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师徒[快穿] > 35.魔修四徒弟15
  滂沱大雨笼罩天地,期间还夹有妖风阵阵,唐贤感慨前几日才洗的衣服又得用灵力烤干了。。

  真是奢侈。

  随后干脆利落地就把窗户给关严实了,一点缝隙都不留。

  余长鸣问他,在意不在意。

  他如何不在意,只是这份在意不是对他的生死,而是他舍不得以死亡作为最后的终结。

  他转身回来的时候,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小刀来。正巧窗外劈过一道雷电,晃得人脸上一阵惨白。余长鸣突然觉得这个氛围仿佛有哪里不大对。

  余长鸣:“……你干嘛?”

  唐贤握着小刀抱拳:“人生自古谁无死,在下先死为敬。”

  余长鸣:“……”神经病。

  于是就见唐贤用这小刀削了个苹果给余长鸣递了过去。接着他还给自己削上了,边削边道:“长鸣,我刚才我用花生米一样的脑容量非常严谨地想了想我们和未来的因果关系。”

  余长鸣认真听讲。

  唐贤道:“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拥有花生米一样的脑容量的我,果然不适合思考这么严肃的问题。”

  余长鸣:“……”你大爷。他就不该抱有什么期望!

  唐贤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一句话,想做什么就去做,你作为一个抠脚大汉,不带这么优柔寡断,瞻前顾后的。”

  他不怕死,就怕余长鸣因为眼睁睁地看他去死,而生出些什么一辈子的阴影。

  出了事有他扛着,大不了就倒带重来。

  余长鸣崩溃:“跪求不叫抠脚大汉。”

  但唐贤这一番话却让他醒悟过来,想这么多确实没用。他只知道他不想让唐贤死,不想让历史如他记忆里的一样继续进行下去。

  所以他就一定会不惜一切,来改变这个过去。

  唐贤死的那天是三月初八。

  对于余长鸣来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即便印象再深刻,细节也实在想不起来。只记得他们当时正在酒楼吃饭,一个不男不女头戴红巾的人妖闯了进来,火急火燎地告诉他们唐贤要出事。

  等他们赶过去,为时已晚。

  所以余长鸣想,或许他只要提前找到这个关键人物或许就可以改变这个事情。于是就隐去身形,四处转悠打听。

  时间一天天逼近,他却一点进展都没有。而知道了自己死讯的唐贤依旧很淡定,该来的始终会来,说他消极也好,乐观也好,归根结底,原因大概只有两个字,他懒。

  懒到连任务都想咸鱼掉的唐贤,觉得自己还能再挣扎挣扎。于是就把小徒弟白子行找过来谈人生。

  山花烂漫,草木丰茂,一片浮翠流丹,天地清灵隽秀。

  唐贤一套剑法如行云流水般舞完,只觉得自己帅呆了。

  白子行也觉得很帅,但他有一个小小的建议,可以再来一遍么,他完全没记住。

  于是唐贤又帅气地舞了一遍,再分解着教了一遍,白子行有样学样,学累了,就坐在草坪上休息。唐贤收起剑,坐到他身边问道:“乖徒儿,你未来想做什么?”

  白子行不假思索道:“成为和师父一样用嘴炮征服世界的男人。”这词还是他和唐贤学得。

  唐贤当即回道:“换一个。”

  白子行疑惑:“为何?”

  唐贤望天淡看闲云缭乱:“因为当你成为像为师这样的高手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无敌实在是太过寂寞了。”

  白子行:“……”

  唐贤笑了笑,只觉这个答案也不错,终究没白费了他这么多时日的教导。

  *

  余长鸣找那个关键人物找了好久,但他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但时间不会因为他一无所获就停顿下来,三月初八那天如期而至。

  虽然不知道这天会发生什么,但唐贤打算把大家都约出来,浪一浪,万一要散伙,就当吃散伙饭了。

  而余长鸣一直不断和他传音,让他不要出门。唐贤就同意了余长鸣的请求,保证自己在余长鸣记忆中的那个时间点之前都不出去。

  于是祁观带着白子行和小长鸣,又叫上楚泗水和楚江水先去酒楼点菜了。

  余长鸣在时间点之前,依旧不死心地找着关键的那个人,或许是他太着急了,一个没注意,就被街坊领居给追着打了。

  因为他穿着唐贤的莲花本体,而莲花本体,是个和尚。

  在东洲崇拜道君的人并不比中域的少,故而他一露脑袋就被各种追着打。

  余长鸣无奈:“大姐!求放过!我真不是个和尚。”

  大姐:“你以为我瞎啊!入不了中域,就来荼毒我大东洲,你们佛修就没一个好东西!”

  余长鸣看着街坊领居的又不能还手,只能继续跑,跑着跑着看见一溜晒着的衣服,想也没想就拉过来给自己套上,满心以为不会再被人认出来。

  谁知大妈大姐的一双眼堪比火眼金睛,他一露脸就又被追着打,直到他路边拿了一盒胭脂水粉,不管三七二十一给自己糊了一脸之后,才没人再认得出他来了。

  他喘得不行,背靠着墙壁休息,心里只能暗骂: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下了城中不得飞行的禁令,真特么是要跑死他了。

  他拍了拍胸口,偶然瞥到水中倒影,顿时受到了惊吓。

  一身轻纱罗裙,再兼一块胡乱套上的红头巾,以及这满脸涂得连亲娘都不认识的胭脂水粉,这不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妖么?!

  人妖等于自己。

  那他岂不是蠢到留唐贤一个人,去面对未知的危险么。

  思及此,趁着时间还够,便立即就往回赶,但跑了几步才想起,若对方是连唐贤都对付不了的人,那他一个战力值不如唐贤的,去了也是扯后腿。

  于是当即改道往酒楼跑去。

  他想幸好唐贤把所有人都约到了酒楼,他只要跑的再快一点,通知得再早一点,他们就能把唐贤救下来了。

  于是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字,跑。

  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

  他累到要休克了,爬了两层的楼才见到了祁观等人。他实在快要没力气了,只能摊在楼梯口喊,快回去救人。

  祁观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

  他三步并两步跑过去:“你说什么?”

  余长鸣气若游丝,仿佛是他要死了:“快去救唐贤,快回去。”

  随后便见祁观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安静了数秒之后,才有人惊叫起来。

  “道道道君?!”因为这个城中不得飞行的禁令正是东洲五圣和祁观要过来的,除了上界仙人之外,此界之中只有祁观自己能无视这道禁令。

  “我靠!老子有生之年居然可以和道君一起在一个酒楼吃饭!!”

  这种感慨之声,此起彼伏。

  打击最大的还属楚泗水,特么道君也会隐藏身份来驴人!

  目瞪口呆,缓不过神。

  这一度十分混乱的场面,让不停喘气的余长鸣欲哭无泪,别吵吵了,老子喊不动了日。

  他深吸一口气,挤过堵他面前的人潮,响亮的一掌拍到了楚泗水面前的桌子上:“妈的,快给老子回去救人!”

  楚泗水,白子行和小长鸣这时才听到要去救唐贤的消息。

  立马起身往楼道里挤,那群膜拜道君的人还堵在门口,各自说着大话,吹着牛逼,楚泗水和白子行凑的巧,挤着挤着就过去了。

  小长鸣被几个人堵着,怎么也过不去。

  余长鸣怒了,一把抓过小长鸣,拉到窗边,道:“挤什么挤,特么你爹都要死了,还挤个大爷!跳窗会不会啊傻逼!”

  然后一脚把小时候的自己给踹出了窗外。

  此后,小长鸣就留下了一种叫作走窗不走门的童年阴影。

  且不说正在飞奔而来的几个人,单说一个瞬移先行回到家里的祁观,便见唐贤一人悠然在院子里种花浇水,半点没有什么紧急的样子。

  唐贤才回头看到祁观,就被祁观一把抱住,只听他低声道:“你没事就好。”

  唐贤想他如今的确没事,可总有一天他会走。本就打算在散伙饭上说的道别,如今单独和祁观讲也是一样。

  “徒儿,为师要走了。”白子行的黑化值还在,那他就知道,这一次无论他是不是真的死了,他都会回到未来,继续回那个时间段去清黑化值。

  祁观道:“好。你去哪里,我就跟你去哪里。”

  唐贤很是干脆把能讲的都讲了:“徒儿,为师在这个世界醒来的时候,是在五十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才回到了现在的五十年前。如今,也是时候要回去了,回到未来去。”

  祁观低声道:“师父,不走不行么。”

  大概是不行的。

  一向没心没肺的唐大仙,也有些潇洒不起来,他看向祁观,只道:“我们会再见的。”

  祁观推开唐贤,默然不语,他定定看着唐贤,眼中一片深沉如墨。

  ——没有什么能再带走你。

  ——就算是时间,也不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