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仙农 > 第一百六十五章在迷幻中传道
  也许是因为眼前的一切打击太大了,也许是因为这种惨无人道的恶行根本无法忍受,李良渐渐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一些稀奇古怪的影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温馨的大院,亭台楼阁,花园池堂,错落有致的房屋,精美典雅的庭院,虽然没有皇宫豪宅那般气派,也没有世家巨富那么奢华,但却独具韵味,充满了祥和。

  大院里有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身穿锦衣的公子小姐,也有身穿素服的丫鬟杂役。他们或喜或悲,或吵或闹,悠闲滋润地生活在一起,其中有一位三四十岁年纪,长相端正的中年男人,总是背着双手,一脸严肃的站在内院之中,抬第一百六十五章在迷幻中传道头向天空仰望,看其模样应该是一家之主。

  在内院的一间房宅之中住着一对母子。母亲柔和美丽,孩子俊俏可爱,她们总是在一起用餐,或在一起游览花园,偶尔之时,那位中年家主也会加入其中,并用慈爱的大手轻拂孩子的脑袋。这个孩子也很聪慧,无论是学写字,还是练功夫,他都比大院里的其他孩子要快上几分。

  某一天,这个聪明孩子在花园的池堂边上玩耍时,突然一个白胡子老头从天而降。他仔细打量了这个被惊呆,但却没有被吓倒的孩子,然后诡异的一笑,将一枚丹药和一本旧书给了这个孩子,并告诉这个孩子,要按照书上的功法修炼,不要偷懒。也不要告诉家中的长辈,然后就飘飘然的飞走了。

  缓过劲来之后,这个孩子兴奋异常地将那本旧书收了起来,并遵照白胡子老头所说的。并没有告诉他的爹娘,而是偷偷地认认真真修炼起了旧书上的功法。

  景色交替变幻,当花园里的桃树开过四次艳丽的花朵之后,孩子凭借自己的聪慧,终于将那套功第一百六十五章在迷幻中传道法修炼到了第六层,并成功掌握了一种可以放出火焰的法术。可没想到,他的母亲发现了这个秘密,随后他的父亲。院子里的其他人也都知道了这个秘密。

  孩子原以为学会了法术,可以掌控火焰,就算现在才让他们知道,但仍会得到父母的夸奖。或者是他们会抱着在众人面前炫耀,再或者用那双慈爱的手,轻拂他的脑袋,可实际上却是只是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惶恐、愤恨,以及浓浓的不舍。

  孩子很不明白。也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修炼成了如此强大的法术,还会让父母这样?为什么他们会害怕、生气。以及担心?难道自己变强错了吗?于是,孩子开始闹脾气。开始与父母唱反调,开始不听父母的话。开始不顾父母的阻拦,任意在外人面前展示那神奇的法术。

  没过多久,孩子得到了答案,一个非常可怕的答案。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十余个会飞的人,来到了这里。他们见人就杀,到处放火,那一道道迅捷的飞剑,一个个巨大的火球,一支支锋利的长矛,把大院里的所有人全都残忍地杀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因为他的母亲,死死地将他按在花园里的一个土坑之中,并用她的身体压在了上面。

  天亮的时候,孩子推开已经死了很久的母亲,爬出了那个土坑,看到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场景。大院里到处是死人,到处是尸体,老人、孩子、男人、女人,有被切的四肢不全的,有被烧的面目全飞的,还有被刺成蜂窝的。见此情景,孩子仰天狂啸,泪撒满襟,弱小的身躯不住地颤抖。

  如此血海深仇改变了孩子快乐的生活,也改变了他的命运。在随后的岁月里,他潜入皇宫,偷偷修炼流落民间的仙术功法,直到三十年后,学有所成的他才重返故土,寻找那些杀害他们全家的凶手。

  不过可惜,当他找到那些仇人之后,一个与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凭借更胜一筹的实力,将他打败了,而且还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两道深入骨髓的阴寒之气。

  依靠一种不断燃烧血液的仙术,他终于逃了出来,不过他的伤势太重,血液也耗费过多,短时之内根本无法再与人争斗。无奈之下,他只能苟且偷生,要饭,抢劫,杀人,放火,什么事情他都做过,只要能够活下,只要能够提升他的实力与修为。

  随后的岁月里,他生活在一种单调而又充实的生活之中,修炼,提升,比斗,受伤,再修炼,再提升,再比斗,再受伤,如此循环。在他心中没有别的杂念,只有一腔复仇的热血。

  一次次翻山越岭寻找灵药灵草,一场场为了法宝的残忍拼杀,一回回危机四伏的古洞探寻,换回来的是一次次的提升与强大,直到他用仇恨所化的杀戮之气,轰开了落下的天雷,击碎了从天而降的九道神光,成就了人人敬仰的至尊真仙。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没能打败那个带给他无尽耻辱之人,反倒是被打的伤痕累累,毫无还手之力。为此,他心灰意冷,望天长啸,再一次让泪水撒满衣襟。

  一个清冷的夜晚,漫无目的的他来到了山洞之中,发现了一张陈旧的兽皮,一个沾满泥土的葫芦,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淡黄色精美罗盘。也许是因为心念已死,也许是复仇的压力磨去了他的斗志,他并没有动这些东西,而是颓废地席地而坐,默默地注视着洞壁,直至数年之后。

  某天晚上,一位美丽之极的白衣女子忽然闯入了山洞。她的神色虽然有些冰冷,但其眼眸之中流转闪动,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典雅与端庄。二人在山洞中偶遇,谁也没说什么,仅是互相对望了几眼。就当对方不存在一般,各守一边,闭目休眠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许久,或是几年。或是几十年,或是上百年。突然有一天,当他猛然睁开眼睛之时,那个美丽的白衣女子不见了,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也没有感觉出来,这对于已经修为大成的他来说,是根本不思议的一件事情。

  于是。他开始探查那个女子的痕迹,探查整个山洞里的每一个角落,探查她可能留下的任何一点气息,不过他只是发现了那个兽皮的秘密。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发现秘密,有了希望,自创奇术,找回信心,实力提升。斗志满满,然后重出江湖,腥风血雨,屠尽数族。大仇得报,杀戮万仙。傲视天地。

  在此期间,他偶然得到了一把血剑。不仅能够承受住他那高出同阶修士近十倍的法力和仙力,而且还像是有灵性一般,主动帮助他杀戮众人。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修为,不管对方来的有多少人,也不管对方的防御有多强,法宝有多利害,只要他动了杀念,它都可以将他们灭杀。

  但这把血剑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饮血无够。只要让它见了血,那就必须将所有之人都斩杀殆尽,否则就会受到剑的反噬,要用他的血来补偿养剑。

  最后的时候,他终于杀到了那个带给他耻辱之人的面前,并轻蔑地将他那早已支离破碎的尸体踩在脚下。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那个曾经到过山洞的白衣女子,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眼眸之中不再是流光闪动,而是浓浓的恨意,与他小时候看着自己的家人被人残杀一样。

  他并没有杀那个女人和婴儿,而是带着不解与迷惑离开了。亦如连番失败之时一样,漫无目的,随步而行,痴痴呆呆,疯疯傻傻。直到有一天,他经过一个莫名的小村,看到了只有一墙之隔的两户人家,一个是高挂红灯,恭贺子嗣降生,另一个则是白帆素幕,缅怀老主离世,这才恍然大悟。

  天道轮回,有生有死,真假世间,因果循环。当初的一念之仁,才会有现在的杀戮停止,当初的同穴而居,才会有现在的放弃执着。道,不过是这天地间的道理,有虚之意念,也有实之真理,如何探究,才是千万年来修仙之人真正的考验。

  想明白这些的他,像是找到了新生,衣衫翩翩,轻身飞翔,四处寻觅一处灵山宝地,要把自己的感悟传承下去,要把自己的真知,告诉那些还在苦苦奔波在挖药探宝,拼斗厮杀的同道中人。

  但他的想法又一次落空了,因为才没飞出多远,就看到如自己家人被修仙者残杀时的一幕。十余名低级修仙者,正一脸蔑视的看着那些被当成蝼蚁的人们,在嘶吼和求饶中死去。估计他们的报酬,也不过是一些灵石法器,丹药符箓罢了。

  见此情景,他第三次仰天长啸,泪撒满襟。他终于明白,当初之时父母为什么会惶恐、愤恨,以及浓浓的不舍了,因为修仙之路就是一条血腥无比的不归路。

  就算他已明悟天道,就算他已真正触摸到了道的边缘,但生活在这样一个修仙世界里,为了提升修为不断互相残杀,不断自欺欺人,不断使诈算计,又怎么可能挤身天界,又怎么可能脱离轮回苦海,成就与天地同寿的真仙?

  他的父母为了躲避这修仙界中的种种恩怨,甘愿离开可以成仙得道的修仙大家族,甘愿成为碌碌百年的世俗之人,甘愿堕入轮回之中,其原因,还不是这修仙之路已经偏离正道,就算去争去斗,到了最后,还是会因为沾染的道孽太深而腰折。这也是数万年来再无人踏入真仙界的原因。

  而他,手上已经沾满了数不清的鲜血,身上背负着无法计算的仇恨,念中掺入了无尽的道孽,感悟到了那么一点点天道真理,就妄图改变这修仙之路,可能吗?就算真的去做了,又会有多少人能信服呢?就算他们口上信服了,心中又会怎么想?

  欲望不止,道念不纯。在现在的仙界之中,已经根本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力量。去阻挡那些为成为真仙,已经红了眼的人们了。

  所以,他毅然回到了那个创出神功的山洞,公然扯起大旗。挑战天下群仙,并凭借聪慧才智,修善上古大阵,利用原来主人留下的玄天阵盘,设下了无仙禁区,等待一个真正有资格修仙问道之人。

  李良迷迷糊糊地感受着不断变幻的景像。当那个景致中的人,在一次疯狂而又血腥的杀戮之后,尾随一个受了重伤之人。来了到一个盆地平原之中,所见到的情形,就如他刚才见到的那般。

  这时,他的神智突然清醒了过来。但脑袋瓜子里像是充入了大量的高压气体,全方位的向着各个毛孔中挤压,那股疼痛让人难以承受,而他则像是被人打入了麻药一班,怎么使劲都摆脱不了这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特别是他的头骨。像是在慢慢熔化,并不断排出体外一般,那种尖锐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想要呐喊。不过可惜。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不知过了多久。当整个头骨完全被排出体外之后,他的脊柱。胸骨,四肢,手指骨等各各骨骼也随之开始熔化,并慢慢地排出了体外。

  当这些都结束之后,李良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无骨之人,浑身上下软丢丢的,就像是动画片里的人物一般,使劲压一压,就能卷起来,抱走。

  又过了不知多久,李良脑中的景像又运转了起来。那是在一个不算太明亮山洞之中,一个拎着药篓,握着柴刀的孩子,哆哆嗦嗦地走了进来。在经过一阵傻头傻脑的乱瞅之后,他又小心谨慎地将三个小洞转了转。

  当孩子发现了那具死人骸骨,以及它旁边的四册书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噗通”一下坐到了地上,战战兢兢的好半天之后,才走到骸骨边上,快速地将那几本书拿了出去。

  随后,那个孩子站在石桌前面,唏嘘地将那几了一遍,并骂骂咧咧的说什么“王八命”,“真比王八能活”等等。当天大亮之时,这个孩子离开了,不过并没有将所有东西都拿走,而是蹑手蹑脚地取了一本书,一个葫芦,一把剑。

  若干年后,山洞来了一个壮年汉子。还是那样哆哆嗦嗦地走了进来,还是那样傻头傻脑的乱瞅,并没有使用任何仙术,也没有任何神识波动,有的只是轻柔精纯的灵气流转。于是,他又出现了,给了那个壮年汉子真正的道统传承。

  而此时,李良的身体内,开始如火焰燃烧般的疼痛了起来,一大堆完全不认识的篆刻之字,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并逐渐变小,相互吸引,快速组成了一根根骨骼,重新支起了他的身体。

  这个过程并不算太慢,但也不算太快,其痛苦就不用说了。也就是李良现在喊不出声,如若不然,估计十里之内都能听到他那犹如杀猪般的惨叫。

  李良心里很情楚,可能是因为刚才的情景触动,让周师父给自己下的封印被触动了,现在应该是在给他传承道统,或都是传受什么新功法,但有这么一出,您到是提前说一声嘛!至少他还可以提前准备一个骨头咬一咬啥的,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干遭罪了。

  艰苦的忍耐过后,那些冒出来的篆刻字全都变成了骨头,李良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算是挺过了这一关,可没想到,脑中的景像又运转了起来,将他的心神吓得一阵猛颤。

  只见,在刚才定格的传承画面突然景象一转,变成了一个黝黑的青年男子在给一个俊俏的中年汉子传承,而那个黝黑青年的模样,赫然正是李良的模样。

  紧接着,所有的景致快速倒转,一直回到了那个白胡子老头从天而降那一刻。而李良,则像是突然能动了一般,身体也变成了八九岁的样。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呀?”白胡子老头很柔和地问道。

  “你是谁呀?”李良蒙了,这是咋个意思?玩时空倒流?还是互换角色?

  “呵呵,我是仙人。我与你有缘,这里有一枚仙丹和一册天书,赠予你,拿去好生修炼吧!”白胡子老头闻言一愣,随即又淡淡一笑说道。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呀,大爷!”李良快哭了,到底是咋回事呀,怎么变成给他丹药和仙书了呢?

  “哈哈……”白胡子老头听到这话,一阵哈哈大笑,紧接着身形一闪,缓缓飞向了天空,并在几个呼吸之后消失不见了。

  李良呆呆地拿着丹药和仙书,瞅着飞走的白胡子老头,好半天后,才晃了晃脑袋,缓了过来。他反复打量了手中的丹药和仙术,又看了看周的景致,然后将两样东西往水池中一丢,兴奋地快步跑向了房宅,口中还嚷嚷道:“靠,当少爷了,谁他娘的还修炼这玩意。丫鬟,小姐,贫僧来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