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牧神记 > 第一六一三章 数字四十二
  渡世金船,最后一座金殿中,秦牧伸出手掌轻轻触摸那朵道花。

  道花旋转,割破他的手指。

  “道花还在,道花还在……”

  秦牧低喃,像是丝毫感觉不到疼痛:“你跟我说,将来混沌殿再见,是什么意思?你应该还活着吧?有可能还活着……”

  道花中的剑刃旋转,发出叮铃铃的剑鸣声,像是在回应他。

  秦凤青和太始进入这座金殿,目光落在道花上,太始疑惑道:“这是开皇的道花?”

  秦牧点头,道:“我现在还不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为何开皇的道花可以在弥罗宫四公子的攻击下保存下来?弥罗宫四公子那一击,是针对凌天尊而来。那一击的威力甚至可以将凌完全抹杀。那根琴弦的威力,足以将开皇完全摧毁,一切都荡然无存。然而这朵道花却保留下来……”

  他沉吟道:“应该有一种我不曾觉察到的力量,守护着开皇的道花,以至于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此人神通广大……混沌殿,混沌殿……这是什么地方?”

  他有些茫然。

  秦凤青飞速的在这座宝殿中转了一周,并未寻到开皇的“鬼魂”,面色诧异,失魂落魄道:“弟弟,我明明看到老祖宗的鬼魂,奇怪,不在这里会在哪里?”

  “你确认是他吗?”秦牧询问。

  “肯定是他!”

  秦凤青道:“我绝对不会认错!那种气质,那种神韵,还有那种剑道,绝对是他!”

  太始迟疑一下,道:“相貌也是他。但是我们却触摸不到他,只能从他的身体里穿过去……”

  秦牧沉吟,走来走去,喃喃道:“为何我们触摸不到他?难道是不易状态中的他?”

  他想起凌天尊的遭遇。

  当年他搭救凌天尊,留下弥罗宫道纹,他与开皇等人留在神识大罗天与太帝厮杀,凌天尊施法,将他们送到四万年后,而自己则留在四万年前。

  而在那时,有两个凌天尊,处于现实世界观的凌天尊和被困在天河不易神通中的凌天尊。

  这两个凌天尊,都处在一种非观测的状态。

  倘若有人的目光落在凌天尊的身上,她便会坍缩,被困在天河不易神通中的凌天尊便会变成唯一的真实。

  这是物质被观测状态下的唯一性。

  而非观测状态下,凌天尊便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活在现实世界,一种在天河中不断死亡、复生。

  只有凌天尊自己能够破解这种状态,而那时的她埋头研究弥罗宫道纹,等待秦牧的时代的到来。

  她只在见开皇时破解了一次。

  因此在长达四万年的岁月中,凌天尊几乎没有出现过。

  “开皇有可能也处在这种状态。”

  秦牧走来走去,思索道:“你们看到的开皇,应该是不经意时看到的未来的开皇。有强大到几乎不可思议的存在,用无上神通,在四公子的神通爆发时,将他送到了未来。并且,开皇被那位不可思议的存在送到了一个可以贯穿未来的物体之中,这个物体,便是渡世金船!”

  他的眼睛渐渐变得明亮,脚步也渐渐变快,语速也变得快了,猛地击掌道:“这就是登上鬼船……呸!是渡世金船!登上金船的人会看到鬼魂,还觉得鬼魂与他们说话!这并非是真的鬼魂,而是开皇被那不可思议的存在送到了未来的金船上!”

  他兴奋道:“这艘金船是弥罗宫主人所炼,金船本身便相当于一个永恒不变的物质!它可以穿过一场场宇宙破灭的大劫!因此在不易物质的状态下,他可以出现在过去!司婆婆他们在船上遇到来自未来的人,觉得是弥罗宫主人,还说弥罗宫主人指点他们修行!那并非是弥罗宫主人,而是开皇!”

  他越说越是兴奋:“未来状态中的开皇!因为他与我们处在不同的时空,我们与他就像是当年我与云天尊在天河上的对话,只能朦胧的看到对方!开皇也是这样!”

  他更加兴奋,突然绽放元气,观想符文,眨眼间无数术数符文浮现出来,噼里啪啦变幻莫测!

  秦凤青看着自己这个同胞弟弟疯魔一般,不断变化各种稀奇古怪的符文,不由愕然。

  这些符文变化起来,让他头晕眼花,看了片刻,秦凤青便险些呕吐,急忙移开目光。

  “小胖墩,弟弟在做什么?”他好奇道。

  太始目不转睛,很是兴奋,死死的盯着秦牧元气所化的符文,头也不抬道:“他在演算!端的是神妙无穷!还有这种算法……好!”

  秦凤青两眼一抹黑,虚心求教:“他在算什么?”

  “算自己的猜测是否有可行性!”

  太始更加兴奋,显然看懂的秦牧的运算,眼珠子转动速度飞快,抚掌赞叹道:“真好!原来是这种解法……你不会吗?你们不是亲兄弟吗?我听说你们用的是同一个脑子,你的脑子好像不行……”

  秦凤青黑着脸,一拳封在他的右眼上。

  太始两只眼睛都肿成一条缝,喃喃道:“果然是亲兄弟……”

  秦牧穷尽所学,疯狂演算,甚至在演算过程中不断开发出新的算法,他原本便是当今世上术数最高的宗师之一,可能比林轩逊色一筹,但也相去不远。

  延康而今的术数,已经被延康道门推演到极高境地,秦牧每次回去,必去延康道门求学。

  林轩道主可以说走在术数的最前沿,但是他会的,秦牧基本都会。

  而且,凌天尊解析弥罗宫道纹,也开创了自己的术数体系,秦牧向她学习弥罗宫道纹时,顺带着连她的术数体系也一发学了去,免得凌天尊嫌他蠢笨懒得教他。

  秦牧尝试着将延康术数体系和凌天尊的术数体系融合,开创出更多的算法,十多日过后,整座大殿已经存不下如此之多的术数符文。

  秦牧来到外面,继续疯狂演算。

  又过了十多日,秦凤青抬头看去,只见秦牧以元气演化和观想出的术数符文已经铺满金船的天空,组成浩瀚天幕,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到尽头!

  此时的太始也看不懂秦牧的演算了,小胖墩坐在地上,如同一颗圆滚滚的蛋上堆着一颗脑袋,双手托腮,怔怔的看着一个算式。

  过了不久,他突然跳了起来,像是大球顶着小球跳到空中,欢天喜地道:“我看懂了!”

  然而落地后,他又愁眉苦脸,向秦凤青讷讷道:“我好像算错了……”

  秦牧还在疯狂演算,然而随着时间推移,他求解的速度越来越慢,他的脸色凝重,额头冒出颗颗汗珠。

  汗水如泉,很快将他全身衣衫打湿。

  秦凤青焦急的走来走去,喃喃道:“算好了没?算出来没……到南天了!”

  他急忙来到船头,俯身向下看去,只见南天壮丽非凡的主大陆和一座座瑰丽雄奇的诸天星域出现在金船下方。

  渡世金船行驶在南天的虚空中,如同幽灵,无声无息滑过。

  秦凤青头顶双角,向下张望。

  他的相貌与年轻时的秦牧一模一样,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上带着些许青春年少时的秦牧所独有的稚嫩之气。

  唯一不同的便是他头顶的双角,那是土伯之角。

  秦凤青不断张望,突然心头微震,看到一座诸天突然扭曲起来,化作一道巨大的轮。

  这种扭曲恐怖无比,那是用无边的法力扭曲整个诸天的空间,甚至连诸天的星域也被扭曲成环!

  那诸天星域中囊括着一道星系,无数个太阳和星球,就这样被生生的扭成一个环。

  当今世上拥有如此强横法力的,只有寥寥几人!

  除了昊天帝、太初、云天尊和归墟神女这些成道者之外,恐怕便只有掌控天公肉身的祖神王和火天尊才能办到!

  “看到火天尊了!”

  秦凤青焦急起来,不敢直接用目光去看火天尊,免得被他察觉,低声道:“弟弟还没有算出来吗?真笨!”

  哗啦!

  冥都天门出现,冥海从天门中涌出,阴天子坐在门槛上,正在嘲笑火天尊,然后便被火天尊一指打爆。

  “那是小阴子?火天尊的神通虽强,但好像无法杀死他。”

  秦凤青在太虚之地时,曾经与阴天子火并不止一次,先前他们实力差不多,但后来秦凤青把天庭战死的神魔元神吞了,实力渐渐在阴天子之上,但阴天子的手段极多,尤其是轮回神通,诡异异常,每次都能死里逃生。

  因此,秦凤青对阴天子的手段知之甚深。

  轮回天门中,阴天子再度复活,兴奋异常,向火天尊道:“我知道你素来瞧不起我,堂堂的火天尊,怎么可能瞧得起我这样的卑鄙小人?但是你不知道,你的弱点早已被我掌控!”

  他站在轮回天门中,意气风发:“火天尊,我杀你不费吹灰之力!”

  秦凤青握紧拳头,正欲研究阴天子的轮回之道,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阴天子要死了。昊天帝容不得大日星君,哪里能容得下知道自己更多不可告人的秘密的阴天子?”

  秦凤青急忙转头,只见秦牧不知何时来到自己身后。

  他连忙向秦牧身后看去,飞速道:“弟弟,你算出来了?”

  他只看到铺天盖地的符文,都是各种各样的术数,但是却看不懂,也不知道秦牧是否算出结果。

  现在,只有太始坐在那里依旧双手托着下巴,了无生趣的看着一道算式。

  秦牧有些疲惫,点了点头,道:“算出来了。可行。我还算出开皇在未来哪一年。”

  他轻轻一拨,一个符文飞来。

  符文变化,化作“四十二”的字样。

  “四十二年后。”

  秦牧露出笑容,神态有些憔悴:“他将出现在这艘渡世金船上。”

  ————起点十七周年庆典结束了,宅猪回来之后便立刻码字,现在还没吃晚饭。饿死了。求一下月票,去吃饭了,回来再看看月票增加了几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