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夜宴 > 夜宴局
  傍晚的大粥道里面热热闹闹的,是个很适合聚会的餐厅,饭店的主旨是给东城的兄弟姐妹做一顿用心的饭,菜品主要是养生粥,和一些人们爱吃的炒菜,饭店一层是散客桌,一张张干净的四人桌周围坐满了人,二楼是一个个的单间,需要提前,不愧是王鹏定的饭店,还真是上档次。

  张宇等人下车进了饭店,和接待的服务员交代了是王鹏定的包间的客人,被服务员领到了2楼的一个包间,这间屋子虽不如王鹏平时酒局的屋子气派,但意外的景色很好,有一面墙是落地窗。趁着,可以看到外面汽车穿流,人来人往的热闹,很是衬托气氛,说明王鹏也并非没用心思安排这次饭局。

  三人落座之后,开始了闲聊,等待宗建和王鹏的到来。

  “张宇、浩然昂,我··还是有些紧张,一会人到齐了,我要是一时语塞,你们可别怪我,”旭晨低着头沉沉的的说道。

  “不会的,咱们这帮哥们都处了多少年了?小时候天天喝酒瞎侃,现在尴尬啥?”张宇试图调节旭晨不安定的心情。

  “是啊,是啊,我这蹲了这么多年都不怕尴尬,你怕啥?我不但不尴尬,反倒特别期待哥几个聚在一起呢,回到以前的日子,有时间一起出去耍!多好!哈哈。”浩然抽着烟,吊儿郎当的说道。

  “浩然,一会王鹏来了,你嘴有点把门,别瞎说,搞坏了这次聚会的心气。”

  “宇哥就你话多,我知道了,肯定不会瞎说的,哈哈,天天听你们说,他混的多好多好,我倒要看看,他比以前那个特别喜欢吃学校门口鸡蛋灌饼的王鹏有什么区别了”

  “噗,浩然你一提鸡蛋灌饼我就想起来,那时候王鹏那狼吞虎咽的样,哈哈,还真不像个”沉默许久的旭晨,一听到这话题,顿时来了兴趣。

  “是啊,当时还真看不出来他家里那么厉害,真人不露相昂,如果打一开始王鹏就一副富家子弟样,咱们肯定也玩不到一块去了。”张宇见旭晨来了兴趣,就把话题继续了下去。

  “是啊,初中时候的王鹏,不注重外表,一副小邋遢孩的样子,毕业之后,好么迅速的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穿好的,吃贵的,方方面面的,”浩然附和着。

  闲聊了不久,一阵急促的上楼声打断了众人的闲聊,紧接着,面红耳赤的宗建就进来了,张宇给他倒了杯水,紧接着旭晨和浩然给他安排好了位置,才开的腔。

  “哎呦,老哥几个抱歉昂,我来晚了,没治昂,家里那位管的严。就这还是我骗他说公司有急事才从家里脱身出来的呢,哈哈。浩然今天精神头行啊,咦?王鹏呢?还没来吗?”

  “哈哈,精神头好?那必须的!今天聚会哪能颓昂?哈哈”

  “王鹏我电话联系过了,他说会尽快过来的,先等等吧。”张宇说完就发了条短信给王鹏,说都到齐了,询问他什么时候来,王鹏不一会回了短信,意思是叫张宇安排着哥几个先吃着,他尽快。

  “服务员点菜!刚得到的消息,他叫咱们点菜,一会就到了,咱先吃点喝点打个底。”

  菜和酒被服务员们陆陆续续的上齐了,在座的哥几个各自开了瓶啤酒,倒上,吃了点菜,就开始进入状态,喝!

  众人讨论着小时候的一些过往经历,随着一瓶又一瓶的啤酒,更多的回忆涌上了心头,仿佛历历在目,毕竟,曾经那么要好的一群人,被无情地社会,分割的支离破碎,如今从新聚在一起,肯定许许多多想聊的话。

  “我其实挺后悔的,那时候我太小孩了,为什么就不能压压火,为什么非要捅上去那一刀?哎,我本来有机会和她好好地。”本来欢笑的酒局,因众人回忆以前的节奏,浩然忍不住的红了眼眶,说出了憋了好久的心里话。

  众人见浩然如此失态,心里所想不是嘲笑浩然不胜酒力,喝这点就如此,而是理解浩然所说,并且心中也溅起波澜,毕竟没有后悔的事就不叫青春。

  “我又何尝不是呢?初中时,我喜欢过一个女孩,你们都不知道吧,我也没说,我没敢追,我选择了安安稳稳与世无争的过完整个青春岁月,以为这样最舒服,最省心。但我多希望回到以前,尝试下去争取某些事,哎,那样或许我的青春岁月就不会那么多遗憾了。”喝了些许酒,有些醉意的旭晨附和着浩然的发言,诉说着自己对自己生活的不满,和后悔。

  “是啊,我也希望回去,某些时候我都感觉我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小时候的一些疯狂的想法不在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无聊至极的道理,和规则,还是小时候活的自在,不像现在,出去找兄弟喝酒还得跟我老婆在家吵一顿”。宗建也按照顺序说了自己的心中所想。

  张宇看着众人郁闷的气氛,此刻并不想调节气氛,因为,他的心里,埋着更多的心事,和埋怨。

  众人在这回忆曾经的情绪下,说着一些年少时犯得的错误,希望这,并幻想着如果可以重来,重来这一切该多好的时候,单间的门开了,进来的正是迟到多时的王鹏,王鹏手里拿着一瓶看封皮就不错的洋酒,进屋见兄弟们喝的也不少了,并且自知自己已迟到多时,废话不多说,一句“抱歉,哥几个,来晚了,我自罚!”说罢便将手中的洋酒开瓶对瓶喝了起来,众人见王鹏如此,也不愿发难为难兄弟,毕竟都知道王鹏现在身处的位置,忙也是迫不得已的,便拦下了已经喝了半瓶洋酒的王鹏,扶到了座位上,本想着和哥几个叙叙旧的,但王鹏自己也不明白,是因为喝的太急?还是因为酒拿的度数太高了?居然晕乎了。

  这下子好了,刚来一个没喝多的,还没落脚,自己就把自己灌多了。

  酒过三巡过后的这帮昔日兄弟也并非像旭晨所说的会有些许尴尬,真实的情况是喝多了的众人竟还想年少时一样,围坐在一起,瞎胡闹,似乎此刻,没有人在制约着他们,他们笑着,闹着,谈起伤心事,也会一起眼角湿润。

  “王鹏,你说,如果当时你答应了我的请求,咱们一起干饭店的话,如今会不会不一样?会不会咱们都齐头并进,混的风生水起的?”张宇因王鹏的到来,终于,将心中多年的埋怨说出来。

  “····呜,呜呜,张宇,我··我”出乎众人意料。这位王鹏,平日的王总,此刻在酒桌上,竟哭了起来,哽咽了些许,说出了一段话,将此刻埋怨他的张宇,弄得也如同他自己一样,哭了起来。

  “我这么多年一直后悔的,就是这件事,当时小,我觉得咱们兄弟一起干买卖,不好,人都说兄弟谈钱会伤感情,但不谈钱,过成现在这幅鬼样子,我也不喜欢!还不如当初赌一把呢!成、兄弟们一起共享富贵,败、我陪兄弟们东山再起!”

  在王鹏说完之后,便拿起他那剩下半瓶的洋酒,倒成了两杯,给了张宇。俩人想视一笑,此刻心中明白,心中纵使有再多后悔,也无法回到过去,此刻只剩下回忆和眼前人。

  “珍惜眼前人!干!”说罢两人便一饮而尽。

  众人此后继续说说笑笑,但唯独坐在中间的张宇,脸色不太好,手捂腹部。一副肚子疼的表情,起身去旁边的沙发边。心想“喝的太急了,现在才想起来医生说的禁止喝酒。哎,躺着缓缓吧”便躺下了,但躺下的一瞬间睡意涌上头顶,看着落地窗外的美丽夜景,耳边净是喝酒聊天声音的张宇便睡着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