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愿你一生繁花成锦 > 归程
  锦澈右脚陡然踩空,两腿一抽就醒了,眼睛猛然睁开,四处看了看,又下意识的合上。

  醒的有点猛,瞬间清醒然后又有点迷糊。半梦半醒不知道身在何处。

  她睡觉的姿势很难受,蜷缩在座椅上,头靠着窗,原本冰凉凉的,被她枕的有点发热。眼前一块白色的纱布挡的视线朦朦胧胧的,她眨巴了两下眼睛。抹了把脸,觉得脖子疼的厉害,伸手去摸,才晓得窗帘散了,披在她头顶上。她扶着脖子扭了几下头,好像醒了。

  头上一个惨白的灯盏,她还在车上。

  火车开过一个黑夜和白天,现在已经是第二个黑夜。大部分的时间都在翻山越岭的走。从起点到终点,得三四十个小时。

  在路上时间太久,人实在精神疲倦,头脑发蒙。

  抱着头看着头顶昏暗的灯光,她觉得自己关节都要开始疼了,腿脚酸胀。

  记不住自己到底走了几天,汽车转火车,火车再转,一脸木然的跟着车票上上下下。

  身边的人走人来的,就只有她一个人认认真真的坐着,一个人走到终点。

  路怎么这样长?长的她都忘记了目的地和上路的原因。

  车内空调又打的低,头皮快冻成冰了,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冻抽筋了才醒的。

  因为暑假的原因,赶上放假回家或者出门找乐子的大学生们,所以这种时间车票难买,好多人没座位。

  火车的夜晚各位难熬,车厢内精力十足的大学生们闹腾了大半夜,谢天谢地这个点终于歇火了。

  她面前的小桌上还堆着没收拾的纸牌,果盘上丢满了吃剩的东西,香蕉皮,零食的袋子,磕过的瓜子堆的太高要泼下来,时间长了那味道有点受不了。

  对面是学生情侣,女孩子从没坐过这么久的车,一上来就有点兴奋,叽叽喳喳说了半路的话,拉着她打牌,锦澈从来是不会拒绝的人,只好下了场,一不小心就赢了一堆的鸡爪,那对小情侣面面相觑,忙不迭的放过了她。

  现在两人靠在一起睡的晕晕乎乎,女孩子头靠在男朋友肩上,睡着了就掉下去,男孩把她圈在怀里,看她掉下去了,就扶着她头再放回自己肩膀,自己也睡的朦朦胧胧的,眼睛睁下闭下。

  脚上软绵绵的,是自己的披肩落在地上,踩了一脚的灰,提起来轻轻掸了掸,抬手看了看表,3点。

  一夜中最难熬的时候,她偏偏在这个时候醒了。

  她座位边上一个大叔从上车就一直站着,十多个小时了,锦澈白天跟他换着坐坐,猜他也许四五十来岁,憔悴的厉害,一张脸已经有风干的皱纹。上车时候一背一提,带了两个极大的竹篓子,山里人出门都这样。听他白天和情侣聊天,说是出门打工去,儿子高考了,回来看看,考的不是太好,上个一般的大学。“一般大学也是大学。总比我强就成。”说着就笑起来,儿子站在另外一个角落,看着就是少出门的模样,腼腆的对着他们笑笑。

  大叔瞌睡的迷瞪瞪的,看到她醒了,对着她憨憨的一笑,两只眼熬的通红。

  锦澈让他过来坐。摇着手推让,挺不好意思的,便去招呼儿子,儿子蹲在走道上,推着他让他坐。大叔才坐下去。

  走道上不少人坐着,头靠在座椅上眯着眼,睡的东倒西歪。一眼望过去,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锦澈他们座位下有两个孩子滚在里头睡的十分香甜,只把四只脚露出来。他们的父母歉然一笑,“大人熬的住,小孩子实在是辛苦。”

  夜半时分,火车行进的声音规律单调,一点点慢慢的拉长成为了背景声,寂静一片。刚坐下的大叔很快就歪着头睡着了。

  她环顾四周,车内灯很暗很黄,空气也极差,看什么都恍惚朦胧的看不清楚。人这样多,却没有一个醒着的。她站着半晌,脸上安静淡漠的看着这些。

  睡在地上一个人应该是做梦了,嘟囔了几句,腿伸的长了点,踢到她的脚。

  她慢慢的转过头去看,那个人还没醒,恍惚的睁开发红的眼睛看了她一下又垂下头睡着了。

  她顺便弯下腰揉了揉发胀的腿,走动起来。

  蹲坐着的人蜷缩身体,锦澈走动不免把人惊醒,招来不满的眼神看她,全是一片睡眼迷蒙的眼睛。

  她没办法歉疚,她得先找个空地活动下僵硬发麻的身体。

  走到车厢接合的地方,有两个年轻男人在那里吸烟,用很低的声音在说着什么。

  见她走过来来,眼前一亮,一起抬头看她。两只烟燃的烟雾缭绕,本来空气污浊,现在更加没办法呼吸。看着她盯着他们看,两人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把烟从嘴上拿了下来。其中一个把烟按熄,把烟盒盖上,发出叮的一声。大可不必,其实这里本来就是吸烟区。

  靠着车门的男子一直盯着她的脸看,本来靠着门的,朝外挪了挪,把靠门的位置让给了她。锦澈考虑了下,决定还是不要过去了。

  她需要点外在东西刺激她麻木的大脑。本来是想来这里看看有没有行进中的风漏进来,偷点新鲜的空气。现在这样,没有新鲜空气,冷水洗把脸也行。

  她摇头,转身去找洗手台。两个男人看到她的背影,有点遗憾,又点上烟。

  火车这几年大幅度的提速,更新换代,听说动车组速度快且舒适,更适合出行。

  但是在这里价格低廉的绿皮车还是更受欢迎,因为他们的时间不一定能换来钱,所以大家都还愿意用时间去换金钱。

  车上设施陈旧,是常年累月辛苦的劳作留下的的污痕,侵入到细胞里,根本清除不掉的。这是日以继夜行驶中的长途绿皮车,没坐过的人是没法想象那脏的样子的。

  洗手盆这里是重灾区,垃圾桶在第一晚就堆的漫出来,现在更是小山一样,堆的连垃圾桶都看不见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