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仙农 > 第一百六十五章在迷幻中传道
  也许是因为眼前的一切打击太大了,也许是因为这种惨无人道的恶行根本无法忍受,李良渐渐感到一阵阵的眩晕,一些稀奇古怪的影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一个温馨的大院,亭台楼阁,花园池堂,错落有致的房屋,精美典雅的庭院,虽然没有皇宫豪宅那般气派,也没有世家巨富那么奢华,但却独具韵味,充满了祥和。

  大院里有许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身穿锦衣的公子小姐,也有身穿素服的丫鬟杂役。他们或喜或悲,或吵或闹,悠闲滋润地生活在一起,其中有一位三四十岁年纪,长相端正的中年男人,总是背着双手,一脸严肃的站在内院之中,抬第一百六十五章在迷幻中传道头向天空仰望,看其模样应该是一家之主。

  在内院的一间房宅之中住着一对母子。母亲柔和美丽,孩子俊俏可爱,她们总是在一起用餐,或在一起游览花园,偶尔之时,那位中年家主也会加入其中,并用慈爱的大手轻拂孩子的脑袋。这个孩子也很聪慧,无论是学写字,还是练功夫,他都比大院里的其他孩子要快上几分。

  某一天,这个聪明孩子在花园的池堂边上玩耍时,突然一个白胡子老头从天而降。他仔细打量了这个被惊呆,但却没有被吓倒的孩子,然后诡异的一笑,将一枚丹药和一本旧书给了这个孩子,并告诉这个孩子,要按照书上的功法修炼,不要偷懒。也不要告诉家中的长辈,然后就飘飘然的飞走了。

  缓过劲来之后,这个孩子兴奋异常地将那本旧书收了起来,并遵照白胡子老头所说的。并没有告诉他的爹娘,而是偷偷地认认真真修炼起了旧书上的功法。

  景色交替变幻,当花园里的桃树开过四次艳丽的花朵之后,孩子凭借自己的聪慧,终于将那套功第一百六十五章在迷幻中传道法修炼到了第六层,并成功掌握了一种可以放出火焰的法术。可没想到,他的母亲发现了这个秘密,随后他的父亲。院子里的其他人也都知道了这个秘密。

  孩子原以为学会了法术,可以掌控火焰,就算现在才让他们知道,但仍会得到父母的夸奖。或者是他们会抱着在众人面前炫耀,再或者用那双慈爱的手,轻拂他的脑袋,可实际上却是只是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惶恐、愤恨,以及浓浓的不舍。

  孩子很不明白。也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付出了那么多努力,修炼成了如此强大的法术,还会让父母这样?为什么他们会害怕、生气。以及担心?难道自己变强错了吗?于是,孩子开始闹脾气。开始与父母唱反调,开始不听父母的话。开始不顾父母的阻拦,任意在外人面前展示那神奇的法术。

  没过多久,孩子得到了答案,一个非常可怕的答案。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十余个会飞的人,来到了这里。他们见人就杀,到处放火,那一道道迅捷的飞剑,一个个巨大的火球,一支支锋利的长矛,把大院里的所有人全都残忍地杀死了,只有他活了下来。因为他的母亲,死死地将他按在花园里的一个土坑之中,并用她的身体压在了上面。

  天亮的时候,孩子推开已经死了很久的母亲,爬出了那个土坑,看到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场景。大院里到处是死人,到处是尸体,老人、孩子、男人、女人,有被切的四肢不全的,有被烧的面目全飞的,还有被刺成蜂窝的。见此情景,孩子仰天狂啸,泪撒满襟,弱小的身躯不住地颤抖。

  如此血海深仇改变了孩子快乐的生活,也改变了他的命运。在随后的岁月里,他潜入皇宫,偷偷修炼流落民间的仙术功法,直到三十年后,学有所成的他才重返故土,寻找那些杀害他们全家的凶手。

  不过可惜,当他找到那些仇人之后,一个与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中年男子站了出来,凭借更胜一筹的实力,将他打败了,而且还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两道深入骨髓的阴寒之气。

  依靠一种不断燃烧血液的仙术,他终于逃了出来,不过他的伤势太重,血液也耗费过多,短时之内根本无法再与人争斗。无奈之下,他只能苟且偷生,要饭,抢劫,杀人,放火,什么事情他都做过,只要能够活下,只要能够提升他的实力与修为。

  随后的岁月里,他生活在一种单调而又充实的生活之中,修炼,提升,比斗,受伤,再修炼,再提升,再比斗,再受伤,如此循环。在他心中没有别的杂念,只有一腔复仇的热血。

  一次次翻山越岭寻找灵药灵草,一场场为了法宝的残忍拼杀,一回回危机四伏的古洞探寻,换回来的是一次次的提升与强大,直到他用仇恨所化的杀戮之气,轰开了落下的天雷,击碎了从天而降的九道神光,成就了人人敬仰的至尊真仙。

  但就是这样,他还是没能打败那个带给他无尽耻辱之人,反倒是被打的伤痕累累,毫无还手之力。为此,他心灰意冷,望天长啸,再一次让泪水撒满衣襟。

  一个清冷的夜晚,漫无目的的他来到了山洞之中,发现了一张陈旧的兽皮,一个沾满泥土的葫芦,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淡黄色精美罗盘。也许是因为心念已死,也许是复仇的压力磨去了他的斗志,他并没有动这些东西,而是颓废地席地而坐,默默地注视着洞壁,直至数年之后。

  某天晚上,一位美丽之极的白衣女子忽然闯入了山洞。她的神色虽然有些冰冷,但其眼眸之中流转闪动,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典雅与端庄。二人在山洞中偶遇,谁也没说什么,仅是互相对望了几眼。就当对方不存在一般,各守一边,闭目休眠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许久,或是几年。或是几十年,或是上百年。突然有一天,当他猛然睁开眼睛之时,那个美丽的白衣女子不见了,什么时候走的不知道,也没有感觉出来,这对于已经修为大成的他来说,是根本不思议的一件事情。

  于是。他开始探查那个女子的痕迹,探查整个山洞里的每一个角落,探查她可能留下的任何一点气息,不过他只是发现了那个兽皮的秘密。其他的就什么也没有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发现秘密,有了希望,自创奇术,找回信心,实力提升。斗志满满,然后重出江湖,腥风血雨,屠尽数族。大仇得报,杀戮万仙。傲视天地。

  在此期间,他偶然得到了一把血剑。不仅能够承受住他那高出同阶修士近十倍的法力和仙力,而且还像是有灵性一般,主动帮助他杀戮众人。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修为,不管对方来的有多少人,也不管对方的防御有多强,法宝有多利害,只要他动了杀念,它都可以将他们灭杀。

  但这把血剑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饮血无够。只要让它见了血,那就必须将所有之人都斩杀殆尽,否则就会受到剑的反噬,要用他的血来补偿养剑。

  最后的时候,他终于杀到了那个带给他耻辱之人的面前,并轻蔑地将他那早已支离破碎的尸体踩在脚下。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那个曾经到过山洞的白衣女子,抱着一个还在襁褓之中的婴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眼眸之中不再是流光闪动,而是浓浓的恨意,与他小时候看着自己的家人被人残杀一样。

  他并没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