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密传 > 第五十八章师妹
  邱含依看着蜷缩在箱子中的姑娘,想了想还是将她从箱子里抱了出来,走到一旁后便挨排放下。而正在一旁帮忙的叶辞衍听到动静,头抬都没抬的便问道:“这是最后一个箱子了吧?”

  “嗯。”邱含依点了点头,眼神却在叶辞衍和那姑娘的身上扫来扫去,想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说道:“这姑娘年纪看着比他们大的多……”

  叶辞衍听了邱含依的话点了点头,没什么反应,但随即便想起了什么说道:“云景你看看她身上有没有伤口,方才我跟灵儿看到有些孩子身上有着些伤口。”

  “好。”邱含依应了一声,便上下其手的扒开那姑娘的衣服,显然她的动作略有些粗暴,本来还沉睡的姑娘突然睁开了眼,而邱含依此时正在检查姑娘的胳膊,并没有发现姑娘醒了过来,随即邱含依便感觉自己的手腕处一凉,一股温热的液体便流了出来。

  “嗯?”邱含依也是方才体力用的有些过,反应力总是比不得平日巅峰的时候。当下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处有东西流了出来,还抬起手腕看了看,见伤口上的血液已经慢慢止住,她这才面上有些纠结的看向手持匕首,准备随时捅她的姑娘,“那个……”

  “楚烟师妹?”邱含依的话没出口,就听得叶辞衍一声惊呼,接着便看到叶辞衍急匆匆的跑了过来,结果看到坐在地上的人衣衫不整的时,叶辞衍很识趣的侧了头看向邱含依。

  “大,大师兄?”坐在地上的楚烟就见,一个熟悉的黄色身影闯入自己的视线里,但他却是没看自己,当下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差点被人非礼了!楚烟想到这里马上将自己的衣衫整理好,站起身便窜到叶辞衍的身后,拉了拉叶辞衍的衣袖就小声说道:“大师兄,他刚刚非礼我。”

  “啊?”邱含依歪着头一脸不解,用手摸了摸鼻子急忙摆手说道:“不,不是,我没有。更何况我对发育良好的姑娘没兴趣啊?”邱含依话音刚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把用手捂住嘴巴连连摇头。

  楚烟听了邱含依的话脸上当即又羞又恼,贝齿紧紧咬着唇瓣怒视着她,而嘴里却对着叶辞衍说道:“师兄,以前你在门派里跟我们这些师弟师妹们说过,要是谁敢污了我们的名声,你可是会护着我们的,现在还做不做数?”

  叶辞衍听了楚烟的话面上的表情更是纠结,他确实是说过……可……就在叶辞衍准备开口告诉楚烟真实情况的时候,蚩灵却是放下了手中的病人,缓缓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过来。蚩灵算是看出来了,她的云景哥哥今儿的智商完全不在线,根本就不是吃她药的原因!

  “楚烟姐姐既然醒了,那我就顺便帮着检查一下身子吧?”蚩灵走到楚烟的身边,很乖巧的仰起头看着她,脸上的笑容也温柔和善。

  楚烟本就是个不擅长表达的人,对于陌生人更是有些抵触,但见到蚩灵是这三人里唯一的姑娘后,她犹豫了片刻还是点了头。

  “去吧,灵儿特别好相处的。”叶辞衍也深知自己这个师妹的性子,对着她笑了笑后便出声解了围,等到蚩灵带着楚烟去了别的船舱后,叶辞衍这才面带纠结的问道:“云景,你今日可是有些不在状态啊?”

  邱含依听了叶辞衍的话,摆了摆手随后便噌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可能是起来的猛了她的眼前一黑险些栽倒,还好叶辞衍眼明手快,一把将邱含依拦在怀里,叶辞衍微微一皱眉便开口问道:“云景你还好?”

  “还好还好。”缓了一会邱含依的眼前这才又恢复光明,将叶辞衍的手推开后,这才问道:“方才那人就是你之前提起过受伤的师妹?”

  “嗯。”叶辞衍点了点头朝着船舱的门口望了去,想了想这才又说道:“等会回来了我问问她怎么出来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送她回去。”

  “可以啊。”邱含依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捂着嘴还打了个哈切,随后便用手指了指地上躺着的几十名孩子说道:“还有这些孩子也不能置之不理的,怕是我们得比祁远他们晚到了。”

  邱含依的话音刚落,蚩灵就带着楚烟又走了回来,兴许是蚩灵告诉了楚烟邱含依的性别,楚烟这次回来对邱含依并没有太大的敌意,但也没有多少亲近。走到叶辞衍身后站住便就一言不发了,就在邱含依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缓解气氛的时候,蚩灵却是爬到一个箱子上站住,开口说道:“方才楚烟姐姐说自己是被他们骗来的……”

  原来是叶辞衍的父亲,自从叶辞衍离家出走之后,身子就大不如从前。最近一年更是鲜少出来指导弟子们的武功,外院内院的事物都是由叶辞衍的继母孟氏进行打理的,而弟子的武功多半是靠着叶辞衍的二姐传授指导。

  就在半个月前,叶康的病情突然加重,而身为继承人的叶辞衍却是不在家里,孟氏当场便急了,将剑影派为数不多的弟子召集到一起,让他们统统出来寻找叶辞衍的下落。

  “父亲……”叶辞衍听完蚩灵的转述,眸子突然黯淡了下来,嘴角紧绷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师父他身子确实不太好,师娘也十分着急。”楚烟侧头看了看叶辞衍的表情,虽说她进剑影派的时间不长也就五年,但叶辞衍与师娘的关系却是谁都能看的出来。她也不是太理解自己大师兄为什么会对师娘如此抵触,但还是在大师兄面前少提比较好一些……

  “嗯,我知道了。”叶辞衍在听到楚烟那句师娘的时候,邱含依明显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内疚之意,但叶辞衍也是很快就给掩饰过去了。

  莫不是叶辞衍和自己娘亲之间有什么误会?邱含依用手摸着下巴,在脑袋里想了无数种可能,就在她走神的功夫叶辞衍却是开口说了一大段的话:“云景,我想跟祁远他们碰面了之后,送楚烟回去,再去门派里看看,给我三个月的时间吧?行么?”

  可能是他娘让他娶亲?他没看上?邱含依想到这里突然点了点头,嘴里还说着:“有可能。”

  “有可能什么?”叶辞衍看着邱含依的表情,似乎并不像再回答他的话啊?

  “啊?”邱含依突然回过神来,朝着叶辞衍眨了眨眼,扯了扯嘴角笑了笑道:“没,没啥。”

  “云景,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把门派里的事情处理一下,然后跟你们会合。”叶辞衍又重复了一遍他方才说的话,看着邱含依的眼神中带着些……乞求?

  邱含依有些看不懂他的眼神,当下便摆了摆手说道:“不给,要去就一起去,以后阙燕阁要是真建起来了,我还得跟你们打好关系呢。”

  叶辞衍见邱含依答应了,也不在意她是否跟着他一起了,当下也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这三人也没怎么矫情,当下也就在这间船舱里找了角落浅眯了起来。

  而远在黄州府的祁远和钟离梓莹却是吃起了牢饭,而这事呢还得从几天前,唐菁影和曲江顷离开的那日说起。

  那日唐菁影与曲江顷离开后,祁远和钟离梓莹没坐多久也就离开了。就在他们准备走会客栈的时候,突然一旁的小茶摊上,几个人正讨论着黄州府今日刚到了个女捕快,对那女捕快的形容基本上都是什么“英气”“一身利落的白衣”“身后的武器不似常人”而其中更有一条重要的话则是“听说是将军之女”

  祁远听到这些话便止了步子,想了想还是面带笑容的朝着那桌客人走去,一边坐下一边对着小二说道:“小二,上两盘精致些的点心和一壶上好的龙井。”看着小二去准备茶点后,祁远又从怀里掏出了碎银放在桌上,对着桌旁的几人笑道:“请问几位,那位女捕快是今日何时到的?”

  围在桌旁坐着的几个人似乎是同窗好友,身着的是书院统一发放的服饰,桌上的茶水和点心也并不是多么高档的东西。见到不请自来的祁远本是有些嫌弃的,但又看在他将茶钱结算的份上,这几人的心中也没多少嫌弃之意。

  其中一名手中执扇的男子,将手中的扇子打开给自己扇了扇后说道:“听说那捕快是昨晚到的,今日便开始执勤。方才她还在大街上巡视,你没看到?”

  “就是就是,刚刚看到可是看到她两次呢。不得不说这将门出来的姑娘,可真是英气啊。”祁远左手边的胖子拿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嘴里还不由得称赞起来。

  “多谢。”祁远听完这几人的回复点了点头,当下也就更加确定那上任的女捕快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楚岚。

  正当祁远一边得意一边想着自己该如何见楚岚的时候,身旁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祁远,你怕是又想挨鞭子了吧?”

  祁远听到鞭子两个字,身子条件反射般的颤了颤,咽了咽口水后,便对着一旁被冷落的钟离梓莹笑道:“大小姐,您瞧您说的哪里话,小的怎么可能让您动手呢。”

  自从祁远将钟离梓莹带在身边后,便越发觉得这姑娘是心口不一,而且小姐脾气极重,甚至有几次一言不合便直接拿出鞭子抽他。要不是他轻功了得,他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见到老邱呢……

  祁远想到这里,眼珠子转了转,脸上也露出了个意味不明的笑容来。当下便狗腿的跟在钟离梓莹的身后说道:“大小姐,您前几日不是说晚上想跟我走一趟吗?”

  “现在没兴趣。”

  “您瞧瞧,前几日不是怕您手上吗,今儿准备去干票小的,保证没啥危险。”

  “……”

  “真的,我对天发誓,如果有什么危险,老邱就进贼窝。”

  “嗯……看在你这么诚恳的面上,本小姐就答应了。”钟离梓莹最后还是点了头,而与此同时她也落入了祁远的圈套里。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