乃一方小势力,可不敢高攀绝风宗的大树啊!”

  她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不愿意和其它附属门派一样将朱雀堂变成绝风宗的傀儡。

  “嗯?难道你不怕青云宗再来寻你的晦气,到时候我们绝风宗能不能及时赶到就难说了!”蒋通见姜环这么快就拒绝了,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愠怒之色。

  姜环收敛起脸上的笑容,缓缓的说道:“并不是我不愿意加入贵宗,实在是祖宗有令,我不敢违背。而且卓涵早已是我堂的客卿长老,又和圣女芷晴结下连理,若是单单论情,恐怕就算其它各大门派也没有我们这么亲密的关系了!所以,还请蒋长老不要为难了。”

  姜环何其聪慧,她知道朱雀堂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才可以在上百年的时间里在绝风宗和青云宗之间左右摇摆而生存下去。若是今日她真的如蒋通所言,带着朱雀堂正式加入绝风宗,那就是真正的得罪了青云宗,从而把朱雀堂带入万劫不复之地。但是她又不敢轻易的得罪绝风宗,因此搬出了卓涵客卿长老的身份以及卓涵和芷晴的关系作为借口。至于这次谈判中青云宗认输,其实影响也并不大,青云宗身为大派,应当不会太过于计较的。

  因卓涵并不是蒋派弟子,所以蒋通似乎并不愿意卖帐,他刚要继续威胁,魏大长老哈哈大笑道:“蒋长老不必多言了,我倒是觉得姜堂主的话有几分道理。我们两派之间互相扶持,并不一定非要签下契约。单凭一个情字似乎更为坚固一些!”

  魏颜拥有大智慧,他早就盘算过了。现在的朱雀堂虽然不愿意加入绝风宗,但是在青云宗和绝风宗之间,姜环已经大大的倾向于绝风宗了。这其中,链接两派关系的纽带正是卓涵。也就是说,只要卓涵尚在绝风宗,姜环和朱雀堂就不会做出有损宗门的事情,这远比那些口蜜腹剑的小人强太多倍了。所以,他欣然接受了姜环的提议。

  晚间,姜环大摆筵席,招待绝风宗众人。卓涵和芷晴早已缠绵过后,她们携手走入大殿。

  俊男美女,郎才女貌,她们刚刚踏入大殿,众人中便有不少人投来了羡煞的目光。尤其是卓涵今日的精彩表现,高超的实力超越了他们中大部分人,就连一些弱小门派的掌门人恐怕都难以打得过卓涵,所以,就在此刻,卓涵脚下的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高点,一个新的平台,至少在青云宗和绝风宗两大阵营中,他的名字从此无人不知了,其影响力远比之前的三派论道要强的太多。

  酒宴上,众人觥筹交错,毫不热闹,卓涵作为最为抢眼的一个,当然也喝了不少的美酒。只不过,他身怀乾坤蒲团,佳酿进入阴阳轮盘之中,有用的灵力进入丹田中,而没用的杂质则消散在轮盘里了,所以他根本就喝不醉。

  魏大长老看向卓涵的目光充满了关爱和温暖。他似乎也放开了肚量,大口大口的喝着美酒。心中对自己当日慧眼识英才的决定非常的满意。

  深夜时分,酒席结束,略有醉意的姜环将卓涵叫到自己的房间,意味深长的说道:“卓涵,我相信你的前途不可限量,早晚一飞冲天!作为长辈,我当然愿意助你一臂之力。”

  “哦?”卓涵看着面色绯红的姜环,不明白她所说的一臂之力是什么意思。

  姜环微微一笑,转身来到她梳妆台的后边,也不知道动了一下什么机关,看似完整的墙壁上竟然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小门,而在门后一个精致的青花瓷瓶逐渐映入视野。

  姜环小心翼翼的取出瓷瓶,转身走到卓涵面前。

  “卓涵,世人只知道朱雀堂的立派根本是神炎古池,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年老祖创派后,将朱雀精血的一半炼化为三枚血丹!今天,我就送你一枚,助你提升实力!”

  说完,姜环小心翼翼的从瓶中倒出一枚血红色的丹药。

  卓涵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住了,那丹药通体血色,但毫无邪意,精纯而又浑厚的红光在上面缓缓流淌,再仔细看去,晶莹剔透的丹药内放佛蕴藏了无穷的火炎,放佛具有可以焚天煮海一般的威力。

  卓涵知道,一滴朱雀精血一分为二,一半投置于水池之中,不知道被稀释了多少倍,而另一半却只炼化为三枚丹药,这丹药中所蕴含的力量不知道要比神炎古池中的强大多少倍,两者高低立判。

  “堂主,卓涵何德何能,如何敢接受这么厚重的礼物!”卓涵虽然心中兴奋,但他还是保持着理智。这种堪称极品的宝贝,不但在朱雀堂,就算放眼九苍域也是极为罕见,一旦出世,恐怕就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的争抢。

  姜环笑道:“不要推辞了,我知你心所想,只不过关于这血丹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原来,朱雀精血炼化的丹药虽然高贵无比,价值不菲,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完全可以炼化的。天赋不够的修士,就算得到此丹药,就算可以修炼火系神通,但药效只能发挥出来万分之一而已,若是强行修炼,恐怕就会被强大的火炎所反噬,落得身死道消的地步。

  姜环天赋算是不错,但上一任堂主秘传她丹药的时候曾经定下规矩,若非宗门面临灭绝的危险,绝对不能轻易服下丹药,否则就是暴殄天物。而且,据前任堂主的推测,姜环最多只能发挥出来丹药完全威力的千分之一而已。

  “那堂主怎么会又断定我就能更好的炼化这枚丹药呢!”卓涵不解的问道。

  姜环没有思索,继续说道:“其实当日你、芷晴和洪战三人在神炎古池中修炼的时候,我已经特地观察过了,芷晴作为炎帝后裔,对于朱雀精血的吸收自然不在话下,而你,吸收炼化的速度和规模竟然比芷晴还略胜一筹。当时我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但这次你又来到朱雀堂,我仔细感悟几次之后,终于确定,在火系神通修炼方面,你甚至要比芷晴还高!”

  卓涵顿时震惊了,他虽然不知道姜环是如何探查到自己体内火种的力量,但他完全相信她的话。只不过,对于姜环居然称自己比炎帝后裔更为适合修炼火系神通而震撼,一时间竟难以接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