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宝王 > 737.金岛(1/5)
  前前后后,李杜一天摸了二十多个大鲍鱼。

  这收获不算很多,但他所在海域不是黑金鲍盛产区,另外他得一次次憋气来水下撬起鲍鱼,这不比在国家公园寻找宝石,只要弯下腰捡起来就行。

  往往,他要捕捞上一个黑金鲍,得需要十多分钟的时间才行。

  而水下又冷阻力又大,李杜干半个小时就得休息半个小时,喝点热可可、晒晒阳光才能行。

  相对其他人来说,他的工作效率已经很高了,傍晚时分,他们将鲍鱼放入冷冻储存箱里,准备第二天一早去市场出售。

  墨尔本有海产市场,里面有黑金鲍的收集摊位。

  但上午李杜从偷盗者口中得知,当地的鲍鱼捕捞者不会在墨尔本出售这些东西,他们会去一水之隔的塔斯马尼亚州。

  塔斯马尼亚州是澳大利亚联邦唯一的岛州,主要包括主岛塔斯马尼亚岛以及布鲁尼岛、金岛、弗林德斯岛、麦夸里岛和许多沿海小岛,号称“天然之州”,亦被誉为“苹果之岛”,亦有“假日之州”、“澳大利亚版的新西兰”之称。

  主岛塔斯马尼亚岛位于墨尔本以南240公里处,中间隔着巴斯海峡,而鲍鱼市场不在主岛行,它在巴斯海峡中央的金岛上,隔着墨尔本有一百四十公里左右的距离。

  这个州的风景是全澳大利亚最秀丽的,它拥有起伏的山脉、连绵的牧场、茂密的原始森林和未受任何破坏的白色沙滩。

  塔斯马尼亚的野生世界保护区约占全州面积的20%,岛上空气清新、水质甘甜纯净,土地更是肥沃,产出着全澳大利亚最优质的鲜果、蔬菜和葡萄酒。

  李杜早就听说过这个美丽的桃源之岛,不过他还没有机会踏上岛屿,这次他的目的地在金岛。

  金岛和黑金鲍有一定的联系,这座岛屿是最早产出黑金鲍的地方,直到如今,依然是产出黑金鲍等鲍鱼最多的地方。

  所以,岛上拥有全南半球最大的鲍鱼市场,这个市场也有海鲜出售,但最多的是鲍鱼,全球顶级酒店要采购鲍鱼都是从这里进行。

  在这种情况下,金岛海鲜市场的鲍鱼能卖出比别的地方更高价钱就便于理解了,因为这里没有二道贩子,直接就是客户和渔民面对面交易。

  经过一夜休息,他们第二天一早乘坐快速轮船前往金岛,一百四十公里路程走了三个多小时。

  不过李杜没怎么在海上坐过船,所以不觉得旅程枯燥无味,趴在船舷上看着浩瀚无波的海洋,他感觉还不错。

  阿嗷对海洋感觉也不错,跟着他一起趴在栏杆上往下看,轮船快速行驶,海风‘呼呼’的吹着,它便张开嘴顶着风呜呜叫。

  有人以为它是一只狗,觉得这样很有意思,便过来逗它玩。

  这样三个小时的航程,总是有人跟李杜聊天,不少是住在金岛上的居民,在聊天中告诉了他一些岛上生活的经验。

  首先,和澳洲大陆区域不一样,岛上治安比较差,混混、流氓整天在上面飘荡,出行尽量不能外露钱财,尽量少带现金,其他重要东西留在酒店保险柜中。

  其次,岸上最不能惹的人不是当地流氓,而是水手们。

  水手往往是上岸修整一下,他们很快会继续出海,如果被他们打了、抢了或者怎么着,后面很难找到他们。

  总之,水手比混混们更肆无忌惮。

  再者,金岛有不少直升机旅游点,可以花钱乘坐直升机绕海岛转两圈,俯瞰海洋和海岛可以领略另一种风情。

  带着这些经验和几个手下,李杜最终踏上了这座小岛的港口。

  今天恰好是星期天,岛上的住户很少,经济主要靠旅游业,因此周末会很热闹,商铺超市全部早早开门,不断有小贩在街上推着销售车走来走去。

  小岛的基础建设比较一般,相对墨尔本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岛中心仅仅有两条街道,它们交错在一起如十字架,然后将小岛的集聚区分成了四部分。

  李杜走出港口,立马有人到他面前来推销:“先生,需要塔斯马尼亚人传统手工艺品吗?我的家族有塔斯马尼亚人血统,这是正统的土著艺术品。”

  塔斯马尼亚人是塔斯马尼亚岛的土著,这从名字就能判断出来,但他们在十九世纪中叶就灭绝了,原因是欧洲白人殖民来到澳大利亚对他们进行了迫害。

  推销艺术品的青年是在说谎,不过他推销的木雕和石雕艺术品都不错,李杜看了看后选了一个非常漂亮壳雕艺术品。

  壳雕就是用贝壳雕刻出的艺术品,他选的这个五颜六色、色泽艳丽,正是罕见的黑金鲍壳雕。

  从这个壳雕身上,就能看出黑金鲍贝壳是多么好看,无愧它水下彩虹的绰号。

  见他选了这艺术品,青年说道:“您的眼光非常好,先生,这可是十分稀有的黑金鲍壳雕,只需要五百澳元就能买到。”

  这价格让李杜吓一跳,五百澳元?这也太贵了。

  一个普通黑金鲍也就五百澳元,成色好、品相出众能卖一千澳元,而黑金鲍最值钱的还是它的肉,贝壳顶多也就价值几十块。

  结果它简单打磨一下后,竟然卖出五百块的价格,这样李杜无法接受。

  他摇头拒绝,青年不悦了:“先生,这种壳雕是我们当地人的信仰寄托,既然你不想买,那你不能碰它,如果你碰了它,那你得买下它,否则我们不方便再卖出。”

  李杜一听乐了,这是打算强买强卖了?还用信仰寄托这种话来忽悠人,当他是没见过世面的胆小鬼?

  不过他不愿意跟一个小青年一般见识,便对身后几个人招招手唤了过来,然后告诉小青年:“这些都是我的保镖,他们一个月薪水才五百澳元,要不你给我一个壳雕,我借你一个做保镖?”

  仰头看着高大惊人的哥斯拉和大奥,小青年灰溜溜离开,他们擅长欺软怕硬和耍无赖,而不是硬碰硬。

  一出港口就碰上这种事,李杜便小心起来,这个岛屿治安不是一般的差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