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道演义 > 第一章凉州
  灵元大6的东南端,经历了长达百年的南北分立的乱世,群雄割据,王朝林立,百年乱世早就了民不聊生,战争不会成就英雄,只会留下孤儿寡母。

  但战争却必须有人来阻止,大周朝注定是要被写上史册的王朝,不是因为他的丰功伟绩,而是因为出现了一个终结这乱世的人,他是一个外戚,但却利用外戚的身份终于窃夺了大周国的皇位。

  历史总是胜利者编写,史书中这名为杨石的外戚,乃是大英雄,正是他终结了百年的乱世,于史书中,他就是救世主。

  而然救世主在入主大周朝灭掉周围林立的小国完成统一之后,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所谓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尚且在人们对于终结乱世的感恩戴德中,一系列的横征暴敛,便让这位不可一世的皇帝不过十载而亡。

  此后又是数十年的军阀混战,最终唐国建立,而唐国也充分吸取了大周朝的教训,统治者如船,百姓入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唐国充分的表现出对百姓的体恤。

  这日唐国上空两道毫光迸现,一黑一白似乎印证天地阴阳之说。

  两道毫光位于高空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便双双隐于唐国凉州之地。

  凉州,位于唐国西北之地,乃是一处苦寒之州,所谓苦寒说的便是西北之地极其恶劣的环境。

  但能在苦寒之地生存下来的人,总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而凉州的百姓素有剽悍之风,而凉州出产的凉州铁骑更是唐国的兵中精英,攘外安内必定有凉州铁骑的身影。

  凉州铁骑一则需要凉州良马,凉州大马就是所谓的良马,但是近年来凉州的盛名威震周边几国,凉州大马也是被不少小国买走,但是训练出来的骑兵却没有唐国铁骑那样的威名,只是因为他们马上不是凉州汉子罢了。

  凉州宽阔的主干道青龙街上,宽近乎百米,足以容纳十几辆马车并排齐驱,青龙街上人影攒动,马车往来飞驰,度飞快,但却秩序井然。

  青龙街两侧的深宅大院不多,但若是有那便是凉州极富盛名之辈,无论是现任的凉州政要还是从位极人臣之处退居下来的前辈们,能将院门开向这青龙大街,那便是身份的象征。

  凉州王府,正是凉王居所,凉王名李老三,外号“李铁屠”,是早年跟随太宗皇帝历下赫赫功劳的开过元勋,太祖皇帝驾崩,太宗皇帝继位之后,便将这个不怎么安分的李老三,封了凉王,让他去凉州鼓捣凉州铁骑一事。

  这里说的不安分并非是贬义,而是李老三也算是一个粗人,大字不识几个,在京都时时常和那些他眼中所谓的文人们不对眼,时常生当朝殴打文职官员的事情,对于这个太宗极其喜爱的将领,太宗无法,只好让李老三来凉州负责帝国核心凉州铁骑,这不是外贬,而是对李老三的信任。

  李老三虽然知道凉州也是个苦寒之地,但是却比在京都之中忍着那一帮穷酸的鸟气好得多,于是欣然前往。

  但是由于常年的征战,年近五旬的李老三一直未能得子,但是今日注定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

  凉州上空两道毫光,一黑一白,一道白光正好隐于凉王府,而另一道则是隐于凉州的西北蛮荒山。

  蛮荒山更是苦寒中的苦寒,便是极其坚韧的凉州汉子,提起蛮荒山那也是要皱起他们那高傲的眉头,若是有人能在蛮荒山中坚持一月而完整出来,不说完整,便是能活着出来,那也会被一群凉州汉子称一声“牛”。便是参加那凉州铁骑也能混个十夫长、百夫长之类的当当。

  而那道黑光正是隐于蛮荒山。

  黑白两道毫光隐于凉州有一月之后,某天凉王府凉王李老三的卧床上,凉王夫人正拉着如死猪一样的李老三晃悠着。

  且说现在凉王夫人,早年跟随李老三的结妻子因为战事,而李老三又常年的征战,所以便病死了,李老三也是心灰意冷没有了续弦的想法,但是太宗皇帝不能看着这个他喜爱的将领眼看就要无子,于是亲自拍板,将自己的妹妹嫁给了李老三。

  虽然是公主,但是现任的凉王妃却是和李老三也算是相敬如宾,李老三虽然打起仗来野蛮无比,但是对于自己的妻子那真是没得说,用一句经常挂在李老三嘴上的话就是“对自己的女人都不好的男人,不能称之为男人。”

  这日李老三正在昏睡,却被王妃吵醒,一番交谈之后,终于得知一个不太确切的消息,王妃可能怀孕了。

  于是凉王府中跟炸了锅一样,一番鸡飞狗跳之后,下人们请来凉州最好的杏林,曾经在宫中当过御医的人,确定下来之后,叮嘱了王妃一番,算是正式确定下来了一件事,凉王妃有喜了。

  消息飞的在凉州传开,凉州牧更是决定要在凉王妃临产之后举州欢庆,消息迅传到了京都,便是太宗皇帝也为李老三欣喜。

  此时凉州,深山的一座道观之中,一白眉白须、鹤童颜的老道,掐指结束,幽幽叹道:“终于来了!一黑一白,没错了。这一切都是天意!”

  与凉王妃有喜的同时,蛮荒山里亦是有一个妇人随着恶心呕吐,也就凭着感觉觉得自己怀孕了,她满心欢喜的承受着那个平时粗枝大叶的男人的照顾,虽然还是对照顾人一事有所生疏,但已经是做得极好。

  若是被人看到在蛮荒山中有族人存在,定要一声惊呼,这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蛮荒土著竟然真的存在,虽然不过是几十人,但是蛮荒族人个个都是天生的大力士,就是为了在这个人人惧怕的蛮荒山中生存。

  而天道常缺,蛮荒族人的凶悍战力和生育能力的低下成为鲜明的对比,现在的蛮荒族人接近灭族便与之有关,而妇人有喜最起码保证了蛮荒族人这这一代没有灭绝,对于蛮荒族自然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

  黑白两道毫光,两个妇人有喜,深山道人的幽幽叹息,一切都注定凉州将会有变故。

  ……

  九月之后

  今日凉王府中下人们格外的忙碌和紧张,尤其是侍奉凉王的几位小丫鬟,烧水,准备临产用具,之后更要在王妃身边伺候,对于没有见过临产局面的小丫鬟们来说自然免不了的慌乱。

  凉王李老三更是在房外不停的踱着步子显得很是焦急,王妃这次临产的产婆也是这凉州最好的产婆。

  凉州民风剽悍,便也有些性情传到了女子身上,所以粗枝大叶也成了凉州女人的性情,这就更需要产婆的叮嘱。

  凉王妃身为从京都来的公主,来到这凉州也算是跟着李老三受苦来了,不过对于生产之事反而令产婆轻松,比起正经的凉州女子来说,凉王妃算是一个极好伺候的主子了。

  一个行色匆匆的小丫鬟向着正在门外踱着步子的凉王李老三奔去,望见了小丫鬟慌张的面容,便是此刻紧张不行的李老三也不忘出口喝道:“紧张什么?老子的媳妇生孩子,你们紧张个屁!”

  虽然凉王平时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是真的是对吓人极好,这小丫鬟也就就是瞬间被凉王吼道之后,也就恢复的心智,急忙对着凉王说道:“老爷,门外有个自称是蛮荒山混元观宣虚道人求见,老爷您见是不见?”

  唐国是以道教立国,所以道人在唐国极受尊重,哪怕是一个荒野小观,其香火也不会少到哪去。

  “宣虚道人?可是那个道行威震凉州的宣虚道人?”凉王突然想起一个道人的名讳,似乎在这凉州已有百年,便是唐国未立的时候,就是一方高人,甚至有这宣虚道人乃是真正的一位仙人的说法。

  听到凉王所问,小丫鬟犯了难,道人从外表上来看可不都是一身道袍,手执拂尘,仙风道骨模样,她哪里又认识什么宣虚道人?

  凉王见小丫鬟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道一声:“罢了,罢了,领我去府门外看看!”

  小丫鬟便领着凉王来到青龙街正门前,凉王府不止有青龙街一门,但青龙街一门乃是正门,是贵客进入的门。

  唐国素来敬重道教,家中有喜事,更是以有道人来访为荣,虽然多是些讨要功德的道行肤浅的道人,但也从侧面说明了道人身份的尊贵。

  如今凉王府上王妃临产,而传说中的宣虚道人又来到凉王府,对于凉王来说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

  刚出府门,一道人便映入凉王的眼帘,凉王一生征战无数,是为数不多的异姓王之一,自然对于观人有一番自己的说道,细看眼前的道人,若是用凉王平时的话来说那就是:“乖乖,真是一个神仙一样的人物!”

  看着眼前不染凡尘,自称是宣虚道人的道人,凉王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将道人引进府中。

  唐国素有临产之时请来访道人给孩子赐名的习惯,李老三觉得一定是个儿子,要请这仙人一样的道长给他那个带把的儿子赐个名,主要目的就是他憋了半年想出来的名字无非就是李狗蛋,李铁蛋之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