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次元之神迹追寻 > 第三章 正式的资格之仪
  “焰牙——天野流星!”

  中年大汉怒不可遏,瞬间便将焰牙具现出来,而所谓的天野流星,其实就是两把流星锤,锤子上布满尖刺。

  就算真的是灵魂武器对人体无法造成伤害,可被上面的尖刺打中,恐怕也够呛的。而且,叶秋玄压根就不相信,焰牙无法对**造成损伤。

  如果真的无法伤害到人,那开发这个黎明星纹的意义在哪里?又为什么把灵魂具现和武器结合呢?

  这根本就是一个矛盾,所以叶秋玄一点也不相信。

  所以当两把锤子砸过来的时候,叶秋玄便已经挪动椅子,闪到一边去了。

  看来就算是灵魂的具现,像这样的武器,依旧存在着重量这一概念。因为对方的步伐沉重了一些,出手的速度也有所减缓。

  “你再躲一下试试?”

  中年大汉一击不中,没有丝毫气馁,反手便是一记横扫。

  叶秋玄这次没有躲,而是直接用手挡住对方的手臂,将对方的攻击给拦截下来。

  他有意在测试对方的实力。虽然此刻,因为世界规则的缘故,他的实力再度处于封印状态,但就像以往一样,他的身体素质并没有遭到压制。

  而他常年经受斗气滋润的身体,其强度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比较,如果在神迹大陆,那倒算不上什么优势,但在次元世界,却是凌驾于众多普通人之上。

  他的身体强度,真要比较,恐怕可以和S级的喰种比拟,力量速度和反应力,更是在其之上。

  然而这一抵挡,依旧可以感觉到对方巨大力道作用在他的手臂上,使得他的肌肉出现酸疼的现象,这一点不得不让他震惊。

  这说明对方的身体素质并不比自己差。

  叶秋玄眼睛一缩,然后露出一丝笑意。

  “有点意思。”

  说罢,甩手便是一拳打了出去。对方的战斗风格以力量著称,那么最好的方式便是用缠字诀。

  拳头刚打出去,劲风还没来得及触碰到中年大汉的脸上,拳头便是一松,化拳为抓,一记擒拿手便施展开来。抓住对方的关节,便是缠了上去。

  中年大汉被缠住双手,关节被紧锁,一时间力道无法使用。本想用力挣脱,可他没想到对方的力气居然不必他差,他可是第三位阶啊,居然被一个第一位阶的人缠住了,而且对方真的一步都没离开座位。

  “混……”

  话都没说完,叶秋玄便突然站起了身子,将对方拉了过来,一记过肩摔便将他摔到地上,然后将椅子套在对方的身上,整个身子再度坐到上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老师,你输了。”

  只见中年大汉脸色涨红一片,青筋突起,可就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接着便看到他激动地颤抖着身体,然后脖子一歪,气晕了过去。

  “喂,不是吗?这就晕了?”

  叶秋玄很无语,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时候,教职人员的实力不弱,至少身体素质强得很,假如不是遇到他这个战斗风格多变,变善于利用弱点进攻的人,对方可能不会输得那么惨。

  可谁让对方恰好是他对付最多的类型呢,要知道,杰特就是这种暴力型的人。况且,这段日子没少受雷克的虐待,他的战斗力也算是直线飙升。

  “先不管他,入学考试肯定不包括殴打教职人员,所以还得找我的邻座…..”

  问题是,谁是他的邻座?就在他殴打教职人员的时候,其他学生也打成了一片,放眼看去,全都在战斗,而且场面乱糟糟的。

  这尼玛,谁他喵的是我邻座?叶秋玄觉得自己的头很大,很大,大到快爆炸了。

  要知道十分钟对于战斗而言,不能算短,可也不能算长啊,要是规定时间内没打败邻座,他叶秋玄岂不是要失去资格?

  想到这一点,他又无比怨恨地看着在自己椅子下的中年大汉。

  都是这混蛋,不然我怎么会找不到对手。

  时间可不等人,叶秋玄可不想就这么丧失了入学资格,所以非常时期,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了。

  找不到对手怎么办?很简单,全打趴下就是了,这么多人,总有一个是他的邻座吧?找不到确切地点,就采用覆盖式的无差别轰炸,这是很正常的选择。

  所以,叶秋玄从椅子上离开,施展出风影步,整个人迅速地切入到考试场中。

  此时,一众学生正在苦于应付对手,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根本没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战斗技巧训练,所以打起来,就跟街头斗殴一般,杂乱无章。更不用提什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了。

  于是叶秋玄就像鬼魅般,突兀地出现在他们身后,轻松的偷袭得手。

  随着一声声咿咿嗯嗯的惨叫声,无数的学生就成为了叶秋玄手里的败将了。

  叶秋玄虽然也觉得自己不厚道,可要在十分钟内,将所有人打趴下,不偷袭,是不可能做到的,何况规则里也没说明不能用偷袭,因此,他此刻算是心安理得。

  不过这样的好开头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在有人大喊“有人偷袭”的时候,那些学生也幡然醒悟,一个个怒不可遏地开始联手追击起叶秋玄来。

  面对一众愤怒的学生,叶秋玄也是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直接脚底抹油,向深处的战场躲避进去。

  就在他试图摆脱身后那些追击者的时候,从他的左侧,突然有一个人飞了过来。

  原来,永仓伊万里,正和她的邻座九重透流较量在一起,一时间也没分出胜负,谁知远处传来一阵阵怒吼声,使得她暂时分了神。

  也就是这么一个分神的瞬间,九重透流抓住了这个一闪而逝的机会,以他的秘技“雷神的一击”,将永仓伊万里击飞出去。

  于是便有了她飞到叶秋玄眼前的一幕。

  “啊——”

  惨叫声中,永仓伊万里突然觉得身体一顿,倒飞的姿势停了下来,用停止的时候,并不是感到后背一阵冰凉,而是一阵温暖。

  有人用手接住了她,而且这只手正将她搂了过去。

  她张开眼睛一看,却是一个长得十分俊美的少年,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绑成马尾,穿着学园的制服,正一手搂着她的腰肢,黑色眼眸中透着一丝笑意。

  “你没事吧?”

  原本叶秋玄看到有东西飞过来的时候,是下意识出拳,想将东西打飞的,可当他定睛一看,才发现飞过来的“东西”居然是个人,而且是留着一头茶色马尾长发的少女。

  他吓了一跳,连忙把拳头收起来,改成用手接住对方。随着旋转卸去抛飞的力道后,这名少女正好躺倒了他的怀里,脸色有些发白,显然是受到了惊吓,于是他出于关心地问候了一句。

  “没……没事!”

  永仓伊万里觉得自己脸颊发烫,连忙挣脱开对方的怀抱,站直了身体,支支吾吾地回应着。

  “伊万里,你没事吧?”

  出声的是将她击飞的少年,他的左手上,正拿着一个楯形态的焰牙,脸上充满关切。虽然他是出手打飞对方的人,但并没有真的伤害对方的打算。

  叶秋玄看着这名跑过来询问的男生,心里有些鄙视,你真关心对方,还那么狠干嘛?而且既然是考试,输赢才是最重要的,打赢了就该有打赢了的姿态,这种关怀,对于失败者根本就是一种侮辱。

  且不论对方是真心还是假意,但作为失败者,肯定希望自己输在一个全力以赴的人手里,而不是打败他后,还过来询问他感觉的人手里,这只会让他更难受。

  果然,永仓伊万里听到这句话后,便是脸色一变,变得十分黯然,显然对方的温柔使得她越发失落。

  “真可惜,输了就输了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谁没有输过呢?东家不行找西家,这世上的路可不止一条。”

  叶秋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不在意的说道。

  “你谁啊,虽然我很感激你刚才救了我,可你凭什么说这种话?你知道这场考试对我而言多重要么?”

  “很抱歉,我不知道。”

  叶秋玄没有半点犹豫,就这么回答道:“我只知道,这场考试,只有输和赢两种,其他的怜悯,温柔,乃至于信念都没有任何意义。不想输,就只能赢。”

  永仓伊万里一愣,心理虽然很不好受,可却也接受了这个事实。谁没有点信念呢?大部分来这里的考生,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目的,所以信念与否,并不重要,胜利才是一切。输了就是输了,不甘心也没有意义。失败之后得到的怜悯和温柔,就更没有意义了。

  “你的武器是武士刀?”

  闻言,永仓伊万里一愣,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名俊美的不像话的少年。

  “借我一下。”

  原来是追兵到了,叶秋玄现在肯定跑不了了,所以抢过永仓伊万里手里的剑刃,便转身看着那些人。

  “让你瞧瞧吧,可以真正起死回生的力量。”

  叶秋玄一个闪身,便已经切入了追击者的人群之中。他的身形就像是蝴蝶翩翩起舞般优美,可那吞吐的剑光,却带着摄人的寒意。

  无数的剑光在人群中横冲直撞,不过片刻,那些追击者全部被打倒在地,唯有叶秋玄一人,持剑独立,宛如战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