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照见天穹 > 第三十一章滋生
  他的诺亚印记虽然权限很低,但如果出现了这种诡异的情况,也只能说明这条项链的品阶是传奇甚至传奇之上的。

  在大概回忆了一下后,江山还是对那条项链一无所知,除去外观不算,前世项链类型的至宝全都一直是有主的,不是在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手中,就是被某些传承势力收藏着。

  而在江山经历的三年间,也没有听说过什么新的神器项链问世,所以他才对这件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宝物很是疑惑。

  明明自己才是预知了未来的人啊,为什么现在反而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更陌生了呢。

  ‘难道是机未至,神器还不到被唤醒的那一天?可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一件如此强大的宝物却落到了一个没有野心的少女身上,真的是糟蹋了。’

  想到这,江山瞳孔中掠过一道暗影,双眼眯了起来。

  如果能够用简单温柔的方法弄到那件神器的话,江山自然不愿多生事端,但是如果不能如愿的话,那很遗憾就只能使用一些极端手段了。

  杀人夺宝这种事,在前世初入奥兰卡时他也许还会十分排斥,但是在经历过一系列的事之后,行尸走肉一般的他早已对他人的生命漠视了,甚至对自己的生命感到憎恨!

  一直变强活下去只不过是单纯的对死亡感到恐惧,以及满足自己动物一般的欲望的而已。

  听起来很可笑,期望死亡却又对死亡感到恐惧。

  解释起来也很可笑,不过就是自我厌恶自我憎恨,对未来失去了希望和期盼后,想要逃避生活的压力,却又对自杀或者被杀这件事感到畏惧罢了。

  不管是对生还是对死都十分畏惧的懦夫而已。

  渴望得到解脱,又因为怕死而想活下去,终究做不出一个选择,只有用摧残别人的生命和自己的肉体来缓解精神上的痛苦,以及满足自身欲望来掩饰内心的折磨。

  前世死亡的时候,江山的心态是十分超然的,甚至是有些感谢阿波罗的。

  感谢他终于替自己做出了一个选择,可以不用再感受心灵上创伤了。

  不过他终究是自己的宿敌,所以选择了一个让他也不好过的死法。

  而这一世,一切都重来了,前世一切的一切都还没发生,没有人会怪罪自己,内心的折磨也失去了源头,野心也已然滋生,江山要让未来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进行,所以他要获得足够的力量。

  至少能够阻止悲剧发生的力量。

  虽然在重生后江山的精神状态稍微好了一些,但在某些方面却是更加偏激了,失去了对死的期望后,对力量的渴望甚至比前世更深了几分!

  所以,挡在他面前的,都是敌人!

  一件神器的力量,已经足够让他疯狂到能够干出任何事的地步,杀人只不过是最简单的一种!

  计划之外任何人!琪莎拉也不例外!

  愿世界和平——但只有力量和生命这两种东西是不可以妥协的啊!

  不过江山也不会天真到能够如此轻松的入手一件神器,本来就对琪莎拉十分忌惮的他,在得知这来历不明的少女居然拥有一件神器后,越发谨慎了。

  他并非莽夫,徐徐图之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并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和属性值,肯定是不足以征服一件神器的,别的不说,那件黑色品质的匕首此时还安安静静地躺在储物空间里呢。

  也正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江山才没有立即动手,而是先将其寄存在了琪莎拉那。

  回想起琪莎拉,江山的心头再次了浮现出一丝阴霾。

  ‘真该死,还是和之前那次一样,没有一点抵抗力,不管是情绪还是身体,一次又一次的不受控制,我怎么会下意识做出如此愚蠢的行为?’

  对江山来说,只要是漂亮美人的勾引,基本上都会或多或少地激发起他的欲望,兴趣来了的话他还会和对方调调情甚至春风一度,但是绝对不会让他像一个纯情小处男一样又是脸红又是紧张。

  可琪莎拉这个只有青春气息没有一点成熟性感韵味的少女,竟然让他的身体屡屡不受控制!

  “吱!”

  伴随着一声有些刺耳的尖锐噪音,江山感觉到身体突然向右倾斜,两边的箱子也在惯性的作用之下狠狠的挤压着他,接着就是剧烈震动,西赛的无数幻想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震动和噪音打断。

  白日梦少年一把抱住了自己从家中带出的“祖传圣剑”,有些破音地叫到:

  “怎么了,敌人发起进攻了吗?”

  他的虽然声音很大,但是明显有些中气不足,双腿也开始不停地哆嗦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恐惧导致的。

  没过几秒钟,货厢的门开始响动起来。

  “是谁?”江山站了起来,改变表情瞪着货厢的门。

  做戏做全套,为了让西赛这个笨蛋被洗脑得更彻底,江山也很卖力的在演着。

  脑子有些空白的西赛,因为江山的话才从迟钝中反应过来,抽出剑握在手中,不过可以看得出来剑尖摇晃的幅度有些大。

  货厢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丝缝隙,门外照进来的光线角度很低,不过距离日落的话还有一小会。

  随老旧的货厢门被打开,有些刺眼的阳光逐渐将昏暗的货厢照亮,西赛狠狠吞了一口口水严阵以待。

  “咳,比预定的早到了,该下车了,两位。”

  一个佝偻着着身形的男子用沙哑的嗓子说道,因为处于逆光的原因,他的脸不能让人很好的看清,不过江山却能听到西赛如释重负地喘了口气,然后隐隐有些不甘心地把剑重新收了回去。

  与此同时,在卡罗尔城的一间奢华的大宅门口,格拉默眉头紧皱地徘徊着,他从衣服内侧拿出来一个小袋子,看了一阵后又心疼地放了回去,又是考虑了一会后咬着牙再次拿了出来。

  反复了几次后,格拉默抬头望着天边的落日,眼中流露着怀疑和仇恨,终于是下了决心敲了敲铁栅栏的大门,走了进去。

  ***************************

  在西赛心不甘情不愿地交出了家传圣剑后,两人才通过了最外层的严格检查,将格拉默开的证明出示给了守卫,拿取了身份令牌后,朝着矿区深处走去。

  在经过几次询问,江山和西赛花了接近一个小时才走到一号矿区,找到了崔斯特监工的所在地,一栋破旧的大屋子,看起来可以住下不少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